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疫情通报:
卫生部10月8日:
今日新增44例,41例在奥克兰,3例在怀卡托。本次爆发总病例数已达到1492例。
  • 从今天开始,怀卡托三级警戒边界要更往南。
Waipā、Waitomo和Ōtorohanga地区也进入了三级警戒。
  • 处于二级警戒的北地出现了一例新社区病例
卫生官员已经证实,一名先前在北地检测返回“弱阳性”检测结果的人,现已被证实感染了新冠病毒。此人已经被转移到奥克兰一家MIQ。
  • 奥克兰北岸有两人检测呈阳性
在Beach Haven的Kāinga Ora房产中有两人病毒检测呈阳性。
该地区的居民和访客被列为偶然接触者。
  • 第二轮反封城抗议又来了
上周末奥克兰有数千人聚集抗议,现在第二轮反封城抗议又来了!据报道,抗议将在新西兰十个城市爆发,包括目前处在三级中的奥克兰和汉密尔顿,也包括惠灵顿、基督城等大城市。
专家忧心这或许会成为超级传播事件
最新疫情暴露点增加多个超市,详见文末“阅读原文”。
自从新西兰移民部长宣布了2021年一次性居民签证(2021 One-off Resident Visa)的方案后,很多人欢欣鼓舞。
但是,却有一群特殊的中国人非常郁闷
他们在新西兰境内,也持有合法工签,拿着高工资做着巨大社会贡献……却赫然发现,自己的工签被排除在外了!
其实,基于2008年签署的中新自由贸易协定,新西兰有一类专门针对中国公民的特殊工作签证,包括中餐厨师、中医、武术教练、中文导游等等。
不仅申请门槛低,而且还有机会移民,此前一直备受中国移民的青睐。
但在宣布移民特批的那一天,他们都傻眼了——符合条件的工作签证列表中,竟然找不到这个特殊的中国工签!
他们不想错过这次特批的机会,和天维网分享了自己故事。
1
看到特批希望
却又遭当头棒喝
来自东北的刘师傅,在奥克兰的一个烧烤店做厨师。他于2019年1月来到新西兰做厨师,到现在已经快三年的时间了。刘师傅说,来新西兰的签证是中介给安排的,交了十几万人民币的中介费。
他说:“当时只知道是工作签证,不知道还是什么特殊的中国厨师签证。就说新西兰特别好,我们也特别向往。”
刘师傅一家 | 采访对象供图

刘师傅到了新西兰之后,在奥克兰的中餐馆当主厨。现在,他的工资收入已经达到了时薪30多纽币了。到了19年底,他的妻子也来了新西兰,在餐厅做帮厨。但家里6岁的儿子没有跟着过来。
两口子打算把他们在新西兰工作稳定之后把孩子接过来。谁能想到,如今他们已经有两年多没见过孩子,也不知道下次要什么时候才能抱到儿子了。
刘师傅一家 采访对象供图
他说:“当时来的时候就是准备移民来新西兰的。中介说工作满两三年之后可以申请PR。
在得到了这次2021居民签的消息之后,刘师傅兴奋得睡不着,想着终于可以把孩子接过来了。
没想到,在咨询过了中介之后,刘师傅当头棒喝。问了一个中介说不行,又问了一个中介,刘师傅感觉政策可能基本定型了。他简直太失望了。
他的时薪在30纽币,如果不是受到签证类型的限制,本应是完美符合特批条件的。
刘师傅说:“在新西兰马上就三年了。我们已经习惯了新西兰的生活了。整个疫情期间我们也是积极配合政府,努力工作。我真的想留下来。希望你们媒体能帮帮我。”
与刘师傅有着相似情况的,还有许多人。刘师傅说,他后来才知道这个签证一年有200个名额,因此受到影响的还有不少人。他们组织了一个微信群,里面都有几十个人。
天维网记者又与这个群里的几个中餐师傅聊了一下,他们的诉求也都是希望能让他们赶上这次居民签特批。
赵先生 采访对象供图
中餐厨师赵先生是19年8月份来的的新西兰。他是一个人来的,出国的时候,儿子才1岁多,刚刚开口会喊爸爸。为了全家人更好的生活,赵先生忍着与妻儿分别的煎熬,一个人踏上了来新西兰的飞机。
如今,两年多了,他也不能回国,为了身份就一直坚守着。
赵先生在国内的妻儿 采访对象供图
先生在国内做了十几年厨师,如今在新西兰中餐馆工作,工资已经涨过了27纽币,而且每周的工作时间都很长。
先生说,当时中介说工作三年可以申请WTR移民。他说:“我在天维网看到特批的新闻,很开心。就去跟中介核实了一下。一下子心就凉了半截。”
他说:“我的诉求是希望特赦能把我们划进去。我们就是奔着新西兰来的啊。”
石先生与妻子和女儿 采访对象供图
石先生也是其中一位中餐厨师。他说:“我身边有其他中餐厨师是符合这次特批资格的,我就觉得很不平衡,大家干着一样的工作,交着一样的税,为啥我们就被划出去了呢
他说:“我们夫妻两人一共交了十几万的中介费呢,也不知道这个签证是这样的啊。”
石先生是2019年5月来的新西兰,妻子和15岁的大女儿一起来的。四岁的儿子因为太小了,就暂时留给家里老人看管。
他说:“我姑娘来了新西兰之后特别喜欢这里,在旁边学校上中学。本来等安定下来也要把儿子接来的,但后来疫情了,就一直没法来。”
石先生与妻子 采访对象供图
石先生希望这次特批能够把他们包括进去。他说:“我们没有一分钱是不打税的。我每个星期1000到1300纽币的收入,我妻子也都是打税收入。”
他说,之前有问过中介关于WTR的签证,但中介表示要在现在的工签干满3年才能换,“我一直在问,一直在想怎么办身份。”
石先生:“真的太可惜了,我们都把新西兰当成自己的家了。女儿特别喜欢这里。我也想让儿子尽快过来,我们不想回去,希望这次也把我们包括进去吧”。
2
为何偏偏没有中国特殊签证?
移民局:因为是一次性签证

根据天维网的了解,不少中餐厨师都是持有中国特殊工作签证。中国特殊工作签证是中新两国在新中自贸协定当中达成的一项关于人员往来的工作签证协议。
在中国特殊工作签证下,中餐厨师,中文助教,中国导游,武术教练以及中医都能以工作签证的方式来到新西兰工作,以填补一些当地新西兰人无法替代的工作。也正是得益于这个签证类别,我们在新西兰才会看到蓬勃发展的中餐事业、旅游以及中文教育事业。
按照规定,中餐厨师不需要英语要求,只要他们提供充分的从业资格证明,就可以申请,每年200人配额。工作满三年之后,可以通过Work to Resident或者其他技术移民的方式申请新西兰的居留签证。
在这次2021一次性居民签证符合资格的工作签证类别中,确实没有中国特殊工作签证。
针对中国特殊工作签证的问题,我们也询问了新西兰移民局。民局方面给了正式的回复:
MBIE的技术和居民移民政策经理Andrew Craig表示,
中国特殊工作签证持有人不符合 2021 年居民签证的资格,因为它们是与中国和新西兰自由贸易协定一起谈判商定的特殊签证。这些签证仅适用于从事中国人专业职业的人,例如中国厨师、武术大师、普通话教师助理和中医。他们的签证不能延长
中国特殊工作签证不包括在 2021 年居民签证的符合资格签证列表中,因为这些一次性签证的目的,是让这些人在签证到期后返回其祖国。出于同样的原因,与其他国家在自由贸易协定项下的签证也都是被排除在 2021年居民签证之外的。
对此,你怎么看呢?
天维网记者 Sally | 采访报道
“在看”我吗?👇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