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传
1996年,导演冯小宁执导了一部历史剧情类电影——《红河谷》。
电影讲述了1900年前后英军入侵西藏的故事,即著名的“木龙年战争”。
宁静在片中饰演一位藏族公主,最后与英国侵略者同归于尽。
十九世纪中叶,随着帝国的衰落,清朝中央政府对西藏的控制力逐渐减弱。
西藏与内地的商业、人员往来日益减少,联系逐渐中断。
在这种局面下,盘踞印度多年的英国人和控制中亚的俄国人开始觊觎西藏。
当时亲政不久的第十三世DL反对英国势力进入西藏。
在俄国拉拢下,十三世DL产生了联合俄国对抗英国的想法。
为了避免西藏落入俄国人手中,英国决定下先手为强。
于是在1903年,驻印英军悍然入侵西藏,于次年攻占拉萨,DL喇嘛出逃外蒙古。
侵占拉萨后,英军负责外交事务的陆军上校荣赫鹏与西藏当地官员签订了《拉萨条约》。
条约寄到北京,清廷拒绝签署。
此后中英双方发生争执,焦点是西藏与中国的“关系性质”问题。
英方认为中国仅是西藏“宗主国”,类似朝鲜;而中方则坚持拥有西藏主权。
《拉萨条约》上英藏双方印章。
木龙年战争后,西藏加速了脱离内地的进程。
在辛亥革命期间,西藏发生了大规模的驱汉事件。
清朝官员与军队被驱逐,藏区内部的亲汉势力遭到排挤。
1913年,西藏政府宣布驱逐所有内地人,局势进一步复杂化。
此后不久,刚刚成立的中华民国政府、英属印度和西藏噶厦政府三方在印度北部城市西姆拉举行了著名的西姆拉会议。
西拉姆位于印度北部喜马拉雅山山区,是喜马偕尔邦的首府。
英属印度时期曾以此为夏都,将西姆拉建成著名的避暑胜地。
西姆拉会议详细讨论了西藏与中国的关系、西藏与内地领土分界,以及西藏与印度领土分界等问题。
也就是在这次会议上,英国外交官亨利·麦克马洪将传统上被认为属于西藏的约九万平方公里领土划给英属印度和英属缅甸。
此即著名的“麦克马洪线”。
1914年3月,时任英属印度外务秘书的麦克马洪在印度德里和西藏政府代表秘密签字换文,双方约定:
“若英国可促使新成立不久的中华民国政府让西藏XX,则西藏将认可形同割让部分西藏土地的麦克马洪线。”
此即《西姆拉条约》。
条约中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前提——“若……”
当时参加会议的中方代表陈贻范曾在条约草案上签名,后袁世凯政府电令陈贻范取消草签。
因此今天中国官方的表述是“历届中国政府均未承认”。
西姆拉会议合影。前排左三为中国中央政府代表陈贻范,左四为英国代表亨利·麦克马洪,左五为西藏噶厦代表夏扎·班觉多吉
辛亥革命后的几十年间,中国内地经历了军阀混战、抗日战争、国共内战等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
西藏则基本保持着“半独立”的状态。
这一时期DL政府在英国人的帮助下打造一支“英式部队”——藏军。

藏军的管理、训练、装备、服装均参考英军模式。
教官大都是驻印度的英国人,连操练口令都用英语。
有了英国人的支持,十三世DL喇嘛野心勃勃。
趁着辛亥革命后中土一片大乱,十三世DL计划收回所有历史上藏民族居住的领土——包括划归四川省和青海省的藏区。
由于当时川滇军阀正在混战,西线川军实力孱弱,西康一带逐渐被西藏噶厦政府控制。
1918年,藏军攻克西康重镇昌都,并在此建立指挥部。
见好就收的西藏政府在英国代表的调解下与北洋政府讲和,签订了《中藏昌都停战条约》。
“中藏”,自立门户的意味已经昭然若揭了。
在青海,藏军和军阀马家军展开了长达十几年的边境战争。
马家军的战斗力大家都清楚,藏军能和他们打的有来有回。
直到1932年藏军被马家军击败,西藏扩张的势头才被封堵在青海以南。
1938年新年在布达拉宫前接受阅兵的藏军官兵
入藏
1949年8月,西藏噶厦政府驱逐了国民党政府驻拉萨的代表处,宣布与中华民国断绝关系。
这样做的初衷自然是避免新政权以此为借口进军西藏,打的是“藏独”的小算盘。
“噶厦”是旧时代西藏政府的称呼,驻地在拉萨大昭寺。
1911年辛亥革命后,拉萨发生驱逐汉人的水鼠年骚乱,清朝驻藏大臣撤离西藏返回汉地。
不久,十三世DL喇嘛自印度返回西藏,发布文告解除同清朝的关系。
自此之后,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均未再建立起对西藏的有效统治。
这一时期噶厦成为西藏的最高行政机构,直属于DL喇嘛。
在1949年这个风云关口,时年14岁的第十四世DL喇嘛尚未亲政,实权掌控在摄政达扎·阿旺松绕手中。
摄政达扎不顾中央政府反复劝说,仍然“执迷不悟”,向美、英等外部势力发信表示决意保持独立状态。
西藏噶厦旧驻地——大昭寺
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流亡噶厦政府,这便是十四世DL喇嘛的“办公大楼”
DL集团拒绝统一,班禅方面却很快向新政权抛出了橄榄枝。
藏传佛教中有很多“活佛”,DL和班禅是声势最盛的两支。
早期拉萨以东叫前藏,是DL的地盘;日喀则以西叫后藏,是班禅的地盘。
清末民初,DL一派势力较大,将班禅从西藏排挤到了青海。
1949年9月初,解放军进驻西宁。
年仅十一岁的班禅额尔德尼从青海都兰县香日德派出以嘉雅经师为首的“探察队”,到西宁秘密观察解放军的举动。
不久,派出的喇嘛携带解放军在西宁张贴的《约法八章》返回。
十世班禅与身边人员讨论后宣布:
“现在代表祖国的是共产党,我们应该投靠共产党。”
随后他率属下来到西宁,受到青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廖汉生的热烈欢迎。
1951年5月,十世班禅向毛泽东献哈达
与班禅的积极态度相反,以摄政为首的西藏噶厦于1949年11月向美国、英国和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通电。
表示要做“毫无保留的抵抗”。
敬酒不吃,就吃罚酒吧。
1949年12月,北京电令西南局和第二野战军司令部,在金沙江东岸集结部队,随时准备进攻西藏噶厦实际控制下的西康地区。
眼看大事不妙,噶厦政府于1950年1月紧急派出“亲善团”,赴英国、美国、印度、尼泊尔等地寻求支持。
与此同时,解放军制定了“向西藏多路向心进兵”的计划,兵分四路进藏:
1、康藏方向
2、滇藏方向
3、青藏方向
4、新藏方向
其中康藏方向是主攻,由十八军负责。
1936年的西康省(金沙江以西被西藏噶厦控制),首府昌都有西藏“东大门”之称
正当解放军紧锣密鼓的准备之际,西藏噶厦政府通过印度和中央政府“搭上了话”,提议在印度举行会谈。
既然有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希望,中央政府便诚心诚意派出驻印度大使袁仲贤作为代表和噶厦谈判。
谁知噶厦政府连“中央人民政府要负责西藏的国防、贸易和外交事务”这种最基本的条件都不答应。
不仅如此,昌都藏军还扣留了自告奋勇前往拉萨劝说的西康甘孜白利寺格达活佛(时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西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并于8月22日将其杀害。
谈判遂以破裂告终。
1950年10月,解放军渡过澜沧江
1950年7月30日,十八军三万余人完成在甘孜的集结。
之所以从准备进军到完成集结用了大半年之久,主要时间其实耗费在了修路上。
10月初,解放军分五路渡过金沙江,昌都战役正式打响。
在解放军的强大攻势下,藏军除在个别渡口处能形成有效的阻击外,其余时候基本都是一溃千里。
时任昌都总管的阿沛·阿旺晋美率残部西撤至拉贡附近,途中听说解放军已堵住昌都往拉萨的退路,又折回昌都西的朱古寺。
在与解放军联系后,阿沛·阿旺晋美率藏军2700余人全部放下武器。
昌都战役顺利结束。
阿沛·阿旺晋美在西藏政府内部地位极高,曾任噶伦兼昌都总管。
“噶伦”是清朝年间在西藏设置的官职名称,定级为三品官,藏语意为“国师”、“宰辅”。
西藏一般设有3~5位噶伦,分管各项重大事务,受驻藏大臣和DL喇嘛领导。
阿沛·阿旺晋美(1910~2009),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首任主席,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后长期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
昌都战役的消息传到拉萨后,西藏政府一片混乱。
噶厦政府摄政被迫下台,十四世DL喇嘛提前亲政。
DL亲政后,于1951年2月派出代表团前往北京与中央政府进行谈判。
首席代表便是阿沛·阿旺晋美。
最终,西藏代表团在没有向DL汇报的情况下代表西藏政府签订了协议。
之所以没有向西藏政府汇报,是因为阿沛·阿旺晋美认为西藏根本无力在军事上抵抗解放军的进攻。
因此,达成协议以争取中央政府治藏的有利条件,比遵守噶厦政府的指示更重要。
其他四位代表一致同意了阿沛·阿旺晋美的意见。
5月23日,双方在中南海勤政殿签订《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
中央政府签字人为政务院秘书长、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西藏地方政府签字人为噶伦、首席代表阿沛·阿旺晋美。
根据该协议,中央政府承诺不会强迫推动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而由西藏地方政府自行处理。
协议同时规定,1951年年底前,解放军将正式进入拉萨。
十八军进藏先头部队行进在茫茫康西草原上
话说当阿沛·阿旺晋美在北京谈判的时候,被昌都战败吓破胆的DL已经从拉萨跑去了印藏交界处的亚东县。
不仅如此,噶厦政府还调用数百头骡子载运金银,寄存在锡金首都甘托克,随时准备流亡。
1951年5月27日,DL从广播电台中得知阿沛·阿旺晋美与中央政府达成“不强迫推动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的协议。
西藏旧贵族们喜出望外。
同年8月,DL喇嘛和大部分藏区贵族回到拉萨,同意与中央政府合作。
西藏自1911年辛亥革命后,再次被纳入中央政府管辖。
1951年10月26日,解放军先头部队进入拉萨。
入藏后的18军就地整编为西藏军区,从此永驻雪域高原。
直到今天,西藏军区的三个主力旅仍然沿用了当年18军三个师的番号——52,53,54。
平叛
本部分参考阅读《拉萨,1959》。
战火
在1959年整个平叛过程中,除深度介入的美国外,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外部因素是印度。
年初开始,印度即向中印边境东段大幅增兵,以牵制我边防部队。
当年8月25日,朗久事件爆发。
印军与进驻到马及墩(山南市隆子县辖乡)开展群众工作的中国卫队发生武装冲突。
双方战斗约一小时,入侵印军被击毙两名,其余退回。
之后的几年里,中印边境局势紧绷、事态不断。
1962年是中国最为“内外交困”的时候。
国内因三年灾害饿殍遍地,国际上面临着美苏两大强权的打压。
在这种形势下,印度方面趁机大举越界,试图蚕食我边境领土。
藏南重镇达旺,目前被印度窃占。达旺是六世DL仓央嘉措的故乡,也是藏民心中的一块圣地
1962年的中印战争有两个主要战场,相隔千里。
东线主要在藏南地区进行,由我西藏军区负责;西线在阿里地区阿克塞钦一带进行,由我新疆军区负责。
10月12日这天,印度总理尼赫鲁在向新闻记者谈话时公开宣称,印度军队已接到“解放我们的领土”的命令。
次日西方报纸发表了题为《尼赫鲁向中国宣战》的社论。
当时印军不但越过两国边境线,甚至已跨过违法的“麦克马洪线”,进入西藏山南的扯冬地区。
印军在中国境内建立了一百多个据点,与我军哨所形成“面对面”的对峙。
有的印军据点楔入到中国哨所之间,有的甚至还插到了中国边防哨所背后。
10月14日,西藏军区在错那县成立“西藏军区前进指挥部”,由军区司令员张国华任前指司令员。
与此同时,新疆边防部队也组成了中印边境西段作战指挥部,枕戈待旦。
班公湖形势图。图中粉色线为目前实际控制线,红色线为印度单方面声索线。两条线之间的区域即1962年我军收复的失地
北京时间10月20日早晨7点半,我西藏军区和新疆军区同时对印军发起攻势。
其中东线藏南一带双方投入的兵力最多。
中方投入了4~5个团约1.8万人,印军方面则投入总计约2.2万人的兵力。
东线我军一共打了克节朗、瓦弄、西山口三场中等规模的战役,三战三捷。
值得一提的是,印度方面在藏南投入的都是其精锐部队,身经百战。
印度国内没怎么打过仗,为什么说“身经百战”呢?
原来印军中的精锐部队大都是二战期间英国人组建的,之后调去北非一带“远征”。
在殖民地武装中算战力不错的。
不过这种远征只能锻炼士兵素质以及低级别指挥官的战术素养,战役指挥权始终都在英国人手里。
印度高级军官在这方面的经验非常欠缺。
中印冲突期间,美国作为搅屎棍非常的积极。
瓦弄之战前的11月4日,美国向印度提供的首批紧急军事援助抵达加尔各答。
肯尼迪给尼赫鲁的亲笔信说到:
美国承认“麦克马洪线”,并向印度提供10亿美元的援助。
西山口之战印军惨败后,肯尼迪派助理国务卿哈里曼率领一个高级军事代表团、带着大批物资再度赴印。
尼赫鲁也是三天两头致信肯尼迪求援。
又要美国派遣战斗机,又要先进雷达和通讯设备,又要美军组织轰炸机轰炸中国……
出于大环境和现实情况的考量,中国方面对于此战的规模严格把控。
11月21日,中国政府声明了三项措施:
1. 主动停火
2. 主动后撤
2. 设立民政检查站
之后,我军开始全线后撤至1959年11月7日中印双方实际控制线北20公里之外,与印军脱离军事接触。
风波
1986年的年底,印军情报人员在藏南重镇达旺北侧的桑多洛河谷中,发现了中国军队建立的半永久性建筑。
桑多洛河谷的位置非常敏感。
除可以直接威胁藏南重镇达旺外,更重要的是这里位于印度认为“麦克马洪线”以南。
新德里顿时一片哗然。
中国方面则非常淡定——你“麦克马洪线”都是非法的,我管你以南以北。
藏南墨脱县。墨脱位于岗日嘎布山脉南坡,是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县(2013年)
为了应对可能的军事冲突,当时的印度政府批准了一个代号为“棋盘行动”的大规模军事演习。
这次演习中,印度将10个师和数个空军中队的重兵运到了藏南,摆出了一副“不服来战”的嚣张态势。
同时,DL在西藏的间谍也纷纷躁动,计划鼓动西藏内乱和印度里应外合。
为了防止印军进一步蚕食中国领土,西藏军区山地步兵53旅(常驻日喀则)迅速赶到山南地区的林芝与52旅会和,并带来了大口径火炮和火箭炮,以备不测。
在交锋激烈的“桑多洛河谷”,中印双方剑拔弩张、冲突不断。
随着我军的增援力量不断赶来,印度方面判断我军可能要对其发起全面进攻,新德里遂向印军东部军区发出了战争总动员令。
接下来的两周里,印军向藏南地区调集了1个军部、2个师共约7个旅的兵力,开始部署与我军进行大规模的战争行动。

鉴于印军反应迅速,部队调动又快又多,我方判断印军有扩大和升级战争的可能。
于是解放军总参作战部向第13、21、54集团军下达了预先号令,要求三个集团军的部队做好入藏作战的准备。
成都军区方面在西藏开设前进指挥所,组织先头部队分批入藏,并将参战部队师以上指挥员用飞机送达前线,勘察道路和地形。
一线的西藏军区52、53山地旅官兵也在实际控制线附近挖好大量的“猫耳洞”,准备作战工事。
形势一触即发之际,小平同志定下了“保持克制,坚决反击”的前线作战方针指示。
接到命令后,成都军区前指决心如下:
1、部队在六月底前完成集结,利用西藏最适宜作战的七月份作为战役开始时间;
2、以13集团军指挥山地步兵52旅、37师和160师在瓦弄和巴普卡方向作战,准备歼击位于该方向的印军第2师;
3、以西藏军区前指指挥53旅、149师和21师,在德让宗至拉鲁地段作战,准备歼击击印军第4师,相机打击印军第17师。
战役以歼灭印军前线两个主力师、收复藏南争议土地为目标,借此一举解决我方主张的领土边界。
为配合东线解放军作战,中国人民的好兄弟巴基斯坦调动了5个师的兵力至克什米尔地区,准备和我新疆军区部队一起牵扯住新德里以北的印军主力,使其难以增援藏南。
中国当时甚至已经向美国通报了相关情况,指出如果印军继续蚕食,中国将给之一个教训。
形势与1979年越战之前非常类似。
喜马拉雅山脉南部小镇巴卢蓬景色
眼看解放军大军开始入藏,新德里内部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印度高层讨论了半天后得出的意见,竟然是向“老大”苏联请求援助。
在接到印度的“求援”后,戈尔巴乔夫当即表示不能支持印度对华战争,并要求印度放弃战争打算,与中国进行谈判。
同时,苏联还派特使来北京,向中国表示苏联将尽力制止印度的战争行动,请求中方暂缓行动。
失去老大支持的印度顿时“怂”了下来,开始主动后撤部队,脱离与我军的接触。
拉吉夫·甘地(1944-1991),是尼赫鲁的外孙、英迪拉·甘地的长子。1984年母亲被刺杀身亡后任印度总理,1989年下台,1991年遇刺身亡
1987年5月,印度外交部长蒂瓦里在前往赴平壤参加不结盟国家外长会议期间,“顺带”停留于北京。
他向中国领导人带去了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的口信:“新德里不打算继续使边境地带的局势恶化”。
当年7月,拉吉夫·甘地在一次北方邦国大党支持者的集会上说:
“有关中印边界局势的错误报道是由某些西方大国蓄意传播的,目的是要在印中两国之间制造误解和紧张……”
这样氛围便一下子缓和了下来。
最终,这场一触即发的大战就在各方的“斡旋”中烟消云散。
错那以南约100公里处就是达旺
1987年的中印边境虽然双方摆出的“阵势”很大,但一线的冲突规模并不大,大概紧张对峙了一个月的时间。
印军先后被击毙16人,受伤人数不详。
阵亡的印军中,有6具尸体是由我方交还给印方的,说明是印军入侵我方控制区然后被击毙的。
此次冲突中方最大的胜利是在“麦克马洪线”以南建立了据点。
中印双方沿克节朗河形成新的实际控制线——从克节郎河折向兼则马尼,再向东在桑多洛河南岸,通过旺东与麦克马洪线相接。
虽然争回的土地不多,但从现实占领上否定了“麦克马洪线”作为“实际控制线”的事实。
为与1959年实际控制线相区别,这条线又被称为1987年实际控制线。
时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视察入藏增援部队
尾声
本篇的最后,我们来聊一下藏南名城达旺走出的第六世DL喇嘛——仓央嘉措。
仓央嘉措名气很大。

股民们常常用他的名字开玩笑,调侃“仓又加错”。
文艺青年们则大多看过仓央嘉措的诗。
话说在清朝康熙年间,十五岁的仓央嘉措被从民间接到布达拉宫。
活佛的身份却使他无法和情人在一起,于是他把这份情感写成了著名的《仓央嘉措情歌》。
到了民国时期,四川大学中文系教授曾缄将仓央嘉措情歌译成汉文,引起轰动。
其中最有名的当属这首《不负如来不负卿》——
曾虑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仔细品味一下,用这首诗来总结西藏百年来跌宕起伏的历史,非常合适。
世间安得双全法?
站在一个大的角度看,总是要有所取舍的。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