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康辛州当地时间19号中午,18岁的里滕豪斯(Kyle Rittenhouse)又双叒当庭痛哭,这一次他几乎是从抽搐到腿软瘫倒在地,然后全身发抖。因为法庭就在刚刚宣判,对他的五项罪名全部不成立,里滕豪斯无罪。
案件发生时,里滕豪斯只有17岁,枪击导致两人死,一人伤。他受到的五项指控分别是:一级故意杀人罪(无期徒刑)、一级故意杀人未遂(60年监禁)、一级鲁莽杀人(60年监禁)、两项一级鲁莽危害安全(12.5年)。
宣布判决的时候,里滕豪斯的母亲也泪流满面。
另一边则是被里滕豪斯枪击致死的受害人家庭。
法庭审判虽然结束了,但是基诺沙却严正以待,州长出动了500名国民警卫队,防止该市再次陷入暴力。法庭外,抗议的声音已经此起彼伏,而全美对于这起案件的讨论也更加白热化。

在推特上,有网友直接指出这是“白人特权”,还有人说"公道何在"?
还有人质疑案件的判决结果就是白人特权,如果枪手是拉丁裔、阿拉伯裔、黑人,那判决结果都会不同。

牵动全美的基诺沙事件
去年8月25日,发生在这个10万人小镇的暴力种族抗议事件,牵动了全美的神经,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时任美国总统候选人拜登相继来到这里拜访。(详细内容请戳历史文章👉为何10万人小镇牵动美国大选神经?特朗普不请自来,还骂市长是白痴
基诺沙的抗议活动是继白人警察膝盖压颈导致黑人佛洛依德丧命后,又一起大型的种族抗议。事件发生的导火索是另一位黑人布雷克(Jacob Blake)与警察发生冲突,警察朝他背部开了7枪,4枪命中,当时布雷克的三个孩子就在车内看着。布雷克虽然没有被致死,但全身瘫痪。
这起事件发生后,基诺沙每晚7点实施宵禁,并且出动了1500名国民警卫队维持秩序。但一些民间武装团体缺乏对政府的信任,于是自发携带武器和防御装备,组织了民兵队伍。其中一位就是17岁的里滕豪斯。当时他手持AR-15步枪,加入了巡逻队伍。
里滕豪斯当时的责任是保护一个志愿者服务站,而就在这个地方,抗议者和武装团体发生了冲突。枪声响起后,36岁的罗森鲍姆(Joseph Rosenbaum)头部中枪死亡。
当时媒体报道说,里滕豪斯试图逃离现场,但被众多示威者追逐,至少有一人手中拿着枪。里滕豪斯在倒地后,有人试图夺走他的武器,一位26岁的抗议者胡博尔(Anthoy Huber)用滑板直接砸里滕豪斯的头部。
倒在地上的里滕豪斯开始用AR-15射击,胡博尔被射杀,另一位抗议者格罗斯克鲁伊茨(Gaige Grosskreutz)失去了一只手臂。
攻击还是自卫?
为什么杀两人,伤一人的暴力事件,最终枪手可以被判无罪呢?此次案件的陪审团有7名女性、5名男性,经过了长达25小时的讨论和审议,最终作出了五项罪名全部不成立的决定。下面带大家一起来回顾一下法庭内的交锋。
这起审判持续了两周时间,传唤了数十名证人,使用了照片和视频证据,里滕豪斯作为被告,罕见自己出庭辩护作证。
法庭辩论的核心是,里滕豪斯枪击三人的行为是否是有必要、合理的?
而审判刚开始,自己出庭辩护的里滕豪斯,在谈到自己被“伏击”的时候,哭得声泪俱下。他说被他射杀的罗森鲍姆当时威胁要杀死他。
儿子在庭上哭,里滕豪斯的母亲在庭下哭。
但是检察官宾格提醒陪审团,里滕豪斯不是在为受害者哭,他是为自己在哭,根本不值得同情。宾格指出,很多人看这起案件,他们只看自己想看的部分。
在检方眼中,里滕豪斯是一个无视执法人员、无视宵禁禁令,手拿AR-15的强硬民兵,试图与活动的组织者建立联系,推动个人议程。里滕豪斯还是一个骗子。因为在抗议活动中,里滕豪斯声称自己是一名紧急医疗技术人员,实际上他是个“保安”。而在开枪之后,里滕豪斯还否认自己开了枪。总之,整个晚上里滕豪斯都在制造混乱,检方甚至认为他有“拿破仑情结”
但辩方律师立即作出有力的反击,他说每一个被里滕豪斯射击的人,全部都攻击了里滕豪斯:一个拿滑板、一个用手、一个用脚、还有一个人有枪。辩方律师说:“我的委托人不应该被这群暴徒殴打。”
被里滕豪斯射击的三人,全部都有重罪犯罪记录!

辩方还说,里滕豪斯当时是去帮忙,而且在事发前,他确实有帮助一所高中清理涂鸦。
里滕豪斯自己在法庭上首次公开描述了自己的版本,他说在2020年8月,遭到基诺沙抗议活动破坏和纵火的Car Source车店老板要求他去基诺沙市中心帮忙。他当时很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于是采取了自卫行动。
当检察官问里滕豪斯,没有持武器的罗森鲍姆在死前是否对里滕豪斯构成危险?里滕豪斯回答说:“如果我让罗先生从我这里拿走枪,那他会杀死我,而且杀死更多人。”辩方也抓住这一点,认为里滕豪斯并不是疯子,而是被逼到绝境,才开枪自卫。
而在出庭的证人中,多人支持里滕豪斯是进行自卫的论点,其中包括受伤的格洛斯克鲁兹。他说自己那天晚上确实带了一把上膛的枪,当时也确实瞄准了里滕豪斯。
负责此次审判的法官施罗德被批评者认为明显持有偏见,在庭审中多次打断甚至斥责检察官。在本周三的庭审中,施罗德的手机突然想起了“上帝保佑美国”的铃声,这是保守派圈子中非常受欢迎的歌曲,也是特朗普集会上的主题曲。
斯洛徳被检方批评持有双重标准,在审判前他已经裁定不能把被里滕豪斯射杀的人称为“受害者”,但可以被辩护律师称为“纵火犯”和“抢劫犯”。
未成年人可以持枪?

为什么17岁的里滕豪斯可以拿着一把AR-15大摇大摆走在街上,成为了案件另一个争议点。虽然这项指控只能判最高9个月的监禁,但却是检方原本最胸有成竹的一项指控。

因为检方指出,任何18岁以下持有或携带危险武器的人,都犯有A级轻罪。
但就在周一双方进行结束陈词前几个小时,施罗德法官批准辩方动议,驳回了非法持有武器的指控。辩方律师指出,法律中有一个例外,允许未成年人拥有猎枪和步枪,只要他们不是短管。而里滕豪斯的这把AR-15枪管长于16英寸,超过了州法允许的最小枪管长度。
判决结果惊动白宫与国会
五项罪名全部被推翻,里滕豪斯被当庭释放的结果,让受害者家属,以及很多美国人意难平。拜登发表声明写道:基诺沙的判决让很多美国人感到愤怒和担心,包括我自己。但我们必须承认,陪审团已经作出决定。拜登敦促所有人和平、合法地表达观点,绝对不会容忍暴力与破坏财产的行为。
被里滕豪斯枪杀的胡博尔父母表示,他们为凶手被无罪释放感到“心碎和愤怒”。他们并没有出席庭审,因为无法一次又一次目睹自己儿子被谋杀的画面。今天的判决说明,杀害他们儿子的凶手不用负任何责任。
而前面提到,基诺沙事件的导火索,被警察枪击致瘫痪的布莱克家人也认为,这是陪审团误判。布莱克的叔叔说:“我不知道陪审团是如何得出他无罪的结论,但这是为什么所有美国黑人都认为美国的制度本来就是有罪的。”
受重伤的罗斯克鲁伊茨律师表示,虽然他们尊重陪审团的决定,但是对这个结果是坚决反对的。“一个美国青少年,可以非法持有AR-15射击,并且杀死那些没有构成迫在眉睫伤害威胁他人的人。对于刑事司法和美国法制来说,这是真正黑暗的一天!”
在美国国会,两党对于这个判决结果的反应也截然不同。共和党保守派把里滕豪斯视为“美国英雄”!亚利桑那州共和党众议员Paul Gosar建议里滕豪斯未来到亚利桑那州上大学,亚利桑那州会欢迎他。
此外,议员还邀请他到国会实习。比如佛罗里达州众议员盖茨(Matt Gaetz)就说,如果判决结果有利,他的办公室会要求里滕豪斯考虑来国会上班。他会成为一名相当棒的实习生。北卡罗来纳州的众议员考索思也在判决结果出炉后,公开表示:“里滕豪斯,如果你想实习,请联系我。”
而民主党这边已经炸锅,特别是左翼民主党人士,以纽约州的AOC为首,抨击这次判决结果让美国见证了“美国的体系之保护其被设计起来保护的人”。AOC和不少民主党人都认为,里滕豪斯的无罪判决是正义的消失。
加州民主党众议员斯瓦尔维尔表示,拜登不攻击美国陪审团制度是正确的,但是选民必须走向投票箱,改变允许挑衅性自卫被免责的法律,以及带有偏见的法官来决定判决结果。
毫无疑问,里滕豪斯的判决不仅仅是一场法律辩论,而是一场席卷全美的政治辩论。虽然在判决结果出炉当天,基诺沙尚未出现暴力事件,而是显得异常平静。但这次审判,毫无疑问加剧了美国的分裂,而无法调和的矛盾在未来某个时间点,将一触即发。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