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党昨日突发大变革
Judith Collins下台后
谁能出任国家党新党魁?
下周二即将揭晓!
就在刚刚,
 国家党前党魁Simon Bridges
宣布将参选党魁
成为第一个宣布竞逐党魁的国家党人。
本地媒体列出最可能成为党魁的6个人
来看一看!
Simon Bridges:酝酿再度问鼎党魁
Simon Bridges. Photo / Mark Mitchell
国家党前党魁Simon Bridges周五(11月26日)宣布将参选
党魁
,成为第一个宣布竞逐
党魁
的国家党人。

Bridges表示,他周四一直在考虑权衡,到今天中午才下决心参选。但他没有披露其他细节。
Bridges是六名竞争者中最有经验的一个,他2008年作为陶朗加议员进入国会,之后一直担任国会议员。2018年English去职后,他开始担任党魁,成为第一个领导国会多数党的毛利后裔。

在疫情之前,Bridges的支持率一直较稳定,但之后他的支持率急转直下,加上党内Todd Muller的挑战,他最终走下宝座。
之后,Bridges一直努力塑造自己的公众形象,甚至出版了自传。在Collins支持率下滑的情况下,他被认为可能再次执掌国家党。
现年45岁的Bridges是一名基督徒,在政治上自称为“富有同情心的保守派”。他出生在奥克兰,在奥克兰西区的Te Atatū长大,曾是一名律师,在英国学习和工作。
他与妻子Natalie和三个孩子住在陶朗加。
Mark Mitchell:是否第三次竞逐党魁?
Mark Mitchell. Photo / Alex Burton
Mitchell从2011年开始担任国会议员,代表Rodney选区(现在的Whangaparāoa)。他曾在约翰·基和随后的Bill English政府担任过部长职务,包括国防部长。

Mitchell曾两次竞逐党内最高权力宝座,最近一次是去年Muller辞去党魁后,Mitchell参与竞争但输给了Collins。第一次是2018年English卸任后,他曾表示要竞选党魁,但在投票前退出竞争,转而支持Bridges。
在奥克兰北岸出生并成长起来的Mitchell是一个中间派,曾表示里根和约翰·基给了自己从政灵感。
这位53岁的议员曾是一名警犬管理员,后来在中东工作了10年,创办了一家价值数百万纽币的私人保安公司。在这10年里,他的工作包括为外交官和官员提供安保,甚至成为一名顶级的国际人质谈判代表。
2010年,他返回新西兰加入政坛。
Mitchell和他的妻子Peggy Bourne住在奥克兰,他有两个亲生子女和三个继子女。
Christopher Luxon:带着光环加入国家党
Christopher Luxon. Photo / Mark Mitchell
Luxon在进入国会前就被称为“新约翰·基”,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未来的国家党领袖。这位前纽航CEO在2020年赢得了Botany席位,取代名声不佳的Jamie-Lee Ross,成为国会议员。

尽管带着光环加入国家党,但他一直保持低调,用他的话说,就是“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Luxon在党内负责地方管理、土地信息以及研究、科学和制造业相关领域。他被认为是一个勤奋的人,并且在他所在的领域表现出色。
他在政治上偏保守,是一名基督徒,并且在某些问题上直言不讳。
41岁的Luxon出生在基督城,但现在与妻子Amanda和两个孩子住在奥克兰。他曾在联合利华工作18年,担任这家跨国公司加拿大业务的首席执行官。2011年加入纽航,次年成为首席执行官。
他是约翰·基的朋友,将后者视为自己的政治导师。
Nicola Willis:“政变”后党内排名飙升
Nicola Willis. Photo / Mark Mitchell
在惠灵顿出生并长大的Nicola Willis,于2018年在Steven Joyce退休后进入国会。她在去年针对Simon Bridges的“政变”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与自己在维多利亚大学的老同学Chris Bishop在幕后合作。

这让她得到了回报。Collins担任党魁后,她的党内排名飙升了31位至第14位。
Willis是党内的自由派,目前担任该党的住房和城市发展(包括社会)和RMA(住房)组合事务。她最近一直是最活跃的反对党议员之一,要求政府对失败的住房政策负责。
在进入国会前,Willis是约翰·基的高级顾问,职责包括为2008年的选举前辩论做准备。
她的简历包括曾担任恒天然高管,曾与Todd Muller做同事。在2017年大选前,Willis还曾帮助接替的English准备竞选前辩论。
这位40岁的议员与丈夫和四个孩子住在惠灵顿。
Chris Bishop: 曾因言被剥夺部分职务
Chris Bishop. Photo / Mark Mitchell
作为国家党疫情事务发言人,Bishop最近一直是党内最活跃的议员之一。

他在Lower Hutt出生、长大,2014年以排名议员身份进入国会。2017年,在一场强有力的本地竞选之后,他击败了工党对手,拿下Hutt South选区,成为第一个赢得该席位的国家党议员。
在过去的两个任期内,他曾多次担任警察、地区发展、青少年、基础设施和交通方面的发言人。在Collins今年8月的一次小规模改组中,他的两个负责项目被剥夺。这被视为一次惩罚,此前泄露的一段对话显示,Bishop对核心小组决定投票反对禁止同 性恋转化疗法感到不满。
作为该党自由派的一员,Bishop在一系列社会问题上直言不讳。他同样在2020年5月针对Simon Bridges的政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Collins的领导下,Bishop一直对政府的疫情反应能力大加批评。
这名38岁的议员与伴侣住在Lower Hutt。
Shane Reti:党内排名火箭般上升
Shane Reti. Photo / Mark Mitchell
Reti博士2014年进入议会,2017年连任。

在去年可怕的选举之夜,Reti输掉了席位,以431票的微弱劣势输给了工党的Emily Henderson。
尽管如此,在尘埃落定后,Reti还是成为了Collins钦点的党的副领袖。
Reti在进入国会后一直保持低调,直到不久前才成为党内重要成员。
他在Bridges在位时的党内排名为31位,后在Todd Muller领导期间上升到第17位,不久之后在Muller的一次改组中升至第13位,然后在Collins的领导下跃升至第5位。
现年58岁的Reti利用自己的医学背景,多次对政府的防疫政策提出质疑。
Reti曾在Whangārei行医16年,并在北地医管局担任了三个任期。之后他在美国工作7年,成为哈佛医学院的访问学者,并在哈佛的教学医院工作。
他曾在演讲中称,自己出生在一个公屋里,是一个毛利工人家庭中五个孩子中的老大,父亲和母亲分别在14岁和15岁辍学。
目前Reti住在Whangārei,有三个成年子女。
这6个人中,你最看好谁成为国家党新党魁?
下周二,我们拭目以待!
“在看”我吗?👇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