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大涨,美国通胀高企,民众愈发的不满意,使得拜登支持率跳水。
拜登频繁喊话OPEC,宣传抛售战略原油,调查页岩企业,希望压制原油价格。
从历史上看,抛售战略石油储备有用吗?

01

被原油绑架的拜登

原油价格在2020年经历了“至暗时刻”后,价格持续反弹。前期WTI原油价格一度站上85美元以上,达到7年新高。
而原油对于美国人民可谓生活必须品,是需求刚性,且不存在替代品。
由于原油价格持续高企,美国民众对政府也表现出愈发的不满意。从拜登的支持率可以看出,呈现急速跳水的态势。
在这样的背景下,弗吉尼亚州共和党人扬金赢得州长选举。而弗吉尼亚州和新泽西州是美国少数在总统大选次年举行州长选举的州。
两州的州长选情,被舆论视为美国2022年中期选举的选情“风向标”。美国民众对拜登的不满,已经影响到了中期选举。
从思路上可以理解,拜登代表的民主党一贯是反对传统能源开采的,积极推动碳中和等。而共和党与之相对,对于传统能源仍持支持态度。
因此,美国主要的产煤州西弗吉尼亚州、原油的德州,都是共和党的票仓。所以美国民众就认为原油价格高企,是拜登对原油等传统能源限制政策导致。
而对于拜登而言,也知道原油及其导致的高通胀挑战,已经影响其选民的支持率。因此,他也多次喊话OPEC+,特别是沙特。奈何沙特现在翅膀硬了,也不听他的。
从原油的供需层面而言,需求端是不能干啥了。总归不能限制经济发展,进而降低原油需求吧,虽然欧洲貌似有点这套路。因此只能从供给端下文章了,而OPEC+里,沙特已经不听自己了,俄罗斯就更不用说了。现在也只能靠美国自身了。
因此拜登从两个方面试图增加原油供应:
  1. 抛售战略石油储备。
  2. 加大美国原油开采的力度。
但是这真的能有用?

02

历史上的战略抛储

美国抛售战略石油储备,其中一个先决条件就是要清楚其战略石油到底有多少。从数据层面看出,美国战略石油储备量在2009之后持续下行,当前处于历史的绝对低位,为6.2亿桶的水平。
这是因为美国页岩革命之后,原油安全大幅提高,使得战略石油储备的重要性下降。那么在当前原油短期的背景下,6.2亿桶水平的战略储备是否会构成明显冲击?
从原油价格近期的调整上分析,至少市场的投资者是担忧原油的战略抛售的。
根据历史经验:1990年以来美国历次主要大规模抛售战略石油6次,除了2017年之外,其余5次都有效压制原油价格,美国本土基准的WTI价格下跌幅度在22~44%。
而2017年那次,其实也有效平抑了原油价格的涨幅,且抛售的量是最少的一次,因为当时美国原油价格也只是在50美元一线,并不高。
对应的战略抛售量在1500万桶~3100万桶的水平,当前6.2亿桶的储备量而言,占比5%都不到。
因此假如美国真的抛售战略原油储备,的确会对原油价格构成不小压力。

03

甩锅油企操纵油价

除了喊话市场,要进行战略抛售之外,拜登也持续甩锅给美国原油开采企业,指责其操纵油价。
拜登认为,这么高的油价,石油巨头反而回购,其中可能存在“潜在非法行为”。他表示需要“立即”调查美国最大的两家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就差直接报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石油身份证了。
详情可参见应声大跌!杀油价,拜登要出铁拳:快查!这也体现了其打压政治对手的意图,甩锅传统油企及关系紧密的共和党。
还有媒体发现,美国两党前任总统中都曾有人呼吁对涉嫌哄抬汽油价格和操纵市场的行为进行类似调查。
例如2006年4月,在当年11月的国会中期选举之前,共和党籍总统小布什也曾指示美国司法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能源部大力执行与哄抬汽油价格相关的法律,呼吁各州检察长追查非法欺诈行为。
因此,拜登致信FTC追查汽油价格居高不下的举动,更像是中期选举之前的政治作态。
而正如见闻前期多篇文章分析《技术进步转向垄断利润!页岩油在OPEC化》、《惺惺相惜!页岩油同OPEC的新默契》:
美国的页岩在经历了多年的同OPEC+竞争之后,已经开始意识到,再继续竞争只会两败俱伤。因此页岩油开采企业即使在原油价格大幅反弹背景下,也不增加资本开支。更多的是在增加并购、提高股息稳定性等资本运作层面作文章。
因此,想要指望美国页岩油增产,恐怕也不太现实。最大的可能性还是在于战略石油的抛售,而这也是当前拜登的确有能力作的事。
当然,还有最后的绝招,就是美元升值。
⭐星标华尔街见闻,好内容不错过

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请独立判断和决策。


觉得好看,请点“在看”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