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择邻而居,睦邻而处”,买房时有“千金置宅,万金买邻”的说法,三字经里的“昔孟母,择邻处”更是将“选好房更要选好邻居”的观念深深地印在了我们脑海中。

但是,最近奥克兰有一位房主很恼火,一不小心选错了邻居,经常遭受邻居的暴力和虐待,最终只能卖掉房子并搬到南岛以保护他的家人。
事情还要从两年前说起。
2019年11月,35岁的Karan Gosain于以680,000纽币的价格购买了奥克兰Papakura一个新房子。
但他却没有注意到隔壁的房子归Kāinga Ora所有——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新西兰公屋署”。
他告诉媒体,接下来的12个月里,邻近租户的暴力、反社会和恐吓行为使他们陷入困境。
据了解,警方已至少50次接到报警,包括家庭暴力、街头斗殴和其他涉嫌犯罪的报警。
居民也向Kāinga Ora投诉了很多次关于打架、大声喧哗、粗言秽语、倾倒垃圾、非法停放汽车阻塞挡邻居车道,以及其他破坏该地区安宁和公共设施的反社会行为。
他们设立了Facebook群组来分享担忧,互相通气,看物业如何处理不守规矩的住户——据信其中一名住户与帮派有联系。
越来越绝望的Gosain还写信给住房部长Megan Woods、总理Jacinda Ardern和国家党领导人Judith Collins,希望租户搬走或遭到驱逐。

在今年1月给Kāinga Ora租赁经理的一封电子邮件中,Gosain表示,他的家人无法再忍受他们在过去12个月中遭受的“虐待和公然敌意”,已经将他们的房产挂牌出售。
“这不是我希望我2岁的女儿在成长过程中接触到的东西。”他在电子邮件中说,“我是公屋的坚定支持者,这旨在打破对国家依赖的代际循环,并为下一代提供榜样以创造更美好的社会。但是,反社会行为没有得到任何处理,还会导致一种绝对有罪不罚的感觉,并在社区中制造不安。”
Gosain告诉媒体,Kāinga Ora的工作人员告诉居民,他们被一项内部政策束缚住了手脚,该政策阻止该机构驱逐难缠的租户。
Gosain说,但该政策正在对无辜的其他房主造成附带损害,这些房主不幸住在公屋旁边。这对于在公屋候补名单上苦苦等待、急需住宿的广大其他家庭来说也是不公平的。
Gosain在3月份以850,000纽币的价格出售了他的房产,他说这比市场价值低约50,000纽币。
他一直在努力寻找买家,就连挂牌出售的时候,来看房的人都被那赤裸上身的邻居,喧嚣的音乐吓跑。
“我不能在那样的家庭旁边抚养我的孩子。这很不安全。”
南奥克兰市议员Daniel Newman表示,这家租户问题确实非常多。
他说,Kāinga Ora的高级管理层已经实施了一项政府“善意”指令,对有破坏性的租客进行了怀柔政策,但损害了更广泛的社区。
“Kāinga Ora未能遏制对奥克兰南部脆弱社区的破坏性。新西兰纳税人不应该由不良租客‘劣币驱除良币’。有些首次购房者为买房付出了汗水和牺牲,他们应该安静地享受自己的家。”
Papakura这个事件只是媒体报道过的其他“恐怖故事”的一个,其他还有Whangarei的退休人员,他们说受到Kāinga Ora邻居的恐吓;以及Orakei的大律师在遭受恐吓和虐待后,正在寻求对其邻近的公屋租户的限制令。
Kāinga Ora否认有任何政府指令,但承认驱逐是“极端”案例下才会使用的最后手段。
该机构的奥克兰和北部地区副首席执行官Caroline Butterworth表示,他们认真对待有关破坏性行为的投诉。希望其租户和他们居住的社区蓬勃发展。
Kāinga Ora表示,虽然其拥有驱逐租户的合法权利,但这可能会给租客及其家人带来更糟糕的长期结果。
Kāinga Ora更愿意在可能的情况下“维持”租赁,或为租客寻找合适的替代房屋。
Manukau South的警方指挥官Joe Hunter说,警方已经意识到该地区有关特定地址的问题和社区不满。任何感到不安全的人都应该拨打 111。
“警方定期回应报警,并酌情进行干预。社区的任何人在家中感到不安全都是不好的,当地的工作人员正在积极地在该地区巡逻。”
可是,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报警又能起多大作用呢?
“在看”我吗?👇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