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走失,电梯直达
安全岛报人刘亚东A 

作者:枫叶君  
来源:枫叶君评(ID:fengyejunping)
本文经授权发布 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有一种腐乳在中国尽人皆知,闻起来臭,吃起来香,它就是著名的王致和臭豆腐。
当年慈禧就特别喜欢吃,可又觉得其名不雅,故赐名“青方”。你觉得臭是吧?人家老佛爷还就好这口。
同样道理,老百姓恨贪官,可是二奶小三不恨,因为贪官是她们奢华生活的保证,而且只要他们权力在手,位子稳固,这种保证就坚如磐石。所以,百姓对反贪腐一百个支持,但是二奶小三,当然更包括大奶,都是坚决反对,两百个不答应。可见,同一个对象,在你眼里不好,却未必在别人眼里也很差劲。
塔利班作为一个回潮的执政团体,在国际间的名声并不好,但是,这并不耽搁很多中国人对他们抱以欣赏的态度。前段时间,美军撤出阿富汗,阿富汗亲西方势力大逃亡,塔利班在全世界面前上演了一出“胡汉三又回来了”。只不过,这一回,潘冬子的崇拜者们没有对它怒目而视,两眼喷火,反而越过帕米尔高原,像古兰丹姆深情仰望阿米尔似的,朝阿富汗投去赞美的一瞥。
有些人不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中国人对塔利班上台感到兴奋?难道潘冬子也能和胡汉三打成一片?
其实,让潘冬子和胡汉三推杯换盏也不难,只要胡汉三也振臂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而且表现得非常坚决,并且以一己之力,确实把国军赶出了柳溪乡,那在潘冬子眼里,胡汉三也算是干了一件大事,暂时也算是条好汉。
至于胡汉三都干过哪些缺德事儿,现在都不重要,团结起来对付当前最大的敌人,这才是关键。塔利班在过去二十年里跟谁打?美国大兵。这就是最大的政治正确。一俊遮百丑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因为跟美国对抗,塔利班就自带光环,至于说它的上台对阿富汗意味着什么,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美帝被赶跑了,阿富汗又再次回到人民的怀抱。
既然是人民的怀抱,那人民在没有喝高的情形下,会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比如,阻止自己的姐妹出演个电视剧啥的?
在刚刚过去的星期天,塔利班颁布一道命令,下令阿富汗电视频道停止播放女艺术家出演的电视剧。据报道,这是塔利班“促进美德和防止邪恶部”最新发布的一套8点方针的一部分。
没有哪个国家会有一个政府设立的部级单位专门来“防止邪恶”,塔利班治理下的阿富汗就有。它有个俗名,叫“道德警察”。
我们没有“道德警察”,我们过去有“道德法庭”,但是那一般仅限于杂志,比如,民主与法制或是妇女之友之类,顶天了,谴责一下当代陈世美为现在的秦香莲呼吁一下,其权力根本谈不上大。可是阿富汗的“道德警察”不一样,它握有大权,规定阿富汗人什么是道德的,什么是不道德的,也就是说,你要一切行动听“道德警察”的指挥,只有这样,才能过“有道德的”生活。
“道德”是个很高大上的词,可是看看塔利班的新规定又觉得,这特么也没什么,女人不演电视剧就算道德了?那塔利班眼中的这个“道德”也没啥高度。
忽然想,如果阿富汗也出个梅兰芳,会唱阿富汗当地的京剧,是不是会在丰富广大群众文艺生活的同时,又能从根本上满足塔利班的道德指数?因为梅兰芳虽然名字芳香四溢,扮演的角色也是年轻女子,但是他本身确实正宗的爷们儿。梅老板,行!

可是再一想,行了鸟啊,梅兰芳平时留胡子吗?脸刮得那么干净,以男儿身上台演戏倒是符合标准,可是下了台卸了妆照样不符合“道德警察”的审美标准,你怎么不留大胡子呢?
在塔利班被美军推翻后的20年里,发廊一度成为年轻阿富汗男子经常光顾的地方。可是,自从塔利班重新执政以来,外界一直在关注其国内和国际政策。男人的胡须也成了一个“风向标”。很多阿富汗发廊都收到通知,塔利班官员警告说,理发师在理发、剃须时必须遵守伊斯兰教法“沙里亚法”。有的发廊店主还被明确告知,“立即停止修剪美国风格的发型”。
一位因担心安全而不愿告知姓名的理发师对英国记者说,塔利班的新规定让他们难以继续经营。“过去好多年,许多年轻人常来我这里,按照个人意愿剃须,很时尚。现在这生意维持不下去了。”另一位发廊店主也表示,“时尚发廊正在成为被禁行当。”
这次塔利班颁布的8点指导方针中就规定,电视台中播放的节目中,不允许出现暴露胸部和膝盖的男性形象,因为这也有伤风化。看来,不光梅兰芳在阿富汗没市场,就是鲁智深和李逵这样满脸胡子茬的硬汉形象,也不能在阿富汗谋生了,因为他们不光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更关键的是,他们喜欢袒胸露乳。
或许是预知很多人内心会有不满,塔利班“促进美德和防止邪恶部”为该指令进行了辩护,称其目的是反对“不道德”的传播和播放“违反伊斯兰教法和阿富汗价值观”的视频。该部要求喀布尔各电视网络的代表在播放时间内遵守该准则,称,“在阿富汗宣传外国文化和传统、宣扬不道德行为的外国和当地制作的电影均不应该播出。”
事实上,“道德警察”在1996年至2001年塔利班统治阿富汗期间就曾大发神威,当时它无情地实施了这些限制,侵犯了基本人权。当时的虐待行为包括禁止妇女离家,除非有男性近亲陪同,以及禁止女孩接受教育。自8月重新掌权以来,塔利班一再承诺根据伊斯兰法律保护妇女权利,然而在大多数省份,当地政府仍然禁止阿富汗女孩重返中学。
迄今为止,没有任何国家承认喀布尔新成立的全部由男性组成的塔利班临时政府。可是,这样一个政府上台的时候,很多生活在现代化大中城市的中国人感到很是兴奋。他们究竟在兴奋什么?莫非,如果现在塔利班发来通知,说,欢迎你们到喀布尔定居,这些为塔利班重返政权而拍手叫好的中国人,会像歌中唱的那样“打起背包就出发”?
不用恍惚,这绝无可能,他们喜欢塔利班,不过是因为塔利班把美国人支持的政府打掉了,而且他们执政后会继续反美。
这些很知道轻重的中国人,希望阿富汗人在塔利班治下规规矩矩地生活,而自己可以在中国随意摆弄发型,夏天看女孩儿大腿,冬天在屋里养小三,甚至需要时嫖个很有层次的娼,同时可以在各大电视台间任意切换频道,俊男靓女演出各种的电视节目随便看,用着原创技术来自欧美的最新电子产品,想和谁胡侃就和谁胡侃。甚至他们还会作出这样的决定,一边告诉塔利班“你们要坚定地跟美国人斗,不取得最后的胜利决不收兵!”,然后又跟中国的亲朋好友道别,说,“鄙人要到美国生活一段时间,短时间内不会回来,等体会完那里的罪恶再说……”
这种人中国古代就有,要不我们怎么知道会有“叶公好龙”这个典故呢?眼下这幕滑稽剧,不过是当代的某些公们好塔利班这个神龙罢了。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