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刘芳会如此坚定的支持陆巍?甚至不惜与自己“正直”的校友决裂、为敌?
撰文 | 田栋梁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主治医师张煜正在处于与他的夙敌上海医生陆巍相似的境地。
“豆妈刘芳”和一些医生微博大V正在对他发起猛攻,公开指责他“挑拨医患矛盾”、“不明全部情况乱指导患者用药”、“在线指定化疗方案,无风险告知,无知情同意”、甚至违法涉黑等。
9月16日,“有些忍不了”的张煜在微博发了个“郑重声明”,称自己是遵纪守法的中国公民和医生,所有的指控都是没有证据的捕风捉影和栽赃的行为;既没有成立任何团伙,没有收取患者任何除了医学咨询以外的花费,更没有涉黑。

类似的“声明”陆巍在9月7日也发过一篇,不过陆巍发“声明”针对的是张煜的指责和谩骂。在陆巍发“声明”后的9月8日,张煜又发《巨大的丑闻和中国医生的耻辱》一文,将陆巍斥为“中国医生的耻辱”,并称其“涉及诈骗”。

随着“豆妈刘芳”等人的加入,“肿瘤治疗黑幕事件”正在从张煜和陆巍之间的战斗,演变成张煜及其支持者与陆巍及其支持者的团战。
“还是反击吧!”9月22日晚,继“郑重声明”之后,张煜在微博又发布长文,在文中,张煜将“豆妈刘芳”的指责斥为“全是扯淡的事情”,并怒骂“豆妈刘芳”“道德品质低下和思想扭曲,医学素养差”,认为自己是“正直的医生”,“拥有的流量就应该越大越好”。

被张煜医生斥责“医学素养差”的“豆妈刘芳”,是一位血液科医生,和张煜一样,都毕业于北大医学部,刘芳的博士导师是血液病领域的著名专家陆道培院士。两人虽是北大校友,但在“肿瘤治疗黑幕事件”中,刘芳却坚定的站在了上海医生陆巍一边,也是为数不多的实名支持陆巍的医生。
早在4月19日,刘芳通过微博首次对“肿瘤治疗黑幕事件”发表评论时,还只是从一个旁观者视角“不相信一个上海顶级教学医院副教授级别的外科医生会为了追求经济利益昧着良心过度治疗”。如今,刘芳不仅不相信陆巍会“昧着良心过度治疗”,而且俨然已经成为陆巍医生的“盟友”,
为什么刘芳会如此坚定的支持陆巍?甚至不惜与自己“正直”的校友决裂、为敌?在电话中,刘芳向“医学界”道出了她的理由。
医学界:您和陆巍医生在“肿瘤治疗黑幕事件”之前相识吗?
刘芳:不认识,之前一点也不认识,直到最近,我和他才建立起联系。
医学界:从4月份到现在,您是为数不多的一直站在陆巍一边的医生,而且您和张煜还是校友,为什么选择站在陆巍这边?
刘芳:我也不是始终站在陆巍这边,中间也有过动摇,就是有自媒体曝出陆巍和患者家属的电话录音以及他在生物公司有股份之后,我产生过动摇,当时我还发了微博,如果真的像报道中说的那样,建议彻查,不能让个别老鼠屎毁了一个行业。但后来我看了更多信息之后,经过长时间的分析,我发现有些自媒体是在故意引导舆论。
我选择站陆巍医生,一开始就是基于我对上海大三甲外科医生的理解和他的一些做法,我觉得他不是个坏人。我也是个肿瘤医生,经常会为了病人的整体疗效,给出一个非常规治疗方案,往往获得了更好的疗效。
另外,关于NK细胞疗法在我们血液病领域也是比较被认可的,我自己也是亲历者,我在公立医院时,我们医院进行过NK细胞相关的实验研究,一些参与的病人确实显示是有效。所以当时我的感觉是,陆巍没有阻止患者去使用NK细胞疗法,他的出发点也是为了患者,至少本质上他不是一个坏人。
但张煜医生在不了解患者治疗的全部情况下,就挥舞着道德大棒去锤人家,我觉得这是他做得不对的地方,学术上的争议我们可以关起门来讨论,可以拍桌子,可以吵架,这都没问题,但不能一上来就在网上说人家敲骨吸髓,诱骗患者。这会让医疗行业外的人觉得,医疗界有很大的黑幕。
所以,我基于自己的判断,认为陆医生是个好医生,不应该被冤枉。我自己以前也经历过类似的网络暴力,当然这个事情我后来说清了,还原了真相。另外医患关系本身就很脆弱了,禁不起挑拨,张煜这样攻击一个同行,会增加医患之间的不信任,也会使医生尤其是经常挑战疑难杂症的医生置身于危险的执业环境中。
另外,这也会置患者于危险的境地。你想如果医生都因此变得更加保守了,用佛系的治疗方案保护自己,最终受害的还是患者。所以医生之间对治疗方案有不同看法可以争论,可以隔空喊话,这都没问题,但不要搞恶意揣测和人身攻击,你在没有任何实际证据情况下,就说人家蓄意诱骗,这是不对的。
医学界:您从最初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含蓄的发表一些您的看法,到现在亲自上阵,与张煜医生对线,是什么让您坚持关注这件事这么久,并且愿意参与的如此之深?
刘芳:主要还是我前面说的那两个原因,第一,我不希望好医生被冤枉,最近我和陆医生建立起联系后,从头到尾我向他了解了这个事件的全部细节,包括治疗的细节,我更加认定他确实是被冤枉了。中国还有很多像他一样的医生,如果大家都因此害怕了,完全遵循指南,即使不越雷池病人会死,越了雷池病人就可能会救活,我们医生还是选择先保护自己,最终受害的是谁?
大家争议的五联方案,在张煜言论带动下,很多人以为五联方案是导致马进仓死亡的罪魁祸首,而实际上,五联方案只是陆巍手写建议并非他亲自执行,但马进仓用了五联方案后,反映肿瘤严重状况的标志物AFP从高达4.77万下降到2.99万,降幅将近40%。本来继续使用可能乘胜追击产生进一步疗效,但因马荣咨询张煜后中断,更换其他方案,患者不能耐受副作用,不得不中止治疗回老家,一个月后死亡。
另外中国医患关系已经很糟糕了,医学是一个复杂的学科,无法绝对地评价谁对谁错,医疗并非老百姓想象地那样是多少钱买多少疗效的关系。一个医疗手段有没有过错,也需要专业的鉴定委员会专家才能判断,而不是在网上断案,网络炒作只会让脆弱的医患关系雪上加霜。
刘芳在向陆巍了解治疗细节后,自己画的过程说明图并发在微博上
医学界:您在微博里也提到过给白血病患者输过NK细胞,您对NK细胞疗法还是比较看好的,为什么?
刘芳:我知道细胞免疫疗法是在十几年前,当时北京有实验室在做,因为监管没那么严格,也有一些病人在用。我到成都工作后,我们医院的实验室也在培养NK细胞,也给病人免费使用,我有一例病人用了以后效果就非常好,这个病例我还在网上晒过,后来我对细胞免疫疗法的认可度就越来越高。
现在除了正规的临床试验外,还存在着很大的NK细胞疗法的灰色地带,因为临床试验名额很少,也不可能一直做,有需求的患者就会自己去找渠道,包括北上广都有病人游走在灰色地带。当然这个灰色地带不应该被推崇,应该合法化,纳入规范管理。但距离合法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个过程中病人想活怎么办?不差钱的病人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他们自己就会去找渠道。
所以我知道民间一直有灰色渠道在做,但我从来不会跟患者去提。
医学界:即使患者有需求,但在没有被批准的情况下,就去成立一个公司为患者提供这种疗法,也是不应该的吧?
刘芳:对,这肯定是不太合适的,肯定是违法违规行为。
医学界:事情发展到今天,您想要一个什么结果?怎样您才会退出不再参与这个话题了?
刘芳:我希望官方出来制止,阻止张煜继续毁损医患关系的行为。官方现在实际上已经还了陆巍的清白了,虽然给予了陆巍处罚,但并没有查出陆巍治疗方案的问题或者医德败坏、经济犯罪,这些都没有,但他们无视官方调查结果,还不依不饶,毁了陆医生的职业前途还不够,还想让他社会性死亡。
否则我就会一直继续参与,我要让更多的人看清现实,让更多人清醒,知道相信自己的主管医生才是正确的,不要到外面去问东问西,如果你不信任你的医生,你换一个就是了,而不是到处打听医生给你的治疗方案对不对。你不愿意信任我,你选择别的医生去治疗,这都没问题,但不要用别的医生的意见来左右我的治疗方案,这是每个医生都会坚守的原则。
你没有给病人做过检查,你不了解病人的详细情况,你有什么资格来评价我的治疗呢?
医学界:但不可否认的是,医生群体中肯定有一些“蛀虫”,为了获取更多经济利益,让患者接受一些不该接受的治疗,我相信您也遇到过一些这样患者,这时候您会怎么跟患者说?
刘芳:我在不了解他当时的医生使用这个治疗方案初衷的时候,我是不会瞎评价这个方案的,我最多给病人说,你现在的疗效不佳可能与之前的方案有关,在疗效上我们还有改善的空间。因为中国的医疗资源太不均衡了,医生个人水平原因,或者所在医院的医疗资源配套问题,还可能他考虑到病人的经济因素,种种原因导致他把方案的剂量打了折扣,这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没有办法去指责,我最多说你过来我给你补救,但我不乱说外院的医生做的不对,知道吧?我绝对不会去恶意的揣测同行。
医学界:如果张煜医生就是认定了陆巍医生在坑骗患者谋利而要揭露他呢?
刘芳:这就是他偏激的地方,为什么这种偏激行为就没有人管?
他说陆医生谋财,那你得有证据证明人家谋财,卫健委都查过了,没有,为什么还要诬陷人家谋财?我了解过,当时卫建委查陆巍的时候,查的很严,并不存在包庇或者和稀泥,你知道吧?
来源:医学界
责编:田为
校对:臧恒佳
制版:舒茜
往期精彩回顾
“肿瘤门”事件当事医生陆巍打破沉默
独家专访“肿瘤治疗黑幕”当事医生陆巍,首次正面回应各种指控
陆巍被罚款3万、暂停执业6个月
* 医学界力求其发表内容在审核通过时的准确可靠,但并不对已发表内容的适时性,以及所引用资料(如有)的准确性和完整性等作出任何承诺和保证,亦不承担因该些内容已过时、所引用资料可能的不准确或不完整等情况引起的任何责任。请相关各方在采用或者以此作为决策依据时另行核查。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资讯~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