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一界oneworld
01
 追本溯源:
白俄一体化的前世今生?
俄白两国具有高度紧密的民族联系,两国人民绝大部分同属东斯拉夫人,其宗教信仰、历史文化、语言基本相同。白俄罗斯国家虽小,却位于东欧平原的心脏地带,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是连接俄罗斯与欧洲的战略要冲。
苏联解体以来,白俄罗斯和俄罗斯从整体上看一直保持着亲密友好的兄弟关系。事实上,俄白一体化思想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由白俄总理克比奇提出,他主张把加强同独联体各国特别是与俄罗斯的政治经济合作作为对外政策优先方向。
1994年,卢卡申科就任白俄总统,主张把与俄罗斯的融合作为外交政策核心,开始了与俄罗斯深度一体化的进程。1996年,一个深度融合的政治经济共同体——俄白共同体建立,俄白一体化正式启动。很快,这一共同体就在97年升级为拥有更多权限的一体化组织——俄白联盟。2000年普京上台后,更是在密切俄白关系的同时积极推动欧亚一体化进程,并得到白俄罗斯的支持。
不难看出,“一体”与“融合”是两国关系发展过程中的“主旋律”。特别是在北约东扩和“颜色革命”之后、俄白地缘战略空间不断受到西方势力挤压之时,两国之间更加休戚与共,对彼此的国家安全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02
究其原因:
什么使俄白关系走到今天?
正如前文所说,白俄签署联盟国家一体化条约并非一朝之功,两国间有着深厚且扎实的合作历史,在教育、军事等多方面深度融合。那么,究竟是什么使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
国家间的合作需要民意的支持,而白俄罗斯与俄罗斯在这方面颇为亲密。
从民族上看,白俄罗斯对俄白民族同源性及历史文化共性高度认同。跟把俄罗斯人看作异族的乌克兰相比,白俄民间普遍认为白俄罗斯、乌克兰和俄罗斯仅是斯拉夫民族的不同分支,同根同源。
2006年“独立社会经济与政治研究所”进行的调查显示,有65.7%的人认为白俄罗斯、俄罗斯与乌克兰是一个民族的三个分支,只有28.3%的人认为是三个不同的民族。2010年的调查结果显示,大多数白俄罗斯人认为自己与俄罗斯人更接近,这一比例达到74.5%,而认为与欧洲人更接近的只有不足20%。这表示俄白两国人民的心里隔阂并不深
从语言上看,卢卡申科上台后大力推广俄语并获得显著成效。“独立社会经济与政治研究所“2009年的民意调查显示,认为俄语应该作为官方语言(其中包括与白俄罗斯语并列为官方语言和俄语作为唯一官方语言)的人所占比例达到65%以上,认为白俄罗斯语应为唯一官方语言的支持率仅占约20%。
2010年的调查中,日常使用俄语(包括单纯使用俄语和俄语与白俄罗斯语同时使用以及混用)的比例达到了97.7%,其中单纯使用俄语作为日常交际语言的达到63.8%,而日常交流中单纯使用白俄罗斯语的比例仅占2.1%。
可见,尽管有部分白俄罗斯人不赞同给予俄语官方语言地位,但几乎所有白俄罗斯人都在部分或全部使用俄语交流。对俄语的推行也在一定程度上扫除了两国人民语言上的障碍,促进了俄白两国的密切交流,大大拉近了两国人民的距离
白俄罗斯、俄罗斯和乌克兰是三个民族还是一个民族的三支?
资料来源:По данным национального опроса 15-25 августа 2006г, проведенном социологической службой “НИСЭПИ”
从文化上看,白俄总统卢卡申科本人抱有强烈的“苏联情怀”。当年在表决“是否脱离苏联独立”的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代表会议中,仅有一枚反对票,他声称这一票正是其所投。
卢卡申科当选总统后,保留白俄各地苏联时期的建筑,强调苏联历史的重要性,渲染卫国战争的无限荣光,与其他投入资本主义阵营的前苏联加盟国一味批判苏联的氛围截然不同。这与前苏联的长子——俄罗斯不谋而合,在西方主流舆论对前苏联猛烈的抨击声中,两国精神上的连接反而更加紧密。
除了双方人民天然的亲切感之外,外部的压力也是两国走近的重要原因。
白俄罗斯作为俄罗斯与欧盟核心区最近陆上通路,理论上来说应当可以左右逢源,在俄欧交流中发挥桥梁的作用,并在当中获取巨大利益。然而现实中,白俄罗斯与欧盟的关系不仅总体上不尽人意,有时双方甚至到了水火不容、剑拔弩张的程度。这点从近两年白俄罗斯和欧盟间发生的一系列争端中即可窥见。
去年8月,卢卡申科再次高票当选白俄罗斯总统,随后,欧盟便以白俄罗斯总统选举存在舞弊为由对白俄实施了四轮制裁,并允许所谓的白俄前总统候选人季哈诺夫斯卡娅在波兰“流亡”。
图为白俄罗斯前总统候选人季哈诺夫斯卡娅
今年5月瑞安航空事件后,欧盟又禁止白俄航班飞越欧盟领空和进入欧盟机场,再次对白俄罗斯实施有针对性的经济制裁。而如今白俄罗斯和波兰间爆发难民危机,这被外界认为是卢卡申科对欧盟种种的报复行为,白俄、波兰、欧盟互相隔空喊话、场面混乱不堪。
要说白俄罗斯与欧盟关系为何如此糟糕,就不得不提现任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苏联解体后,白俄罗斯国内一度刮起自由市场经济和私有制政策之风,国民经济在休克疗法中不断走下坡路,直至1994年卢卡申科横空出世。
一方面,卢卡申科重拾计划经济、下令国家接管国企,规定不能出卖国有资产和战略性企业,在农村也继续实行国营农场和集体农庄,并保留了原苏联时期的各项福利待遇,在众多欧洲国家中显得格格不入。
另一方面,卢卡申科拒绝接受西式民主,执政多年,集中权力,且政治手段强硬,被愤怒的欧洲反对者称为“中欧最后的独裁者”。很明显,欧盟并非白俄的可选项,于是俄罗斯作为地理邻国和政治强国,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白俄罗斯依靠的对象。
白俄作为小国,必然要依靠俄罗斯以在两大阵营的对抗中站稳脚跟。那么俄罗斯为何选择白俄?地理位置是至关重要的因素。
从冷战至今,东欧地区一直是美俄(苏)对抗的最前线。长期以来,美国违反《俄罗斯与北约关系基本文件》中“不在东欧国家驻扎军队”的条约内容,在东欧国家额外部署兵力。比如去年7月,波兰与美国达成协议,将美军在波兰驻扎方式的轮替驻军改为永久性驻军,驻扎人数也升至5500人,这使得美国在东欧地区的军事存在进一步大幅增加。
而无奈的是,俄罗斯在欧洲方向存在“国门洞开”的地理困境,没有可以抵御北约军事威胁的天然屏障,为了应对北约军事势力的东扩,只能拓宽其在东欧地区的战略纵深。
放眼望去,波罗的海三国早在2002年就加入了北约,乌克兰冲在反俄第一线,唯有白俄罗斯不仅与俄罗斯接壤、还保持着较为亲俄的立场。因此,军事一直是俄白一体化合作的重要领域。甚至可以说,加强战略纵深是俄罗斯在俄白一体化中的核心诉求。
国家安全永远是第一需求。欧盟、北约…反对势力施加的压力越大,俄罗斯和白俄之间的联盟就越牢固。
军事上需要与俄罗斯站在一起的同时,白俄罗斯在经济上也对其高度依赖。
1994年卢卡申科上台以后抛弃前任采取的休克疗法,并开始推动与俄罗斯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白俄罗斯凭借俄罗斯在资金、技术与能源等方面的大力支持,显著改善了国民的生活水平,账面经济数据更是傲视一众前苏东社会主义国家。
然而在08年金融危机与14年克里米亚事件后西方国家的大力制裁的双重打击之下,俄罗斯经济一度遭到重创,不得不通过提高出口资源价格支撑国内经济运转。这对在经济上一向相当依靠俄罗斯的白俄罗斯来说自然也不是好消息,双方在能源问题上开始龃龉不断,这一点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成为两国一体化进程受阻的关键因素。
近两年,事情有了转机。在全球疫情冲击和西方多轮制裁的冲击下,出口导向型的白俄罗斯外贸情况堪忧,经济下行压力明显。
2020年白俄罗斯1月至7月GDP同比下降1.6%,货物出口额更是在1月至5月之间暴跌19.1%。民间不满情绪日渐膨胀,西方反对派趁势加速崛起,游行人群再次走上街头发出抗议。虽说卢卡申科总体上仍独掌政府大权,但近两年国内政局的不稳已然令人忧心。
在这一关键节点,莫斯科方面再次坚定发声支持明斯克稳定局势,无疑给卢卡申科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双方经济一体化之后,白俄可以采取包括拓展俄罗斯市场、收取俄罗斯油气过境费等一系列措施改善国内经济条件,从而尽可能缓解民众不满的情绪。相比于欧盟的咄咄逼人,与俄罗斯加深经济一体化的程度无疑是当前相当务实理性的决策之一。
两国本来民心就有所相通,外部势力的强大压力这一助推,终于让白俄一体化进程再次走上了快车道。
03
未来展望:
白俄联盟将何去何从?
实际上,白俄罗斯对俄白一体化仍然有一定保留。对白俄罗斯而言,俄罗斯“噬土成性”,根据俄乌合并的历史经验,白俄罗斯深刻认识到一旦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必然会失去更多,“大俄罗斯”主义大行其道,指望俄罗斯主动维护白俄罗斯的利益是不现实的。
相比之下,尽可能保持独立性,俄罗斯方面反而可能会更加重视白罗斯的利益诉求,所以白俄罗斯保持其独立自主反而能更有效地保证利益的最大化。因此白方对两国可能合并的接受度较低,俄白一体化的最高境界也就是形成比欧盟更集约的国家联盟,两国实质上还是结盟关系。
俄白联盟成立后,俄罗斯为其投入了相当数量的资源。在自己经济发展滞缓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对白俄的支援,不仅输送了廉价的石油和天然气,还为其发放贷款。
在俄罗斯的帮助下,从1996年开始,白俄罗斯迎来了连续12年的经济高速增长,每年GDP增速在8%以上。在此发展态势下,白方更在意的是俄罗斯的经济援助,而不愿因此主权受损甚至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
从俄白联盟萌芽至今,俄白由于主权问题多次出现矛盾。21世纪初,俄白关系又由于俄方的合并倾向和白方的坚决回绝而下行。白俄罗斯对于去俄化政策的坚持,从其驻华使馆声称要改名“白罗斯”一事上便可略窥一二。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曾对媒体表示,俄白两国逐渐实现一体化,没有规定合并,而是要相向而行,扩大联盟关系;白方认为这个联盟最重要的是平等作为基础。虽然白俄挣扎于欧美阵营和俄罗斯阵营的夹缝中,但白俄更不想投靠欧美阵营——毕竟有乌克兰的前车之鉴。
配图为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
1922年,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及高加索联盟组成了苏联的前身。100年后白俄再“聚首”,“苏联死灰复燃”的言论成为道路传闻。
普京曾说:“谁不怀念苏联,谁就没有良心,谁想回到苏联,谁就没有脑子。”这显示了俄罗斯想要苏联过去的地位和影响力的同时,又不想和斯大林等苏联刻板印象扯上关系的心理。
分析人士指出,俄白联盟签署的相关文件虽然只能视作两国区域一体化协议,但的确迈出了两国关系的一大步,意味着今后俄白的一体化水平或较欧盟更高。
俄专家指出,俄白相互“绑定”金融政策和主要业务,有助于双方合力应对当前国际变局和西方经济制裁下的外部金融风险。在工业、农业和电力领域实行共同政策,有利于资源分配和优势互补,为天然气、石油及其产品创造共同市场,有望显著提升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
俄白联盟国家的理想是建立在文化认同基础上东斯拉夫民族的统一,未来俄白精神紧密联结的可能性将上升;在俄白构建的相对制衡的国家关系中,双方需要找到更加和谐的相处模式:俄罗斯收敛侵略性,保护白俄罗斯对于主权问题的敏感性。
俄白联盟国家的建立和发展是一个动态的过程,由于两国之间的关系变化而时远时近,未来将继续不断调整;该联盟有望成为独联体地区其他一体化形式的榜样,未来可能有更多独联体国家借鉴这种一体化形式,促进这种联盟机制不断琢磨、完善。
因此我们猜想:如果没有突发情况,在卢卡申科当政的情况下,俄白联盟国家难有实质性飞跃,只会平稳发展,逐步推进
对于俄白两国而言,一体化道阻且长,面对越来越令人窒息的外部威胁,两国更倾向于选择抱团抱得越来越紧。但相信通过此次尝试,俄白两国面对欧美围追阻截,同仇敌忾、共同发展的信心能够大大增强。
全文完 ,如果觉得不错,欢迎转发分享到群聊朋友圈让更多的人看到!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