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文共3333 字,阅读时长约 6 分钟
· 本文来源:亚当斯密经济学(刘胜军微财经出品)
作 者 | 刘胜军
01
本号9月6日文章“三年前,许家印误服了一剂叫“任泽平”的药”,引发舆论强共振,原因很简单:从2015年股灾,到如今恒大风雨飘摇,天下苦任泽平吹牛久矣。
9月23日,任泽平通过“吴晓波频道”进行了一次“迂回的辩护”,可惜反响平平。因此,10月11日任泽平决定亲自出马奋力一搏。
先说说吴晓波频道那篇题为“任泽平曾谏言高负债多元化是九死一生,但恒大已刹不住了”为何“效果不佳”。文章提供的主要辩护论据是:
据说在赴任恒大的两天前,任泽平在一个交流会上提到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未来5-10年中国富豪以及各地富豪们最应该关注什么问题?”在众人多种多样的回答中,任泽平说的就是“安全”——谨防冒进、谨慎扩张、谨防多元化。
据恒大离职人员说,任泽平在刚加入恒大的时候,明确表达了反对多元化、高负债的看法,认为多元化对企业而言是九死一生。随后,因为任泽平的反对建议,许老板还在内部干部大会上对这类“还不明白公司重大战略”的声音进行了批评。“这一情况,在恒大高管中广为知晓”。
据传,任泽平早在2020年下半年就提出了离职,但未获批准。至于离职原因,在其回归资本市场发布的观点中可以看到,从行业趋势预判和选择上来看,最为核心的是任泽平认为地产的好日子正在过去,他认为资本市场迎来了繁荣发展的历史机遇,因此他在职业选择上也是顺势而为。
可见,吴晓波频道一文的所谓“论据”,都是“据说、据传”,缺乏公信力,没有激起太大涟漪,自然也难以起到洗白的效果。
至于吴晓波频道一文最后所谓的,“客观而言,这一次任泽平用离职的方式又精准逃顶了——恒大危局乃至地产行业转折”,估计观众看到这句话笑得米饭都喷出来了——吴晓波同志在得出这个结论前,是否应该调查一下任泽平买了多少恒大理财产品
财新网揭秘

好在观众已经习惯了“吴晓波式拔高”套路。吴晓波最擅长的就是“无底线吹捧”(致吴晓波:你可以赚钱,但不能无耻)。吴晓波曾经对马云如此“拔高”马云命运结局推想):
• “在某种意义上,马云不是一个理论家,而是一个思想者。在人类历史上,有过这样的一些人物,比如古希腊时期的苏格拉底、柏拉图,先秦时代的老庄孔孟,乃至近世的尼采、艾德蒙·柏克,他们都没有自己的理论体系,但是并不妨碍他们启迪了人类的思想。思想者的特点就是“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就是“未经思考的人生不值得度过”,就是“上帝死了”。你听上去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但是,他是第一个讲出这句话的人,然后,河流改道了。”
02
任泽平在10月11日发布的“任泽平:谏言、真相与几句心里”中辩护如下:
• 在2018年2-4月我牵头研究院提供的公司报告上,明确提出谏言:“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未来三年三大攻坚战之首,任何市场主体都不要抱有侥幸心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主要是金融风险、财政风险、房地产风险等;潜在风险:金融条件收紧,资金变紧变贵,中小房企资金链断裂风险”。“我们可能正进入房地产发展的新阶段,对’房住不炒’、长效机制、租购并举等一系列重大举措的决心及其影响要有充分估计,转变观念,深化转型。”
• 但是我谏言降负债、反对多元化的事,在一次公司干部大会上大受批评,而且还批评了很长一段时间,大致的意思就是我格局不够、认识不到公司重大战略。这事恒大的很多高管、员工都知道。刚入职,本打算有所作为,结果就遇到了挫折,对我打击不小,可能很多人包括我并不足够了解企业文化。
• 2020年下半年,即一年前,我觉得已经做了应有的谏言和努力,但由于言不为用,难以融入。加上判断国家调控地产的决心和力度很大、房地产的时代要过去了,学术研究更加适合我,所以我提出了离职。
简单概括一下,任泽平的意思是:
• 我给许老板提过反对意见
• 反对无效,而且被老板批评
• 因为判断“房地产的时代要过去了”,所以跟许老板说声再见
对于上述自辨,笔者有几点观感:
第一,任泽平所说的“内部报告”、“内部会议”,无从考证。即使与事实不符,估计如今水深火热的许老板也没有心情和精力出来澄清;
第二,即使任泽平在内部报告中提出“降负债”,但一篇报告内容很多,只摘录一段话不能说明问题。这篇报告的核心观点未必就是“降负债”。老板不会把报告读的那么仔细,只会看核心论点。这个报告的核心论点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如果报告以看多为主,最后加一段“风险提示”,想必不会令领导重视风险的;
第三,即使任泽平2018年的“内部报告”真有其事,但他在2018年公开发表的“中国住房存量测算:过剩还是短缺?”中写道,“2018-2030年中国城镇年均住房需求大致为11-13亿平方米。根据我们前述测算,2030年中国城镇住房存量需达395-405亿平,较2017年净增128-138亿平……则2018-2030年每年需新增城镇住房10.8-13.4亿平。”至少从这个报告上,无论如何看不出任泽平所谓的“房地产的时代要过去了”。而且,如果任泽平对内部说房地产不行了,对外却高调看多,岂非一手拿矛一手执盾?
第四,2017年底高调加入恒大,2020年就赫然发现“房地产的时代要过去了”,这变脸速度也太雷人了吧?
03
笔者绝对无意要求任泽平为恒大困境负责。我早就说过,无论任泽平在恒大说了什么,许家印作为老板最终还是要自己承担责任,毕竟任泽平的建议他可以听也可以不听。
过去几年,笔者对任泽平多次批评,并非仅仅针对恒大问题,而是聚焦两个关键词:忽悠和社会责任
  1. 任泽平这个人,too young,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
  2. 任泽平其实不牛,只是他很会吹牛

  3. 任泽平“新周期”是第一笑话,第二是谁?

除了上帝,没有人真的可以预测未来。
作为学者,预测可以,预测错了也没关系。但偶尔预测对了一次,不要得意忘形,整天祥林嫂式地唠叨自己的预测有多神,而对那些错了的预测“选择性遗忘”人,对市场要有敬畏之心。把自己捧得越高,日后摔得越重。
若论煽动和忽悠,前有郎咸平(“狼咸平”丑行全记录),后有任泽平。听听2017年这段经典的“任泽平style煽动”,何等的误国误民:
• 从事了17年宏观研究,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受并确认到供给出清新周期的脚步临近,在万众瞩目中,在备受争议中,我听到了它坚定坚决,铿锵有力的脚步声。我深信,经过长达六年漫长出清的黑夜隧道,新周期终将走向王座,荣耀加身。那一刻,所有周期的参与者都将为之动容,先知很可能泪流满面。周期不仅是技术过程,背后是人性的轮回,反对者和赞同者共同的宿命。
请问,在上面这段自我吹嘘的文章中,咋不提2017年为高呼“新周期”到来而泪流满面的“神预测”了呢
拜托,别再吹了。新周期在哪里啊?这种“见风就是雨”的目光短浅,真真切切对不起“17年的宏观研究”。
任泽平还吹嘘“我们在业内较早呼吁放开三孩,后来形成社会共识,并最终成为公共政策……”。对这种自己给自己贴金的历史勇气,网友们纷纷表示看不下去了:该政策明明是2013年出版的《大国空巢》作者易富贤、十年如一日呼吁放开生育限制的携程创始人梁建章等人一直在呼吁,咋就成任泽平呼吁的了?!……其实,也不能说是易富贤和梁建章的贡献。准确地讲,是中央审时度势的抉择。除非你能证明“如果没有你的呼吁,这项政策就不会出台”,否则把国家决策吹嘘成自己的贡献,真正是贪天之功了贪天之功:马云在外滩赌了一把 “all in”, 却跌落云端)。
任泽平自认是“公众人物”,公众人物就要时刻铭记社会责任,不要动辄高呼“拿着党章进股市”,利用政府公信力为个人预测背书:
• A股底部已经确认,现在就是拿着党章冲进A股的时点,A股已经没有下降空间了。
其实,李迅雷、高善文等人的研究和预测水平比任泽平高多了,从来没见他们像任泽平那样自我吹嘘。这才是首席经济学家应有的修养
任泽平在10月11日文章中写道:
• 一个人的价值不是用名利来衡量的,而是取决于对社会的贡献
• 以科学家的精神,建设性的态度,做好专业的研究。
• 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心即理,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致良知,勉其一生为改革鼓呼,为民生请命。
真希望他真的明白他写的这些朴素道理,早日走出欲望的沼泽。
另外一种解读:以许老板的江湖经验,愿意1500万年薪聘请任泽平,不是为了炒作,也不是真的相信任泽平的预测,而是被任泽平高级营销包装出来的“所谓背景”给忽悠了。欲了解更多,推荐吃瓜群众延伸阅读任泽平背刺恒大
- END -
记得转发给你脑海中第一想起的群~


刘胜军
坚持讲真话的经济学家
国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
2014 年参加总理经济座谈会
70 后经济学家代表人物之一
著有《下一个十年》

▼ 应聘、演讲邀请、商务合作 
请添加微信:tina711
(添加好友时请备注姓名、机构、职位、目的)
诚聘富有激情的财经写作达人
喜欢就点在看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