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你今天早上花了3美元买咖啡,这已经比55家大公司最近几年缴的税还要多了。”

10月20日,在拜登政府为其大规模支出法案犯愁之际,拜登发推痛批耐克等55家大公司不纳税,称“这是错误的,必须改变”。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拜登援引的数据来自税收和经济政策研究所(ITEP) 4月发表的一份报告。报告显示,2020年,包括耐克和联邦快递在内的55家大公司,并未缴纳联邦所得税,这些公司的税前收入接近405亿美元。
税收和经济政策研究所报告:《55家公司2020年没有为其利润缴纳联邦税款》


《华盛顿邮报》还替企业叫屈称,这些企业已经缴纳了数十亿美元的州税、地方税和财产税。拜登推文中说了 “最近几年”,而实际上其实只有2020年。并且该报告不是基于实际的纳税申报单,而只是根据公司公开报告中对纳税的估计作出的。

无论实际纳税情况如何,这足以显示拜登对于增税的强烈决心。对企业和富有个人增税一直是拜登政府的重要经济议程,也是拜登基建计划的重要资金来源。此前,拜登政府曾提议,要将企业税率从2017年特朗普时期的21%提高到28%,同时将年收入40万美元以上人群的最高个人所得税税率从37%提高到39.6%
对此,白宫称,这是“为了让中产阶级获益”。《金融时报》21日报道称,白宫发言人安德鲁·贝茨(Andrew Bates)表示: “总统正在经济增长领域进行颠覆性的投资,让中产阶级获益,让最富有的纳税人和大公司支付他们应付的份额,但不对任何收入低于40万美元的美国人增税。”


9月,众议院民主党人正式提议,将收入超过40万美元人群的资本利得税率从20%提高到25%,另外对500万美元以上的个人征收3个百分点的附加税,并且对富人家庭继承的遗产增税。

企业方面,民主党人提出,将企业税税率提高到26.5%,低于拜登期望的28%。众议院民主党人还在考虑将美国企业海外收入的最低税率从10.5%提高到16.5%,并将最高一档的资本利得税税率上调至28.8%。

路透社9月报道,美国国会税收联合委员会估计,一旦计划成行,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人的税款将上升10.6%。对高收入个人的征税将在10年内为财政提供1万亿美元,对大公司的税收则将提供9636亿美元。

不过,联合委员会的分析还称,众议院的计划可能会打破拜登不对收入低于40万美元人群加税的承诺,因为20万至50万美元收入的人群将在2023年面临0.3%的增税,收入5万至7.5万美元的人将在2027年面临1%的增税。

不出意料,拜登的增税计划遭到了共和党人的强烈反对,就连温和派的民主党人,亚利桑那州的参议院基尔斯滕·西内马(Kyrsten Sinema)也强烈反对该法案。对此,《金融时报》称,这迫使白宫和民主党人考虑其他替代方案,如对股票回购征税,以及对账面利润征收最低税等等。

今年8月,拜登的1万亿美元基础设施法案在参议院成功通过,但目前却在众议院陷入激烈争议,停滞不前。该法案包括为现有联邦公共工程项目提供资金,同时在5年内新增约5500亿美元投资,用于修建道路、桥梁等交通基础设施,更新完善供水系统、电网和宽带网络等。

20日,拜登在演讲中承认,他的基础设施法案必须有所缩减,但仍认为他的法案能过关。据美联社报道,拜登说:“这个计划从我提出的那一刻起就被宣布为死路一条,但我认为我们会让他们大吃一惊,因为我相信人们已经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了。”

今年9月,美财政部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最富有的1%的美国人年均未缴欠税高达1630亿美元,约占年均6000亿美元未缴欠税总额的28%。而最富有的5%的人累计未缴欠税3070亿美元,所占比重超过总额的一半以上。

《纽约时报》9月指出,美国政府长期以来都了解美国最富有的纳税人的逃税问题,但是试图矫正问题的立法措施几乎都以失败告终。

《华尔街日报》进一步指出,增税的压力只会落到那些遵守规则的 “工薪阶层”身上,而超级富豪的大部分财富都没有受到过征税影响。富人通过借贷、持股、向海外转移财产等方式避税,“他们缴的税甚至比他们的秘书还少”。《华尔街日报》称,该计划不会真正打击超级富豪,超级富豪只是假装目标。与往常一样,这只对许多不那么出名和强大的人造成更大的打击。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