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嘉怡 I 内容编辑
劣迹艺人宋冬野,最近在微博发了篇真情实感的小作文。
内容,大致就是吸毒被拘之后的一系列糟心事:
演出不能办,大钱不能赚...
对此,他发出6个灵魂拷问——
1、我正准备开演唱会捞钱,这下场子被你们砸了,我可咋办?
2、我虽然吸毒,但也做好事,所以我是好人;

3、缉毒警又不是我杀的,毒品也不是我卖的,只是吸毒有什么错?
4、我们艺人压力太大,你们小老百姓哪懂啊。
5、我做艺人才不是为了捞钱,只是逐梦演艺圈罢了。
6、我已经受过处罚了,你们怎么还不让我捞钱,我对这世界太失望了。
“我只是吸了个毒,凭什么被封杀?”
这就是很多劣迹艺人的心声。
如果信了他们的混蛋逻辑,后果多严重,我不敢想象。
今天,想和大家聊聊这3件事。
第一件事,做艺人,压力大;
但做个普通老百姓,压力更大。
凌晨2点,开早餐店的小贩就要出门买菜,准备迎客;
凌晨5点多,街头上的清洁工就要上路打扫,不分雨雪;
每个饭点,外卖员都在汽车间来回穿梭,不顾危险;

谁不是在拼命,谁又不是在承受压力。
哪怕坐在办公室里的白领,情况也没好到哪儿去。
设计师为了满足甲方要求总是改稿无数遍,编辑假期都在为热点加班,程序员修改起BUG没日没夜。
大家都在吃苦啊,要么吃身体上的苦,要么吃精神上的苦。
难道,就只有你艺人最金贵最特别?
更何况,大多数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回报还微乎其微。
一个普通人,可以为房贷、为孩子学费、为老人医疗费一夜白头,一个幸福的小家,会因为一场意外随时破碎;
而艺人们,虽然辛苦,但至少还可以吃香的喝辣的。
前《时尚芭莎》总监苏芒在参加一档节目时,提议大家先交伙食费。
宋丹丹开玩笑说,每人每天650。
没想到苏芒直接说,650真的不够,为什么呀?
你早上不喝牛奶呀?你早上不吃鸡蛋?
我们要吃好一点喽,我不能那么差的伙食啊。
明星一顿饭,抵得上普通人几个月伙食费。
就这,还好意思说压力大?
想想看,如果压力大、得了抑郁症就要去吸毒,那全世界得有多少人吸毒?
前两天,脱口秀演员杨蒙恩说的一句话,今天我也想送给吸毒艺人们:
这个世界上,没有天生的好人,只有被约束的文明者。
正因为时刻坚守底线,很多人才没有在受苦受难之后,坠入深渊。
第二件事:
我们一定要坚决抵制有吸毒史的明星重返舞台。
宋冬野说,“吸食毒品属于违法行为,贩毒才是犯罪行为。”
根据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
吸毒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两千元以下罚款;
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是,吸毒的确不判刑,通常只是拘留+罚款。
甚至,吸毒艺人想复出,国家也没明确禁止。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抵制吸毒艺人?
第一点,你永远想不到,毒品会让多少无辜的人丧命。
今年3月,一个广东女孩被送进医院抢救。
送到时,她已神志不清、昏迷不醒
最可怕的是:年仅30岁,她身上多个脏器已经衰竭,宛如90岁老人。
罪魁祸首,就是一种新型毒品。
据说,它能让人快乐又放松,还能睡个好觉。
但这是骗人的。
一旦不继续喝,马上会出现各类症状:
要么表情麻木如僵尸,要么亢奋异常如野马。
这种状态下,根本无法休息,更别提睡觉。
想戒毒?太高估自己了。
一名年轻人,因为在戒断过程中严重失眠,于是不断服用安眠药。
服下20粒安眠药后,他去世了。
如果说,“毒品是伪装成糖的毒药”,那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拒绝呢?
新型毒品咔咔水,就是在韩国综艺《金炳万的丛林法则》里火起来的。
作为嘉宾们的生存水源,
这个饮料不仅包装炫酷,还宣称“不喝酒精也能嗨”;
实际上,里面含有致幻、致毒成分。
7天干戒不服用,就可能死亡。
毒品进化到现在,早就不是一眼能识破的。
它们都被包装成了,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物。
比如,一杯奶茶、一颗彩虹堂、一瓶汽水...

第二点,你永远不知道,粉丝的跟风行为有多疯狂。
去年某档选秀节目,为了扫码给偶像投票,
因为二维码在牛奶盖里,粉丝们只要瓶盖不要奶。
自己喝不过来,就雇人直接倒奶。
仅仅一天时间,就有27瓶奶,被倒进了下水道...
节目只有20位选手,饮料总花费却高达8904万。
粉丝们如此不理智,
如果偶像吸完毒还能若无其事地回到舞台上,
粉丝会觉得偶像犯了大错吗?
不,他们只会觉得偶像太酷太潮了。
在宋冬野的新歌评论区里,欢迎回归,甚至是“走出阴霾”的言语不在少数;
办个演唱会,来捧场的依旧有上千人。
就好像之前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如果放任劣迹艺人复出,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守护年轻人的三观,正是中国老百姓最朴实的正义感。
所以,对吸毒艺人,我们选择零容忍。
第三件事:
别以为吸毒和缉毒警没啥关系,吸毒者手上,可沾满了烈士们的鲜血呢。
吸毒一张嘴,缉毒跑断腿。
2016年,我国共有362名缉毒警牺牲在岗位上,几乎每天到都要牺牲一位。
其中最大的有68岁,最小的只有18岁。
在中国人均寿命已有77岁的当下,他们的平均寿命只有41岁。
成为缉毒警的第一天,他们就做好了牺牲的打算。
他们的工作,可不像艺人,每天站在舞台前唱歌跳舞,就能赚大钱;
他们的工作,甚至不像白领,每天坐在办公室里,舒服安稳;

他们的工作,可是在一个个偏远之地,和毫无人性的毒贩作斗争啊!
宋冬野说,常人无法体会创作者的难;
那缉毒警的苦,他又能够想象吗?
从事毒品鉴定工作的何武,常年和家人聚少离多。
最多的一次,365天,他在外面待了206天。
这还只是相对安全的后方岗位。
北京警察宋名扬,为了潜入毒枭集团做卧底,被迫吸毒。
后来案件虽然告破,但宋名扬的一生也毁了。
吸毒、戒毒、复吸...他的身体被摧残得千疮百孔。
得知他吸毒,妻子精神崩溃,进入精神病院。
儿子没有父母陪伴,也患上轻微自闭症。
失去的东西,永远要不回来。
有时候,这一去就是一辈子。
宋名扬的故事已经让我们扼腕叹息,
而那些暴露身份,又不幸落入毒贩手中的缉毒警,更比他痛苦千万倍。
战争时期,战俘也有国际法保护。
但不幸落入毒贩手里的缉毒警,谁来保护?
拔牙、挖骨、断指、挑筋...。毒贩们无所不用其极。
他们动用最残酷的折磨方式,只为让缉毒警感受生不如死的痛苦。
毒贩们,连缉毒警的至亲也不放过。
曾经就有缉毒警的家人,在祭拜时,被蹲点报复的毒贩发现身份。
随后惨遭毒手,全家灭门。
所以,缉毒警牺牲后,连墓碑都没有。
是啊,你以为吸毒,毁灭的只是自己。
可你要是不吸毒,哪有人贩毒;
没有人贩毒,缉毒警又怎么可能牺牲?
如果我们给吸毒艺人一条活路,
那谁给惨烈牺牲的缉毒警一条活路?
宋冬野之流的艺人,这次必须被彻底封杀了!
劣迹艺人不死,吸毒之风不止。
✏️来源:嘉怡,行动派内容编辑本文首发公众号:行动派(ID:xingdongpai77),转载请联系授权。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