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熹微 编辑|吨吨吨
歌德在《少年维特之烦恼》的序跋中说: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12岁的少女陈美如参观了学校组织的古巴比伦文明巡展后,开始在日记本里记录自己的幻想:与一位巴比伦王子相恋,周围还有情敌公主、王子的侍卫等人物。阴差阳错之下日记被公开,引来了家人与同学的嘲讽。
长大成人后,她早已将这段经历视为羞于面对的“黑历史”。然而,24岁生日那天,日记里的人物全部来到了现实世界:王子穷追不舍,公主百般刁难,还说着那些出自她笔下无比尴尬羞耻的台词……


这就是《我的巴比伦恋人》的开篇。播出至今,这个看似荒诞离奇的故事收获了认可,能在社交平台上看到不少“自来水安利”。

脑洞大开的情节与设定背后,是创作者“摸着石头过河”的大胆冒险,新颖的题材属性让他们找不到任何影视剧可以作为参考。本剧会员收官前夕,娱乐资本论带着创作上的问题,与导演周楠,制片人朱墨,总编剧翦以玟聊了聊。
奇幻设定、引起女性观众共鸣的台词,是如何构思和创作出来的?为什么要让演员学习川剧和阿卡德语,前往法国、摩洛哥、撒哈拉沙漠取景拍摄?“混血脸”浓度高的演员们,是如何加入这个剧组的?
量身打造“混血王子”,

找遍全国凑齐“少女史官”
《我的巴比伦恋人》并未遵循影视项目常见的流程:写剧本——选演员——开机拍摄。
制作团队组盘于2016年夏天,时逢IP改编影视剧井喷,但团队依然坚持原创。起初,他们创作的是一个与现有版本风格迥异,共12集、每集20分钟的轻体量剧,并确定了凤小岳的参演。但推进一年后,这个项目被平台评价为过于尖锐和犀利。团队只得变换角度,将此前的设定全部推翻重来。
新剧本还未开始创作,凤小岳提出愿意与团队继续深入合作。尽管开机时间尚未确定,一切充满未知,凤小岳也愿意为剧组留出充足的档期。他也因此成为创作的关键,翦以玟告诉小娱,“慕容杰伦的所有角色设定、机制,甚至故事的原点,全部的创作都和凤小岳本人有关。”
在接触过程中,他们发现凤小岳本人与观众此前熟悉的《小时代》中的宫洺形象大相径庭,周楠说:“小岳给我们展示出的优雅和迷人的特质,让我们觉得必须要和他在荧幕上谈一场恋爱。”
依照凤小岳本人的混血特征,主创打造了一个“混血王子”的男主角形象。仿佛埋下一颗种子,后续的人物和故事情节自然而然破土而出:美艳绝伦的公主对王子单相思,王子身边有一个侍卫;这些有着超能力的虚构人物,都来源于现实里一个小女孩的日记,日记却为她留下了伤疤,长大后的女孩通过一些经历治愈了自己;女孩一定要有闺蜜,而这个闺蜜要和她有反差感……
继2016年确定凤小岳出演慕容杰伦后,2017年,剧组又确定了由许玮甯和王瑞昌分别饰演九天龙女、欧阳文山。直到2018年,《我的巴比伦恋人》(当时名为《Ai在西元前》)才正式开机。
有了演员和剧本之后,团队面对的新问题是:几位主演的背景皆不相同,如何让他们融入一部元素丰富且自带喜感的剧里?
为了帮助演员培养默契、建立信念感,他们决定训练和试拍。在主创看来,这个过程是脑洞能够顺利影视化并获得观众好评的关键。
开机前,演员们提前40天进组,在黑匣子剧场试拍,“那个时候我们的剧本就已经很‘飞’了,所以台词必须由演员全部说一遍,看看效果。”
之后,在阿卡德语老师陈飞、动作指导赵东赫、排练指导刘容君等人的带领下,演员们又系统学习了阿卡德语、川剧、舞蹈、古巴比伦礼仪,对体能和表演风格进行系统地训练,增强对戏剧的理解。
这样的训练对于演员的表演有很大帮助。剧组拍摄至中后期时,凤小岳能对某个情节给出自己的三种表演方案,最后剧组选择最为合适的一种进行拍摄。时隔拍摄完成半年后,凤小岳在进行阿卡德语配音时,甚至能做到完全脱稿。
跟礼仪老师学习了古巴比伦壁画中女性的手势动作后,许玮甯几乎形成了“肌肉记忆”。剧中的九天龙女尽管离开巴比伦来到了现代,也依然始终保持着两手交叠的手势。这是许玮甯自己设置的表演细节。
除了六个主角,剧中的其他角色的演员也给了观众不少惊喜。比如和朱颜曼滋一样可以轻松把腿举过头顶的“小姜蕙真”,从外形到神态都和卜冠今有着8分相似的“小陈美如”。
为了凑齐剧中大量的古巴比伦少女史官,选角导演张翔子、文振和王洋几乎找来了全中国所有外籍或混血脸的适龄女演员。

此外,剧中大量有血有肉、个性分明的配角也需要适配度极高的演员:川剧团班子的演员必须要有一定的功底,有的要会变脸,有的要会扮美猴王;还有陈美如的老板和同事,景区的保安,段水流手下的三个网红……都是选角导演们一个个仔细甄选的。
重庆取景、还原古巴比伦,

打造奇幻爱情偶像剧
项目筹备之初,朱墨对《我的巴比伦恋人》的定位就很清晰——奇幻爱情偶像剧。
什么是偶像剧?主创们达成了共识:少女的奇幻梦想里,无论多么荒谬又不切实际的故事都能成真。“这是一个少女的梦。面对观众,我们可以让她哭、让她笑、让她怕,但是永远不能让她醒。”周楠这样总结。
而为了打造一部风格化的奇幻爱情偶像剧,让这个少女梦足够特别,重庆和巴比伦成了两个关键元素。
一直以来,偶像剧多取景于北上广深或沿海城市,而《我的巴比伦恋人》将故事背景设置于重庆。
娱乐资本论之前就推出过《重庆悬疑,延吉罪案,厦门青春,中国选景地图全揭秘》一文,全方位解析影视剧的选景规律。作为悬疑剧的常见取景地,重庆天气阴郁、潮湿多雨、迷雾重重,隔着屏幕就能感受到透不过气的压抑,对于偶像剧来说,无论怎么看,这里似乎都不是一个合适的选择。
如同确定男主角演员后才创作剧本和人物,这又一次体现了这个剧组的特色——以细节倒推设定。正是准备在剧中使用“共赴巫山”后物理瞬移至巫山的梗,才决定将故事的发生地设立于重庆市。
与此同时,《我的巴比伦恋人》的情节原本就有些荒谬,如果将背景设立于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只会让整部剧更加悬浮。而重庆是一个市井、喧闹、有生活气的地方,能够赋予这个故事更多的烟火气与人情味,慕容杰伦、九天龙女等奇奇怪怪的人出现于观众们再熟悉不过的日常生活里,也有其反差感。
巴比伦元素在剧中占据了相当多的篇幅,古巴比伦王国诞生于远在两河流域,距今约4000年,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都为创作带来了难度。
为了还原真实的巴比伦,从书籍到网络,主创们搜集了所有能找到的相关历史资料,并前往国外,通过古巴比伦的画像砖和雕塑复刻人物的服装和礼仪动作。对皇室生活的呈现,参考了慈禧宫女口述的《宫女谈往录》,慕容杰伦说自己怕被人下毒而每道菜只吃五口,以及口含温水后将水喷到毛巾上给别人擦脚的情节,皆是来源于此。
最有巴比伦味道的是第19集,朱墨提到,这也是全剧投入成本最多的一集。
除了在《权力的游戏》位于摩洛哥的取景地拍摄,其中展现的另外几个重要场景——史官大殿、王子练兵场和水牢,都是制作组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搭建出来的。大殿内的地砖由美术指导陈为任带领置景团队精心制作,手工做旧的同时,每块地砖的外形都不一样。

“共赴巫山”梗背后:喜剧的内核一定是悲剧
值得一提的是,剧中超前的女性意识:角色间的相互救赎、女性的自我成长,引得不少女性观众的共鸣。她们在微博发布自己的感受,敢于剖析自我,分享了许多自己的故事。看到这些评论,翦以玟觉得,“就像是一次女生们的夜谈。”
然而,这并非是他们创作时就想好的方向,“我们并没有想做一部立flag的剧。要打上女性主义标签,或者做成甜宠,三对CP分别针对的是哪一类观众……创作的时候并没有刻意地去考虑这些问题。”翦以玟说。“对我们来说,真的就只是在写爱情而已。但是在爱情这件事情中女性的可爱,我们对所有女性都怀有的那些美好的想象和祝愿,也许成就了这部剧与观众之间的共鸣。”周楠补充。
真正存在于创作者们潜意识里的思路是:喜剧的内核是悲剧。
剧中,每当陈美如与慕容杰伦“情到浓时,共赴巫山”,两人就会物理瞬移到巫山山顶,成了这部剧开播之初最“出圈”的情节之一。这一创意来源于导演周楠。当时,全北京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巫山烤全鱼,周楠又正在做一个关于瞬移的喜剧电影,便自然而然想到了这一喜剧情节。
而这一情节并不是全为搞笑而生,也有着其“喜剧的内核是悲剧”的内涵与深意。人们总是容易忽略,李白的诗中,“巫山云雨”后紧接的是“枉断肠”,“巫山云雨”这本就是王与神女之间的悲伤故事。
24岁前的陈美如,因日记给自己带来的伤害,对爱情的美好幻想也仅止于这个当时只有模糊理解的“巫山”了。“整个巫山都是颤抖着的塔尖,画在那里,仅此而已。所以到了一定位置就足够,可是陈美如的人生,以及她对情和爱的理解都已经被锁死在里面了。情到浓时,再多一分都是悲。”
对于主创们来说,《我的巴比伦恋人》播出后最大的惊喜和感动都来源于观众,这是一个双向治愈的过程。“我们花的所有预算,做的每一分努力,观众全部都看到,这点已经让我们很满足了。”
在主创们看来,观众也是这部剧的创作者之一。有观众解读,剧中九天龙女出场时被囚禁于水牢之中,而她的能力偏偏是能够呼风唤雨操纵水,这是命运对她的戏弄。而段水流的名字谐音“断水流”,他注定将会把龙女从水牢中解救出来,使她不再遭受水的囚禁。
这并非创作者刻意埋下的伏笔,尽管创作时,团队成员们有隐隐感受到三者之间的关系,但说不清究竟是什么。而正是这段来自于观众的“二次创作”,为人物之间增加了奇妙又恰当的化学反应。
评论和反馈不会皆由溢美之词组成,《我的巴比伦恋人》也同样存在缺点。
例如,剧中姜蕙真并非演员朱颜曼滋原音,不少观众诟病于配音不贴脸;后期更改台词使得姜蕙真的不少台词都对不上口型,更令观众出戏;还有观众反映剧集前几集节奏过快,而后期完整呈现两个时空的纠葛时,剧情又存在拖沓的问题。
翦以玟看来,在这个野心很大的项目里,创作者必然要做出取舍。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牺牲故事的完整度和流畅度,归根结底还是来源于创作者们经验的缺乏和技艺的青涩。
但无论如何,《我的巴比伦恋人》是一部瑕不掩瑜的作品。创作者们的大胆尝试,将类型作品推到了一个新的创作水准。
提到未来是否会出这部剧的续集,周楠表示一切都要看机缘巧合。因为这部剧太独特,为了避免做一件最犯忌讳的事——重复性,即使有创作续集的可能,他们也只会做一个全新的故事。如果可以,新的故事会是玛雅或古印度相关,探索更多来自异域文化的可能。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