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联合创始人乔布斯曾说:“死亡很可能是生命最好的那个发明。它清除了旧的,为新的让路。”然而,硅谷的其他大佬们很多都不会同意这位已经在2011年“让道”的大佬的话。他们寻求的是另一条路,追求人类的终极梦想——“长生不老”。
1月19日,备受关注的全球最牛抗衰企业Altos Labs终于宣布成立,立志将“黑”掉人的衰老程序,寻求重获青春,延长人的健康年限,将生命的终点线推后50年。
这个“历史上最有钱的初创企业”,不只是仅初创资金就收到了30亿美元,有着贝索斯在内的顶级富豪提供“无限流”资金支持,还收入了诺奖得主在内的全球顶级科学家。人类“长生不老”从此有望了吗?
有钱有人,全球最牛抗衰企业横空出世
据报道,该企业背后的资金支持者包括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俄罗斯顶级富豪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还成功延揽全球顶级科学家哈尔·巴朗(Hal Barron)当首席执行官。巴朗此前是英国药企巨头GSK的首席科学官,年收入超过了其CEO,高达820万英镑。而跟巴朗一起加入该司成为委员会成员或顾问的,还有包括诺贝尔奖得主在内的一系列顶级科学家。
目前已经有四位诺贝尔奖得主加入,分别是197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 David Baltimore 教授(因发现逆转录酶而获奖)、201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山中伸弥教授(因iPS技术获奖)、2018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Frances Arnold 教授(因酶的定向进化研究而获奖)、2020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Jennifer Doudna 教授(因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而获奖)。
该司的抗衰研究主要基于两个领域的突破,包括会造成细胞损害的人体“综合压力反应”(ISR)路径和诺奖得主山中伸弥的研究成果。2006年,山中伸弥发现,只要向细胞增加4个被称为“山中因子”的蛋白质,细胞就能回到更年轻、更具适应性的形式,被称为“胚胎状的干细胞”。该程序被比作把电子设备恢复出厂设置。
据报道,山中伸弥成了该司顾问。西班牙科学家曼努埃尔·塞拉诺(Manuel Serrano)加入了该司,未来将驻扎在抗衰科学关键的干细胞研究之都牛津。加入该司的还有西班牙生物学家胡安·卡洛斯·伊斯皮瓦·贝尔蒙特(Juan Carlos Izpisúa Belmonte)。贝尔蒙特认为,使用干细胞疗法,人类当前平均约80岁的寿命可以延长约50年,即到130岁。
就这样,Altos Labs一手拥有顶级富豪的“无限流”资金支持,一手将全球顶级科学家收于麾下,人类“长生不老”的目标似乎变得前所未有的近。
贝索斯能“再生”吗:科技有瓶颈,伦理陷泥潭
对于那些已经拥有一切的人来说,金钱只是个数字,他们想要推迟令人恐惧的死亡也可以理解。除了贝索斯,硅谷支持抗衰老研究的大佬还有脸书创始人扎克伯克、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英国亿万富豪吉姆·梅隆干脆自己创立了试图延长自己生命的企业“Juvenescence”。
据报道,贝索斯还在支持另一个研究抗衰老类药物的企业——联合生物技术(Unity Biotechnology)。该司研究的药物将清除身体中那些与老年痴呆、关节炎、骨质疏松、糖尿病等有关的“僵尸细胞”。
不过,有些人认为,这些富豪的投资是基于一种傲慢自大的推论,即“衰老只不过是一种只要砸足够多的钱就能治愈的疾病。”批评者认为,当前这些研究也是基于一个根本性的错误理念,即人体就像机器一样,而且是以相似的方式“报废”。他们认为,衰老是不能被控制的,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人类的进化已经把重点放在了人的生长和繁殖潜力上,而不是修复我们的DNA上。
此外,“长生不老”或“青春永驻”也存在巨大的伦理问题。除了人口将会在地球上持续增多这个令人惊恐的问题之外,任何突破性研究成果都会首先造福有钱、有权的人群。人们想要一个统治者永远拥有权力、而富豪长久生存并变得越来越有钱的世界吗?具体举例的话,人们希望贝索斯获得又一个人生吗?
不过,站在该领域的金字塔顶端的科学家们也称,他们的研究将不只是帮助到贝索斯、扎克伯格之类的人活得久一点,也会改变和延长数以百万计的人的生命,帮助他们打败那些与衰老有关的疾病.
来源:干细胞之父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