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阿Po
转载来源:一点剧读(ID:yidianjd)
火箭少女101是去年夏天解散的,傅菁在那往后的一年半时间里做了很多事情,音乐会要办,话剧舞台要上,EP要发,单曲要唱,刚刚收官的励志青春剧《梦见狮子》是她女团毕业后正式拍摄的第一部剧,颇有点代表人生新阶段开始的意味。
人生很有趣,离开团体之后应该是要Solo做自己的时候,反而因为拍戏的工作增加,变得越来越多开始饰演“别人”。她坦率地“自曝”说音乐是初心,本是为了能在演艺圈更好地获得“歌手自由”,想通过拍戏“曲线救国”先将自己稳定在行业里,却不曾想演绎她人的故事竟也是有趣的。
“我这个人,只会因为自己喜欢才去做,我不喜欢的事情,哪怕再有诱惑,或者别人勉强我,都没用,我是挺有原则的一个人。”
演艺圈“应届生”的傅菁,自认并不是个非常有规划的人,但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适合什么,那么想做的事情都会提前想好,中途即使有波折,都要逐一实现。
现在她会想,拍戏是以不同角色的视角为自己打开了新的窗户,眼界开阔起来,看见更广袤的世界,也发现自己更多的可能性
几近“完美”的关九
傅菁在《梦见狮子》里饰演的关九,是个拥有很长Title的分量级角色,迷弟郝时在初遇她之前先一口气报幕:鸠白首席Coser,漫圈第一御姐,清华学霸,ABCD站通关歌姬,关九大大。
听来是个很“顶”的人物,却很不“傅菁”:一分相似是执拗,一分相似是对身边伙伴的感性,十分制,只得这两分。

“她(关九)是有点drama的,傅菁其实没有(drama),傅菁的包袱有一点点重。”
这个在女团舞台上因为棱角分明的长相而格外显眼的女生,到了可爱甜美是王道的偶像剧世界里,长相竟成争议点?她很倔强地表示:想证明自己,虽然看似有着“恶毒女配”的脸,但也能诠释一个“好人”角色。
而她在谈话中似是无意而为的“自称傅菁”,带了她本人不承认的少女的娇嗲,其实就是很可爱的。缓慢地思考,缓慢地表达,慎重而真诚,也是可爱的。
“我个人觉得市场也不是只有可爱甜妹才能入得了大众眼睛,找准自己的方向很重要。”于是在自认表演功力尚未炉火纯青之前,先从大众对自己外形认知上的“御姐”风格角色出演,有利于加快将观众引入故事里,关九就是这样“适合”的角色,而且当关九这个御姐可爱起来,反差萌的加持下,威力更甚。

看起来时刻事业心摆在第一的关九,在外是西装笔挺威风堂堂的“女魔头”,在家是蓬头垢面格子衫的“眼镜娘”宅女,是为反差萌。这些又都不是傅菁,演起来都是挑战。
最挑战的当数关九的“牙尖嘴利”。在傅菁看来,关九作为一名到了轻熟阶段的女性,通透到对人生有了参悟,内在魅力释放出来,自然逻辑顺畅、口条清晰,对台词的要求理所应当更高。然而“湖南人本人”的傅菁,自认“嘴笨”,普通话仍在努力,台词要“溜”起来更需慢慢自我加强。
有些地方是要加强训练,有些地方又需要原生态的感觉。
“刚开始我也问过表演老师,我和关九很不一样,需不需要找个心理支点?但是老师认为我在表演经验不多、技法尚未成熟的前提下,还是更适合用自己当下的理解,不加设计,本能地去诠释角色,追求自然会更好。”

傅菁全程自诩“新人”,聊起拍戏都是十分乖巧的状态,到现场一定得听导演和表演老师的话,大概也是和酷帅犀利的模样十足反差萌了
“新人”的烦恼和爽快最后都融入到一场“天桥醉酒戏”中,被现实世界的残酷所裹挟的关九犹豫在是否要追寻自己二次元梦想,只得将自己灌醉,酒后吐真言。但傅菁私下不爱喝酒,醉酒的感觉毫无经验,如果此时要“真听真看真感受”地把自己灌醉来出演,又恐怕变成傅菁本人酒后失控记不住台词等等……
“我就知道喝醉了会晕,那就让自己晕吧。”实在没办法,要感受生活中没有感受过的东西,于是玩了个原地转圈圈的游戏,她在综艺里玩过,多少有醉酒“内味儿”。
虽然不觉得发挥完美,但又要高冷又要中二、既醉得晕晕乎乎还得是真情流露,也是体验了一把这么复杂的感觉,更是对关九的台词有了极大共鸣,应该当说“受教了”。

“我和关九很不像,但我很喜欢关九,她有很多爱好,也有很多烦恼,有爱的人,也有爱她的人,苦恋一个人十年不让对方知道我是不会的,被不排斥的人追求爱慕又是很幸福享受的。这个人物这么立体,故事的元素这么多,就算她有瑕疵,可在我心里她已经是完美的了。”
演员路上更多的可能性
可能是因为本人外形与内在的反差,在影视剧和话剧中诠释过七八个贴合外形的角色后,傅菁至今没有觉得哪个角色和真正的自己多相似过。
“可能都是像关九一样,会稍许有些特质和性格有那么一两分相似,甚至完全没有……其实不一样才好,我有空间去发挥,有挑战就学习。说不定就迸发出新的可能性了。”
试戏是她认为收益颇多的方式之一。经纪人会收到剧本,自己上网也会搜罗组讯,如果看到感兴趣的本子和角色,就会立刻主动出击去争取试戏机会——演艺圈“应届生”的剧组“应聘”、竞争上岗生涯正式启动。

“艺人试戏就和工作面试一样,去不同片场试戏就像去不同公司面试,都要尽量把自己的专业技能展示出来,让别人聘用你。”
在演艺圈从来不乏残酷的就业过程。
“诚然有时候可能会一直试镜不成功,我觉得一定会有失落感的,甚至会打磨掉自己的一些自信心,可是另一方面也是在激励自己,那些我想参与的好项目大项目为什么选其他演员不选我?或许是演技的关系,或许是其他原因,无论如何我都会朝着那个我想要达到的方向磨练自己,尽可能让自己的能力配得上‘野心’。
和曾经的设想不太一样,2020年开始,面对工作的日渐琐碎和全国疫情的经常反复,原本会固定进行的一些声乐表演课都改为不定期的线上网课。对于傅菁来说,最近的几个月有剧组开机变动,也有自己音乐会的变动,中间零零碎碎的时间经常被用来试戏。

结果就是虽然没有进组,但好像学到的东西不比进组的要少,即便不知道是否能被选中出演,但自己试戏的标准都是会找表演老师进行试前指导,不方便飞来飞去的话也得打电话一起分析剧本抠角色,拍了视频片段给老师检阅。因为会针对一两场戏进行深度细致的探索,琢磨出来的效果竟然不亚于一整部戏的拍摄体会。
这几个月她试过反差萌的高中学生妹,又试过进阶到女大学生的阶段,医生这样的专业职业有过,女扮男装的纯反串也有过,抑郁的民国女性,还有她口中“特别带感”的腹黑大坏蛋,与《且听凤鸣》里因爱生妒、因妒生恨的左青鸾不一样,得是坏到彻头彻尾……

“每一部戏我都会收获一些专业上的东西,如果你去拍了但没有收获,其实是挺失败的。”
触动最大的应该是一次短片拍摄中,和老中青三代前辈演员一起拍戏,近距离地、亲历其中地、真切地感受了一场十分动情的戏。原本还担心会哭不出来,真实拍摄时眼泪掉到导演反劝她少哭点。
当时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原来演戏是这样的,巨大的悲伤下原来可以这么安静,原来无声地流泪会更加动人。”回想第一次拍戏,她只感觉现在的自己越来越触碰到真正的表演了。
第一次站在片场的时候,因为非表演专业而缺乏信心,又怂又懵,越被批评越是紧张,脑子一片空白,当场流泪。不过那时也正因为这些批评,让那些好与不好的东西更狠狠地刻进脑子里。

有时候她也想给自己“加训”,今年4月17&18日参演开心麻花话剧《乌龙山伯爵》之前,提前半个多月悄悄地加了两场试演,愚人节的行程把粉丝都“骗”了,但她将那次话剧表演称为“最解放天性、状态最好”的一次表演。
“试演的两场就是想看看真正现场和观众路人的反馈,也是那两场给了我足够的自信,让我在正式演出时反而放松下来,台词也是那次有了提升。”
角色无论大小,能被喜欢、被记住、被认可,这是表演对演员来说最诱惑的成就感。
在电视剧《生活家》中客串出演售楼小姐
总是把自己安排得非常忙碌的傅菁,在今年8月拍完古装剧《云中谁寄锦书来》之后放过一段算是很长时间的假,是她特别为自己安排的一场近视矫正手术。
她是一个会为工作做好一切力所能及准备的人,就算本身视力并不算差,200到300度之间,但要么看东西朦朦胧胧,要么就得戴眼镜,都觉得不舒服,影响工作,索性矫正,再休息十天让眼睛好好恢复,之后,前方的路便看得更清楚了。
END
【合作 | 投稿 | 应聘 | 加群 | 转载】
欢迎添加微信18668098026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