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费用昂贵,很多普通家庭的学生望而却步。但是同样来自普通家庭的大凡子,却没有因此放弃“出去看世界”的留学梦想。
在国内大学毕业之后,大凡子选择gap一年。这一年里,他独身一人前往澳大利亚的一个土著小岛打工,原因只有一个:那里收入高,能够帮他在短时间内赚够去英国留学所需的费用。
当一部分人在纠结留学值不值得、抱怨“海归”工作难找收入低的时候,总有另一些人在寻求出路,并付诸行动。
前者的故事往往被放在网络上,寻求宣泄与共情;后者的故事往往默默无闻,却饱含力量,直击人心。
而机会和幸运,毫无疑问将垂青后者。
01
大凡子说着一口“弗南普通话”,却自称是四川人。
放在留学生群体中,大凡子可能丝毫不起眼:他毕业于国内一个双非一本大学,家庭条件一般,大学学的体育,专业是打羽毛球。
下学期,大凡子第一次有了出国留学的想法。
他说不上想出国具体的原因,就是觉得这一生想过的不一样一点,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但是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出国留学高昂的费用,马上摆在大凡子面前。
“父母卖了一套房送我去留学值得么?”“百万留学美国回国月薪5000”......在互联网上类似的话题和讨论屡见不鲜,大部分家庭条件普通的人也在这些担忧中蹉跎了时光,停步不前,最终放弃了自己的留学梦。
大凡子没有沉浸在如此的担忧中太久,他属实是一个行动派,遇到问题就直面问题,并寻找解决的途径。

凭着强大的信息搜集能力,大凡子知道了澳大利亚打工度假签证,外文名Working Holidays Visa ,简称WHV。简单地说,可以通过这个签证去澳大利亚打工,而澳大利亚的底薪是全球最高的,并且签证时长最多有三年。
说干就干,澳大利亚打工签证首先需要英语成绩,大凡子先从闲鱼上花2块5买雅思课程,开始自学英语。
因为签证名额难搞,他把钱用在刀刃上,花2000块找了中介抢WHV签证名额,然后体检,做公证。
最后WHV签证需要35000元人民币保证金。这对他来说已经是个巨额费用了。大凡子凭着人缘,找同学每人借5000元,凑够了这35000人民币的保证金。

到这一步,大凡子就可以安心去澳洲工作了么? 大凡子想的更多。
因为到时候申请国外研究生需要一大堆手续、材料。他料想到自己到时候在澳大利亚肯定不方便。
所在在去澳大利亚之前,他花了6800元找了个留学中介,问清楚申请国外读研究生需要的材料,把这些东西全部准备妥当,交付中介之后,他才去澳大利亚。
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准备不少钱,包括去澳大利亚的机票,在澳大利亚第一个月的生活费等。
问家里要钱?大凡子是说不出口的。
为了准备这些“启动资金”和去澳大利亚的“盘缠”,当时还在上大学的大凡子决定
通过做兼职游泳教练赚钱

做游泳教练需要考证,虽然是是体育生,但是学羽毛球的大凡子也是隔行如隔山,他自嘲自己在泳池喝了口水才考过游泳教练的证。
为了在有限的时间内多赚钱,大凡子每天给人上13节课游泳课,从早上8点开馆到晚上9点闭馆,大凡子大部分时间都泡在水里,忙的时候连吃饭时间都没有,手脚都泡烂。最后实现自己的“小目标”。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大凡子在大学毕业后不久,踏上了赴澳大利亚打工之路。
02
来到澳大利亚的第一个月,大凡子对一切都感到很新鲜。
他第一次住男女混住的青年旅社,第一次坐国外的公交,第一次看海,第一次开车上路,第一次干农活......
但随即而来就是找不到工作的烦恼。 
“印象最深的一次,我们到一个小镇上找工作,到了小镇时已经是晚上了,没有找到可以住的地方。我和小伙伴一人拖着行李箱在路上走着,天还下着小雨。这个时候我们看到路边有一个小亭子,我的小伙伴就说要不我们就睡这里吧。我说这怎么可能,飘着雨,晚上太冷了。我看了一下,这里的厕所还挺干净的,后续怎么样你们就脑补吧。”大凡子笑着回忆道。
为了更快地找到工作,大凡子从澳洲的最西边飞到澳洲的最东边,最山穷水尽的时候口袋里只剩下几十澳元。
后来为了更快的攒够留学费用,大凡子选择了工资更高的偏远地区,去了澳洲北领地echo island岛上的土著社区。最后在这里算是稳定下来。
如何形容这个岛呢?在大凡子的镜头里,这里就是一个落后的农村,甚至连红绿灯都没有。
原住民的生活状态也十分“原始”,如下图。
在这家岛上的超市,大凡子正式入职成为了一名收银员。
兼搬运工。
还学会了开叉车,做饭。
在这个小岛上,大凡子度过了人生中最糙、最清闲、最无欲无求、最不想事、最孤独的一段时间。
在这里上班不需要考虑穿什么衣服,你愿意的话甚至可以不穿,鞋子能够穿到鞋底掉了变成“鳄鱼牌”。

这里也感受不到国内的职场PUA,工作简单到自己就可以HOLD全场。
更为励志的是为了挤出时间复习功课学习英语,大凡子还
每天早上5:30分起床
利用上班前的时间。

不过生活并不是一直如此平淡且充实,偶尔当地的土著也会给大凡子和同伴们的生活添加一点“佐料”。
在岛上时,大凡子就遭遇了一次原住民半夜过来破店,甚至还投掷长矛伤人。
在这里,20多岁的大凡子经历了人生中最独一无二的生活。大部分时间是在一个人的孤独寂寞中度过,“撸铁”是最大消遣。
03
除了汗水、辛苦、孤独和偶尔的负能量,这段打工度假之旅也给大凡子的生活带来了很多精彩。
大凡子曾和8个女生成为了室友,一起在寝室K歌。
周末时和小伙伴们一起去酒吧蹦迪。
他还会唱Bbox,土著小朋友对他这项才艺崇拜之极,甚至掏出50澳元零花钱做小费,请他表演1分钟Bbox。

第一次围观海龟下蛋。
在鳄鱼公园玩死亡牢笼。
在达尔文感受涂鸦文化。
在生日那天,从15,000英尺高空跃下,完成了一项人生清单。
还有为了学会冲浪,在太阳底下整整晒了一天。
虽然没有人们眼中的体面工作,甚至过得略显狼狈,但大凡子从不羞于展示自己打工度假之旅的种种事件。

而被问及打工度假到底能不能赚钱的时候,大凡子这样说:这取决于你的目的,如果你抱着玩的心态,要活的潇洒自在,可能最后一分钱都存不下。

但是大凡子显然不是这样的,他的目的是赚钱,所以“你不要在乎生活质量,不要在乎是不是孤独寂寞。”
他还说,每个人的活法和目的不一样,
任何人不必拿别人的当自己生活的标杆

为了赚钱,大凡子甚至当起了“倒爷”。
这个土著小岛虽然落后,但是居民属于“人傻钱多”,因为他们不用工作,政府每个月都会往这些土著的账户上打钱。这些土著对钱没什么概念,而岛上的物价比澳大利亚其它地方贵出好几倍。大凡子从淘宝买来的几块钱便宜货,这里能以几十澳元的价格出售。

此外,他还发展了副业,比如给人理发。
04
一年后,大贩子结束自己在澳大利亚的打工生活。
与此同时,他成功申请到了常年专业排名世界第一的英国拉夫堡大学体育管理专业研究生,并且成功拿到英国签证。
而他也通过自己的努力,赚够了去英国读书的费用。
大凡子坦言,自己背景一般,但是属于做事情有规划的人,而且有强大的信息搜索能力,懂得扬长避短。
比如澳洲打工,他是在网上看了大量的信息,比较正方两方面的说法,反复权衡,才决定走这条路。
去英国留学亦是如此。

同时他还告诫后来人,在你没有准备好之前不要轻易行动——比如下一份工作没有着落,不要轻易挪动,他自己就有过这方面教训。
在总结自己澳大利亚打工经历的时候,大凡子说:人生就像是由这一段段短暂的打工度假之旅组合而成。可能大家一开始想把生活过得多姿多彩,后来却发现,不仅过得普通还辛苦。但是我们依然在这普通的生活里寻找我们自己想要的答案
大凡子的故事也让我们看到,这一代年轻人,不仅仅有梦想,而且完全有可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甚至是实现在常人眼里“不可能”的梦想。
而这,源自个人强大的勇气和行动力。
最后,隆重地给大凡子打个广告,他的B站账号ID:大大大凡子_ ,记得给他一键三连哦~
注:本文由B站UP主ID:大大大凡子_ 讲述并授权《留学字典》发布。
加入《留学字典》“美国研究生申请群”,

分享最新美国大学申请资讯
添加小编入群,注明“2022研

《留学字典》原创文章精选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