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网友爆料

1月15日江西南昌发生一起命案
一名老者身亡
爆料者称
昨天上午,记者到风帆中学,见到了710班的班主任钟淑云老师和他们班上的“御史大夫”。
他大喊着把《班级日志》扔下了楼
钟老师是班主任,也是历史与社会学科任课老师,提到东东同学,钟老师笑了起来。他就是一个很较真的男生
,看到别人不对的地方,就要指出来;另外呢,也有些调皮。

钟老师讲了东东的几个小小杰作:“比如老师落在教室里的优盘,他要打开,把证件照片放给大家看;课间活动的时候总是喜欢打打闹闹……总之,就像是孙猴子一样,闲不下来,经常搞小动作。”
钟老师介绍,710班有一本《班级日志》,是值周班干部用来记录学生违纪行为的本子。因为东东可能小动作比较多,他也成为了常上榜《班级日志》的“小明星”,为此,东东很有意见,觉得是班干部针对他。
那天下课时,钟老师去教室,就看到东东情绪很激动地把《班级日志》拿起来狠狠往楼下扔,一边还哭喊着:“我受不了了!”那个时候,同学们都愣住了,钟老师也有点一下子被惊到,班级里鸦雀无声。
钟老师等东东安静下来,专门找了他交流,原来,东东又被班干部在《班级日志》上记了名字。
东东气呼呼地说:“哼!班干部不公平,女生故意记男生名字!老师,我要当‘御史大夫’,监督他们!
“听到这里,我是又好气又好笑。他天天被班干部扣分,却不认为是自己的问题,总觉得是班干部跟他过不去。这次事情其实我是清楚的,主要是因为他自己多次吵闹,导致被班干部多次扣分。而昨天的历史课上,我正好给他们介绍了秦朝中央集权的官僚制度,负责监察百官的是御史大夫,没想到被他活学活用,用来对付班干部了。我想,那也好的,索性就叫东东担任‘御史大夫’,监察我们班上的‘文武百官’吧。”钟老师说。
走马上任后变化不小
第二天,钟老师就在班级上宣布了这个决定。东东同学成为班级上的首任“御史大夫”,负责监督班干部的值周工作,监督班干部“秉公执法”。
钟老师说:“东东一听说我宣布的决定,露出了非常意外的表情,还用怀疑的眼光看了我一眼。我郑重地要求东东,不能用‘御史大夫’这样重要的班干部身份去打击报复班干部,监督别人,首先从自己遵守纪律开始做起。这也就是所谓的正人先正己。他用坚定的语气向我做了保证,一定做到,做不到的话,就主动请辞。”
就这样,“御史大夫”东东同学走马上任了。
钟老师说,她一直留心在观察,发现东东同学还是非常认真的,跟着值周的班干部一起在班级里维持纪律,一边观察一边做记录。
第一周下来,
东东真的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几乎没有再犯错。当然,在“御史大夫”监督下,班干部的工作也做得更加认真了。

之后,东东的纪律和学习情况,也有了很大好转。前段时间,在交流担任“御史大夫”感言的时候,东东为值周班干部提了不少建设性的意见。他也说道,自己以前总觉得班干部和自己过不去,现在才发现,自己以前确实有许多做得不对的地方。也衷心地希望班里的“捣蛋鬼”们,多体谅班干部。
我告诉自己要遵守纪律
昨天中午,记者在风帆中学见到了东东同学。他戴着牙套,个子不高,衣服上都是白色的灰,看上去有点小小的倔强。
东东说,他做“御史大夫”,主要职责是监督班干部的行为,他觉得自己还蛮有收获。“有一次,班干部把违纪同学的名字弄错了,被我发现了。还有一次,我们有一个班干部在班级里和同学追打嬉闹,也被我指了出来。”
自从担任了“御史大夫”,东东就一直告诉自己,要控制自己的言行,不能像以前那样经常违反纪律。当然了,学习也要更加认真,毕竟是班干部,要给大家做出榜样。“我的爸妈知道我在班级上担任了‘御史大夫’,也都很支持我,让我好好表现。”
让同学能从不同视角审视自己
钟老师说,其实东东同学的成绩很不错,在男生中属于靠前。他就是因为经常爱犯小错误,所以跟班干部的关系很紧张,甚至还严重对立,影响班级的纪律,也影响自己和他人的学习。
“以往那种以罚代管、以堵代疏的方式,治标不治本,会导致管理者与被管理者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张,逐渐形成恶性循环。在东东这个案例中,我顺水推舟,给了东东一个担任‘御史大夫’的机会。对东东来说,满足了可以‘监督’班干部的愿望,更重要的是,让他有了站在不同视角重新审视班干部、审视自己过往行为的机会,从而促进了自己和班干部之间的理解,也促使东东主动进行反思,主动改变过去的错误做法。这比以往惩罚和说教更有效,也更有意义。我在‘班主任风采’微信公众号上分享了心得,很多老师说,深有同感。”
钟老师笑着说:“一开始也有人悄悄来提出质疑,这个‘御史大夫’是不是太儿戏了?我对他们说,如果能帮助一个同学,如果能让我们班变得更好,一个‘御史大夫’,不过是一种叫法而已,有什么不可以呢?
2016年3月,
而如果没有吴谢宇发给舅舅的信息,谢天琴被发现的时间
记者了解,吴谢宇的爷爷奶奶一直生活在福建仙游度尾镇,老宅是一栋两层自建楼房,前年就已经建成,但是楼体外还裸露着红砖,而房间内,却仅有简单的家具,一层通往二层的楼梯,连护栏都没有安装。
吴谢宇2岁的时候便随父母从老家搬去了省城福州,但是逢年过节,他还是会和父母一起回到老家,2010年,吴谢宇的父亲去世,但谢天琴还是经常会带着吴谢宇回公婆家看望,关于吴谢宇,老家的亲友也算比较熟悉。
吴谢宇爷爷的邻居何凤英(化名)告诉记者,吴谢宇两三岁的时候,便和父母一起搬到了福州,一年就过年回来一次,也待不了几天。“小时候看过他,后来他去外面上学,长大了也认不出了,但知道他们家这个孩子学习很好,想不到会出这样的事。三年前听说后,到现在也不敢相信。他们这一家很可怜,爷爷老年痴呆,一直在外面捡垃圾,让他别捡劝不听,姑姑也有精神问题,还有另一个姑姑住在精神病院,还发生这样的事。”
可能会更晚。
法院:双方感情未彻底破裂,驳回诉讼请求
经审理,法院认定以下事实:原、被告于1980年12月结婚,婚后育有子女三人,现均已成年成家。夫妻共同财产有两套房屋,另有入股、投资、存款数十万元。

法院认为,婚姻应以夫妻感情为基础,原、被告共同生活近40载,且将子女三人抚养成人,40载携手岁月,风里雨里实属不易。双方虽因琐事发生矛盾,但并不足以导致夫妻感情彻底破裂。年少夫妻老来伴,晚年生活更加需要相互支撑,原、被告今后只要能互谅互让,相互珍惜,加强沟通与交流,妥善处理化解现有矛盾,仍是一个和睦美满的家庭,故对原告王花的离婚之请求不予支持。
2020年12月2日,法院判决如下:驳回原告王花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50元由女子承担。主审法官告诉记者,该案目前仍在上诉期,王花是否上诉,目前尚不清楚。
赞同判决者:法院用心良苦,判决合情合理合法
记者注意到,该案之所以引发关注,一是2021年起实施的民法典规定离婚将有30天的“冷静期”,相关话题仍有很高关注度;二是王花和老伴年过六旬,诉讼离婚实属少见;三是法院判决侧重“说情”,释法说理不够,引发争议。
对于法院判决,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称,婚姻自由是法律赋予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婚姻自由包括结婚自由,也包括离婚自由。“离婚的方式可以是协议离婚,也可以是诉讼离婚。当双方不能通过协议的方式离婚时,就可以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这就是离婚自由。”
付建称,“婚姻自由”不是绝对的自由,是受到法定条件和法定程序限制的“有限的自由”。夫妻一方起诉到法院后,法院并非一定就会判决双方离婚,法院要考虑双方的意见以及二人的婚姻基础、婚后感情状况、离婚原因、夫妻关系的现状以及有无和好的可能等多方面考虑。所以,原告起诉后,是否能够离婚,其决定权在法院,而不在原告,这就是对“离婚自由”的限制。
本案中,王花夫妇均是年过半百的老人,年少相识并组成家庭,共同养育子女三人,携手相伴40年。俗话说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双方这么多年风风雨雨都过来了,子女也都成家立业了,正是人生享乐的时候,尽管生活中有些磕磕碰碰,但相信夫妻几十年的感情还是挺好的,而且男方还是想将这段婚姻持续下去,法院这样判决可能是觉得双方的婚姻确实没到非离不可的地步,还有缓和的余地,毕竟几十年的携手相伴并不容易,还是希望女方慎重考虑,给双方一次机会。“我认为法院这样判合法合理”。

北京乾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郑晓静同样认为,该判决符合法律规定。“本案核心在于男女双方是否符合离婚条件,判决是否离婚是以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为标准,这是认定判决离婚的条件。”结合本案男女双方提交的证据,法官认为“双方虽因琐事发生矛盾,但并不足以导致夫妻感情彻底破裂”,即男女双方感情未破裂,不符合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应准予离婚”的情形,因此,法院驳回了王花的离婚诉讼请求。
“如果女方仍想离婚,其须提供证据证明符合‘应准予离婚’的条件,如男方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或实施家庭暴力, 或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或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等。”如果王花能提供这些证据,法院应判决离婚。
郑晓静说,行使婚姻自由权,须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进行,婚姻法明确规定结婚条件与程序、离婚条件与程序,婚姻自由不是绝对自由,而是相对自由。婚姻自由权,既不允许他人侵犯,也不允许滥用,更是一种责任。

河南风向标律师事务所律师单艳伟认为,如果王花夫妇的行为不存在《婚姻法》规定的应准予离婚情形的,她认为法院的判决合情合法。“王花夫妇结婚40年,现均已步入老年,不同于年轻人之间的离婚诉讼,老年人无论从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更需要家人的陪伴。”
单艳伟称,目前两位老人的三名子女均已结婚成家,能陪伴老人的时间有限,所以生活中两位老人更需要彼此相互陪伴。离婚后,单身老人的生活会更加艰难。即将实施的《民法典》设置了离婚冷静期,目的也是更好的维护小家庭的稳定。“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稳定了,社会才会更和谐。本判决做到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我认为是很好的判决”。

质疑判决者:灵魂的呐喊不应该被拒绝
对于法院的判决,济南律师王玉琴有自己的看法。“我认为法院没有考虑女性的切身感受,许多女性的婚姻根本不幸福,但为了子女都忍了,想等到子女上大学或成家立业后再离婚,法院的这份判决把这部分女性的最后希望都打碎了!”
王玉琴称,女性一般不到忍无可忍是不会提离婚的,“王花难道不知道自己年龄大了,需要人陪伴吗?她肯定反反复复考虑过了,但她仍然提出离婚,那就是她实在忍受不了了。”

王玉琴还认为,法院不宜对离婚管得太严,“可以适当放松一些,离婚后两人若觉得感情好,还可以复婚,又不麻烦,何必不让人离婚?”

王玉琴称,现在法律对婚姻的规定是宽进严出,结婚容易离婚难,“我觉得不太对,应该严进宽出,设立结婚冷静期,婚前一定要考虑好,结婚后才会珍惜。”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何永萍同样认为,离婚自由是每一个公民的权利,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
“离婚冷静期也仅仅只适用登记离婚,但凡通过法院诉讼离婚的,又有多少是冲动离婚呢?”
且不说法院立案过程繁琐,单就漫长的审理过程,对于围城中的两个人天天冷眼相对就是巨大的痛苦与煎熬,“能够并愿意承受这一切的老年人又有多少?”

何永萍说,婚姻幸福与否,只有当事人知道。“我个人认为不是本人,最好不要评论指导他人的婚姻,多少人间悲剧本可以避免,却因为人为因素而发生呢?”既然法律赋予了人们离婚自由,就应该不分年龄、种族、身份平等的适用法律,不能因为老年人就说“少年夫妻老来伴”,老年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更应听听他们心里最真实的想法,“灵魂的呐喊不应该被拒绝”。

何永萍说,每个人都有老去的一天,当老人年轻了为孩子,为父母,从而忘记、忽略自己的追求,老年了,是否更应该让他们为自己活一把呢?难道一生隐忍,连晚年想维护自己的一点点权益也要被剥夺?! 

北京中伦文德(杭州)律师事务所张仕艳也称,离婚没有年龄限制的,只要是民事行为能力人就行。
六旬老太离婚了,也不是没可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婚姻、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法院考虑到婚姻家庭稳定,判令王花不予离婚,可谓用心良苦,但可能好心办了坏事,因为两位老人婚姻持续多年,不等于未来就能和睦共处,相伴余生。“最为关键的是,不能以好心之名,违背老太的意愿,因为这实际上还是侵犯了老太的婚姻自主权。” 

张仕艳称,现代社会男女平等,无论是老太太还是老爷子提起离婚,只要满足婚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离婚条件,就应当判予离婚。

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婚姻家事诉讼律师龙中美称,从王花的起诉书描述来看:“被告脾气暴躁,容易发火,经常对原告非打即骂。为了照顾年幼的子女,原告多年一直忍气吞声。现原、被告子女均已成年,并参加工作且成家”。可见,在这段长达近40年的婚姻关系中,被告很有可能存在家暴行为,但王花没有证据证明。
王花隐忍多年,一直等到孩子全部成家立业才提出离婚,将离婚对孩子的影响降至最低,这本身就可以反映出王花有着强烈的离婚意愿,
且双方的夫妻矛盾经过多年相处仍然无法调和,法院这一次判决不准予离婚根本不会起到什么改善作用。

“相反,因为法院这一次判决不准予离婚,王花需要在这份判决书生效后6个月后才能再次起诉。” 龙中美称,根据判决书可以看出,案件今年10月28日立案,12月2日法院作出不准予离婚的判决,上诉期十五日加六个月,王花需要在2021年6月下旬才可以提起第二次离婚。“在这漫长的等待期中,王花是否会继续受到被告的打骂,其人身安全如何得到保障?被告是否会转移夫妻共同财产?法院认为双方仍有沟通和好的可能,那法院在判不离后是否有跟进调节双方矛盾?”

在无法回答上述问题的情况下,龙中美认为法院的“为你好”判决不准予离婚是非常无力的,是一种类似于行政机关的“懒政”行为,最终的结果很有可能是王花再次起诉,法院判决准予离婚,“这中间除了延长了离婚时间外,不产生任何正向意义”。
记者了解,吴谢宇的爷爷奶奶一直生活在福建仙游度尾镇,老宅是一栋两层自建楼房,前年就已经建成,但是楼体外还裸露着红砖,而房间内,却仅有简单的家具,一层通往二层的楼梯,连护栏都没有安装。
吴谢宇2岁的时候便随父母从老家搬去了省城福州,但是逢年过节,他还是会和父母一起回到老家,2010年,吴谢宇的父亲去世,但谢天琴还是经常会带着吴谢宇回公婆家看望,关于吴谢宇,老家的亲友也算比较熟悉。
吴谢宇爷爷的邻居何凤英(化名)告诉记者,吴谢宇两三岁的时候,便和父母一起搬到了福州,一年就过年回来一次,也待不了几天。“小时候看过他,后来他去外面上学,长大了也认不出了,但知道他们家这个孩子学习很好,想不到会出这样的事。三年前听说后,到现在也不敢相信。他们这一家很可怜,爷爷老年痴呆,一直在外面捡垃圾,让他别捡劝不听,姑姑也有精神问题,还有另一个姑姑住在精神病院,还发生这样的事。”
2月初,吴谢宇曾给自己舅舅发短信,称自己将和母亲在春节前返回福建,希望舅舅前来接车,而吴谢宇的舅舅没能等到他们,于是产生怀疑,最终开谢天琴家的门发现了她的遗体。

很多人说,如果吴谢宇不打这个电话,谢天琴的遗体会被隐匿得更久,因为按照吴谢宇此前给亲友的说法,他和母亲已经前往国外,没有人会想到,在国外陪吴谢宇读书的谢天琴几个月来其实一直都被厚厚的保鲜膜和活性炭包裹在。
而吴谢宇为何在杀害母亲之后的7个多月,选择“自曝”犯罪现场,也成为一个未解之谜。
奶奶去世后20天
吴谢宇被抓获
而吴谢宇给他舅舅发接车短信的时候,其正在河南,据福州警方2016年2月14日后发布的悬赏通报显示,吴谢宇距离当时最近一次出现,是在河南一处银行ATM机的摄像头前,时间是当晚的10点53分,此后,吴谢宇似乎“人间蒸发”,直至4月21日被重庆警方抓获。
有平台曾刊发过一篇名为《吓cry的render和我的GRE备考经验分享》的文章,分享参加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的经验,而这篇文章的作者正是吴谢宇。吴谢宇参加GRE的考试时间是2014年9月,而文章刊发的2016年3月,吴谢宇已经被福州警方列为犯罪嫌疑人,按照时间推算,这篇文章正是吴谢宇在弑母前后写作的。

“对大陆考生来说,新GRE考试的难点主要在Verbal(语文部分),Quantitative(数学部分)的难度基本在高中水平,挑战不大”“备考GRE的重点,自然就落在了Verbal部分。当然这并不是说Verbal部分的成绩就能够短期提高,因为词汇量和阅读能力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很多人说GRE考的就是单词,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的。要想在Verbal部分中拿到理想的分数,一个基本条件就是掌握相当数量GRE水平的学术阅读词汇”这样的言语,或许是无法和那个在夜场中与顾客打趣儿,而希望多得到几百元消费的吴谢宇联系在一起的。
最终,吴谢宇在当年的GRE考试中获得了“V165、Q170、AW4.5”的成绩,“这样的成绩算得上是非常优秀了,而能写出这样的学习经验,可以说是‘学霸’型了。”一位参加过两次GRE考试的学生告诉北青报记者。
而这样的高分,也让吴谢宇拿到了培训机构6000元的“高分奖学金”。
为何“自曝”犯罪现场?
按照生活在福建的亲友们的理解,2015年7月后的吴谢宇和母亲,应该已经在美国过上了吴谢宇做交换生、母亲陪读的生活。
吴谢宇的姑丈告诉记者,2015年7月以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吴谢宇的母亲谢天琴,而据吴谢宇说,母亲已经离开生活的福州,准备前往美国。随后,谢天琴辞职、和亲友们借钱,而实际上,谢天琴交给单位的辞职信,以及发给亲朋们的借款消息,都是吴谢宇伪造的。
据福州警方通缉令显示,在2015年7月11日,吴谢宇杀害了母亲谢天琴。
而直到2016年2月,人们才知道谢天琴根本就没有走出福州教育学院第二附属中学家属楼的那间单元房,她被一层一层的塑料布包裹,塑料布中间还被塞上了吸收味道的活性炭,两个摄像头正对着房间。

Ron Adams出生于1933年,
来自英国的“制造之都”伯明翰,
图片中的他头发花白但是精神矍铄,
很难让人相信,
他是个肺癌晚期病人。
2002年,
69岁的Ron有些咳嗽,
若是以前,他八成不当回事儿,
但毕竟已经近古稀之年,
在家人的关心下,
他还是预约了医生。
经过一系列检查,
结果令人咂舌,
这个看起来精神矍铄的老头
肺癌晚期!
“大概3个月吧……”
医生说出这句话时,
Ron和亲人都无法相信,
这平凡而幸福的生活,
只剩下短暂的期限。
面对医院的“死亡判决”,
Ron惊讶之余却是满满的遗憾,
69年的人生像走马灯一样在他脑海中旋转。
幼年的懵懂、年轻时的轻狂,
仿佛是阔别已久的友人,
令人欣喜又感到陌生……
那些曾经的憧憬,
美好的愿望,有些实现了,
更多的却逐渐被遗忘在角落……
他想起挚爱的妻子Shelia,
年事已高的她,
没有自己的陪伴,
能好好生活吗?
他想起他的两个小宝贝儿,
他已经成年的儿子,
自己走后,
他们的生活遭遇瓶颈怎么办……
忧虑像猫爪,
一次次抓挠着他苍老的心脏,
这么多年,
他从未这样真实地思考,
自己对这个世界有多么依恋。
In all his years,
he had never really thought about 
how attached he was to the world.
你以为我会讲一个
“八旬老人勠力抗癌”的故事吗?
不!不!不 !
经过慎重考虑,
他觉得与其这样平庸地死去,
不如最后疯魔一把。
他决定在死前,
花!光!毕生!积蓄!
于是他在“买买买”的道路上一往无前!
他给妻子Shelia
买了一台1968年的雪佛兰汽车,
还贴心地修了一个专用车道,
以方便年老的她开车出入;
他重新装修了浴室,
这样家人劳累一天后就能好好地放松;
他叫来已经成家的儿子们,
给他们一笔钱,
叫他们享受生活,
不要像自己一样留下遗憾;
他也没能忘了自己,
毕竟再不疯狂,
可就死了……
他花2万英镑,
买了喜欢的奔驰车,
握着方向盘的他
感觉自己恢复了年轻时的神气,
他还给自己爱车起名为“癌症车”
他喜欢锦鲤,
但一直舍不得花钱买,
这次,他一口气买了7条,
这使他花费了近4000英镑……
啊!汽车,他可是个重度汽车模型迷,
于是剩下的钱全部买了小汽车模型……
当然,
Ron也想最后看看这个世界,
于是他旅行西班牙
完成了他对世界最后的告别。
据说,这是他第一次
在没有服用药物的情况下安心飞行……
This was the first time he had ever 
flown without taking medicine.
他的积蓄——5万英镑
很快就被挥霍一空!
Ron心满意足,
静待死神造访。
3个月就这样溜走了,
他还活着。
一天,两天,
他以为这是上帝最后的仁慈,
让他能够多陪陪家人。
一周,一个月,
他依然没有垂死的迹象,
Ron继续养鱼玩车,
他了无遗憾,
随时可以迎接死亡。
3个月过去了,他还活着,
6个月时,他开始胸口疼痛,伴随呼吸困难,
所有人都觉得这就是他的终点。
但医生的检查结果却令人大吃一惊:
他肺癌恶化减缓了……
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活得更久!
He could live longer!
这个电视剧才有的惊天大逆转
就这么发生了!
震惊!喜悦!后悔!
不知道Ron此时内心有着怎样的波动。
现实是他在医生的帮助下接受了治疗。
然后这个15年前被告知还有3个月寿命的老人,
今天也乐呵呵地与家人生活在一起,
虽然他的肺癌依然没有痊愈。
Ron时刻准备着死亡,
却并不影响他认真生活。
面对早已花光的存款,
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后悔,
反而告诫大家享受生活。
“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他说。
如今的我们与年轻时的Ron别无二致。
为了将来更好的生活,
努力工作,追名逐利,
储蓄,放弃兴趣爱好。
我们在追逐明天的过程当中
渐渐忘记初衷是为了快乐,
回过头来才发现,
那些关于未来的许诺,
全部变成了空头支票。
3年前的你说等工作稳定后就可以学画,
如今当上主管的你却抽不出时间;
月薪5千时你抱怨没钱玩cos,
月薪2万时却在为买房发愁;
你总说“等以后……”
然而你说过之后的
每万分之一秒都已经是以后,
你说“将来……”
然而将来也有无数的新情况等着你妥协。
这样看来,
Ron的确是最幸福的人,
他的确应该感谢他的癌症,
感谢医生的武断,
至少这15年的人生,
他活得自在坦荡。
人一生最大的痛苦,
不是人死了钱还没花光,
不是人还在,钱没了。
而是,明明活着,
却总在放弃取悦自己的权利!
We are alive, 
but we always give up the right 
to please ourselves!
点个“在看”,生活繁忙,请及时取悦自己

点击上方卡片关注我

近日,有网友爆料

1月15日江西南昌发生一起命案
一名老者身亡
爆料者称
昨天上午,记者到风帆中学,见到了710班的班主任钟淑云老师和他们班上的“御史大夫”。
他大喊着把《班级日志》扔下了楼
钟老师是班主任,也是历史与社会学科任课老师,提到东东同学,钟老师笑了起来。他就是一个很较真的男生
,看到别人不对的地方,就要指出来;另外呢,也有些调皮。

钟老师讲了东东的几个小小杰作:“比如老师落在教室里的优盘,他要打开,把证件照片放给大家看;课间活动的时候总是喜欢打打闹闹……总之,就像是孙猴子一样,闲不下来,经常搞小动作。”
钟老师介绍,710班有一本《班级日志》,是值周班干部用来记录学生违纪行为的本子。因为东东可能小动作比较多,他也成为了常上榜《班级日志》的“小明星”,为此,东东很有意见,觉得是班干部针对他。
那天下课时,钟老师去教室,就看到东东情绪很激动地把《班级日志》拿起来狠狠往楼下扔,一边还哭喊着:“我受不了了!”那个时候,同学们都愣住了,钟老师也有点一下子被惊到,班级里鸦雀无声。
钟老师等东东安静下来,专门找了他交流,原来,东东又被班干部在《班级日志》上记了名字。
东东气呼呼地说:“哼!班干部不公平,女生故意记男生名字!老师,我要当‘御史大夫’,监督他们!
“听到这里,我是又好气又好笑。他天天被班干部扣分,却不认为是自己的问题,总觉得是班干部跟他过不去。这次事情其实我是清楚的,主要是因为他自己多次吵闹,导致被班干部多次扣分。而昨天的历史课上,我正好给他们介绍了秦朝中央集权的官僚制度,负责监察百官的是御史大夫,没想到被他活学活用,用来对付班干部了。我想,那也好的,索性就叫东东担任‘御史大夫’,监察我们班上的‘文武百官’吧。”钟老师说。
走马上任后变化不小
第二天,钟老师就在班级上宣布了这个决定。东东同学成为班级上的首任“御史大夫”,负责监督班干部的值周工作,监督班干部“秉公执法”。
钟老师说:“东东一听说我宣布的决定,露出了非常意外的表情,还用怀疑的眼光看了我一眼。我郑重地要求东东,不能用‘御史大夫’这样重要的班干部身份去打击报复班干部,监督别人,首先从自己遵守纪律开始做起。这也就是所谓的正人先正己。他用坚定的语气向我做了保证,一定做到,做不到的话,就主动请辞。”
就这样,“御史大夫”东东同学走马上任了。
钟老师说,她一直留心在观察,发现东东同学还是非常认真的,跟着值周的班干部一起在班级里维持纪律,一边观察一边做记录。
第一周下来,
东东真的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几乎没有再犯错。当然,在“御史大夫”监督下,班干部的工作也做得更加认真了。

之后,东东的纪律和学习情况,也有了很大好转。前段时间,在交流担任“御史大夫”感言的时候,东东为值周班干部提了不少建设性的意见。他也说道,自己以前总觉得班干部和自己过不去,现在才发现,自己以前确实有许多做得不对的地方。也衷心地希望班里的“捣蛋鬼”们,多体谅班干部。
我告诉自己要遵守纪律
昨天中午,记者在风帆中学见到了东东同学。他戴着牙套,个子不高,衣服上都是白色的灰,看上去有点小小的倔强。
东东说,他做“御史大夫”,主要职责是监督班干部的行为,他觉得自己还蛮有收获。“有一次,班干部把违纪同学的名字弄错了,被我发现了。还有一次,我们有一个班干部在班级里和同学追打嬉闹,也被我指了出来。”
自从担任了“御史大夫”,东东就一直告诉自己,要控制自己的言行,不能像以前那样经常违反纪律。当然了,学习也要更加认真,毕竟是班干部,要给大家做出榜样。“我的爸妈知道我在班级上担任了‘御史大夫’,也都很支持我,让我好好表现。”
让同学能从不同视角审视自己
钟老师说,其实东东同学的成绩很不错,在男生中属于靠前。他就是因为经常爱犯小错误,所以跟班干部的关系很紧张,甚至还严重对立,影响班级的纪律,也影响自己和他人的学习。
“以往那种以罚代管、以堵代疏的方式,治标不治本,会导致管理者与被管理者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张,逐渐形成恶性循环。在东东这个案例中,我顺水推舟,给了东东一个担任‘御史大夫’的机会。对东东来说,满足了可以‘监督’班干部的愿望,更重要的是,让他有了站在不同视角重新审视班干部、审视自己过往行为的机会,从而促进了自己和班干部之间的理解,也促使东东主动进行反思,主动改变过去的错误做法。这比以往惩罚和说教更有效,也更有意义。我在‘班主任风采’微信公众号上分享了心得,很多老师说,深有同感。”
钟老师笑着说:“一开始也有人悄悄来提出质疑,这个‘御史大夫’是不是太儿戏了?我对他们说,如果能帮助一个同学,如果能让我们班变得更好,一个‘御史大夫’,不过是一种叫法而已,有什么不可以呢?
2016年3月,
而如果没有吴谢宇发给舅舅的信息,谢天琴被发现的时间
记者了解,吴谢宇的爷爷奶奶一直生活在福建仙游度尾镇,老宅是一栋两层自建楼房,前年就已经建成,但是楼体外还裸露着红砖,而房间内,却仅有简单的家具,一层通往二层的楼梯,连护栏都没有安装。
吴谢宇2岁的时候便随父母从老家搬去了省城福州,但是逢年过节,他还是会和父母一起回到老家,2010年,吴谢宇的父亲去世,但谢天琴还是经常会带着吴谢宇回公婆家看望,关于吴谢宇,老家的亲友也算比较熟悉。
吴谢宇爷爷的邻居何凤英(化名)告诉记者,吴谢宇两三岁的时候,便和父母一起搬到了福州,一年就过年回来一次,也待不了几天。“小时候看过他,后来他去外面上学,长大了也认不出了,但知道他们家这个孩子学习很好,想不到会出这样的事。三年前听说后,到现在也不敢相信。他们这一家很可怜,爷爷老年痴呆,一直在外面捡垃圾,让他别捡劝不听,姑姑也有精神问题,还有另一个姑姑住在精神病院,还发生这样的事。”
可能会更晚。
法院:双方感情未彻底破裂,驳回诉讼请求
经审理,法院认定以下事实:原、被告于1980年12月结婚,婚后育有子女三人,现均已成年成家。夫妻共同财产有两套房屋,另有入股、投资、存款数十万元。

法院认为,婚姻应以夫妻感情为基础,原、被告共同生活近40载,且将子女三人抚养成人,40载携手岁月,风里雨里实属不易。双方虽因琐事发生矛盾,但并不足以导致夫妻感情彻底破裂。年少夫妻老来伴,晚年生活更加需要相互支撑,原、被告今后只要能互谅互让,相互珍惜,加强沟通与交流,妥善处理化解现有矛盾,仍是一个和睦美满的家庭,故对原告王花的离婚之请求不予支持。
2020年12月2日,法院判决如下:驳回原告王花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50元由女子承担。主审法官告诉记者,该案目前仍在上诉期,王花是否上诉,目前尚不清楚。
赞同判决者:法院用心良苦,判决合情合理合法
记者注意到,该案之所以引发关注,一是2021年起实施的民法典规定离婚将有30天的“冷静期”,相关话题仍有很高关注度;二是王花和老伴年过六旬,诉讼离婚实属少见;三是法院判决侧重“说情”,释法说理不够,引发争议。
对于法院判决,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称,婚姻自由是法律赋予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婚姻自由包括结婚自由,也包括离婚自由。“离婚的方式可以是协议离婚,也可以是诉讼离婚。当双方不能通过协议的方式离婚时,就可以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这就是离婚自由。”
付建称,“婚姻自由”不是绝对的自由,是受到法定条件和法定程序限制的“有限的自由”。夫妻一方起诉到法院后,法院并非一定就会判决双方离婚,法院要考虑双方的意见以及二人的婚姻基础、婚后感情状况、离婚原因、夫妻关系的现状以及有无和好的可能等多方面考虑。所以,原告起诉后,是否能够离婚,其决定权在法院,而不在原告,这就是对“离婚自由”的限制。
本案中,王花夫妇均是年过半百的老人,年少相识并组成家庭,共同养育子女三人,携手相伴40年。俗话说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双方这么多年风风雨雨都过来了,子女也都成家立业了,正是人生享乐的时候,尽管生活中有些磕磕碰碰,但相信夫妻几十年的感情还是挺好的,而且男方还是想将这段婚姻持续下去,法院这样判决可能是觉得双方的婚姻确实没到非离不可的地步,还有缓和的余地,毕竟几十年的携手相伴并不容易,还是希望女方慎重考虑,给双方一次机会。“我认为法院这样判合法合理”。

北京乾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郑晓静同样认为,该判决符合法律规定。“本案核心在于男女双方是否符合离婚条件,判决是否离婚是以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为标准,这是认定判决离婚的条件。”结合本案男女双方提交的证据,法官认为“双方虽因琐事发生矛盾,但并不足以导致夫妻感情彻底破裂”,即男女双方感情未破裂,不符合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应准予离婚”的情形,因此,法院驳回了王花的离婚诉讼请求。
“如果女方仍想离婚,其须提供证据证明符合‘应准予离婚’的条件,如男方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或实施家庭暴力, 或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或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等。”如果王花能提供这些证据,法院应判决离婚。
郑晓静说,行使婚姻自由权,须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进行,婚姻法明确规定结婚条件与程序、离婚条件与程序,婚姻自由不是绝对自由,而是相对自由。婚姻自由权,既不允许他人侵犯,也不允许滥用,更是一种责任。

河南风向标律师事务所律师单艳伟认为,如果王花夫妇的行为不存在《婚姻法》规定的应准予离婚情形的,她认为法院的判决合情合法。“王花夫妇结婚40年,现均已步入老年,不同于年轻人之间的离婚诉讼,老年人无论从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更需要家人的陪伴。”
单艳伟称,目前两位老人的三名子女均已结婚成家,能陪伴老人的时间有限,所以生活中两位老人更需要彼此相互陪伴。离婚后,单身老人的生活会更加艰难。即将实施的《民法典》设置了离婚冷静期,目的也是更好的维护小家庭的稳定。“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稳定了,社会才会更和谐。本判决做到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我认为是很好的判决”。

质疑判决者:灵魂的呐喊不应该被拒绝
对于法院的判决,济南律师王玉琴有自己的看法。“我认为法院没有考虑女性的切身感受,许多女性的婚姻根本不幸福,但为了子女都忍了,想等到子女上大学或成家立业后再离婚,法院的这份判决把这部分女性的最后希望都打碎了!”
王玉琴称,女性一般不到忍无可忍是不会提离婚的,“王花难道不知道自己年龄大了,需要人陪伴吗?她肯定反反复复考虑过了,但她仍然提出离婚,那就是她实在忍受不了了。”

王玉琴还认为,法院不宜对离婚管得太严,“可以适当放松一些,离婚后两人若觉得感情好,还可以复婚,又不麻烦,何必不让人离婚?”

王玉琴称,现在法律对婚姻的规定是宽进严出,结婚容易离婚难,“我觉得不太对,应该严进宽出,设立结婚冷静期,婚前一定要考虑好,结婚后才会珍惜。”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何永萍同样认为,离婚自由是每一个公民的权利,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
“离婚冷静期也仅仅只适用登记离婚,但凡通过法院诉讼离婚的,又有多少是冲动离婚呢?”
且不说法院立案过程繁琐,单就漫长的审理过程,对于围城中的两个人天天冷眼相对就是巨大的痛苦与煎熬,“能够并愿意承受这一切的老年人又有多少?”

何永萍说,婚姻幸福与否,只有当事人知道。“我个人认为不是本人,最好不要评论指导他人的婚姻,多少人间悲剧本可以避免,却因为人为因素而发生呢?”既然法律赋予了人们离婚自由,就应该不分年龄、种族、身份平等的适用法律,不能因为老年人就说“少年夫妻老来伴”,老年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更应听听他们心里最真实的想法,“灵魂的呐喊不应该被拒绝”。

何永萍说,每个人都有老去的一天,当老人年轻了为孩子,为父母,从而忘记、忽略自己的追求,老年了,是否更应该让他们为自己活一把呢?难道一生隐忍,连晚年想维护自己的一点点权益也要被剥夺?! 

北京中伦文德(杭州)律师事务所张仕艳也称,离婚没有年龄限制的,只要是民事行为能力人就行。
六旬老太离婚了,也不是没可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婚姻、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法院考虑到婚姻家庭稳定,判令王花不予离婚,可谓用心良苦,但可能好心办了坏事,因为两位老人婚姻持续多年,不等于未来就能和睦共处,相伴余生。“最为关键的是,不能以好心之名,违背老太的意愿,因为这实际上还是侵犯了老太的婚姻自主权。” 

张仕艳称,现代社会男女平等,无论是老太太还是老爷子提起离婚,只要满足婚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离婚条件,就应当判予离婚。

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婚姻家事诉讼律师龙中美称,从王花的起诉书描述来看:“被告脾气暴躁,容易发火,经常对原告非打即骂。为了照顾年幼的子女,原告多年一直忍气吞声。现原、被告子女均已成年,并参加工作且成家”。可见,在这段长达近40年的婚姻关系中,被告很有可能存在家暴行为,但王花没有证据证明。
王花隐忍多年,一直等到孩子全部成家立业才提出离婚,将离婚对孩子的影响降至最低,这本身就可以反映出王花有着强烈的离婚意愿,
且双方的夫妻矛盾经过多年相处仍然无法调和,法院这一次判决不准予离婚根本不会起到什么改善作用。

“相反,因为法院这一次判决不准予离婚,王花需要在这份判决书生效后6个月后才能再次起诉。” 龙中美称,根据判决书可以看出,案件今年10月28日立案,12月2日法院作出不准予离婚的判决,上诉期十五日加六个月,王花需要在2021年6月下旬才可以提起第二次离婚。“在这漫长的等待期中,王花是否会继续受到被告的打骂,其人身安全如何得到保障?被告是否会转移夫妻共同财产?法院认为双方仍有沟通和好的可能,那法院在判不离后是否有跟进调节双方矛盾?”

在无法回答上述问题的情况下,龙中美认为法院的“为你好”判决不准予离婚是非常无力的,是一种类似于行政机关的“懒政”行为,最终的结果很有可能是王花再次起诉,法院判决准予离婚,“这中间除了延长了离婚时间外,不产生任何正向意义”。
记者了解,吴谢宇的爷爷奶奶一直生活在福建仙游度尾镇,老宅是一栋两层自建楼房,前年就已经建成,但是楼体外还裸露着红砖,而房间内,却仅有简单的家具,一层通往二层的楼梯,连护栏都没有安装。
吴谢宇2岁的时候便随父母从老家搬去了省城福州,但是逢年过节,他还是会和父母一起回到老家,2010年,吴谢宇的父亲去世,但谢天琴还是经常会带着吴谢宇回公婆家看望,关于吴谢宇,老家的亲友也算比较熟悉。
吴谢宇爷爷的邻居何凤英(化名)告诉记者,吴谢宇两三岁的时候,便和父母一起搬到了福州,一年就过年回来一次,也待不了几天。“小时候看过他,后来他去外面上学,长大了也认不出了,但知道他们家这个孩子学习很好,想不到会出这样的事。三年前听说后,到现在也不敢相信。他们这一家很可怜,爷爷老年痴呆,一直在外面捡垃圾,让他别捡劝不听,姑姑也有精神问题,还有另一个姑姑住在精神病院,还发生这样的事。”
2月初,吴谢宇曾给自己舅舅发短信,称自己将和母亲在春节前返回福建,希望舅舅前来接车,而吴谢宇的舅舅没能等到他们,于是产生怀疑,最终开谢天琴家的门发现了她的遗体。

很多人说,如果吴谢宇不打这个电话,谢天琴的遗体会被隐匿得更久,因为按照吴谢宇此前给亲友的说法,他和母亲已经前往国外,没有人会想到,在国外陪吴谢宇读书的谢天琴几个月来其实一直都被厚厚的保鲜膜和活性炭包裹在。
而吴谢宇为何在杀害母亲之后的7个多月,选择“自曝”犯罪现场,也成为一个未解之谜。
奶奶去世后20天
吴谢宇被抓获
而吴谢宇给他舅舅发接车短信的时候,其正在河南,据福州警方2016年2月14日后发布的悬赏通报显示,吴谢宇距离当时最近一次出现,是在河南一处银行ATM机的摄像头前,时间是当晚的10点53分,此后,吴谢宇似乎“人间蒸发”,直至4月21日被重庆警方抓获。
有平台曾刊发过一篇名为《吓cry的render和我的GRE备考经验分享》的文章,分享参加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的经验,而这篇文章的作者正是吴谢宇。吴谢宇参加GRE的考试时间是2014年9月,而文章刊发的2016年3月,吴谢宇已经被福州警方列为犯罪嫌疑人,按照时间推算,这篇文章正是吴谢宇在弑母前后写作的。

“对大陆考生来说,新GRE考试的难点主要在Verbal(语文部分),Quantitative(数学部分)的难度基本在高中水平,挑战不大”“备考GRE的重点,自然就落在了Verbal部分。当然这并不是说Verbal部分的成绩就能够短期提高,因为词汇量和阅读能力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很多人说GRE考的就是单词,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的。要想在Verbal部分中拿到理想的分数,一个基本条件就是掌握相当数量GRE水平的学术阅读词汇”这样的言语,或许是无法和那个在夜场中与顾客打趣儿,而希望多得到几百元消费的吴谢宇联系在一起的。
最终,吴谢宇在当年的GRE考试中获得了“V165、Q170、AW4.5”的成绩,“这样的成绩算得上是非常优秀了,而能写出这样的学习经验,可以说是‘学霸’型了。”一位参加过两次GRE考试的学生告诉北青报记者。
而这样的高分,也让吴谢宇拿到了培训机构6000元的“高分奖学金”。
为何“自曝”犯罪现场?
按照生活在福建的亲友们的理解,2015年7月后的吴谢宇和母亲,应该已经在美国过上了吴谢宇做交换生、母亲陪读的生活。
吴谢宇的姑丈告诉记者,2015年7月以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吴谢宇的母亲谢天琴,而据吴谢宇说,母亲已经离开生活的福州,准备前往美国。随后,谢天琴辞职、和亲友们借钱,而实际上,谢天琴交给单位的辞职信,以及发给亲朋们的借款消息,都是吴谢宇伪造的。
据福州警方通缉令显示,在2015年7月11日,吴谢宇杀害了母亲谢天琴。
而直到2016年2月,人们才知道谢天琴根本就没有走出福州教育学院第二附属中学家属楼的那间单元房,她被一层一层的塑料布包裹,塑料布中间还被塞上了吸收味道的活性炭,两个摄像头正对着房间。

觉得文章不错请点

领导说了,
您点一个
小编的工资就涨五毛!

喜欢文章,给个好看呗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