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历史的温度》(六)进入到最后冲刺了,没日没夜地在审稿和签环衬。
周五的更新日,实在没空更,水一下,放三篇我自己写的微型小说吧。

每篇篇幅都很短,大概1分钟就能看完。不是我偷懒,是我觉得写长就没意思了。
这三篇都是有感于当时的社会热点事件,基本都是开车路上,一时想起,随手记下的。
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哈!


1、《快递》
开到公司地下车库门口,照例又停了下来。
物业保安拿着电子测温枪,走了上来。
“来上班啦!”保安打了个招呼。
他点了下头,摇下车窗,伸出胳膊。
“滴”,“温度正常”。
“对了,有一箱您的快递!昨天放我们这儿了。”保安说。
“麻烦你放上车吧!谢谢啦!”
车门关上后,保安朝他敬了个礼。横杆抬起,车入地库。
“每次都这样,只测我一个,不测你,难道看出你是医生就可以不测吗?你之前一直在第一线,难道你不会被感染的吗?这就是典型的形式主义!”
在车里,他对副驾上的妻子抱怨。
她坐在那里,微微笑了笑,不说话。
保安岗亭里,两位保安在聊天。
“唉,怪可怜的,都快一个月了吧?是不是应该劝他去看看医生?”
“我觉得他应该已经没事了。”
“为啥?你怎么知道?”
“因为刚才他允许我把那箱快递,放在他副驾位上了。”

2、《逃生》
当他赶到现场的时候,大楼已经烧起来了。

说是因为外墙环保涂料不符合规定,电焊工又违规操作,引起了整幢大楼着火。
警戒线外,他看到五楼的窗户打开,探出了一张老人的脸。

消防队员在楼下打开了充气救生垫。

“妈,快跳!快跳啊!”
他在楼下冲着那位老人大喊,声嘶力竭。

老人已经被呛得连连咳嗽,她望了眼楼下的他,擦了下流下眼角的眼泪——可能是被烟熏的——对他喊了一声:

“你看到了,不是我不肯走,是老天留我!”

说完,她关上了窗。
大火吞噬了一切。
楼下的他嚎啕大哭,跪在地上,开始抽自己的耳光。
他的车就停在身后,后备箱里塞满了被褥等各类日常用品。
原来说好的,今天要送她去养老院。

3、《锦旗》
市博物馆8件文物被盗,警方迅速破案。

博物馆送来一面锦旗,上书:

“撼祖国强盛,卫城市平安。”
锦旗被曝光上社交媒体,上了热搜:堂堂博物馆,居然还写错别字!

网友纷纷揶揄:变“捍”为“撼”,“撼动祖国的强盛”,这是讽刺吗?
既成为社会热点,案件也被再次聚焦。

五个月后,警局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

原案追回的8件文物里7件都是赝品,经侦破,为盗窃集团勾结博物馆馆长所为,警局内亦有腐败分子为同伙。所有文物都被追回。

当初送锦旗的,是博物馆负责接收文物的一位研究员。


《历史的温度》(六)进度条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