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俏江南老板、大S婆婆”的标签,如今的张兰想做个“小女人”
文 | 《财经》记者 王雨娟 顾翎羽
编辑 | 余乐
11月22日,大S(徐熙媛)与汪小菲发文官宣离婚。消息传来,汪小菲的母亲张兰的直播间人数瞬间创下新高,一度超过5万人。

当天下午,张兰正在赶往济南的高铁上。她一边若无其事地吃着纳豆,一边表情轻松地回应着直播间里的网友:“把自己做优秀啊,儿孙自有儿孙福。汪小菲都40了,我管他呢?”
11月22日大S与汪小菲官宣离婚当天,张兰在直播间回应
此前,婚变传言已有数次,张兰也因此频繁登上热搜。6月7日,张兰在直播中聊起汪小菲和大S的婚姻,汪小菲敲门制止:“您能别说了吗?”张兰脸上的兴奋明显褪去,颇有些尴尬。
自2015年失去俏江南的掌控权后,这位曾经白手起家创立餐饮帝国的女强人淡出公众视野,似乎只剩下“大S婆婆”这个标签还能引起些许关注。事业坠入谷底的五年间,张兰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痛苦,与资方纠缠不休的官司也耗费掉大量心力与积蓄,还流了很多眼泪。
最后,她在直播间和短视频里找回了自我。2021年初,张兰开设个人短视频账号,目前粉丝已超过100万。
“与不完美和解,与自信同行。你比你想象中更美。”贴在简介中的这句话正如她在短视频中的经典形象:或站在别墅里,脖颈间挂条丝巾,以兰姐自称,向网友大灌心灵鸡汤;或身着考究裙装下厨,边双手揉红糖窝头,边讲解厨艺要领。这和此前外界普遍印象中的女强人形象相去甚远。
张兰在六一儿童节包饺子,被网友质疑真实性
网友们对张兰的表现评价不一:“看得出来兰姐经历了很多,或许有好也有不好,但兰姐特别正能量,大气,大格局,”网友@陈可粤评论道。也有不少网友认为她表演痕迹太重。一条张兰包饺子的视频下面,很多网友质疑她“袖子都没撸起来”。
从失意企业家到新晋网红,张兰在这些年里经历了什么?受这个问题的吸引,今年夏天,我来到张兰位于北京的家中,见到了这位久未面对媒体的女士。当天,63岁的张兰化了蓝色眼影,妆容风格神似女星伊丽莎白·泰勒。她面带微笑地在别墅门口迎接我。我们聊起她的创业、女性观以及如何从低谷爬起。
聊到汪小菲时,张兰称:“特别能理解他上面有一个特强势的妈,还有一个特有影响力的老婆。在我们两个女人的压制下,他承受了很多压力和非议。”
也是这次采访中,张兰首度坦露内心:“我其实是个小女人。”
对过去说再见
视频里,张兰身着红色印花毛衫与驼色长裙,脖颈间的姜黄色围巾考究地交叉起来,栗色卷发全部别到脑后,眉毛精细地打理过,用浅褐色眉笔勾勒,底妆没有半点瑕疵,苹果肌处泛着红晕,口红则用了接近水红的鲜亮颜色,唇珠透出色泽,嘴角微微上扬。
下一秒,她右手拿起清洁剂壶,对着自家川菜馆的餐桌喷了五下,还刻意避开了桌上未收拾的两个易拉罐。
画外音问道:“兰姐,您亲自收拾呢?”
张兰立即抬头,冲着镜头说:“哎呀,我就是爱劳动啊。他们今天太忙了,忙不过来,我就帮帮忙呗。”
 张兰在自家餐饮店里清洁桌子,称热爱劳动
视频评论区排在首位的一条是:“演得太明显了。”有948位网友点下红心。
另一些视频里,张兰身处自家别墅中,穿着挺括的藕色西装,或是丝质裙装搭上条豹纹丝巾,对着镜头分享生活感悟:“咱们呀,不用去羡慕任何人的日子,其实谁家的锅底呀,都有灰。不是别人永远风光无限,只是他的一地鸡毛呢,没让你见。”
分享时,她始终微笑着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语气亲切,好似邻居大姐在拉着你话家常。
视频账号的官方认证——俏江南集团创始人,昭示着张兰最大的成就与广为人知的身份。
俏江南集团是张兰白手打拼出的商业帝国。1991年,33岁的她以在加拿大洗盘子攒到的2万美元为本金,创办阿兰酒家,后逐步拓展为俏江南餐饮品牌。俏江南曾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作为指定服务商为奥运会提供服务,日均接待观众量在8万人以上。
由于与资本对赌失败,张兰于2015年失去俏江南的控制权。不久后财产被冻结,事业坠入底谷。她面对的是撕心裂肺的痛,“就像养了个孩子,18岁的时候被人贩子偷走了,还知道这孩子下落不好。”
此后五年间,张兰淡出公众视野。
办企业多年,张兰习惯将盈利投入新的门店,极少分红。五年来,为支付以小时计美金的律师费、应对跨国官司,张兰已将包括姥姥生前房屋在内的房产悉数变卖。如今的住所并未在她名下。
张兰常告诫自己商业不相信眼泪,也几乎从来不会哭。但是,2015年到2017年两年间,张兰常常焦虑到彻夜不眠,没有心情继续养花,流泪也不再是什么稀罕事。
低谷中,张兰不得不自我修行。她以逢人就诉苦的祥林嫂为戒,要求自己沉淀、反思,学着和自己对话:做实业要实实在在地低头拉车,但也要学会抬头看路。
相比自己受苦,对家人的连累更难以忍受。看到报道中称自己为“大S的婆婆”、“小菲的妈妈”,张兰的情绪会一下子低落许多,担心经事不多的家人承受不了,“有愧疚感。”
2016年的一天晚上,汪小菲受不了外界对母亲的非议,给她打来电话。张兰痛骂:“你妈没欠社会的,你妈没欠员工的,你妈任何人都没欠,就欠自己的,你有什么好难受的?”
骂声惊醒的是张兰自己。从那之后,张兰开始正视挫折。她认为那是遭了资本的算计,不是自己的过错。
张兰放下了过去,开始寻找新的自我。
2017年,张兰萌生了写自传的想法, 2019年4月,这本名为《我的九条命》的自传出版。书中写道: 
我的事业从无到有,如今,不过是又“从有到无”——大部分股权被收购了,董事长的职位被否决了,资产被冻结了,可是,这又如何?
我还有善良的儿子媳妇,一对可爱的孙女孙子,还有理解支持我的家人朋友,一路与我并肩战斗的伙伴,还有永远改不了的开怀大笑,和一颗斗志昂扬的心。

2021年1月10日,张兰又产生了运营短视频账号的念头。那是她住进协和医院做手术的第二天,一家香港媒体再次炒作了“张兰入狱”的不实消息,给了她颇大刺激。
与资本陷入官司纠纷五年来,她已饱受流言困扰。通过媒介传递出去的张兰形象不能让她满意,不想再让公众从别人的口中认识自己。
刷了两个短视频后,张兰决定自己也做一个。“我是问心无愧的,为什么不站出来自己发声?”
摘下女强人面具
步入张兰位于京中的住所,这位女士昔日的辉煌不难察觉。
别墅位于北京著名的富人区,周边聚集起北京75%的国际学校,此外还有马术和高尔夫球俱乐部。餐厅和客厅在一个大平层内,餐厅顶部是几排水晶吊灯,客厅里的米色沙发长边约有4米。
张兰曾斥资2亿元人民币,购买艺术品打造兰会所。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张兰穿着华丽的晚礼服在兰会所里服接待各国首脑。
那时,几乎每一场明星慈善晚会都能看到张兰的身影。刘小东巨幅油画《三峡新移民》在北京保利2006年秋拍会上以2200万元成交,创下了中国当代艺术品的拍卖新纪录。张兰是最终的举牌者。
在一次慈善捐助活动中,张兰拍得英国王储查尔斯的私人绘画珍藏。事后王储还专程寄送感谢信。
在那些“高大上”的日子里,张兰给外界留下了很强、很凶与不可一世的形象。然而,2021年的直播间里,张兰虽然仍经常摆出雍容华贵的造型,却也更多地体现出了真性情的一面,就像我们身边一个喜欢聊天、爱打扮,甚至有些搞笑的大姐。
在2月24日的一条短视频中,张兰背起香奈儿经典包型,边大步从镜头前走过,边向后甩拨动棕色卷发,并配文“人要锻炼自己的人格、风格,不要随风雨破落,失去自己的样子。”
网友称张兰是走路带风的女子
网友被她颇具喜感的步调逗笑,纷纷在评论区留言,说她是“走路带风的女子。”
她常带着满脸的笑容在视频中秀演技,如在夜晚的街道中微仰起头,口中连喊两遍“下班了,下班了”,一步一蹦一踢腿。她也会手握电话表演和大S通话的情形,模仿大S在综艺中吐槽北京人打电话说完不挂断,要“好嘞”“嗯啊”一长串的样子。
张兰模仿大S在综艺中吐槽北京人打电话说完不挂断,要“好嘞”“嗯啊”一长串的样子。
墨镜与丝巾是陪她出镜最多的道具。她经常围着丝巾,将墨镜别在头顶或卡在帽檐上,分享自己的新知。例如:联合国世卫组织公布了一个新的标准,19岁到65岁属于年轻人。随之便以“我们年轻人”的口吻分享对企业家精神的理解——就是传承。
几个张兰不可分割,且在某种意义上交融着。在采访中,她坦言短视频中呈现的自己更为真实。
放下架子的张兰似乎站上了更大的舞台,这也是她为自己重新找到的定位和价值,以及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助理张天琪称,张兰拍视频时从不准备文案,灵感来了就动身,单纯分享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桌前、房门口、小区里,随时都能拍一条。
分享是双向的,许多粉丝在评论区说“兰姐我爱你!”张兰看到后特别开心,“我觉得我更高贵了。”在面对“演技浮夸”的指责时,她也会回怼:“你可能是一个非常虚伪,经常做假设的人,我希望你能够改正。”

“有人爱,比创业更重要”
现在回看,疗伤的五年重塑了张兰性格中的许多方面,岁月与磨难增添了她的自信与豁达,小女人的特质也逐渐显露。
几个张兰正是在那五年中展现出来,复杂地在同一具身体上交汇。这是张兰成熟与认识自我的过程。
创办与经营俏江南的时期,张兰忙得根本顾不上家庭,每天16小时呆在公司,拍桌子瞪眼并不稀奇。
一次,张兰母子和两个意大利设计师一起乘飞机,沟通设计细节时,设计师通过翻译问张兰:“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很怕你?”
设计师的问题给张兰很大触动。她审视自己,一身穿着是商务范,满脑子都是工作,“感觉自己太强势了,感情上我对爸妈都有点封闭。” 
只是触动之后,也没有时间改变。
张兰不喜欢“女强人”的评价。这个词给人高处不胜寒和冷冰冰的感觉。她觉得自己更像一个爱玩“过家家”的小女孩,喜欢摆弄各色各式餐具,试图创造出最理想的色彩和造型搭配。她把自己的成功归之为直觉和突发的灵感以及做事情“太专注”。
事业走入低谷后,张兰慢慢从工作转向家庭。
最显著的变化是她与儿子的相处模式,汪小菲赞叹张兰性格变好了许多。以前张兰对汪小菲的管教甚严,家里事都是张兰决定,汪小菲少有插嘴机会。有分歧时,张兰往往是火爆地指责与命令,最后的结果也一定是听她的,汪小菲几乎没有反抗的余地。现在,张兰改用了沟通与商量的语气,面红耳赤的场面很少再出现了。
去年年底,母子的二次创业项目麻六记开业。这一次,汪小菲冲在一线,成为真正的主导者。张兰主动退后,担当顾问——“顾得上就问,顾不上就不问,遇到问题才会来找”。
在与我的交谈中,她坦承自己内心是个小女人:“女性更应该注重家庭,有人爱、有人疼,这要比创业更重要。比起自立,首要还是被人爱,被欣赏。”
短视频平台上,张兰更多呈现出居家女性的一面。
她开心地介绍儿子送的红色手捧花,“今天一天的疲劳感立马就没有了。”语毕,她双手抱着鲜花微微颔首,向观众致谢。
张兰收到儿子送的花,自信优雅地致谢
她通过视频演示了不下十道小吃与菜品的做法。教红糖窝头的做法时,张兰在头两侧扎起高马尾,又卡上两大只黑色蝴蝶结,一位网友评论造型像小女孩。她的两只手将窝头的黄色面团翻来转去,不时向空中轻抛几下,说道“红糖泡了水,完了蒸窝头啊。”
张兰头戴两朵大蝴蝶结,教网友蒸红糖窝头 
在汪小菲与大S离婚的这一年,张兰与资本的官司仍未了断。“他们想让我粉身碎骨,对俏江南没有实际操控权还不够,要让我彻底消失。我们的律师说,这要是一般人的话,我早死了八回了。”
不过,张兰显然享受着现在的状态。不断增加的年龄只是个数字,不值一哂。她从未有过年龄焦虑, “马斯克的母亲70多了,在小红书上一片赞美;世界500强的CEO平均年龄是63-65岁。”
她仍密切关注时尚,今年流行绿色,她结合国际流行趋势与年轻女孩子的喜好,在短视频账号中分享了浅绿色丝巾的搭法。
她热爱艺术多年,与摄影艺术家老六也已携手走过20余年。未来,她想重返学校,学习世界艺术史,过几年就圆自己这个梦。
她认为,自己最有魅力的时候刚刚到来。
责编|要琢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添加微信:caijing19980418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