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最陶瓷   微信号:zuitaoci
门主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
御洛百草貂油防冻膏!
原价49.9元!
现特惠疯抢价,
仅需9.9元!
另变态钜惠,
邀请一位好友立减5元
一瓶仅需4.9元!
我们活在喧嚣的世界里
可生命的本质是孤独
学会独处
感受生命平定的力量

--蒋勋


01
孤独的含义
其实我写《孤独六讲》,距今已经大概20年了。
我一直有种感觉,如果我们在比较华人的社会中成长,受到儒家比较强的影响,非常不容易有孤独感。尤其在汉字中,「孤」跟「独」都是负面的意义:「孤」是沒有成人照顾的小孩,「独」是沒有年轻人照顾的老人
可是我们从西方的文字根源来看,孤独是solitude,字根是sol-,就是太阳。像是sole这个字,它不仅是唯一的意思,还有自负的意涵。我自己从欧洲读书,再回来华人社会,就感觉到东西方两种文化差异很大。
有时候在台湾,我想一个人在河边走走路、散散步,忽然邻居看到我,问我是不是心情不好?可是我想起来,在巴黎不太会有这种事发生。就算我孑然一身在咖啡厅享受午后时光,别人也不太会跟我坐在一起。
虽然这没有绝对的好或不好,但我会感觉到,在华人社会里,好像跟自己在一起好难。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儒家文化里,你在这个社会里的位置都是相对的,可是有时候,你真的好希望能自己一个人,对内探索自身存在的意义或价值。
所以,新冠肺炎发生时,我反而觉得,是不是它在逼我们重新回到很纯粹的个人?当你不得不和人保持距离以后,你是否仍有机会活得很丰富,不断和自己对话?
其实,我老早就为今年排定计划:2月看凡艾克的展,3月到巴黎,4月到意大利,7月去温哥华,10月就跟云门舞集到美国、巴西巡回。
现在这些行程全部取消,就连原订春天登场,和听众面对面的台湾应用材料文艺季,如今也改为线上预录,8月起播放。
02
一场疫情
把人类从速食文化拯救出来
3月10日从伦敦回到台湾后,我忽然沉静下来。几天后,区公所就打电话来提醒必须居家隔离。有时候我看到公寓外面风光明媚,还忍不住打电话去公所问,可不可以到外面晒晒太阳,结果当然是不行。
虽然如此,这两个礼拜我也觉得很棒,把好久没翻的书又翻出来,好久没听的音乐又再次撩动心弦,好久没有自己好好把黄瓜切成细细的丝。我就觉得好有趣,人在新冠肺炎时,反而可以回来做自己
对我而言,也是在快速转动的现代生活中,重新找回适合生活的节奏。
我曾经交了学费,向台北亚都丽致大饭店天香楼的保傅学「煨面」。「煨」就是用最小最小的火,把汤底煮48小时,再用这个汤底來下面,就叫「煨面」。
这几乎就是用人一般的体温做出来的佳肴。
我一直很忧心,如果越来越多人无法分辨煨面和泡面的差别,煨面这道工夫菜可能就不存在了。所幸新冠肺炎期间,好多朋友都告诉我,开始重新花很长的时间做菜,我觉得很有趣。
新冠肺炎看似是大灾难的来临,也可能是救赎,把人类从速食文化拯救出来。人们会突然心领神会,为什么要那么急?如果必须居家工作,跟家人相处、经营自己料理的时间都变多,这应该是重大改变。
不过,就算找回懂得欣赏孤独的自己,仍得时刻保持谦卑。这次疫情给我的当头棒喝是,千万不要认为自己安排的东西,一定非要达成不可,这是一厢情愿,或者是我们自己的妄想
有时候我在想,我这一代其实是非常幸运的一代,台湾在我的孩提时期,仍然有很多空袭警报,时常晚上警报声一响,我们就要忙著把灯都关掉。
03
如果认定安逸是常态
就非受到教训不可
现在台湾的年轻一代,已经没有这种经验。但我反而会觉得,在我人生至今的73年岁月中,从来没有碰过战争,是何其幸运的事。摊开人类历史,绝少有连续70年都没发生战争的时刻。
北宋在檀渊之盟之后,有过将近100年都没有战争。
所以后来大敌当前时,北宋连招架的能力都没有。当时逃到南方的孟元老写了《东京梦华录》,分析让北宋灭亡的原因,里头提到「斑白之人不识干戈,」意思就是头发花白的人已经不懂得居安思危。
这次新冠肺炎,全球确诊人数已破1070万,死亡人数也达到51.6万。
我觉得是一个功课,安逸并不是老天爷一定要给你的。如果你认定安逸是常态,你可能就必须非受到教训不可。
死亡对我而言,并不可怕,在背后支撑我的,就是《金刚经》。
还记得父亲在过世前,我接到电话,得知父亲在温哥华陷入弥留,我整理行李准备赶往温哥华时,发现爸爸年轻时送给我的《金刚经》,我也多想,就带着它上了飞机。
快到温哥华时,我就把它打开,仔仔细细地读,读到「不惊,不怖,不畏」忽然心头一震,好像父亲在几十年前早就为你准备好似的,这个时刻会发生死亡。
下了飞机后,父亲仍有呼吸心跳。我立即到他面前,看他睁开眼睛又闭起眼睛,也为他念《金刚经》。
后来,它成为安慰我的重要力量,我才恍然大悟,那是父亲刻意留给我的功课,预算我从早上起来读经,到后来变成抄写经文。
04
你以为天经地义拥有的东西
并不天经地义
疫情发生前,我还跟美国华盛顿朋友讲,10月必定可以见面。但现在想到只会莞尔一笑,所有的一厢情愿都会落空,就像《金刚经》讲的,「应无所住」,沒有什么东西是你想像中一定要完成的东西。
讲到这里,我想起2014年秋天到台东池上驻村,过着简单而纯粹的生活。
过去,我在都市生活,开灯就是早上,关灯就是晚上,可以画画到晚上10点、11点再去用餐。但在池上,居民往往清晨4点就起床干活,晚上6点钟不去吃晚饭,根本就没有晚饭可吃。
池上人不只有晨昏的记忆,也有对节气的敬畏。年初从立春开始,到年尾的大寒,一年24个节气,他们无不朗朗上口,每一个节气对他们而言,都是和土地的对话。
传染病的传播,和大自然的脱序有很大关系。过去农业民族,在宇宙循环当中,对日升月沉都有自然的记忆,不会违反自然。我们千万別以为光靠人为方法,就足以扭转大自然的秩序。
你以为天经地义拥有的东西,并不天经地义。也许有一天,我们不再有游轮、飞机,也不再能出国,这会让我们重新思考,我能不能有另外处理自己生活的方式?或是我能不能和自己相处?
也许听起来有点杞人忧天,但现在就是转机。

紧急通知

微信公众号更新后,又出幺蛾子辣!
据说如果不把匠库君加星标⭐
 以后可能看不到匠库的推送了...
现在参照下面的操作
就可以把匠库标星(置顶)~
我们依旧每天早上08:00
不见不散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