(⊙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西藏地方与昌都地区
作者:杔格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说到今天中国的省级单位,除了普通的省以外,还有直辖市、自治区、特别行政区三种,行政地位相同,命名来源也各不相同。
其实在建国初期,我国还有三种特殊的省级行政单位:一个是遍地开花的行署区,一个是唯一的地方——西藏地方,另一个则是最为特殊的地区——昌都地区。
建国初期的行署区、地方、地区
行署区集中在川渝、苏皖、旅大
(与今日行政区对比)
“地区”这一级行政单位至今仍存留在中国版图中,为省级行政单位辖地级行政单位。而在当时,昌都地区的“地区”涵义可与今日的地区大不一样。
今天的“地区”基本集中在新疆西藏
此外还有黑龙江的大兴安岭地区▼
昌都战役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解放西藏,中央人民政府命令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并确定了和平解放的方针,希望西藏地方政府(噶厦)派代表到北京谈判西藏和平解放问题。
然而,入藏谈何容易
但是,噶厦高层以各种形式实质上回绝了这一“请求”,无限期拖延谈判,对外联络美、英、印等国的同时,还将藏军从14个代本(相当于团)扩充为17个代本,以其主力7个代本部署在昌都为中心的周围地区,积极备战企图凭借金沙江天险阻挠“红汉人”进藏。
噶厦权力中心在拉萨,离昌都同样相当遥远
对昌都的进驻和驰援都是较难的
关键在于哪一方的后勤和组织能力更强
(图片:[email protected]恩斯特·塞弗尔)▼
面对如此态势,中央决定采用“以打促和”的方针来解决西藏问题,以四川和西康的西南地区十八军为主力部队,青海、新疆、云南部队做好策应配合部署,被迫实施昌都战役。
1950年10月,解放军十八军进藏部队从南北两线向昌都进军。面对如此强大的攻势,藏军或战败、或逃跑、或谈判、或起义,只用了约20天时间,解放军便于当月解放了昌都地区。此役不久后,抗美援朝也正式开始。
这场战役中
解放军方面的总指挥是“地主”张国华将军(左)
藏军方面的昌都总管则是后来为西藏和平解放
做出突出贡献的阿沛·阿旺晋美(右)
(图片:wikipedia)▼
然而,解放之前的昌都地区行政体系非常复杂——噶厦在昌都设总管府(沙王府)采取萨旺制度掌管这一地区的军政事务(朵麦基巧)。除此之外,当时此地还有昌都帕巴拉、察雅罗登协饶、类乌齐帕曲、八宿达察济隆四大呼图克图的统治,外加世俗部落、土司的统治。另外,这部分还是民国时期西康省未长期实控的地区。
噶厦的势力分布在民国时期的西藏和西康西部
从成都向西入藏的主要问题在于交通困难▼
由此,根据昌都地区的历史及解放后的形势与任务,解放后其在昌都工委的具体领导下并没有沿袭旧制交予西康省实际管辖。西藏工委(与昌都工委关系较复杂)选择了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这一临时性的政权组织形式,它将成为新中国的一个特殊行政区域。
它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西藏地方、青海省、西康省、云南省之间,与印度共和国毗邻,属于边境省份
从位置上看,显然是西南边疆安定的重要基石
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需要通过召开人民代表会议选举产生,1950年12月27日通过昌都地区第一届人民代表会议,1951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属西南局)宣告正式成立。
大会除了宣布一系列必要的行政命令外,还通过了昌都地区发展经济、文化教育等工作议案,豁免了1949年以前当地人民所欠旧政权的全部粮款,同时还废除了政府向人民支乌拉的无偿差役制度。
由此,昌都地区正式成为建国初期具有临时性质的省级行政单位。
1951年,阿沛·阿旺晋美赴京献哈达
(图片:wikipedia)▼
特殊行政区划
昌都地区解委会成立初期,为维护社会秩序,支援和平解放西藏,根据该地区所辖宗的实际情况,采取区别对待的方式进行了相应的行政治理。
具体原则为在不反对昌都地区解放的情况下,维持宗级行政机构基本不变。大会通过的解委会组织条例规定,昌都地区原有各种政治制度及各级行政机构一律维持现状,概不变更,在解委会指导下继续行使职权;同时向所属宗派驻宗代表,成立宗人民解放委员会,与宗代表处共同行使行政权力。
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辖一个直属区和两个办事处,统称为“东三区”。
直属区和两个办事处
直属区辖有昌都、贡觉、三岩、拉多、察雅、八宿、类乌齐、硕督、洛隆、宁静、左贡、江达、西邓柯,以及云南进藏部队(十四军)移交的盐井、桑昂曲2个宗,共计15个宗。
直属区15个宗
其中的很多地名都不是今天的县名了
例如三岩、拉多、硕督、西邓柯、盐井,均已被合并
其中的盐井可是今天滇藏东线上的一道靓丽风光
(图片:老虫它 / 图虫创意)▼
成立第一和第二办事处,是由昌都地区第一届人民代表会议决定的,两个办事处分别是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在藏北(霍尔)三十九族地区和波密地区建立的负责督导当地各宗政权工作的丁青第一办事处和波密第二办事处。
1951年8月,第一办事处成立,辖丁青、色扎、尺牍、巴青、比如、聂荣、索宗、边坝、沙丁、嘉黎10个宗。1951年11月,第二办事处设立,辖倾多、曲宗、易贡3个宗。
由此,昌都地区形成直属区、办事处和宗的行政建制格局。
第一办事处10宗+第二办事处3宗
色扎、尺牍、沙丁、倾多、曲宗、易贡,均已被合并
其中的易贡正是西藏第一个中国国家地质公园
(图片:杔格)▼
不过,自1956年4月22日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正式成立后,昌都地区各宗的政权机构逐渐扩大。7月6日,自治区筹委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决定在各地建立各级办事处。为适应这一工作需要,9月15日昌都地区解委会扩大会议通过并宣布昌都地区解委会逐步代行昌都基巧级办事处职权,昌都地区所辖的28个宗人民解放委员会同时代行西藏自治区筹委会宗级办事处职权。
后来,昌都地区解委会鉴于驻宗代表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撤销驻宗代表。
昌都地区在运作期间曾办过诸多大事,最重要的一项莫过于对康藏公路(今日川藏小北线的前身)提供的支援工作。
白色为小北线,现在已经有了更近的南线(黄色)
(图片:google map)▼
例如著名的业拉山(怒江山)72拐就在昌都八宿
(图片:莱旅行摄影 / 图虫创意)▼
撤销
昌都地区成立之后,西藏方面曾要求昌都在行政上划归西藏。
而在实际情况中,有一部分人并不赞同“昌都划归西藏”,特别是霍尔三十九族地区。早在元明时期,三十九族隶属青海王,清朝时隶属于四川省,由驻藏大臣直接管理。所以他们与噶厦的关系并不密切,对清王朝怀有一定的臣民情谊。
驻藏大臣直辖达木蒙古八旗(当雄)和霍尔三十九族
其衙门旧址之一今已作为陈列馆
因可从南楼窗户近距离观赏八廓街的繁荣景象
所以这里也被称为“冲赛康”
(图片:杔格)▼
该区人民200余年的历史中,对中央一向亲近,感情最深,且以身为汉民而自豪。当年辛亥革命之时,噶厦曾驱逐清军,有一部分清军即由拉萨败入三十九族地区,后得当地人民的帮助和藏军相持达一年之久,及至1913年因缺乏后援,三十九族地区被藏军占领。
噶厦统治该地后,随即施以镇压方针。而噶厦虽然在该地建立了两级政权,从形式上任命了一批当地头人充任下级官吏,但实际仍然担心这里叛变,对他们严加看管。
例如昌都地区著名的强巴林寺(昌都寺)
该寺主要活佛自康熙帝以来
就一直受历代皇帝的册封
(图片:西藏有毒 / 图虫创意)▼
三十九族人民因不甘受噶厦压迫统治,多年来双方斗争时起时伏。例如在1950年昌都战役时,当地人民曾有自动奋起阻击藏军者及民兵不战而溃的现象。
更有三十九族“比如宗”的彭盼部落的群众对酋长说:“我们经历过清朝驻藏大臣的统治,那时税役轻微,对比眼下噶厦的高压政策,这不堪重负的乌拉差役,我们不能再忍受了,找解放军去!你是我们的头人,你去找!”。后来这位头人跑到了昌都,找到了解放军,要求解放他们的家乡。
今日的比如县
(图片:google map)▼
历史终归是历史,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但不能完全参照。面对西藏方面的疑惑,中央答应,随着形势的发展,将帮助说服昌都人民及领袖人物将昌都与西藏合并。同时,不仅要昌都划归西藏,而且还坚持整个西藏地区将来是要统一的,前藏(卫)、后藏(藏)、阿里、昌都都应该成立统一的西藏自治区。
进一步,旧时金沙江沿线附近行政范围犬牙差互,江以西有几个县(宗)以前归属西康省江东德格土司管理,并非昌都管理的地区,为了要使昌都在版图上完整一些,以后也要正式划归昌都,两边以金沙江为界。
一条金沙江,一边是西藏,一边是四川
(图片:杔格)▼
后来,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正式成立后,此前西藏地方政权的形式为“三面四方”,即西藏地方政府(噶厦)、班禅堪布会议厅委员会(堪厅)、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加上进藏人民解放军和地方工作人员一方(实际上是西藏工委),得到暂时的协调统一。
其实,按照“十七条协议”规定,本应该在西藏成立军政委员会,以保证协议的执行,但解放军进藏后,西藏上层人士对成立该委员会顾虑很大,新的“人民会议”也对此有着一定限制,复杂的政区形势仍未终结。
《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
(图片:wikipedia)▼
属于特定历史时期产物的“三面四方”,这一混乱局面直到1959年百万农奴大解放之时宣告结束。
此时距离西藏和平解放已有八年
(图片:玲子- / 图虫创意)▼
1959年3月28日,中央宣布解散噶厦,由自治区筹委会行使原噶厦职权。4月20日,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宣布撤销,西藏地区省级政权并存的格局基本结束。
曾经的金沙江以西,解放以前原西康省“理论上的辖区”在事实上并入了西藏自治区筹委会的辖区,昌都地区(省级)正式被撤销,结束历史使命。次年,西藏所有县级行政单位的宗、谿均改(或并)为县;而地级(专级)行政单位的基巧、嘎本、直辖区也早已经历了总管与办事处两次变更,1960年又一次变更为专区和专级市。
六年后,1965年9月,西藏自治区正式成立。
并入到西藏的昌都地区,逐步分为昌都专区、林芝专区、黑河(那曲)专区的一部分,后来专区改为地区。到了今天,曾经的昌都地区分属于西藏自治区昌都市、林芝市、那曲市,“昌都地区”完全不见踪影。
如今的西藏
只有位于今日昌都市卡若区(原昌都县)的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办公旧址(将军楼),还保留着这一建国初期特殊省级行政区划的时代记忆。它在2016年被改建为昌都革命历史博物馆,而在2019年入选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如今,虽然川藏公路主线(南线)不再经过昌都市区,川藏高速公路北线(G4217蓉昌高速)目前在国家高速网的规划终点也仅是昌都(南线G4218不经过昌都市区),但随着新建川藏铁路途经昌都市区,将会给老区带来另一番新景象。
参考文献:
[1]宋月红.中央人民政府直辖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问题研究[J].中共党史研究,2011,4:55-63.
[2]王小彬.“中华人民共和国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隶属关系的历史沿革[J].中国藏学,2010,3:41-47.
[3]宋月红.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的创建及其宗级行政治理[J].当代中国史研究,2011,18(2):21-28.
[4]孙宏年.西南边疆的政区变动与中央治边方略的演变(1900~1965)[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48(5):43-52.
[5]魏克.昌都地区解放委员会成立前后[J].中国藏学,2000,4:12-16.
[6]邹明方.川边、西康、昌都的建制沿革[J].文史杂志,1986,4:44-44.
[7]宋月红.争取和平解放西藏与昌都战役问题研究[J].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11,21(2):27-38.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图片:西藏有毒 / 图虫创意
END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