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半仙
编者按
据广电总局消息,截止目前,已拍完和正在创作中的庆祝建党100周年题材电视剧作品已有近百部,形成“百年百部”的创作生产格局。
可想而知,随着建党献礼季的来临,六七月份的荧屏将成为献礼剧的海洋。这些重点剧目把镜头对准历史和人民,从不同角度展示了中国共产党百年的光辉历程、伟大成就和宝贵经验——
有些剧集聚焦历史事件和英雄人物,描摹百年党史的恢弘画卷;有些剧集关心国计民生,讲述普通百姓的悲欢离合;有的剧集则重在展现某一群体或某一行业对国家的突出贡献。
都是同题作文,不同的创作者交出了不同的答卷。到底什么样的剧才能为建党献礼?伴随着国力的提升和国民爱国情绪的激发,献礼剧的爆发不仅是政策引导的结果,更是市场的需要。今后,再“商业”的题材,都要想法设法讲好中国故事,奏响时代旋律。
鉴于此,娱乐资本论推出了“剧”献中国系列报道。整个系列报道将围绕“中国家庭”“中国百姓”“中国英雄”和“中国军人”四大主体,分别介绍不同类型献礼剧的创作背景、独特文本性和生产方法论,希望从业者能从中获得启发。
“国产电视剧里没有普通人吗?”
“IP+流量”的操作模式在影视圈盛行的那几年,小荧屏被神仙、官宦、校园的故事所充斥,讲述百姓民生的现实主义正剧和行业剧于夹缝中生存。
但随着影视行业正常创作规律的拨乱反正,以及主旋律大潮的来临,百姓故事的主流意识形态输出能力被正视,并且在“和普通观众生活贴近”这一方面得天独厚,成为影视公司开发主旋律剧集的优先选择。
类似《山海情》《鸡毛飞上天》《奔腾年代》等剧集在内的百姓群像剧,就在传递正向价值观的同时,做到了口碑市场双丰收。
不过在主旋律百姓剧的创作历程中,首先被明确的是,此类剧集所呈现的人物既不是妇孺皆知的伟人,也不是普通的百姓,而是在重大历史进程中,以群体力量影响社会发展的人物。
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从此类剧集中选取了具有代表性的五部剧,分别是《我们的新时代》《人生若如初见》《理想照耀中国》《星辰大海》以及《温暖的味道》,在和相关导演、制片人、出品方对话的过程中,发现他们在创作和制作上呈现出了相似的特点。
首先是主创团队自我肩负打破主旋律既定印象的任务,希望获得年轻观众的认可,客观上推动主旋律作品年轻化,符合当下的用户审美以及社会思潮。
同时也有着较高的“商业化”能力,在主旋律题材优势下选择符合商业规律的制作方式,以较强的成本控制能力和平台对主旋律的购片倾向来获得收益。
主题:重大历史进程节点中,那些普通又不普通的人
“这是中国命运的十字路口。”
在被问到为什么要选择120年前的庚子年这一时间切面作为故事背景时,《人生若如初见》总制片人李捷文如此对娱乐资本论解释道。这部剧讲述了最早一批赴日留学的有志青年,在历史进程中改变国家命运的故事。
包括《人生若如初见》在内,主旋律百姓剧的创作主题都围绕着展现各个时期中国百姓精神面貌和其对社会发展的推动作用。
想要阐释这个主题,则需要一个特定的历史背景,要么是中国重大历史进程的节点,要么是典型行业的重要发展阶段。
比如讲述中国外贸行业的主旋律都市剧《星辰大海》就将故事背景放在了上世纪80年代至21世纪初,此时中国处于改革开放的关键节点,外贸行业在政策利好下快速崛起,剧情中女主角简爱以及外贸人的个人命运都和时代变化紧密相连。
而近期在主旋律大潮下兴起的单元剧,则更加需要斟酌单元的故事背景选择。《我们的新时代》共6个单元,傅斌星表示:“我们先确定一个行业主题,比如想要展现中国的工匠精神,在这个主题下缩小到飞机制造行业的钣金工,就有了《腾飞》单元。”
区别于以伟人为主角的主旋律剧集,和以家长里短为主题的家庭剧,百姓剧刻画的是有一定成就的普通人。“除了陈望道、邓稼先之外,我报出来的名字熊大缜、方大曾、雷金玉你知道他是谁吗?”在《理想照耀中国》总导演傅东育眼中,剧中40个单元的40个主角都不是英雄式的人物,而是平凡中见伟大的人。
在真实历史人物外,其他百姓剧所创作的艺术人物也遵循了同样的原则,“剧中留日的进步青年既非顶层人物,也非底层人物,能够把握到历史的脉搏,同时坚定自己的信仰,又能够对大历史推动起一定作用。”李捷文说道。
并且他们在剧中是以群体的形象出现,比如《我们的新时代》中的基层党员、《星辰大海》中的外贸人、《人生若如初见》中的进步青年。“群体的成功更能反映社会发展带来的实际成果,更能影响观众。”
在相对固定的主题框架下,主旋律百姓剧的呈现形式却表现出五花八门的状态。
首先是单元剧,受到主旋律“拼盘电影”的影响,主旋律剧集也开始流行单元剧的呈现形式以,以一个确定的大主题贯穿社会的不同面,比如《我们的新时代》以村官、飞机制造、志愿者等6个行业来烘托“新时期党员精神”这一个主题。
单元剧目前被广泛应用在“任务剧”中,一方面是浓缩的单元故事能够消解宏大主题的政治感,另一方面是单元剧的操作相对短平快,筹备和拍摄周期可以并行压缩。根据傅东育的描述,《理想照耀中国》从接到任务到开播不到7个月,属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单元剧之外,正剧、行业剧、农村剧等以线性逻辑来讲故事的剧集也同样可以作为百姓剧的呈现形式,只要故事的主题是展现中国百姓和社会发展的关系。
创作:疫情影响犹在,主旋律也想讨年轻观众欢心
在创作历程中,主旋律百姓剧的创作团队有一个不约而同的目标,那就是希望打破年轻观众对于主旋律的印象,在兼顾作品政治性的同时,让主旋律作品年轻化、网络化落地。
而让年轻用户产生共鸣的方法之一是立足于真实,“做这部剧的过程中,专家和领导对我们的要求就是要真实,展现党员的真实面貌,他首先要是一个立体丰富的人,再是一个积极向上正能量的党员。”傅斌星说道。
对创作者来说,越贴近生活的故事越难描绘,为了《我们的新时代》的筹备工作,华策集团组建了以80后年轻人为主要成员的策划团队,想尽各种办法进行采访。
“因为疫情的影响还在,我们不能大规模的下地方采访,只能通过电话、视频,策划团队和编剧导演制片人自己的朋友圈都搜刮了一遍,来充实文本的真实度。”
其中讲述村官的《因为有家》单元故事创意,来自团队在浙江丽水采风时的所见。“现在农村不是我们以前想的那样,很多大学生村官思路灵活,用直播把村里头的农产品带出家乡。除了丽水我们还走了浙江一带的很多地方,把几个原型揉在一起,成了这个单元的故事。”
故事真实是打动观众的基础,在对话过程中,许多创作者还同样强调了创作团队自身热情和判断的重要性。
“导演和编剧自己要走进人物、走进人物发生故事的环境,自然而然会有感动,把这种感动拍出来就对了,”傅东育举了一个例子做解释:“人性是共通的,就像《理想照耀中国》很多个单元故事都不是你的生活,但你也会感动,因为人对于贫穷的愤怒和对幸福的渴望是一致的。要是创作者自己都不感动,观众怎么会被打动呢?”
发掘出人性共通点的好故事能够超越年龄和代际,但影视剧不止有情节,是多种艺术的集合体。李捷文告诉娱乐资本论:“这是一个审美迭代的时代,观众能接受的叙事审美和情感互动审美都在不断变化。”
所以为了让知名编剧江奇涛的收山之作《人生若如初见》获得更多年轻观众的喜爱,李捷文在组盘时选择了凭《白夜追凶》而成名的青年导演王伟。
“我觉得他的镜头非常具备电影气质,并且他讲故事的方式是很符合85后审美的。”李捷文举了一个拍摄上的细节,剧中三位男主角的第一次亮相是以扎辫子的旧时代身份接受现代化体检,王伟将剧本中几句话待过的情节拍的非常细致,从年轻鲜活的身体,到每个人面对体检项目的细微反应,直接用镜头交代了人物性格。
除了选择年轻的创作团队外,主旋律百姓剧的选角也更加偏向年轻演员,并且不避讳流量。
除了这些演员在年龄上更加符合原本的故事设定外,流量明星对于主旋律剧深入年轻观众起着直接快速的作用。《理想照耀中国》的40个单元大量启用了流量明星,包括王一博、赵丽颖、王俊凯等。在微博#理想照耀中国#话题词条下,大量流量明星粉丝表示因偶像看剧而了解相关历史,并且对剧集发表观后感。
总的来说,为了让主旋律百姓剧被年轻观众所接受,主管单位和创作团队都在兼顾政治性的基础上,更加尊重艺术表达,并且选择年轻观众喜爱的导演和演员,以期获得年轻人的欢心。
制作:演员费用省、成本把控强,主旋律的市场化落地
但近两年主旋律大潮下,一些时间紧任务重的主旋律很多时候靠的是主创团队的“义务”或者低酬劳劳动,以高质量的完成作品为第一目标。《理想照耀中国》总导演以及总编剧都没有拿稿费,而分集编剧和导演也并不是以市场价参与的此次项目。
但类似《理想照耀中国》的主旋律剧毕竟屈指可数,大多数百姓剧还是按照市场化的方式来操作。
而想要获得商业上的收入,首先是要压低成本,演员薪酬成为多数主旋律作品控制成本的首选。包括《我们的新时代》、《人生若如初见》等主旋律作品在内,主要演员都是以低于市场平均水平的薪酬参演。
演员为了参演主旋律作品降薪分为几种情况。一是作品本身足够有吸引力,以《人生若如初见》为例,大编剧江奇涛的“收山之作”对有艺术追求的演员来说是难得的机会,即便需要降薪和提前几个月进组,也依然有大量演员希望参演。
而另一种情况则是演员希望有一部主旋律作品傍身,为个人形象以及声誉进行背书。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往往只会接一部主旋律作品完成任务,这样即便降薪,也可以以其他时间的商业活动补足,损失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当演员成本降下来之后,主创团队可以将更多的钱花在制作上,来提升作品的质量。《人生若如初见》为了还原清末的服装形制,聘请了大量专家,全剧光是服装就做了3000多套,力求将历史黑白照片进行影视化彩色还原。
而单元剧多个剧组并行,则更加考验团队的把控能力,需要面对许多突发情况。《我们的新时代》中《腾飞》单元受疫情影响,原先允诺的飞机场景临时被告知不能配合,剧组则需要重新搭景。
近些年主旋律作品创作大潮在政策导向下,对影视公司来说已经有了较大的商业空间,一方面是可控的成本,另一方面是平台逐渐上升的购片需求。
“卫视和视频网站都有主旋律作品排播的任务,做主旋律作品相较于其他剧的风险会小一点。”并且收益十分可观。娱乐资本论所选择的五部主旋律百姓剧,都基本确定了排播计划。
但目前是市场有能力做主旋律作品的影视公司大多是在行业有多年积累或者背靠大集团,中小型影视公司参与主旋律剧集制作则面临宏大主题的创作难度、审查、成本,以及后期发行宣传等多方面的难题。
对中小型影视公司来说,偏细分行业的主旋律百姓剧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傅斌星表示:“现在各个系统都有一定的宣传需求,希望更多观众了解这个系统的示范性事件。”比如前段时间收官的《暴风眼》,就以国安行业为故事背景,向观众科普了国安事业的重要性以及积极意义。
未来此类既有创作空间,又有商业空间的细分行业百姓剧或许不仅是中小型影视公司的机会,也是主旋律实现更高程度商业化的机会。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