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苏黎世高层会谈刚结束,美东时间108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和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举行视频通话,审视美中经贸协议的执行情况,并就某些悬而未决的问题进行磋商。
这是戴琪上任以来和刘鹤的第二次通话。
白宫贸易代表办公室的一份声明说,双方评估了美中经贸协议的落实情况,双方同意将就某些悬而未决的议题举行磋商。
用白宫贸易代表办公室的说法,这次通话是测试与北京的双边接触能否解决美国对中国贸易和补贴做法的不满。
新华社在报道则称,刘鹤和戴琪的视频通话时说,中方就取消加征关税和制裁进行了交涉,双方讨论了加强双边经贸往来与合作,就中美经贸协议的实施情况交换了意见,表达了各自的核心关切,同意通过协商解决彼此合理关切。
中美双方分歧显而易见。
尽管存在分歧,但按照白宫声明的说法,双方进行了坦诚交流,戴琪和刘鹤两人都同意,双边贸易关系对美中和全球经济影响的重要性。
新华社报道也说,双方进行了务实、坦诚、建设性的交流,双方表达了各自的核心关切,同意通过协商解决彼此合理关切。
中方的核心关切已经体现在“三条底线”和”两份清单“里,而美方的关切,就戴琪与刘鹤通话表达的意思和白宫贸易办公室的声明来说,就是要求中方按照中美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和制成品、能源和服务,同时在保护版权、商标和其他形式的知识产权方面采取措施;
以及维护美国劳工和农民利益,要求中方减少对国有企业的补贴。
戴琪与中方代表刘鹤通话前,白宫贸易代表办公室108(当地时间)在华盛顿的吹风会上,表达了上述关切。
因为希望中方满足美方上述要求,拜登政府正在待价而沽,没有立即取消对中国商品的惩罚性关税。
撇开这个议题,我最感兴趣的是戴琪104日在对华贸易政策演讲中提出的两个新概念:
1re-coupling:跟中国“再挂钩”
2durable coexistence:中美“持久共存”
           戴琪是拜登的白宫贸易代表,她可不是随意就提出两个新概念,应该代表拜登政府的新思路。

我注意到,最近一个时间段,拜登政府高层,从亚洲沙皇坎贝尔到国务卿布林肯,越来越多的提到中美“长期共存”与”和平共处”两个概念。
现在,戴琪在谈及中美贸易关系时再次强调中美“持久共存”,并提出跟中国“再挂钩”。
这实际上承认了川普贸易战和跟中国脱钩政策的失败。
美方显然意识到中美不仅在贸易关系上融合度很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而且在更广泛的国际议题上也是如此。
一句话,尽管美国遏制中国的基调没有改变,但至少已经面对现实,开始务实地跟中国打交道了。
这是否意味着,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正朝着坎贝尔所说的“美中关系要可预期、稳定和清晰”方向发展?
中国敏感捕捉到戴琪的新提法,第一时间给予回应。
108日,中国驻美大使秦刚在华盛顿就戴琪表达的中美“再挂钩”做出回应,说了四层意思:
第一层意思,是表示中方注意到戴琪提到美国现在要寻求和中国“再挂钩”,并肯定其中有一定的积极因素。双方可以坐下来梳理哪些方面被“脱钩”了,以及如何“再挂钩”。
第二层意思,是批评一些人(实际上指川普政府官员)主张与中国“脱钩”,并指出如果任何一家美国企业选择这么做,那就是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脱钩,就是同14亿人口的巨大消费市场脱钩,就是同世界500强企业排行榜脱钩。
第三层意思,指出一个客观事实,即中美经贸关系是互利共赢的。所以,双方应该充分考虑彼此关切,本着相互尊重、互利互惠的原则打交道。秦川指出,动辄施压对抗、限制打压注定行不通。
第四层意思,表达了中方态度,表示中方愿和美方进一步沟通协商,妥善管控分歧,共同创造条件,在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基础上扩大双方合作的积极面,确保中美关系包括两国间经贸关系能够重回健康稳定发展轨道,落实好前不久两国元首在通话中达成的重要共识。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108日也做出回应,表示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形成和发展是市场规律和企业选择共同作用的结果。人为地推动产业转移脱钩违背经济规律和客观现实,不仅无法解决自身面临的问题,而且严重损害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和安全。
强调中美要合作不要脱钩,要对话不要对抗,这是包括工商界在内的中美各界的强烈呼声。
当然,我们不要认为出现几个新名词就认为中国结果构型矛盾就解决了。我还注意到,美国最近还强调了一个概念:“激烈竞争”;提出一个新概念:“负责任竞争”。
        这意味着中美关系还会出现紧张状态,但会得到管控。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