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棵青木
来源:远方青木(ID:YFqingmu)
文章已获授权
1952年,中国举办了人类历史上最特殊的一届奥运会。
战俘奥运会,由战俘组成的奥运会。
1952年7月,第15界奥运会在芬兰举办。
对于新中国来说,这东西挺新鲜的,要知道连苏联代表队都是在这一年第一次参加奥运会。
全世界多个国家参加的运动会,叫奥运会。
然后我们琢磨了一下,好像我们自己也能办一次奥运会啊。
西方主要国家不愿意派人过来参赛,没关系,朝鲜那边不是抓了很多联合国军么,足足一万多战俘呢,来自于14个国家,足够举办一场奥运会了。
虽然国家数量看起来没有现在的奥运会多,但实际上地球绝大多数国家都是二战后成立的小国,主要国家始终是那几个。
当时西方的主要国家,人人有份,都在志愿军的战俘营里有代表。
1952年11月15日,志愿军在13107名战俘中选择了500多人作为参赛代表,另外选了200多人当啦啦队,举办了人类历史上空前,也绝后的战俘奥运会。
参加战俘奥运会的运动员们,分别来自于美、英、法、加、哥、澳、菲、土、荷、比、希、墨和波多黎各等14个国家和地区。
参赛的类别共分八个大项,31个单项,完全照搬当时的奥运会,只有水上项目因为缺乏游泳池没有举行。
为了宣传战俘奥运会,志愿军还特地印刷了英文版的宣传册,号召有运动实力的战俘踊跃报名。 
所有人员和场地组织到位后,战俘奥运会正式开幕。 

战俘奥运会的开幕式,由美国战俘詹姆斯•G•维内里斯主持。

开幕式上的火炬,由美国战俘小威利斯•斯通举起。
解说员,由英国战俘乔治•E•纽豪斯担任。
在这场奥运会上,美国队的表现非常突出,包揽了绝大多数的奖牌。
主要原因,是人数多,而且美国人确实很喜欢健身。
来自美国队的黑人选手约翰•L•托马斯,甚至在战俘奥运会百米赛上跑出了10.6秒的成绩,当时的世界记录是由美国的黑人运动员杰西•欧文在1936年创造的,数据是10.2秒。 
而在战俘奥运会上,美军的一个平平无奇的一等兵,黑人约翰,在未经任何专业训练的前提下,仅仅只比当时的世界纪录低0.4秒。

不得不说,黑人跑步真的是很厉害。
天赋,没话说。
不过这个天赋,仅限于短跑。
韩国队的战俘数量也不少,但是在绝大多数项目里都没有拿到奖牌。
不过在一个项目里,韩国选手震惊了所有人。
在3000米长跑项目中,韩国选手碾压了所有的黑人运动员和白人运动员,包揽了第一名到第四名。
韩军战俘逃跑能力特别强,这一点是得到志愿军盖章认证的,很多志愿军老兵都回忆说韩军战俘特别难抓,两条腿跑的一点都不比志愿军慢,很多韩军本来是可以俘虏的,结果都硬生生跑掉了。
不把包围圈合拢,韩军战俘是真的不好抓,连以铁脚板著称的志愿军都未必追得上。
包揽3000米长跑项目所有奖牌,韩军的实力那不是吹的。
而且你要想一想,蹲在战俘营的都是被俘虏的,都是逃跑能力比较弱的,那些硬生生跑掉的韩军,长跑能力得有多强。
大韩民国,恐怖如斯。
不过拥有特殊种族技能的也不止韩国一家,当时的土耳其也很厉害。
在摔跤项目中,土耳其表现非常出色,横扫诸国,土耳其战俘阿里夫·格克切成为摔跤王,创造了连胜七场的记录。
当然,这也和项目本身有关,这个摔跤项目的名字就叫土耳其式摔跤,土耳其战俘先天优势特别明显。 
战俘奥运会的项目还是很多的,比如说棒球比赛。 
比如说,足球比赛。 
项目太多,就不一一列举了,和正常的奥运会没啥区别。

比赛结束后,还举行了隆重的发奖仪式,奖品是从中国特地采购的景泰兰花瓶、丝质雨伞、檀香木扇子、玉石项链、丝巾和手帕等。
英国人乔治•格林取得了1500米竞走冠军,获得了一把遮阳伞。 
总之,战俘奥运会办的热热闹闹,非常的精彩。

有关战俘奥运会的一切,都由著名美联社记者,普利策奖获得者弗兰克·诺尔现场拍摄并记录,然后发送到美国媒体进行报道。
弗兰克·诺尔,曾在二战中因拍摄一个被鱼雷袭击的幸存者照片而荣获普利策奖,在世界媒体界赫赫有名。
这么大的一个美国记者,为什么会报道战俘奥运会?
因为他想拍摄美军抵达鸭绿江的照片,再拿一次普利策奖,就跟着美陆战一师先头营的部队冲在了第一线。
然后,被活捉了。
因为被抓住的时候弗兰克坐在军用吉普车上,穿上尉军服,佩戴手枪,旁边还架着机枪,因此被认定为军官,送到了战俘营里。
后经反复确认身份,弗兰克被认定为记者。
美联社得知这一消息后,大喜过望,但并不是立刻去捞弗兰克出来,而是和志愿军方面达成协议,让弗兰克继续留在在战俘营里做报道,并送去了很多设备。
弗兰克在战俘营里拍的每一张照片,那可都是独家报道啊,绝对的独家,其他媒体想拍都不可能拍的到,进战俘营的记者就这么一个。
而志愿军政治部的人也同意了此事,因为当时中国方面发的所有图文报道,都被西方媒体认定为“共产党的宣传”而不予采用,现在由美联社大记者自己拍的照片,自己写的文章,由美联社自己发出去,这总是真的了吧。
因此,弗兰克得到了在战俘营里采访的特权,享有报道自由,爱拍什么就拍什么,志愿军战俘营还特地给他配了两名助手,保证他去任何地方都畅行无阻。
弗兰克拍摄的照片不计其数,仅公开发表的照片就有数百张,无数西方媒体转载引用了弗兰克的独家照片,支付的版权费就有100万美金之多,上世纪50年代的100万美金。
弗兰克名利双收,但客观上也把战俘营的一切都报道出去了,让战俘奥运会名气大增。
我军之所以敢让弗兰克完全自由的在战俘营里进行拍摄和采访,那是因为我们的战俘政策完全经得起对比,就怕没人报道。
中国的战俘政策在全世界,乃至于人类历史上都是首屈一指的。
对战俘,简直是好的不得了。
不仅是对国内的战俘好,对国外的战俘也好,当年对日军战俘的优待政策,好到我们自己人都不敢相信,觉得是政治宣传,更别提外国人了。
但实际上,当初对战俘真的是这么好。
因为从建军以来,红军的理念就是解放全世界的穷苦人,这里的穷苦人指的是全世界所有的无产阶级,包括外国的。
而那些外国的底层军人,一样被我军认定为无产阶级同胞,是在外国资产阶级胁迫下打仗的。
这种思维,导致了我军成为了全世界,乃至于全人类历史上对战俘最友好的军队。
杀俘,虐俘这种事情,在我军是严格禁止的。
国民党的战俘,到了战俘营了几十个小时就被转化成自己人了。
而外国的战俘转化起来困难一点,但走出战俘营后,想鸡蛋里挑骨头找点茬都很困难。
美军对战俘的政策,已经算是西方阵营里对战俘最好的了,但是和我军一比,还是差的很远。
因为从根源上,美军还是把战俘视作战俘,而当时的志愿军是把战俘视为被思想控制,人身胁迫的阶级兄弟,这种本质上的不同,导致美军的战俘政策不可能比得过我军。
在志愿军这边热热闹闹举办战俘奥运会的时候,美军战俘营里对志愿军战俘进行不断的拷打、虐待,强迫他们“自愿”去台湾。
很多战俘不愿意,被棍棒打出一身血后,被强迫在签名书上摁上血手印,还不愿意的,就强制在身上刺上反共口号。
在震惊世界的巨济岛血腥杀俘事件中,不愿意去台湾的志愿军战俘,连心脏都被公开挖出来了,然后展示给其他战俘看。
强硬宣称要回中国的志愿军战俘,被活生生打死的,不计其数。
总共2万多志愿军战俘,最终能回国的只有6000多人,一部分被遣返到了台湾,一部分直接惨死在了战俘营。
美军方面动用一切手段不允许战俘回国,包括把人打晕后摁血手印,在身上刺字,当众挖人心脏等。
而志愿军方面则对一万多战俘执行来去自由政策,不打不骂,只要你说要回国,就一定让你回国。
21名美军战俘和1名英军战俘,在这种背景下选择了去中国居住和工作。
没有任何虐待,没有任何刺字,更没有任何挖心脏之类的暴行,只有思想工作,所有战俘的决定,都公开沟通认定,随时可以改口。
这22名最终选择中国的战俘,其中12名就是参加过战俘奥运会的人员。
而选择遣返回国的战俘,思想也已经严重左倾。
对于所有回国的战俘,美国陆军部都进行了长达10年左右的跟踪监视,在文件中,陆军部断言数千名美国战俘中已经有超过1/3的人犯有“严重通敌罪”,因为他们逢人就夸共产党好,还有75人“已成为共产党的特务”。
但实际上,我们只是在战俘营里把他们当人看,而他们也只是说出自己真实的所见所想而已。 
第六战俘营战俘、美国陆军第24师师长威廉·迪安少将曾说:
“志愿军创造了俘虏营前所未有的历史。”
第二战俘营战俘、英国皇家陆军第29旅格罗斯特营营长卡恩斯中校评价说: 
“中国人改写了世界战俘史!”
美国著名将军李奇微的回忆录中也这么写道: 
我们后来体会到,中国人是坚强而凶狠的斗士,他们常常不顾伤亡地发起攻击。但是,我们发现,较之朝鲜人他们是更加文明的敌人。有很多次,他们同俘虏分享仅有的一点食物,对俘虏采取友善的态度。
像这种一口气抓捕来自于14个国家的战俘,数量还达到一万多人的事情,是空前的,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任何一个国家同时和这么多国家交战且获胜过。
同时,也是绝后的,我估计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有任何人类国家再同时和这么多国家交战了。
因此,战俘奥运会成为了绝响,空前绝后的人类奇观。
因为比较丢人,所以西方媒体从来不提这个事,试图把这件事遗忘在历史中。
其实,这件事对中国的积极影响还不止是在政治宣传方面。
刚建国的时候,国际上并不承认新中国,从各方面排斥我们。
但是在战俘奥运会上,中国证明了自己强大的奥运会组织能力,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1954年5月,国际奥委会通过决议,承认新中国的全国体育总会为中国奥委会。
你们不让中国办奥运会怎么办?
没关系,我们可以把你们的人抓过来,自己办奥林匹克。
新中国第一届奥运会,其实举办于1952年。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