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太阳报12日报导,美国一位男子声称自己的生殖器因为确诊新冠肺炎COVID-19而缩小约4公分,医师对此则是无能为力。一位泌尿科医师表示,“新冠阴茎”(Covid dick)是真实现象,亦即男性生殖器的尺寸会因血管受损缩小。
据报导,这起事件的匿名当事人联系网络杂志《Slate》一档Podcast节目时声称自己是30多岁的异性恋男性,于20217月感染新冠肺炎,而且病得很重。当事人表示:“当我出院时,就有一些勃起功能障碍(Erectile Dysfunction)问题,靠着一些医疗照护逐步好转,但似乎留下一个持久问题,就是我的阴茎缩小了。”
202111月发表在《柳叶刀》医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由伦敦大学学院(UCL)带领的一项调查研究超过3700名确诊或疑似长期感染新冠(病情持续28天以上)的人,从身体的不同部位识别出了200多个潜在的新冠症状,其中也有“男性生殖器官尺寸变小”。不过男性生殖器变小则是较罕见现象之一
美国泌尿科医师温特(Ashley Winter)解释,男性确诊新冠后生殖器收缩是勃起功能障碍的骨牌效应,“出现勃起功能障碍导致(生殖器)缩短是真的,阴茎在这一段时间没有自行伸展,此时所有这些全血(Full blood)没有流入,这会导致生殖器结疤(scarring)和生殖器缩短”。
温特医师表示,当新冠病毒进到男性生殖器的血管内皮细胞时,就能阻止适当的血液流动,进而有效阻止硬化。报导指出,有证据显示新冠病毒能进入男性生殖器的血管,因此可能造成损伤。
事实上,早在20214月发表在World J Mens Health(世界男性健康杂志)上的一篇文章:COVID-19 Endothelial Dysfunction Can CauseErectile Dysfunction: Histopathological, Immunohistochemical, andUltrastructural Study of the Human Penis就发现2名男子新冠完全康复后出现勃起功能障碍,而泌尿科医师就在他们的生殖器内发现新冠病毒颗粒。
在这份报告中,研究人员提供了COVID-19在初次感染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存在于人类阴茎的证据。研究表明,COVID-19感染引起的内皮功能紊乱可能会导致结果的勃起障碍。血管的完整性是勃起功能所必需的,与COVID-19相关的内皮损伤可能会影响阴茎血管的流动,导致勃起功能受损。
根据目前的发现,研究人员可以得出两个关于SARS-CoV-2病毒如何导致勃起障碍的假设:
首先,与其他与COVID-19有关的并发症类似,勃起障碍可能是全身性感染导致广泛的内皮功能障碍的结果。研究人员在患有COVID和勃起障碍的男性中看到的内皮功能紊乱的发现支持了这一点。
其次,研究人员还假设,这些病人的勃起障碍恶化可能是由于病毒存在于海绵体内皮本身
此外,据泰国网报道,泰国一生殖与泌尿系统方面的医学专业期刊Translational Andrology And Urology刊载了一组针对泰国男性新冠确诊群体勃起功能障碍情况的调查研究数据。

据悉,该项研究由朱拉隆功大学医学院、朱拉隆功医院与泰国红十字会合作开展,旨在调查泰国男性新冠患者勃起功能障碍情况。本次研究在5-7月份期间开展,调查对象为153名无生育障碍的泰国男性新冠患者,其中64.7%的患者出现勃起功能障碍症状,其中多数患者症状不严重,此外新冠患者勃起功能障碍还与心理状态有关,有抑郁问题的患者出现勃起功能障碍风险更高。
现如今我们都知道,避免因COVID-19住院、严重疾病和死亡的最好方法是接种疫苗。因此,基于以上这些研究,去年还有一群泌尿科医生联合起来,呼吁男性去打疫苗——这样才能维持生殖器官的正常状态。
医生们甚至还做了一个宣传片,声情并茂地回忆了自己初次“有生理反应”的那一天,整部片子做得极其煽情,煽情到搞笑的程度。视频的标签直接就叫“拯救你未来的勃起”
当然,专家们也表示,幸运的是此事并非完全无望,因为目前已有勃起功能障碍及其负面影响效果的疗法。比如,典型的治疗方案是服用伟哥或希爱力之类的药物来改善血液流动。另一种方案是买一个阴茎泵做一些康复练习,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恢复丁丁长度。
而温特医师的另一个建议则是设法接受生殖器的新尺寸,“阴茎长度无法定义某人,在绝大多数时候,对阴茎长度的不满其实是自我意识的驱动,而非伴侣驱动。”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