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英国《每日邮报》网站10月12日报道,一份报告说,英国在新冠疫情期间的疫苗研发和医学研究领先于世界,帮助全球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英国国会议员们说,新冠疫苗接种计划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成就之一”,它“弥补了”英国的其他政策错误。
议员们在报告中称该计划“规划果断、实施有力”,让英国成为第一个启动新冠肺炎疫苗大规模接种的西方国家。
报告说,英国政府很快“确定了疫苗是摆脱疫情的出路”,并大力投入研发,提供2000万英镑资助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临床试验。
报告还认为英国在去年11月就签订3亿剂疫苗采购协议的做法是“积极”的。
报告的结论是:“英国的新冠疫苗计划是英国科学和公共管理史上最成功、最高效的计划之一。”
报告说:“全球疫苗行动最终将挽救数以百万计的生命,英国在其中发挥了领导作用。”
报告说,英国国民保健署的大规模疫苗接种计划取得了巨大成功,英国在这方面是全世界成绩最亮眼的国家之一。
报告还“称赞”英国科学家在为新冠肺炎患者寻找治疗方法方面“胜过”其他国家。
延伸阅读
英媒:英反思早期“群体免疫”是“最重大失败”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0月11日报道称,英国一项新冠调查报告发现,英国早期的“群体免疫”策略是一次“公共卫生失败”。
英国议会的新冠调查报告得出结论说,新冠疫情暴发初期,英国政府和科学家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即支持采取“群体免疫”策略,这是“英国有史以来最重大的公共卫生失败之一”,导致无数人丧生。
报道称,这份联合报告由来自保守党、工党和苏格兰民族党的22名议员一致通过。在英国首相约翰逊承诺进行的全面公开调查之前,这份报告是对英国疫情应对方式的首次权威调查。
陷入“团体迷思”和“宿命论”
议员们指责政府及其科学顾问陷入“团体迷思(指在一个团体内,成员出于从众压力而不能做出客观和符合实际的决策)”,没有考虑世界其他地区采取的有效疫情应对方式。
英国下议院科技委员会和卫生与社会保健委员会公布的这份报告说,虽然英国拥有“一些世界上最优秀的专业人才”,但它在疫情暴发的头几周却决定推迟实施封锁措施,也没有要求人们保持社交距离。
据报道,英国已有超过15万人死于新冠疫情,是全球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
报告指出,英国在2020年3月实施封锁措施的速度慢于其他几个欧洲国家,也未能像许多东亚国家那样成功开展病毒检测和追踪行动,这是“不可原谅的疏忽”。另一项疏忽涉及政府未能在疫情早期实施严格的边境管控措施,这原本可以减少新冠病毒在旅行者当中的传播。
下议院科技委员会主席格雷格·克拉克说,考虑到当时有限的病毒检测能力以及大部分人认为民众不会接受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的“封城”,所以他们认为科学顾问并没有“蓄意奉行群体免疫政策”,但这其中存在一定程度的“宿命论”,使这样的结果成为必然。
“自视甚高拒绝东亚观点”
报告指出了疫情早期出现政策和建议失误的几个原因。其中包括:因为英国没有采取有效的病毒检测行动,有关病毒传播的数据不足;过分依赖特定的数学模型;低估民众对封锁措施的接受程度;对政府紧急情况科学咨询小组的成员身份和活动保密;以及自视甚高,把其他国家——特别是东亚,但也包括欧洲其他地方——的不同观点拒之门外。
议员们表示,在被指至少参加过一次咨询小组会议的87人当中,除一人外,其余所有人都来自英国机构。报告说:“我们本该对其他地方正在采取的做法——比如及早采取封锁措施、实施边境管控,以及进行有效的病毒检测和追踪——持开放态度。但一定程度的‘团体迷思’意味着,我们没有这样做。”
报告发现,内阁大臣们认为“很难去质疑官方科学顾问的观点”,尽管他们本该对“任何科学建议背后的假设提出质疑,尤其是在国家紧急状态下”。报告说,没有什么证据表明大臣们对这些建议提出了“足够多的挑战”。
“大臣们用自满回应警告”
报道称,这份长达150页的报告收集了来自50位证人的400份书面陈述和证据。
克拉克说,“英国疫苗计划的大获成功与国民保健署病毒检测和追踪计划的糟糕表现形成了鲜明对比”。
影子卫生大臣乔纳森·阿什沃思在对该报告发表评论时说:“这份由跨党派议员撰写的报告措辞严厉,指出了大臣们在应对疫情方面犯下的重大错误。每走一步,大臣们都受到了警告,但他们用自满来回应。我们现在需要公开调查,以便今后永不再犯如此悲剧性的错误。”
一位前保守党内阁大臣说,报告对英国科学家的批评“意味着大臣们不能光是说‘我们遵循科学’,这句话成了他们去年的口头禅。科学终究不是黑白分明的,但封锁决定却是非此即彼”。
监制 | 亚君
审核 | 田欣
编辑 | 唐立辛
点击下方图片购买《参考消息》数字版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