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战役是拿破仑的灾难性命运开端,历史的必然性往往透过偶然性来实现
在2022年1月1日的新年开篇文章《2022年的瞻望:税、疫情和中欧风险》中,笔者对今年的主要内外挑战做了预判,当时笔者认为,国内最大的挑战莫过于疫情。
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是因为两个原因,在1月1日的文章中已经做了阐述:

第一个,从过去两年的经验来看,病毒快速进化使得其传播速度每半年获得一次重大提升,每一次提升都对我们的防疫体系构成更高的挑战,2020年底的阿尔法病毒使得河北出现了中等规模的疫情爆发,2021年7月底的德尔塔病毒传入使得此后国内中等规模的疫情爆发是此起彼伏,接连不断,疫情的中等爆发难以真正消灭。
那么,等到传播速度远比德尔塔更快的奥密克戎进入国内后,其对国内防疫体系的挑战可想而知。
以下是用万德数据构建的国内新冠情势图,从中可以清晰可看出病毒变种对疫情防疫体系的冲击。随着病毒变种传播速度每半年左右的快速提升,其对国内的冲击力和破坏性也越来越值得警惕。
第二个,我们的防疫人员在去年8月以来面对德尔塔连续爆发的激烈斗争中已经极度辛劳,近期面对奥密克戎和德尔塔的夹击,更是疲倦至极,越来越接近极限。这是必须引起我们关心和注意的,连战兵疲。

2021年7月底德尔塔在国内规模性爆发之前,国内防疫形势总体非常平稳,2021年仅仅在年初于河北地区出现过中等规模爆发,孙副总理当时亲自督阵,很快平息。到了2021年7月底之后,疫情在国内出现间歇性的中等规模爆发,几乎未停过,从江苏到河南,再到福建、内蒙、黑龙江、兰州、大连和西安,孙副总理不顾七旬高龄,几乎每月都一次甚至两次到阵督导,可谓辛劳之至,尽心竭力。
基层更是劳苦,曾光院士去年12月接受采访时曾感慨,”现在基层防疫人员实在太累了”,他老人家的说法并非无的放矢。今年1月份,随着奥密克戎疫情的出现,基层防疫人员辛劳倍增,1月6日,河南周口市防疫指挥人员王新华连续工作十三个小时后过劳死;1月11日,河南禹州市防疫志愿者刘飞过劳死。河南防疫人员某部在连夜测完郑州核酸后,还要迅速奔赴安阳测核酸。

德尔塔和奥密克戎飞快的传播速度迫使我国的防疫人员上下连轴转,以全力保卫国家,这种辛劳正越来越接近极限。
然而,我们必须看到,病毒是最残酷、最纯粹的唯物主义者,她不会因为西方的傲慢就对他们心存怜悯,也不会因为我们的疲倦就对我们手下留情。奥密克戎作为迄今为止传播速度最快的新冠病毒变种,可以想象,一定会比德尔塔构成对我们更大的冲击。

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这是底线思维的一部分:

①由于不得不采取更广泛的严厉措施,我们必须接受奥密克戎病毒将对我国经济构成比德尔塔更大的影响,并在此基础上做好政策准备;

②由于奥密克戎病毒浪潮将会造成更大的影响且更难控制,为了避免最坏的情况,那么我们就需要在此基础上针对最坏情况做好物质和舆论准备,尤其是做好民众的心态建设,避免事到临头的延伸风险,关于这一点,笔者曾经在去年6月的文章《公众心态影响我国未来的开放进程和防疫工作》中做过阐述;
参考链接:《公众心态影响我国未来的开放进程和防疫工作》2021年6月7日文章
③奥密克戎到来后,随着防疫形势的复杂化和叠加冲击加剧,人心浮动之下,各方力量必然蠢蠢欲动,国内外形势很可能出现激烈的新情况,需要为此做好准备;
总而言之,疫情将是今年最大的不确定性,这一点将是毫无疑问的,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希望我国人民团结一心,共同应对这个挑战。
王陶陶语音节目系列

欢迎大家加微信,方便交流。
点击二维码加入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