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的金秋,在即将“承上启下”的关键时节,中国领导人启程访问北美。
期间,代表团对美国进行了一次低调的“工作访问”,然后出席10月26日在墨西哥洛斯卡沃斯举行的APEC第十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
这是自《访美,1997》和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之后,中国领导人再次踏上美利坚的土地。
小布什和夫人劳拉接待中国领导人夫妇
10月23日,中国代表团一行抵达休斯顿。
熟悉美国政治的朋友们都清楚,德克萨斯州是布什家族的“大本营”,小布什本人也是从德州州长任上竞选的美国总统。
因为是“工作访问”,省去了很多繁文缛节。
小布什直接在家乡德克萨斯州克劳福德的私人牧场设宴,开创了美国总统为中国领导人举行家庭宴会的先例。
在克劳福德牧场,他这样致欢迎词:
“白宫不是我的家,这里才是我真正的家,我只把最好的朋友请到家里做客。”
既然是到家里做客,那自然少不了长辈的参与。

中国领导人德州之行的一个重要内容,便是参观位于德州农工大学的乔治布什总统(老布什)图书馆并发表演讲。
老布什和夫人七十年代在北京。老布什是美国历任总统中比较亲华”的一位
根据美国法律,总统卸任后可以在故乡建立以其名字命名的图书馆,由私人建造,国家管理。

这种“总统图书馆”和一般的图书馆略有不同,还兼具了档案馆和纪念馆的部分功能。

老布什作为七十年代的美国驻北京联络处主任(建交之前的大使),任职期间为发展中美关系作出了很大的努力。
布什图书馆的档案室里,珍藏着很多和中国有关的文物。
其中就包括那辆他在北京任职时常骑着走街串巷的自行车。

二十八年前,老布什以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的身份“降尊纡贵”来到中国干中美联络处主任,用他自己的话说:
“我是带着见到中国下一代领导人的期待前往北京的。”
邓小平会见美国副总统老布什,1985年10月。老布什是中国领导人从七十年代开始重点经营的“美国友人”,在关键时刻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历史还真是有趣。
老布什在北京的这段时间,正值小平同志第二次复出主持工作。
可以想象,当时小平同志脑海中就已经有全面改善对美关系的想法了,所以他十分重视经营老布什这层关系。
1975年底老布什调离北京回国任中情局长时,小平同志专门为他举办了一个告别晚宴。
后来《访美,1979》时,又在紧张的访美行程中抽出时间来到德克萨斯州,看望赋闲在家的老布什夫妇。
别说,中国方面的“人脉经营”还真起了作用。
一年多后的美国总统大选中,老布什作为里根的副手参选获胜。
此后他默默无闻的给里根干了八年副总统,甘心给好莱坞电影明星当“绿叶”,直到1988年正大位。
就在老布什继位后不多久,一场风波爆发。

尽管迫于国内压力老布什政府给予了中国很多公开制裁,但在最关键的“对华最惠国待遇”问题上,他始终顶住压力,在1990~1992年间坚持无条件延长。
这成为1992年大选时被克林顿疯狂攻击的一个点。
老布什比划姚明的身高,10月24日。盛大的欢迎宴会上,二人兴致勃勃得聊起了刚刚加盟休斯敦火箭队的姚明。
话题从老布什回到小布什。

10月25日,中美两国元首在克劳福德牧场举行会晤。
克劳福德牧场位于布什老家德克萨斯州中部的克劳福德镇,小镇仅有700多人口。
布什家的牧场占地56公顷,有三栋房屋。
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有溪流、湖泊、树木、草场……

入主白宫后,小布什还是非常留恋自己在德州的“家”,经常飞回牧场度假,颇有第二个“戴维营”的意思。

在这次身着便服、气氛轻松的会晤中,中方领导人根据自己多年的思考,阐述了世界文明多样性和发展模式多样化的观点。
循循善诱,一贯的风格。
小布什表达了认可,他强调,“美中作为大国存在分歧是不可避免的,但双方都同意互相理解,共同解决分歧”。
会谈开始前,小布什亲自驾车载着客人兜风,赚足了各大媒体的眼球
作为双方的“重要关切”,台湾问题和朝鲜问题成为这次双方会晤的焦点。
小布什在会晤中说了两遍“反对台独”这句话。

媒体注意到,这是美国总统第一次以明确无误的语言表示反对“台独”,对约束陈水扁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投桃报李,中国领导人重申了朝鲜半岛无核化立场,积极组织了后来著名的“六方会谈”。

如果大家对2003~2007这段时间的新闻有印象,“六方会谈”是当时一个重要的话题——这是中国第一次“坐庄”解决国际重大事务。
经历了最初的波折后,中国两国关系就这样随着形势的转变和交流的深入,“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2003年启动的朝核“六方会谈”,是此次农场会晤的一个重要成果。会谈地点固定在钓鱼台国宾馆芳菲苑
在10月26日、27日赴墨西哥出席完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峰会后,10月28日上午,中国代表团回国途中在旧金山做短暂停留。

旧金山市非常重视,把机场候机厅改造成了一个临时的宴会厅,接待中国领导人一行。

布朗市长和范因斯坦参议员作为东道主,宴请中国访问团队。

其中,范因斯坦参议员曾是中国领导人的“老相识”。
后者担任上海市长时,范因斯坦是旧金山市市长,双方曾有过密切的交流。

宴会的最后,主宾一起唱起了英文歌曲《当我们年轻时》。
袅袅歌声,仿佛把几人带回来风华正茂的青春时代。

就这样,他把一个稳定发展、充满活力的中美关系,带入了新的时代。
2002年6月,姚明作为状元秀登陆NBA,成为这一时期中美交流的一扇窗口
小布什八年的中美关系,用“低开高走”来形容真是再贴切不过。

上任初期,中美两国关系曾因“南海撞机事件”一度陷入低谷。
然而“911事件”的爆发,彻底改变了美国的国家战略和两国关系走向。
世贸惊天一撞后,中国高层准确判断形势,立即表态支持美国反恐。
凭借靠近中亚的地理优势,中方还尽可能的为美方提供各方面的情报信息。
一时间,中美关系迅速走暖,大有开启第二轮蜜月期的感觉。
至2008年小布什卸任前夕参加北京奥运会时,两国间已是一副其乐盈盈的画面。
小布什总统带着父亲、媳妇一起在中国待了整整一周的时间。
作为“中国人民老朋友”的老布什十分开心,对中国记者感慨说“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2008年,各国领导人齐聚北京
时过境迁,当我们回望中国外交历史的长河,总是会有些许感慨。
1989年,第三代领导人在风声鹤唳中接过国家的接力棒,举目四望,面临的是何等艰难的外交局面。
而待到十三年后交接时,国家面临的又是何等宽松的外部环境。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此后十几年,成为新时代著名的“战略机遇期”。

中国也不负众望,牢牢把握住了这段黄金发展时间,破茧成蝶。

2002年10月的这次北美之行,是他十三年领导人生涯的最后一次出访。
从1990年访问平壤开始算起,共计访问过六大洲、七十三国。

所谓身经百战,大概就是如此吧。

欢迎关注“江宁知府”——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