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文共 2300 字,阅读时长约 6 分钟
· 本文来源:亚当斯密经济学(刘胜军微财经出品)

作 者 | 刘胜军
中央人大工作会议10月13日至14日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发表讲话时指出:
•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制度竞争是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方面,制度优势是一个国家赢得战略主动的重要优势。历史和现实都表明,制度稳则国家稳,制度强则国家强。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也是中国式民主的集中体现。”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任何制度都必须结合一个国家的国情,民主也不例外。习近平指出:
• 民主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始终不渝坚持的重要理念。评价一个国家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的、有效的,主要看国家领导层能否依法有序更替,全体人民能否依法管理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人民群众能否畅通表达利益要求,社会各方面能否有效参与国家政治生活,国家决策能否实现科学化、民主化,各方面人才能否通过公平竞争进入国家领导和管理体系,执政党能否依照宪法法律规定实现对国家事务的领导,权力运用能否得到有效制约和监督。
拜登上台后,美国力图重塑所谓“灯塔地位”,并策划“全球民主峰会”。醉翁之意不在酒,拜登政府的意图是以“美国式民主”划线,拉拢更多国家给美国的“遏制中国”意图壮胆。
问题是,如今连美国人民自己都对“美国式民主”失去了信心,谈何领导世界?2021年9月的CNN调查显示:
• 56%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民主已经受到攻击;
• 只有48%的人认为选举反映了人民的意志;
• 36%的人认为拜登当选不合法;
• 51%的人认为下次选举,失败的政党会成功“推翻”选举结果。
YouGov在2021年9月的调查表明:
• 超过60%没有大学学历的美国白人认为美国走在错误的道路上;
• 超过80%的共和党人认为美国走在错误的道路上第二次美国大分裂)。
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阿什福德(Emma Ashford)直言:“如果美国国内几乎没有一个正常运作的民主制度,又怎么能传播民主或为其他国家树立榜样呢?”
《纽约时报》文章“美国的信念危机”指出:
• 世界各地的许多人始终都在抵制美国自封的民主捍卫者的角色。如果说21世纪教会了我们什么,那就是很多人,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都不喜欢这套理念,并感觉它威胁了自己的存在。
曾在克林顿政府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助理的James Goldgeier在《外交事务》刊文指出:
• 美国已经失去信誉。这是毫无疑问的。拜登应该在国内、而不是国际举行一个“民主峰会”。拜登政府应聚焦于美国的“不公正和不平等”,包括投票权和虚假信息等问题。如果你在国会上完全陷入僵局,且没有能力采取行动改善人们的生活,你就不会(在国际上)获得太多的道德权威。
2020年美国大选,上演了冲击国会的“未遂政变”,拒绝认输的特朗普致电佐治亚州州务卿拉芬斯珀格,要求后者“找到”足够的选票以推翻该州的选举结果。
川粉占领美国国会
2020年美国大选以“侥幸”而未酿成全面动乱。但是危机并未解除。2024年大选,“稳定的天才(stable genius)”特朗普将重出江湖,给美国民主带来更大的考验。如今特朗普已经彻底“绑架共和党”(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共和党人决意与魔鬼为伍)。共和党已经特朗普化:如今57%的共和党人认为接种新冠疫苗的副作用比染上新冠病毒病本身更可怕。前副总统切尼的女儿利兹.切尼仅仅因为批评特朗普,就被赶出了共和党领导层。美国共和党已经“部落化”,共和党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对与民主党开展“党派斗争”的兴趣,远远大于抵制特朗普这样的“摧残美国民主”、“危害世界”的极度危险人物。
英国金融时报首席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警告:
• 用小布什总统原演讲撰稿人DavidFrum的话来说,“美国在2020年之前还没有一个全国性的大规模运动,愿意为了索求政治权力而将暴行合理化。现在美国有了。”该运动的成员认为他们的对手不是“真正的”美国人。特朗普相信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迫害,他为自己的追随者定义现实,并坚称只有他胜出的选举才是正当的选举。
诺奖得主克鲁格曼指出:
• 美国的民主实验很可能就要结束了。这不是危言耸听,任何关注政治的人都能清楚地看到。我们每天都能读到共和党选民的愤怒,他们当中大多数人毫无根据地认为2020年的选举被窃取了,而国会中的极端分子则坚称,要求戴口罩相当于对犹太人的大屠杀美国人是如何变傻的:反智主义及其根源)。
• 收入的极端集中与真正的民主制度是不相容的。我们的政治体制被大企业的影响扭曲,随着少数人财富日益增多,扭曲变得更加严重。
《美国反对美国》一书深刻指出(《美国反对美国》:穿越时空30年的历史预言):
• 每一个平民百姓真的能主导这个国家的政治吗?我在本书中的分析表明,主导政治的权势集团是凌驾于平民百姓之上的。在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下私有财产对政治民主制约,不能忽略。连美国学者都表示过在经济权力的差别是那么大,以致一个集团可以用非政治手段来决定另一个集团祸福的地方,一种政治的民主就不可能发挥适当的功能。不少学者均认识到英才统治的现象违背大众民主原则。但它是产生于大众民主
美国最好为2024年的选举灾难做好心理准备,除非可以在此之前将特朗普送进监狱(“特朗普入狱”是共和党自我拯救的唯一机会)。美国历史学家、新保守主义代表人物之Robert Kagan警告:
2024年大选可能带来混乱。试想多个州连续数周出现针锋相对的大规模抗议,同时两党的立法者都宣布获胜,并指控对方采取不合宪的手段夺权。
评价一种民主制度,不应看其形式,更要看其本质和效果。习近平指出:
• 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需要解决的问题的。一个国家民主不民主,关键在于是不是真正做到了人民当家作主,要看人民有没有投票权,更要看人民有没有广泛参与权;要看人民在选举过程中得到了什么口头许诺,更要看选举后这些承诺实现了多少;要看制度和法律规定了什么样的政治程序和政治规则,更要看这些制度和法律是不是真正得到了执行;要看权力运行规则和程序是否民主,更要看权力是否真正受到人民监督和制约。如果人民只有在投票时被唤醒、投票后就进入休眠期,只有竞选时聆听天花乱坠的口号、竞选后就毫无发言权,只有拉票时受宠、选举后就被冷落,这样的民主不是真正的民主。
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在2011年为《名利场》写了一篇题为“1%的富人所有、所治、所享”的文章,对美国式民主的“虚伪本质”提出深刻批判。斯蒂格利茨指出:
美国的选举虽然是一人一票,但其实本质是“一美元一票”,是一场1%的富人一直获胜的战斗。2010年,在联合公民诉联邦选举委员会的案件中,最高法院裁定:大公司和工会在支持候选人时可以像单独个人一样行使“言论自由”权利。这一判决批准了肆无忌惮的大公司对竞选活动的捐助,堪称剥夺普通民众权利的里程碑。
《美国反对美国》一针见血指出美国体制的命门:
• 美国商品的极大丰富,就财富本身而言,美国不象一些发展中国家。那些国家资源本身匮乏。美国的财富,如果用另一种方式分配足以使所有无家可归的人都过上体面的生活,问题是,这种分配方式在这个制度下难以形成,不符合这个制度的性质
美国街头的流浪者

“历史终结论”的发明者福山为美国的政治衰朽忧心不已:
强大的利益集团控制着美国政府,这是一个真实的难题,是我在《美国的政治衰败或更新》一文中所说的政治衰败的源头之一。唯有猛烈的外部冲击(shock)才能修复美国衰败的政治制度,才能打破目前的平衡‪,使真正的政策改革变得可能。‬
民主是一个过程,必须由各国人民根据自己的国情探索。任何外部力量的干预往往效果适得其反,“欲速不达”。缅甸、埃及在拥抱“美国式民主”后却陷入军事政变和社会动荡,而大量拉丁美洲国家,拥抱“美国式民主”的结果却是跌入“中等收入陷阱”,经济社会发展长期停滞(“缅甸之花”再凋零,暴露民主选举制的命门)。
习近平强调:
• 民主是各国人民的权利,而不是少数国家的专利。一个国家是不是民主,应该由这个国家的人民来评判,而不应该由外部少数人指手画脚来评判。国际社会哪个国家是不是民主的,应该由国际社会共同来评判,而不应该由自以为是的少数国家来评判。实现民主有多种方式,不可能千篇一律。用单一的标尺衡量世界丰富多彩的政治制度,用单调的眼光审视人类五彩缤纷的政治文明,本身就是不民主的。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中国共产党做对了什么?)。唯有这一点,才是普世的哲理。
- END -
记得转发给你脑海中第一想起的群~


刘胜军
坚持讲真话的经济学家
国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
2014 年参加总理经济座谈会
70 后经济学家代表人物之一
著有《下一个十年》

▼ 应聘、演讲邀请、商务合作 
请添加微信:tina711
(添加好友时请备注姓名、机构、职位、目的)
诚聘富有激情的财经写作达人
喜欢就点在看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