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弭在波士顿市长初选中脱颖而出,处于有利地位
9月14日,在波士顿市长初选中,吴弭以33.4%的得票率位居榜首,在五个主要候选人中,她的得票率比第二名
Annissa EssaibiGeorge
高出10%以上。

在波士顿的无党派市长选举程序中,胜出的两位候选人现在必须寻求扩大他们的支持率,以涵盖大多数的选民,以便在11月2日取得成功。换句话说,这场竞选将由能够建立反映波士顿社区的最广泛联盟的市长候选人赢得。吴弭的竞选团队已经做好准备,在最后的选举中, 在波士顿的每一个地方展开攻势。
在统计初选选票所涵盖的每个领域,吴弭都有无与伦比的支持广度。初选第二名Annissa的选票主要来自少数高投票率的地区,而吴弭在波士顿255个选区中的124个选区赢得或并列第一,并在另外72个选区中名列第二。通过义工团队的不懈努力, 吴弭还成功地在多语种社区获得了强有力的支持,赢得了Chinatown, East Boston, Villa Victoria, Jamaica Plain, parts of Fields Corner和Mission Hill等社区。
吴弭为这次最后的选举对决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初选中,吴弭在9个市级议会选区中的8个选区,以及22个分选区中的17个选区,都超过了竞争对手Annissa。此外,吴弭在落选候选人所赢得的每个选区, 都得到了选民的强有力的支持,正如最近对初选结果的分析中指出的那样:
"从所有选区来看,Annissa只在她赢得的54个选区和Kim Janey赢得的3个选区中获得了高于吴弭的成绩。重要的是,在Kim Janey、Andrea Campbell或John Barros赢得的每一个选区,吴弭都比Annissa更受欢迎。与此同时,在Annissa赢得的选区中,除了一个选区以外,吴弭都排在第二位”。
吴弭的竞选团队正在建立最广泛的执政联盟。初选结果反映了一个强大的、不断增长的联盟,包括与各级政府--地方、州、县和联邦的官员的认可和伙伴关系。他们还努力与波士顿的社区成员和社区领袖进行沟通, 与非裔、拉美裔、亚太裔和移民社区, 以及每一个社区一起,建立起实现变革所需的广泛联盟。
吴弭的选举支持联盟通过无与伦比的草根能量继续迅速发展
距离11月2日的最终选举只剩下不到40天时间,但是在一年多前, 吴弭已经组建自己
的竞选团队, 开展了竞选工作

难以想象, 吴弭的团队在竞选中表现出最强大的组织运作。
从今年5月在短短9个小时内交出3000多个签名以获得投票资格,到在初选前最后4天的GOTV动员中联系超过55000名选民,敬业的基层志愿者和分散的组织团队发挥着重要作用。
吴弭的竞选办公室拥有最多和最有代表性的多语种助选工作人员,与全市15个分布式组织团队一起工作。他们的团队包括500名活跃的志愿者,而且还在不断增加,随着社区成员、民选官员、选区委员会和工会在未来数天的支持和认可,他们的组织能力在不断的扩大。
基层筹款一直维持他们的运作。他们收到的平均捐款为99.86美元,是初选候选人中最低的,与大选竞争对手Annissa(391.76美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些支持反映了数以千计的个人草根捐赠者的能量,他们的经常性捐赠为吴弭团队的运作提供了动力——相比之下,竞争对手Annissa获得的大额支票集中了房地产和警察等团体的支持。
Annissa的丈夫Douglas George正是波士顿本地的大房地产开发商之前Annissa还被质疑利用当议员的权利为丈夫的生意打保护伞《波士顿环球报》(Boston Globe)对此进行了调查,详细描述了Annissa如何利用她的议员办公室,试图阻止一个建筑项目,该项目原本会挡住她丈夫在南波士顿拥有的一座拥有24个单元的豪华共管公寓楼的视野。《环球报》指出,她的办公室的参与, 违反了麻州的利益冲突法,并强调了她参与了丈夫有争议的房地产业务。 [1]
与对手相比, 吴弭在领导力、愿景和执政业绩、廉洁操守等方面存在着鲜明的优势。吴弭对未来的愿景已经赢得了波士顿全部民主党分区委员会的支持,还有众多的工会、气候环保组织,以及越来越多的官员和社区领袖的支持。从住房正义和气候正义,到警察改革和种族平等,在大选的较量中, 不可能有更鲜明的对比。在市议会, 吴弭勤于政事,在与我们家庭生活中最息息相关的议题上,她撰写和通过的法案数量是Annissa的五倍以上。
波士顿的选民已经准备好接受大胆、紧迫的领导,并且厌倦了充满恐惧和错误选择的玩世不恭的政治
根据最近的民意调查,吴弭以非常高的支持率和知名度进入到最后的选举。她已经准备好应对旨在削弱这一势头的外部攻击。
在初选的最后几周,特朗普的支持者之一,新百伦鞋的董事长Jim Davis,向Annissa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注入了49.5万美元[2]。从9月14日投票结束后的几个小时开始,来自对手的攻击信息, 就试图将吴弭的愿景描绘成不现实的、过于雄心勃勃的、超出了市政府的范围。而事实是, 选民们是不会上当的,因为他们知道吴弭在执政实际成果方面的记录。
吴弭在政绩方面有着无可比拟的成果。她在市政府有十年的工作经验,先是为Menino市长工作,现在是她在市议会工作的第八个年头,她建立了联盟来应对重大挑战并产生影响。她改变了围绕免费公共交通的对话,她的倡导直接推进了MBTA 28路公交车的免票试点,已经改善了许多波士顿人的生活。她的领导使我们的城市在承包合同方面更加公平和公正。她与大公司对抗,以保护波士顿的租房者和阻止流离失所。她在气候方面的领导力使波士顿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吴弭在市政府的成就和倡导方面有着无与伦比的记录,并改变了波士顿的可能性[3]。
吴弭的执政方案是应对挑战的最具体、最可行的计划。吴弭的大胆设想将波士顿所面临的挑战, 与市政府的力量结合起来,在直接、具体的层面上改变系统。她的气候计划植根于具体的城市行动,如植树、转换为电动校车、建设排水基础设施,以及为绿色经济创建劳动力发展计划。她的族裔公平计划通过
将市政承包的力量与缩小族裔财富差距联系起来
, 提高住房拥有率, 投资儿童保育、早期教育和学校。她与整个社区,以及城市、州和联邦政府之间建立了关系,以确保对资金和后续行动采取协调的方法。

吴弭在一个面临重大障碍的移民家庭中长大。她在母亲被诊断为晚期精神分裂症后,她担起照顾母亲的责任,并抚养她的妹妹们。今天,她是波士顿公立学校学生的母亲,市议员,MBTA通勤者,以及为城市建立联盟以完成任务的邻居。她能说流利的普通话和西班牙语,总是寻求满足居民的需要。她与整个城市的社区的联系推动了她的紧迫感——大胆的解决方案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满足这一时刻的必要条件。
代理市长Kim Janey的背书, 是吴弭赢得市长选举最明确的信号
9月25日中午,代理市长Kim Janey公开宣布背书支持吴弭成为波士顿市长, 她称赞吴弭正是这个城市最合适的领导人
为了在大选中取得成功,吴弭竞选团队会继续在每个社区组织起来,发展起多代人、多种族、多语言联盟。在接下来的不到40天里,吴弭将建立由社区领袖、组织和民选官员组成的最广泛的执政联盟,不仅仅是为了在选举日赢得选票,而是为了在市长任期内实现变革,
共同应对波士顿未来的挑战

多了解吴弭
吴弭出生于芝加哥南区(黑人区),父母是第一代台湾来的移民,不懂英文,做小生意谋生,吴弭是家中四个孩子的老大, 以全优成绩高中毕业,荣获总统奖学金, 在2003年进入哈佛大学本科就读,2007年本科毕业,2012年哈佛法学院毕业,师从哈佛法学院教授, 美国国会参议员,伊丽萨白·沃伦 (Elizabeth Warren)。
2007年本科毕业后,吴弭在著名的波士顿咨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工作, 但是不久其父母离婚,母亲出现精神病前兆, 两个妹妹尚且年幼,一个10岁,一个16岁,吴弭辞去波士顿咨询公司的工作,回芝加哥照顾母亲和妹妹们,同时开茶餐厅谋生。2009年,吴弭带着病重的母亲和幼小的妹妹们返回波士顿,进入哈佛法学院学习。在照料母亲和妹妹们的艰辛生活中,吴弭深刻领会到穷人生活的不易,为了改善穷人的处境,吴弭决定全力以赴做社区工作。在法学院期间,她为当时的波士顿市长业余工作,起草出在波士顿开办餐馆的法规指南,并推出移动餐车(food truck), 让一些大的办公社区中午吃饭难问题得到缓解,后来吴弭又在波士顿医疗中心(Boston Medical Center)为穷人提供法律帮助。
吴弭在2013年首次成功竞选为波士顿市议员,此后三次竞选连任成功, 2016年她被全票通过成为波士顿议会的议长。在这次出来竞选市长之前,她已经担任了7年的议员,议长 , 平日里 深入社区群众,倾听群众的想法,她的立法不是高高在上的乌托邦,而是扎扎实实为了解决群众的现实困难,尤其对波士顿的中小企业发展方面的立法,更是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所以这几年波士顿中小企业的发展是比较蓬勃兴旺的,而且在疫情之后也恢复的比较快。
吴弭的这份金光闪闪的简历背后,是怎样的艰辛和汗水凝聚而成。吴弭的父母希望她做什么?和我们大多数第一代移民一样,当然是希望自己女儿做大律师做咨询公司赚高薪。有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吴弭说她妈妈和她住在一起,因为这样老人家享受天伦之乐,更有利于她的精神康复,然后老人家早上起来经常叮嘱她说,你不要再去忙政治啊,好好赚钱,吴弭就答应说好的好的, 然后让两孩子围上去叫婆婆, 转移走老人家的注意力。 
吴弭与Annissa 在关键政策的对比
第一:住房发展计划改革[4]
吴弭发誓要对波士顿的住房进行大的整改,呼吁对波士顿区的住房建筑准许(zoning code)进行全面的重新审查。这几年,波士顿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导致对住房的需求增加,房价和租金都涨的很快。有一次我去市区支持吴弭的竞选活动(Canvass),和我一起去居民区敲门的是一对年轻夫妻,30岁出头的年轻人, 刚刚结婚,他们在波士顿的大学毕业后,因为热爱波士顿的文化而留下来定居,但是面对波士顿飞涨的房价,他们可能会被迫要离开波士顿, 而回到老家德克萨斯州去。那天竞选活动正好是女孩的生日,我笑问你老公给你准备了什么礼物?她说我要的礼物就是让他花一天时间陪我做我想做的事情,支持Michelle Wu的竞选。而和来应门的选民们聊天的,大多数人都有对日益高涨的房价的担忧,一个老人说我很抱歉你们年轻人会因为房价飞涨而不能留在波士顿发展,不像我们在80年代,买下这个联排公寓不是个难事。 波士顿的Zoning code还是上世纪的60年代制定下的,早已经跟不上现在人口增长的需要,60年过去了,很多区还都是不能超过三层的多居民住房区,(3 floors Multi-family) , 建筑发展商因为zoning code的问题,没有兴趣来开发,很多老房子的屋主也没有钱装修, 导致市场上房子供应不足,而且很多房子又老又破。
吴弭支持暂时的Rental control (房租增长控制),但是她也说这不是长久的解决方法,同意长久的房租增长控制会对经济有反向作用,但是她说这是目前来说稳定大家生活的权宜之计, 从根本上的方法是对住房的计划和发展做出根本性的改变,增加经济适用房的供应(affordablehousing)。就在9/18号早上,麻州首个拉丁裔参议员 Chang-Diaz也背书吴弭,主要就是赞成她的住房改革政策,她说,吴弭不但是有这个视野的人,而且她是有这个团结社区的能力去做到这个事情的人选[5]。
Annissa则反对房租增长控制,但是她也同意要从别的方面进行改革,她更愿意保留现有的相关机构和法规,做出改良,而吴弭呼吁更深刻步子更大的改革。
第二:教育改革
教育上吴弭大胆提出的就是要在波士顿普及3-4岁孩子的Pre-K 教育(affordable early child careeducation)。在波士顿,现在平均幼托所费用每个孩子每年是2万美元,排名全美第一高[6], 而幼托老师的平均收入是$2.4万美元,收入是相当低,很多费用去了房租水电管理费用等,吴弭提出政府要贴补低收入家庭幼儿教育费,并且提高幼儿园老师收入。现在市区其实有不少办公区或者商业区有空房闲置出来,吴弭提出市政府应该利用起来这些闲置资源给幼托所。高昂的幼托费用也是年轻家庭的一个巨大负担。笔者在市区助选的时候,一个50多岁的幼儿园老师也在走街串巷敲门,为吴弭竞选,她希望新任市长能够看到大批幼儿园老师收入很低,而家庭的幼托费用又过于昂贵的现实问题。
对波士顿的年轻学生,吴弭提出要加强对波士顿的麦迪孙职业高中(Madison Park Technical Vocational Highschool)的资金和师资投入,从而为波士顿地区培养更多的实用性技术人才。
吴弭的教育方针非常具体而深入,譬如增加学校的心理健康咨询服务,提供更多对贫困孩子的运动机会,更新学校的设施等等,现在很多公立学校的老师看到一些贫困破碎家庭的孩子的需求,但是她们没有资源去做这些事情。吴弭是切切实实倾听了老师和学生的需求,并致力于提供解决方案。
在华人社区中比较有争议的就是,波士顿有三个需要通过考试录取的高中,现在学区委员会在进行入学考试改革,这个入学规则其实是全部由学区委员会投票决定的,从2020年秋季入学开始,说是要增加学生多样性,除了考试之外,也考虑了其他因素。这个入学规则(admission policy)连续两年获得了七名学区委员会的全票支持通过。
这个争议热点话题上,Annissa支持以前的入学标准,而吴弭支持现在的入学政策。客观地说,市长支持不支持这个事情,只是个观点而已,并不影响学区委员会的投票决定。亚裔家长如果觉得利益受损,去争取进入学区委员会,直接改变投票结果是最有效的方式。目前来说应该是很难,因为7名学区委员是全票支持入学政策改革的。这个改革并不是取消考试,按种族配额入学,而是有点像美国的私立大学,考虑了AA的因素在里面,但是考试和综合素质也是要紧的。再退一步说,Annissa虽然支持以前的入学标准,但是她也说了要通过其他方式增加学生的多样性,所以,本质上没啥区别。
第三:交通改革和绿色能源工业计划
如果你住在郊区的话,每月进程的通勤月票,在波士顿是300多美元/月, 吴弭提议大规模取消MBTA (地铁和通勤火车)票费。笔者看了2020年的波士顿MBTA年度预算[7], 总年度支出约20亿美元,其中票价收入是7亿美元左右, 还有广告收入约1亿多美元,剩下全靠州和联邦拨款。这个计划非常大胆,如果从好的角度来讲,可能会降低居民生活成本,增加人员流动刺激消费,并会促使人们向远一点的低房价区搬迁。从差的角度来说,当然是纳税人又要多交税或者从别的项目里节省下来费用。
吴弭对新能源计划是让波士顿地区2040年达到碳排放中性化,比现在的计划提前10年, 如果学校和公共交通设施这期间需要维修或重新建设的,都要按照绿色能源标准来,预计这样的绿色能源新政能给波士顿带来大量新的产业和就业机会。
Annissa和吴弭在交通改革和绿色能源计划上是有很多类似的地方的,区别就是Annissa认为小范围取消公共汽车票价现实,而大范围取消MBTA票价不现实。
第四:削减警察经费
这个事情上,9月14号之前的七个市长候选人,其实六个都支持削减警察经费,只有Annissa说要增加增加警察经费,目前波士顿有2000名警察,Annissa提议再增加300个。是不是真理就掌握在Annissabi一个人手里?我们且来看看吴弭的削减警察经费计划。
首先波士顿有1/4的警察年收入超过20万美元,(对比一下幼儿园老师的年收入2.4万), 吴弭呼吁对警察的加班工资设立最高限制, 取消现在有的警察每出庭一次,自动算加班四小时的规定。推进办公自动化和使用更多的普通工作人员来做文职工作,而不是让警察来做, 因为警察有特殊使命,所以哪怕做同样的文案工作,警察的薪水是要高很多的。吴弭说要让警察的加班工资花在真正的不可预测的公民的安全突发事情上,并且要增强警察的纪律性,犯了严重错误的警察,要允许被开除。
节省下来的经费,吴弭建议成立精神健康的医生和社工队伍,专门用来响应各个社区的无家可归者, 酒精毒品成瘾者,成立治疗中心(treatment center), 对他们提供帮助。最近9/7号波士顿环球报专门报道了Roxbury的Clifford park公园,本来是孩子们的橄榄球,棒球,网球,足球场地,最近由于太多吸毒者乱扔用过的针头,教练们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公园的使用。一个教练说,每次练习前,我都能在场地里捡掉15-20根针头,这是个孩子们的公园,这种行为是我们城市的耻辱。[8]
为什么要支持吴弭

我们不少华人朋友总是认为理念不同就指控对方出卖华人利益,但是这是个多元化的社会,不是每个人认为的华人利益都一样,你可以不认同吴弭的执政理念,但是你不能指控吴弭出卖华人利益。在今年三月,四月,五月,六月, 波士顿华人社区在市中心公园(Boston Common)组织了四次抗议亚裔被歧视 (Stop Asian Hate) 活动,吴弭每次都来出席发表演讲,你能说吴弭不在意亚裔的利益?吴弭在波士顿的中国城也有很高的声望,因为她帮助那里的小商业主,她倾听他们的困难,争取市政府对社区的资源。
 吴弭在Stop Asian Hate活动中发言
华人朋友们,如果我们都加把力,把吴弭送上一程,在今年的11月,她或许就会成为一个美国很有影响力的大城市的市长,在未来,她也许会成为部长,成为总统候选人。肤色政治真的对我们毫不重要吗?我看到我们的华二代高中孩子,在给吴弭做竞选的时候,他们是自豪的,亲近的。大家可能都有感受,说孩子啊,从小和哪个族裔都玩的好,上了高中大学后,就开始以族裔聚堆了,肤色对孩子们是起作用的,有一个华二代的波士顿市长,对孩子们来说,就是很正面的人生榜样。
祝吴弭和我们的华二代们,在美国,枝繁叶茂,顶天立地。
引用及参考资料:
[纽约时间]微信公众号文章:人物 | 一位华裔女性也许将要改变波士顿200年的历史,以及美国的历史
[1]https://www.bostonglobe.com/2021/07/28/metro/essaibi-george-is-running-mayor-her-husband-housing-developer-has-had-lot-problems-with-city-hall/
[2]https://www.bostonglobe.com/2021/09/15/business/new-balance-chairman-jim-davis-his-495000-bet-annissa-essaibi-george/
[3]https://www.michelleforboston.com/issues/questionnaires
[4]https://www.boston.com/news/politics/2021/09/15/michelle-wu-annissa-essaibi-george-differences-boston-mayor/
[5]https://www.bostonglobe.com/2021/09/18/metro/chang-daz-endorses-wu-boston-mayoral-race-saturday/
[6] https://patch.com/massachusetts/boston/ma-child-care-costs-are-most-expensive-country-report
[7] https://www.mbta.com/financials/mbta-budget
[8]https://www.bostonglobe.com/2021/09/07/metro/dirty-needles-practice-field-force-boston-bengals-pop-warner-football-program-make-move/
扫码关注我们
关注全球华人,
拉近北美华人距离
联系微信:No1boston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