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召开AUKUS后,拜登又举行了美日印澳四方会谈,谋求合力对抗中国,同时韩国在野党国民力量候选人尹锡悦表示,如果他赢得大选,将促使韩国加入这一同盟。
拜登接连在印太地区出招表明美国的战略重心已经完全转移到印太,美国今后所有的战略目标,都将围绕中国这一最大的敌人。
如果说AUKUS的核心是拉拢澳大利亚,QUAD的核心就是拉拢印度,印度是印太地区体量最大的国家,拥有非凡的经济潜力,同时印度和中国又有着深刻的矛盾,印度的民族主义情绪时刻发作并不断在中印边境发起冲突。

阿富汗撤军时,拜登曾说阿富汗政府没有意愿保卫自己,我们应该把钱发给那些真正有意愿战斗的人。印度就是那个最想战斗的国家,无论是出于遏制伊斯兰恐怖主义,还是对抗中国,印度都是美国潜在的盟友。
美国的目标很简单,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支持印度挑衅中国,用印度来消耗中国的实力,此消彼长下,美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1
美国抛弃欧洲,奔赴印太
从AUKUS到QUAD,反映了美国战略重心的变化,澳大利亚核潜艇协议,美国明知会得罪法国但仍然一意孤行,未经商议就和澳大利亚签订了条约,引得马克龙火冒三丈,直接将大使撤回了法国。

之后,拜登向马克龙通电话以安抚这个受伤的盟友,拜登承认了错误,并答应为法国核潜艇寻找新的买家,马克龙作为回报,同意让法国大使回到美国,之前的矛盾一笔勾销。美法矛盾告一段落,但是美澳协议仍然签了而且还会不折不扣的执行下去,马克龙的无能狂怒并没能扭转美国的战略重心。
美国的新战略,不在欧洲,而在印太,俄罗斯已不是美国的威胁,中国才是,欧洲地位的下降是必然的,拜登上任以来,先是撤出阿富汗,又是调停巴以矛盾,最后又冷落马克龙,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集中全力对抗中国,这个过程,法国显然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欧洲嘴上再反华,毕竟离中国十万八千里,没有切身利益冲突,欧盟也不可能让军队长期驻扎在印太,它们对美国的声援更多体现在嘴上而不是行动上。

欧盟今后,恐怕将被迫自力更生,再依赖美国已经行不通了,正如《外交》的一篇文章所说:“美国也要考虑自己的国家利益,欧盟应该承担起保卫自身的责任。”
美法冲突后,欧盟彻底失宠了。
2
拜登急欲拉拢印度
如果说AUKUS的主角是澳大利亚,四方会谈的主角就是印度,拜登希望拉拢印度作为对抗中国的棋子,印度是印太地区的大国,拥有庞大的人口,迅速发展的经济,还有遏制中国的强烈意愿。

莫迪的人民党是依靠印度教民族主义起家,因此莫迪很难在领土问题上对中国让步,莫迪为了维持地位,还要不断挑起和中国、巴基斯坦的冲突。这让印度成为遏制中国潜力最大的盟友。
这次四方会谈,拜登对莫迪做出了巨大的让步,他希望在四个方面与印度展开合作:

一是美国将帮助印度进行电网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发展再生能源。
二是美国要和印度建立更强大的防务关系,包括信息共享,后勤共享和军事互动,同时加强建设印度的国防工业。在高新技术,比如半导体领域,美国也会加强对印度的援助。
三是美国和印度将共同打击全球恐怖主义,美国将向印度分享情报,莫迪本人曾在古吉拉特邦大肆屠杀穆斯林,将数十万穆斯林驱逐出境。莫迪领导的印度有效遏制了恐怖主义,美国与印度合作,无疑可以震慑那些神出鬼没的恐怖组织。拜登希望莫迪能积极参与阿富汗问题的解决,阻止阿富汗成为恐怖组织的庇护所。
四是美国将会支持印度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增强印度的国际影响力。
1972年,为了对抗苏联,美国和第三大强国中国联盟,2021年,为了对抗中国,美国先是和俄罗斯妥协,又急欲拉拢印度,目的就是重演当年击败苏联的战略。

3
拜登的困境

从AUKUS到QUAD,拜登的布局虽然巧妙,但仍面临着三个问题,如果这三个问题解决不好,美国还会遭遇耻辱的失败。
第一个困境是美国内部的政局仍不稳定。共和党越来越激进,川普急欲卷土重来。如果川普参加2024美国大选,拜登又因身体原因退出选举,共和党仍可能赢得总统,川普上来后,又要废除拜登苦心经营的同盟,美国的信誉将一落千丈。
如果解决不好内政问题,美国的外交政策不断出现反复,拜登的绞杀同盟将成为世界的笑柄。拜登的当务之急首先是保证民主党中期选举的胜利,进而保住2024的总统大位。这也是拜登不寻求和中国直接对抗的原因,拜登需要先稳定美国内部,然后才能抽出手遏制中国,攘外必先安内,是拜登不变的原则。

第二个困境是印度的民族主义。虽然印度民族主义有利于遏制中国,但民族主义也赋予了印度极强的自尊心,印度不愿甘受美国的摆布,希望作为独立的大国出现在国际舞台,这种自尊心让印度很难配合美国的行动。印度这个盟友最后能起多大作用仍是未知数。
第三个困境是冷战式的两极世界仍没有出现。拜登上台后,提出要将核心供应链掌握在美国和盟友手中,摆脱对中国的依赖,但是新冠疫情以来,由于中国率先摆脱疫情,在经济复苏上抢得了先机,因此转移供应链的事情仍未推进,中国的的出口额不降反增。
对拜登来说,要想遏制中国首先要削弱周边国家对中国的经济依赖,以今天制造业空心化的美国,做到这点显然难上加难。
不解决上述三个困境,拜登的绞杀同盟仍会是空中楼阁,中美对决,最后拼的或许不是谁的战略更高明,而是谁犯的错误更少,而这一点,至今仍悬而未决。毕竟在这个日渐疯狂极化的年代,理性已经成了所有社会的稀缺品。

欢迎关注本人公众号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