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宁|作者
朴素的树、青橙|编辑

andrew neel|图源

现在教育孩子,好像越来越难了。
上周,我刚上初二的侄子和爸妈大吵一架后。
离家出走了。
起因是双减后,孩子爸爸听说“别人都在偷偷补课”,担心自家孩子落下,于是花大价钱找了“一对一辅导”,还给他定制了个性化“每日加餐”:
周一三五补语数外,周二四补物理化学,周末线上外教。
而孩子妈妈,在目睹双减后,很多学生在外游荡无所事事,直接向单位申请了在家办公。就为了督促孩子完成作业。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们不也是这么走过来的吗?”
但事与愿违,刚刚结束的月考,一向排名班级前十的侄子,竟然滑到了二十多名。
期望有多高,失望就有多大。
父母越想越火大:
“你怎么好意思考这么点分数?”
“你是不是根本没认真上课?还是说你就是笨呢?学不会?”
“你还想考大学吗?要不干脆去职校混日子,以后就送外卖吧!”
句句扎心。
甚至当着孩子的面,把他的考卷撕了个稀巴烂。
第二天,孩子放了学便没有再回家。
爸妈急了,兴师动众地找孩子。最后好容易在网吧里找着了,几天没洗澡没换衣服的孩子,头发身上都臭了。
后来我再见侄子,他的眼里已经没有了光。
你看,多少家长抱着“为你好”的初衷,结果跟孩子“斗”得两败俱伤。
更可悲的是。
这并不是某几个人的疯狂。
它更像是一种集体内卷,所有人都被裹挟在内,挣扎前行。
以至于“双减”出台之后,不但孩子的负担没有减轻,家长的焦虑反而更重了。
今天,壹心理就和你聊聊:内卷中焦虑的家长
内卷的家长们,
到底在焦虑什么?
内卷的本质,是“努力”的“通货膨胀”。
就像电影院里,当第一排一个观众站起来时,其他观众本来坐得好好的,为了看清屏幕,也不得不跟着站起来。
“双减”也是如此。
家长们本可以偃旗息鼓,没想到很多人另辟蹊径,不退反进。
在内卷之路上,越走越远。
停不下来的父母,到底在焦虑什么?
几位家长,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a. “中考不考到学校前几,根本上不了海淀牛校。”
刘女士今年40岁,国企员工,家住北京丰台,儿子刚上初二。
最近,听说中考要增加语文和体育的权重。
刘女士着急了,一边线上打听作文名师,一边线下跟儿子在楼下跳绳,一度跳到抽筋。
她最大的焦虑就是:
“中考不考到学校的前几,根本不可能跨考到海淀牛校。”
为了达成目标,她给儿子报了五六个补习班。
“双减”之下,很多家教改成了线上教学,这让刚交了3万块钱补课费的刘女士烦恼不已。
“光跟着视频学不行。”她郁闷地跟我说,生怕这么多年的努力功亏一篑。
刘女士的焦虑,本质是对“稀缺资源”的焦虑。
百里挑一的概率,让牛校资源变得格外“稀缺”。
这足以逼疯一大群家长和孩子。
b. “高考考不好,就跟他爹一样了。”
老张今年52岁,打了一辈子工,前些年开始送外卖。
他的大儿子在外地读大学,小儿子今年刚上县城读高中。
按理说,“双减”跟高中生没啥关系,可政策下来后,老张心里还是很慌。
还没放寒假,他就给大儿子打了好几通电话,催他寒假回来好好辅导弟弟的功课。
学习的事情,老张不懂,但他坚信:
高考能改变命运。千万别跟他爹似的,一把年纪了,还要风里来雨里去。
老张的焦虑,源于一种“极端化思维”:
一次考定终身,考不好,这辈子也就完了。
c. “学校教的那点东西哪够?现在都是素质教育。”
王先生,45岁,500强外企中层。
妻子跟他一样,都是从十八线小城的残酷选拔中,奋力爬上来的中产精英。
由于不想让女儿重蹈自己的老路,也挤高考的独木桥。
夫妻俩制定了详细的留学计划。
除了正常应试课程外,击剑、马术、围棋、芭蕾……通通安排上。
此外,下半年还预备了游泳和计算机编程。
王先生说:
“国际学校看重多方面的能力,只学学校里那点应试的东西是远远不够的。”
他觉得早该双减了。
不屑于应试教育的王先生,也有着自己对于“完美主义”的焦虑:
各方面都不能有短板。
内卷之下,
是失声的孩子和失控的家长 
然而,无论父母是为什么而焦虑,最后苦的,都是孩子。
对他们来说,被动、高压的内卷,危害显然易见。
比如缺乏休息和睡眠,导致思维定势;
学习动机弱化,破坏自主感,学习效果越来越差;
甚至有研究发现,每五个高中生里,就有一个动过自杀念头,其中:
8.3%有明确的自杀计划;
3%真正实施了自杀。
3%的概率,看似很小,但落在一个家庭上,就是一座山。
其中主要原因之一,就是高强度的学业压力。
与此同时,家长肩头的担子也不轻。
经济压力大,有时候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够买5节钢琴课,想鸡娃得先鸡自己;
精神压力大,研究发现,很多家长会因为孩子升学患上焦虑症,睡眠和饮食障碍也随之找上门来。
同门的一位师姐,儿子刚上初三。
她说,双减出台以后,自己每天下班后的主要任务,就成了上网给孩子找中考精选题。
每天吃不好睡不香,生怕孩子跟重点高中失之交臂。
同时,这些负担也成了一种投资付出,让家长对孩子施予更大的期望和压力
“我这么辛苦,为什么他就是不好好学?”
于是,家长逼得越来越紧,孩子反抗得越来越凶。
可即便如此,仍然停不下来。
是中国父母天生爱卷吗?
纪录片《他乡的童年》,或许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在芬兰,孩子既不用考试,也不必写作业;
老师们会带学生去森林里上课;
如果孩子不喜欢数学、喜欢乐高,老师就会用乐高教他数学。
片子一出,不少人高呼:下辈子投胎去芬兰!
可一个不可忽略的事实是:
芬兰多少人?500万。
中国呢?
14亿。
更别提还有6亿人,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
终日奔忙,只为碎银几两。
他们有多希望为孩子可以“麻雀变凤凰”。
当然,这不是说高压教育就是合理的。
我们只是希望在看到“失声的孩子”的同时,也能真正看到这些“失控”但无力的父母。
看到他们所处的现实。
找到心理控制感,
把主动权交还给孩子
中国父母确实很辛苦,为了孩子承担着各方面的压力。
事实是,社会大环境短时间内恐怕很难改变。
我们能做的,是尽可能卸掉一些额外的、衍生的压力。
第一个可以调整的,是心理控制源。
简单来说,就是对孩子学习好坏的正确归因:
他学的好或不好,到底是因为什么?
很多父母习惯把控制源放在自己身上,坚信孩子学习好不好,父母说了算。
所以,子女行为的“失控”,就成了最让父母焦虑的心理控制源之一。
也就是说,家长要对孩子拥有绝对控制权。
一旦有“失控”的苗头,就必须马上回归“正轨”。
所以,写作业时磨蹭要管,学习中间走神也要管。
无疑,高压政策,是最快可以缓解焦虑、夺回控制感的方式。
可扪心自问,哪个家长想成为被孩子讨厌的“控制狂”,一学习就鸡飞狗跳呢?
这时,我们有两个更好的选择。
一是治标。改变自己的不合理信念,区分想法和现实。
比如绝对化的要求,“我花了那么多钱,他不考好不行。”
再比如极端的判断,“这次数学只考了80分,这样下去肯定完蛋。”
把这些想法写下来,然后站在“对方辩手”席上,一一反驳。
二是治本。逐渐交出控制权,让孩子拥有更多的自主感,去发展内部动机。
什么是内部动机
简单来说就是“我喜欢、我想要”,而不是“我被要求、我必须”。
这并不意味着家长要完全放手不管,相反,它给父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首先要做的,就是不带评判地去聆听孩子真实的想法
允许孩子去学他真正喜欢的东西。
一个人,只有发自内心认可自己所做的事情,才能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努力自我说服、继续坚持下去。
其次,要及时真诚的表扬。
行为主义认为,每一次表扬都是一种正强化。
所以,不必等到考一百分了再去表扬孩子。平时哪怕只发现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改变,也值得庆祝。
霍思燕的高情商儿子嗯哼,就是表扬出来的典型。
嗯哼给她做了一个简单的“蕃茄酱配火腿肠”,谈不上多好吃。
但她却直夸嗯哼:
“太有创意了,嗯哼以后可以变成小发明家了。”
不仅保护了儿子的自尊,也给了他下次继续“创造”的动力。
这时候,如果再问一句“这么厉害,你是怎么做到的?”,则更能激发孩子的表达欲和自我效能感,让他们再接再厉。
当然,光“说好话”也不行,就事论事的惩罚同样不可或缺。
这里要把握的“度”在于:
绝对不要上升到人格、能力的层面,对孩子进行人身攻击。
诸如“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以后还能有什么出息”“生块叉烧好过生你”……
全盘的否定和打击,对成人都是不可承受之重,何况孩子。
第三,父母要有“脚手架思维”。
在孩子无法靠自己实现目标的时候,去托住他。
我有一位当数学老师的哥哥,每次孩子问他几何题的时候,他都会鼓励孩子先自己再想十分钟,如果实在想不出来,他才会用笔画一道辅助线,然后让孩子在此基础上继续思考。
“我非常相信他的能力,他不是不会,只是有时会需要一点提示。”
善做“脚手架”的父母,会让孩子既有掌控感,同时又能自我发掘。
而与之相对的,是事无巨细的安排,以及万事不管的漠视。
前者,会养出迷茫又难以自立的巨婴;
后者,又让孩子误入歧途。
最后,父母要培养自己的成长型思维。
心理学家Dweck在《终身成长》一书中,提到了两种思维模式:固定型思维和成长型思维。
固定型思维的家长,把孩子当“石头”,认为孩子的特质是不变的;
成长型思维的家长,会用动态的眼光看待孩子,把孩子当“种子”,相信更多的可能性。
这会随之产生期望效应,让孩子往更好的方向成长。
还记得那位清华妈妈的故事吗?
儿子幼儿园时,老师对她说:“你的儿子有多动症,在板凳上连三分钟都坐不了。”
她却告诉儿子:“老师说宝宝原来在板凳上一分钟都坐不了,现在能坐三分钟了。”
这份看见和信任,成为滋养孩子一生的养料。
所以,试着给孩子多一点信任吧,让他们在广阔世界里自由探索;
同时,也给自己松松绑,多一些独立空间,让自己好好放个假。
磨刀不误砍柴工。
相比在内卷中,带着孩子玩命追随其他人的步伐,这可能更加事半功倍的选择。
当然,暂时没做到也没关系。
慢慢来。
我们可以先迈出第一步,让孩子明白:
“无论你考多少分,我对你的爱,都不会少一分。”
毕竟,当黑夜来袭,你是孩子能握住的,唯一的那双手。
世界和我爱着你。
参考文献:
1.刘世定, & 邱泽奇. “内卷化”概念辨析.社会学研究, 2004.
2.王正雨, & 胡金生. 睡眠对创造性问题解决的影响:基于记忆重组的解释. 心理科学进展, 29(7), 13.
3.桑文华, 秦新红, 于雪竹, 刘建丛, & 杨老虎. (2008). 心理控制源及相关因素对高考学生家长焦虑的影响.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08年16卷2期, 213-215页, ISTIC.
4.曹欢. (2004). 表扬对儿童内部动机的影响. 辽宁教育行政学院学报, 21(2).
5.邵景进, 李丹, 郭芳, 武盼盼, & 张大均. 父母教育卷入与流动儿童的学业成绩,情绪适应:自主感和能力感的中介作用. 中国特殊教育(1), 8.
6.陶芳标, & 郑迎军. (1999). 青少年自杀行为及其影响因素的研究. 中国公共卫生, 015(003), 247-248.
- The End -
“双减”之下,父母学会放手
孩子才能走得更远
👇👇👇
关注壹心理视频号,
看更多有趣有料的心理学视频~
比起成绩,孩子和父母的心理健康更重要。如果你的孩子因学业日益焦虑?你因为担心孩子而疲惫无力,那么更应该关注内心,避免更严重的后果发生。
走进咨询室就是有效方式,不仅能够从根源上纾解焦虑,也能帮我们建立和谐的、滋养的亲子关系。

壹心理推出半价心理咨询,甄选资深心理咨询师,最高立减1000元,每人仅限一次机会。
扫码抢购,先到先得

者简介:文小宁,北师大发展心理学硕士,喜欢猫和甜食,知乎id:文小宁。
点个“在看”,关注孩子成长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