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之所以灭亡,是因为大家都觉得它快要灭亡了。
话说1864年天京城破之日,湘军重要幕僚王闿运曾劝说掌握兵权的曾国藩:
“逐鹿中原,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曾文正公一边听,一边手书“妄”“谬”二字。
王闿运悻悻而去。
不知读者朋友们想没想过——
为什么太平天国运动爆发时大清的满汉官员们能众志成城投入镇压,而“烈度”远不如天国的辛亥革命一起事,大家却作鸟兽散?
换句话说,要是曾国藩1904年手握数十万雄兵坐镇南京,估计用不着王闿运劝进,他自己就反了。
原因就出在“社会人心共识”上。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革命文宣工作的重要性和武装起义一样重要——笔也是剑。

1864年时大家都觉得大清气数未尽。
而1911年尽管大清看起来还是大清,但谁都知道,经历了“庚子国难”和《辛丑条约》后,大清已行将就木。
不愿意为大清拼命的不是袁世凯,而是北洋军的每一个士兵。
杨度和齐白石一样是王闿运的学生,后来他继承师业,力劝袁世凯称帝。晚年经周恩来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后,清廷并未束手待毙。
两天后的10月12日,清廷即派正白旗出身的陆军大臣荫昌率北洋第一军和第二军前去镇压。
镇压效果呢?
非常不好。
倒不是北洋军战斗力差,而是荫昌根本指挥不动袁世凯一手调教出来的北洋军。
短短半个月里,不但湖北的火没能扑灭,湖南、山西、江西、陕西等省也都相继宣告独立。
眼看大事不妙,清廷迅速召回荫昌,准备起复袁世凯为钦差大臣督办湖北剿抚。
朝廷先赏了袁世凯一个湖广总督的头衔。
无奈此时袁的眼界已经瞧不上区区一个总督了,依旧称病不出。
不得已,摄政王载沣于当年11月1日狠心解散了皇族内阁,任命袁为内阁总理大臣。
得到想要的东西后,袁世凯于13日抵达京师,组织新内阁,督办剿抚事宜。
袁世凯派出麾下大将、冯巩的老爷爷冯国璋出马,一举击败黎元洪,把革命军的“武汉三镇”打的只剩下武昌一镇。
然后懂政治的袁世凯立即收手,开始“养寇自重”,待价而沽。
此时此刻,袁世凯想要的东西大清已经给不了了。
1911年12月18日,袁世凯和黎元洪各派代表在上海谈判。
双方就政体、清皇室善后、大总统人选等问题展开了讨论,并达成共识。
这个“共识”倒也简单,袁世凯干正总统,黎元洪干副总统。
眼看黎元洪这个被革命党推出来的代表要联合北方的袁世凯“窃取革命胜利果实”,同盟会怎么善罢甘休?
于是他们连夜赴南京召集代表开会,成立新政府,把孙中山推上了中华民国第一任“临时大总统”的职位。
辛亥革命爆发时孙中山并不在国内,而是在遥远的美国科罗拉多丹佛市。
后来孙中山在国内的一再催促下从法国马赛乘船回国,经过一个月的漫漫长途抵达上海,出任了这个临时大总统。
尽管抢了个名分,但革命党的实力毕竟比不上北洋军。
1912年1月1日民国宣布成立的时候,革命党在战场上正节节败退。
为了挽回败局,革命党人使出下策,派人在京城东华门丁字街用炸弹暗杀袁世凯。
这次暗杀导致包括袁世凯卫队长在内的十人死亡,袁本人幸免于难。
眼看暗杀失败,革命党人又开始向长期支持孙中山的日本人借款,准备血拼到底。
袁世凯真是应了电视剧《潜伏》里谢若林的那句话:
“如果你一枪打不死我,我又活过来了,咱们还能做生意——只要价格公道。”
面对气势汹汹的南方革命党,袁世凯觉得这样拖下去内战也不是办法,最终耐着心与革命党谈出了一个结果:
1、袁与北洋各主要将领一起通电支持共和;
2、袁逼清帝逊位;
3、南京参议院选举袁世凯为临时大总统;
4、改总统制为内阁制,削减总统的权力,由革命党人出任总理。
1912年1月21日,南京临时政府内阁召开第一次会议。桌端主持者为孙中山,左手位是黄兴
视角转到满洲贵族身上。
眼看袁世凯叛变清廷已成定局,清室贵族良弼、毓朗、溥伟、善耆、载涛、铁良等秘密召开会议,以维持宗庙社稷为旨成立了一个 “君主立宪维持会”。
俗称“宗社党”。
宗社党每个成员胸前都刺有二龙图案,他们在京津地区积极活动,要求隆裕太后坚持君主制、反对共和。
不仅如此,宗社党还密谋办掉袁世凯后让铁良(原陆军部尚书)出任清军总司令,与南方革命军决一死战。
明面上不好直接开杀,袁世凯便通过革命党骨干汪精卫授意京津同盟会分会暗杀宗社党首脑。
当时汪精卫一方面是同盟会骨干成员,另一方面也是袁世凯儿子袁克定的拜把子兄弟。
民国初年的传奇人物。
1912年1月26日,同盟会杀手彭家珍炸死宗社党重要成员良弼,彭本人也在爆炸中牺牲。
良弼是清末旗人群体中难得的人才,他的死对清廷打击很大。
一时间,在京的满族权贵惶恐不安。
2月12日,宣统帝终于宣布逊位,大清至此灭亡。
川岛浪速(左)和肃亲王善耆(右)。善耆是大清的第十代肃亲王,皇太极长子豪格的后代,清朝十二家铁帽子王之一,宗社党的首脑人物。
落魄凤凰不如鸡。
民国初年,袁世凯北洋政府对意图复辟清室的宗社党打击非常严厉。
眼看翻盘无望,肃亲王善耆作为宗社党的重要首脑在日本人川岛浪速的帮助下逃出北京,躲进了旅顺关东军都督府。
川岛浪速是何人,他又为何要帮这些清末满洲皇族呢?
这得往前追溯一下了。
话说清朝末年,大批日人作为间谍来华“淘金”。
川岛浪速早年受日本“兴亚会”的影响,大学时报考了东京外语学校汉语专业。
毕业后他作为军部间谍潜入上海,刺探中国海防情报。
由于此人略通兵法、精于测绘,他的情报极受日本军部重视,屡获嘉奖。
甲午战争中川岛浪速充任日本翻译,随日军入侵山东、台湾等地,还在台湾当过一段时间官。
1900年,作为“中国通”的川岛随日军开赴天津参加八国联军侵华。
他出面劝降清廷,迫使清政府弃守北京,因功被任命为故宫监督,后升任日军占领区军政事务长官。
作为外来殖民者,川岛浪速表现的非常“与众不同”。
他不仅没有大肆劫掠,反而蓄意保护满蒙贵族府邸,并与当时的肃亲王善耆开始交往,渐成挚友。
1901年6月,川岛浪速被掌控清廷大权的庆亲王奕劻借用,出任新设的“北京警务厅总监督”,全权负责京城治安,给予“客卿二品”待遇。
此后几年,川岛浪速与清朝满足亲贵们深相结纳,权倾一时。
梅艳芳影视作品里饰演的川岛芳子,1912年清朝灭国时肃亲王善耆把女儿过继给川岛浪速
在京城这些满族亲贵中,川岛浪速与肃亲王善耆、蒙古喀喇沁王公贡桑诺尔布(善耆的妹夫)的关系尤其要好。
大清最后风雨飘摇的几年里,三人经常互相串门走动。
喝茶扯淡间,便开始畅谈世界大势,特别是在对亚洲局势的分析上逐渐达成了“共识”。
善耆对于紫禁城被日军保存这一点非常的感激,认为当时世界上对清王朝统治造成最大威胁的是“白人帝国主义”。
而要对抗“白人”侵略,就必须与同为“黄种人”的日本联合。
善耆与川岛浪速越谈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最后竟然结拜为义兄义弟。
因为这一层“兄弟关系”,川岛浪速将善耆乔装打扮成商人,派人护送到日本实际控制的旅顺。
之后,川岛和善耆等人设想了一个“北清帝国”的方案,准备建立一个日本控制下的伪政权。
日俄战争期间日本庆应大学学生制作反俄政治漫画。
1905年9月,激战一年有余的日俄双方在美国的撮合下达成了和平协议。
在这份“协议”中,日俄分割了南北满洲。
日本作为战胜方从沙俄手中夺去了“南满洲”(中国东北南半部),俄国则继续保持在“北满洲”的影响力。
时间来到1912年。
在袁世凯拟定的《清帝退位诏书》中,作为“宗社党”骨干的善耆拒绝签字。
为防止袁世凯翻脸,善耆在川岛浪速的保护下赴日本人控制的旅顺躲避。
二十世纪初不仅中国乱,俄国也乱。

眼看俄国无暇东顾,日本人便想借着为清朝复辟的幌子,招揽满蒙贵族们“复国”,一举把满蒙都吞掉。
除好兄弟川岛浪速外,当时关东都督府的军官贵志弥次郎、小矶国昭(官至日本首相)等人都踊跃支持宗社党。
他们计划拥立肃亲王善耆为主,怂恿蒙古亲王贡桑诺尔布(善耆妹夫)起兵响应,建立所谓的“联合王国”。
为此日本同复辟势力签订了一系列借款合同,大肆招募东北土匪和蒙古马贼进行培训,美其名曰“勤王军”。
除拉拢满蒙亲贵外,川岛浪速还试图游说东三省的“实力派”赵尔巽、张作霖等人起兵。
赵尔巽是清末的东三省总督,张作霖则是他麾下掌握军权的大将。
不过川岛的分裂提案遭到了二人的断然拒绝,悻悻而去。
张作霖,1875~1928,民国初年作为“东北王”的他在苏联日本之间左右周旋,因反对日本渗透被关东军炸死
几番波折,善耆和川岛浪速等人策划的行动并没能成行。
除了东北“实力派”张作霖等表态支持共和制外,也是因为日本政府权衡后的放弃。
思索再三,日本高层还是选择与新成立的北洋袁世凯政府达成和解协议。
军部指示川岛等人废止该计划,运动遂以失败告终。
尽管如此,善耆等清朝皇族还是对川岛浪速感恩戴德。
不得不说,日本对中国人的心思和性格拿捏的真是精准。
甲午之前,日本广做舆论宣传说要帮助汉人“驱除满洲鞑虏”。
待到辛亥革命清王朝覆灭,日本又摇身一变拉拢满人,许诺帮其“复国”。
很滑稽。
位于长春的关东军司令部
1914年4月,日本新政府重新组阁,态度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宗社党重新在日本成立,总部设在东京,大连设支部,主要成员包括:
原肃亲王善耆
原恭亲王溥伟
原陕甘总督升允
原蒙古贵族巴布扎布善耆亲家)
除此之外,日本人川岛浪速、头山满、山田修、若日太郎等三十余人也加入了宗社党。
寓居大连的善耆领导着大连支部,与身在东京的川岛浪速共同策划,企图在辽南起事。
正当宗社党人热火朝天准备的时候,袁世凯病死,亲日的段祺瑞组阁执政。
段祺瑞上台后日本的对华政策再度转变,改为拉拢扶持北洋政府。
宗社党的“勤王军”又被强令解散。
当时已经跃跃欲试的蒙古贵族巴布扎布不甘心,率兵入侵内蒙古一带,被北洋军击败杀死。
善耆等人眼看大势已去,逐渐放弃了“复国”的梦想。
溥仪和皇后婉容
聊完了善耆这一脉,目光再回到紫禁城里的溥仪小皇帝。

话说当年袁世凯拟定《清帝退位诏书》时,为了使隆裕太后和宣统皇帝(溥仪)能够体面退位,保留了许多对皇室的优待条件。
世凯毕竟世受皇恩,对大清还是有感情的。
民国政府承诺每年支付清室费用400万两银元,同意溥仪暂居紫禁城,史称“逊清小朝廷”。
于是京城便有了一副奇怪的画面——
紫禁城里住着清朝的小皇帝溥仪,旁边的中南海住着中华民国大总统。
小皇帝在紫禁城里把大门一关,仍然可以称孤道寡、封官赐谥,帝王气派不减。
有种现实版横店的感觉。
这种魔幻的画面一直持续了十二年,直到1924年11月5日冯玉祥派兵进入紫禁城逼溥仪离宫。
没办法,溥仪只好交出皇帝印玺、收拾私物、遣散太监和宫女,搬进了醇亲王府。
醇亲王是谁?
不就是溥仪的亲爹载沣嘛,王府在今天的西城什刹海北边。
溥仪在老爹这里住了一段时间后,又逃去了日本大使馆。
日本人很喜欢这个“小皇帝”,各大报章都刊登出同情溥仪的文章,为以后建立“满洲国”造势。
载沣是光绪的亲弟弟,大清的“监国摄政王”,电视剧《走向共和》里经常和袁世凯斗嘴的那位
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占领了东三省。
同年11月,溥仪在日本驻屯军司令官土肥原贤二和“宗社党”骨干铁良的帮助下从天津潜赴旅顺。
第二年,伪满洲国在长春成立,年号“大同”。
溥仪数次给留在北京的爹爹载沣写信,邀请载沣把家人全都搬来长春,均被老爹拒绝。
载沣这个大清摄政王虽然在位时张扬跋扈,但1912年清帝逊位后,却一直表现的十分低调。
他从不参与其他爱新觉罗兄弟们搞的那些“复国运动”,只求维持对皇室的《清室优待条件》。
当年张勋复辟时很多满洲贵族激动万分,载沣也只是淡然一笑,从头到尾都冷眼旁观。
这次儿子被日本人拐去了东北,他判断“凶多吉少”。
此后十几年间,这位大清的摄政王一直住在北平,直到傅作义和平起义。
后来他把自家的醇亲王府捐给了政府,换得九十万斤小米。
日本昭和天皇到东京火车站迎接溥仪(穿蓝色军装者),1935年
本篇的最后,我们聊一位“宗社党”里改邪归正的人物——载涛。
载涛是光绪和载沣的弟弟,也就是溥仪的叔叔。
作为皇室贵族,载涛也曾经是“宗社党”的核心人物,对大清复国非常积极。
1917年张勋复辟时,载涛一度出任禁卫军司令。
不过在民族大义面前,载涛并不糊涂。
溥仪的伪满洲国成立后数次邀请他赴长春任职,均被拒绝。
载涛还试图阻止溥仪去做傀儡皇帝,溥仪不听,两人因此反目。
话说载涛年轻的时候曾赴法国的骑兵学校留学,在骑兵建设、养马这些领域有很深的造诣。
新中国成立后载涛出任解放军炮兵司令部马政局顾问,抗美援朝时期还立过功。
载涛在天安门受到接见
1959年12月4日,溥仪获得特赦。
作为爱新觉罗家族的“大家长”,载涛热情的向溥仪介绍了家族的亲戚和后辈们——
他们有的在街道托儿所上班;
有的担任邮电部门的工程师;
还有的发挥特长在故宫档案部门工作……
荣华富贵,过眼云烟。
曾经的皇室贵胄们,就这样飞入寻常百姓家。
纵览历朝历代,很好的结局了。
溥杰是溥仪同母弟
全篇完。
更多精彩,欢迎关注江宁知府”——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