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大家推荐一个高质量的公众号👇

专家披露澳洲容易发生大地震的热点地区
许多澳洲人对墨尔本近日发生的5.9级地震感到震惊,但专家根据模型预测澳洲其他可能容易发生大地震的地区。专家称,维州的拉特罗布谷(Latrobe Valley)、南澳的弗林德斯山脉(Flinders Ranges)和西澳的西南部最可能发生地震。
专家们利用历史数据和他们对断层的了解预测可能发生地震的地方。
澳洲地球科学局(Geoscience Australia)在2018年做的分析,研究了未来地震的可能性和潜在强度,并发现特别容易发生地震的地区包括维州的拉特罗布谷(Latrobe Valley)、南澳的弗林德斯山脉(Flinders Ranges)和西澳的西南部。
澳洲地球科学局的地震学家艾伦(Trevor Allen)博士告诉澳洲新闻网(news.com.au),“说到底,它们只是模型,我们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可能会发生”。
“我们不应该对大地震的发生感到惊讶,因为相应的危险性很低。”
艾伦博士说,虽然所有的地震都发生在断层上,但也可能发生在专家还不知道的断层上。
例如,在1988年在北领地Tennant Creek地区发生6.5级地震之前,该地区几乎没有地震的证据。仅仅一天之内,那里就发生了三次高于6级的地震。
专家们认为,在欧洲人定居之前,澳洲也曾发生过7级地震,包括2万至6万年前在维州和新州边境的墨累河畔(Murray River)的埃丘卡(Echuca)发生的一次地震。
艾伦说:“那次地震非常强,至少是7级,而且实际上它改变了墨累河的流向”。
他说:“我们确实知道,这些非常强的地震可能不时在澳洲发生,但它们极其罕见”。
昆州人看起来受地震的影响最小,艾伦博士说该地区过去几乎很少地震。
他说:“昆州发生大地震的可能性比澳洲东南部的东部高地地区要低”。
以下是澳洲过去曾受到大地震影响的一些地区,以及未来可能会受到地震影响的地区。
*维州的拉特罗布谷(Latrobe Valley, Victoria)
*南澳的弗林德斯山脉和洛夫蒂山脉 (Flinders Ranges and Mount Lofty Ranges)
“那些山脉(在阿德莱德)是由断层活动或地震活动形成的,”艾伦博士说。
*西澳的西南部
该州的西南部也被认为容易发生地震,1968年,西澳的小麦地带梅克林地区(Meckering)发生了6.5级地震。
“它导致了37公里长的地表断裂;断层一直断裂到地球表面,留下了37公里长的裂痕,”艾伦博士说。
*达林断层线 (Darling fault line)
西澳有着地球上最长的断层线之一,但艾伦博士表示,虽然达令断层是一个非常突出的地质结构,但专家们并不认为这能引起更多的地震。
“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结构,虽然达令断层的长度超过1000公里,但我们不认为它可能成为今天非常大的地震源”。
*纽卡斯尔(Newcastle)
1989年引起纽卡斯尔的地震不一定与活动断层有关。
“然而,我们确实知道地震会发生,特别是在澳洲东部不时发生的地震。”艾伦博士说。
他说,曼斯菲尔德地震期间释放的能量实际上是纽卡斯尔地震期间释放的能量的10倍,但造成的损失较小。
1989年12月28日在纽卡斯尔地区发生的的5.6级地震造成13人死亡,5万座建筑受损,损失账单总计约40亿澳元。超过30万人受到这次地震的影响,造成1000人无家可归。

前卫生厅长欲发起反强制接种和疫苗护照倡议
重新启动“家庭第一党”(Family First Party)的前南澳卫生厅厅长正策划一项反对强制接种疫苗和疫苗护照的重要倡议,他表示这是有信仰的人最关心的一大问题。
工党成员、前南澳卫生厅厅长斯奈林(Jack Snelling)上个月退出了工党,宣布已取得了以基督教为基础的“家庭第一党”的名号使用权,并计划在明年3月19日南澳大选的各个席位中参与角逐。
斯奈林从前自由党参议员和澳洲保守党创始人贝纳尔迪(Cory Bernardi)那里获得了 “家庭第一党”的名号权,以及一个拥有15000人邮件的数据库。
据《澳洲人报》报导,斯奈林坚称他不是一个反疫苗主义者。他说,跨宗教派别对呼吁拒绝未接种疫苗的人工作,并禁止他们旅行和参加公共集会的愤怒让他感到震惊。
他说,当重新启动 “家庭第一党”时,并没预期这样的问题,但人们一再向我提出,认为这是对自由选择权利的攻击。
“我们必须谨慎行事,因为我们确信接种疫苗是走出这一流行病的出路,但世界各地的政府并没有诉诸于强制接种,而成功地抑制或消除了一系列的传染病,如天花、白喉、脊髓灰质炎、麻疹。”
斯奈林说,他认为这个问题是政府强迫性政策引发的更广泛的社会问题的一部分。
涂有抗病毒物质新型口罩有望圣诞节前上市
一种涂有抗病毒物质的新型可重复使用的口罩有望在圣诞节前上市,该物质可对抗引起Covid-19病毒,并能帮助阻止大流行病产生的大量医疗废物。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总部设在英国并由澳洲资助的ViraCoat公司已经开发出一种新的可重复使用的N95口罩,口罩上涂有抗病毒和抗菌物质,对引起Covid-19的病毒(包括目前所有的变异毒株)起作用。
另一个由剑桥大学和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科学家和工程师组成的国际团队开发了一种嵌入锌离子的尼龙织物,实验室测试显示,在一小时内可灭活99%的导致Covid-19和普通流感的病毒。
这种尼龙材料不仅可以用于口罩,还可以用于其他个人防护设备,如医疗防护服,而且还可以重复使用,测试显示在清洗50次后仍然可以有效灭活病毒。
此前,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研究发现双重口罩, 即在布质口罩里面佩戴外科口罩,以及通过“对折打结”可以阻止90%以上的病毒颗粒。这是单层外科口罩或布质口罩所能阻挡的42%-44%的病毒颗粒的两倍。
本周,专家在多尔蒂研究所的简报会上警告澳洲人,即使疫苗接种率达到80%,人们仍然必须在室内戴口罩。
这是因为接种疫苗的人仍然可以感染Covid-19病毒并传播病毒,尽管他们最终住院或病重死亡的可能性较小。
一个名为OzSAGE的专家小组呼吁在室内继续强制戴口罩。
ViraCoat计划于12月在澳洲开始生产这种口罩,目前正在接受英国和澳洲的监管审批。
ViraCoat的首席科学官穆罕默德·穆尼尔(Muhammad Munir)医生说:“ViraCoat的抗菌涂层可以大大减少佩戴者因摘、戴或丢弃口罩而受到感染的风险,因为口罩表面可能有Covid-19或其它病毒”。
这种口罩已经在英国的兰卡斯特大学(Lancaster University) 进行了测试,已经显示出其对引起Covid病毒的Alpha、Beta、Gamma和Delta变种毒株的抵抗力。
突发:华为孟晚舟今日包机返华

据新华社报道,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于当地时间9月24日搭乘中国政府包机离开加拿大。孟晚舟在朋友圈发表感言:月是故乡明,心安是归途。下面是原文:
月是故乡明,心安是归途
舷窗外一片漆黑,机翼上的航行灯闪烁不停,在寂静的夜空中,这些许的微光显得格外温暖。此刻,我正飞越北极上空,向着家的方向前行,马上就要投入伟大祖国母亲的怀抱,阔别三年的祖国已在天涯咫尺。近乡情更怯,不觉间泪水已模糊了双眼。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的祖国正在走向繁荣昌盛,没有强大的祖国,就没有我今天的自由。往事一幕幕闪过,恍若隔世,却又历历在目。
过去的1028天,左右踟躇,千头万绪难抉择;过去的1028天,日夜徘徊,纵有万语难言说;过去的1028天,山重水复,不知归途在何处。“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一次次坠入深渊,又一次次闯入暗夜,曾让我辗转难眠,更让我刻骨铭心。泪水抱怨化解不了愁苦,伤春悲秋翻越不过泥泞,与其困顿挣扎,不如心向阳光,冲出阴霾。
有些风浪,难免艰险,唯有直面才能扬帆远航;有些抵达,难免迂回,历尽波折终会停泊靠岸。无数次奔跑,无数次跌倒,唯有此次让我倍感坚强;无数次出发,无数次归家,唯有此次让我热泪盈眶。
万家灯火总有一盏给我温暖,浩瀚星河总有一予我希望,感动于心,感激于情。
我们祈祷和平,幸运的是,我们生在一个和平的时代;我们崇尚伟大,可贵的是,我们生在一个伟大的国家。成长在改革开放时期的我,亲眼目睹、亲身经历了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和中国人民是如此伟大,全体同胞数十年如一日地艰苦奋斗,让我们的祖国走向繁荣富强,人民迈向共同富裕,为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做出巨大的贡献。
感谢亲爱的祖国,感谢党和政府,正是那一抹绚丽的中国红,燃起我心中的信念之火,照亮我人生的至暗时刻,引领我回家的漫长路途。
感谢亲爱的家人们,与我一起经历风雨,见证岁月,安放我所有的喜乐苦悲。是你们的遥遥相伴,陪我越过层层山丘;是你们的默默守护,带我跨出丛丛荆棘。
感谢亲爱的伙伴们,有一种浪漫叫并肩作战,有一种纯粹叫全力以赴,有一种果敢叫奋不顾身,回首此间,满是静水流深的情义和雷霆万钧的担当。感谢亲爱的同事们,虽然分别已久,你们的真挚鼓励和持续坚守,让我们始终风雨同舟,艰难征程波澜壮阔,赤诚初心历久弥坚。
感谢所有关心我的你和你们,就算素未谋面,你们的浓浓情意、切切问候和深深祝福,如一道彩虹,斑斓了坎坷路途上的一隅天空。午夜梦回,最是心底那一轮明月,那一江春水,那一缕乡愁,亦是我滞留他乡三年每分每秒的心灵归宿。秋风掠过,登机前,温哥华已需寒衣加身。此时,祖国的秋日正是天朗气清、暖阳和煦,期待一年好景致,再赏橙黄橘绿时。祝愿祖国母亲生日快乐!回家的路,虽曲折起伏,却是世间最暖的归途。

澳高校敦促联邦政府认可中国疫苗!
澳洲多所高校敦促联邦政府认可中国疫苗,以帮助中国留学生返澳。
本周五,联邦政府批准新州的留学生返澳计划,500名留学生将获准在今年年底前返回新州。但是,该计划要求所有返澳留学生必须接种两剂新冠疫苗,且疫苗获得了TGA的认可。
目前,TGA仅认可辉瑞、强生、莫德纳以及牛津疫苗。这也意味着,接种了科兴或国药疫苗的中国大陆以及尼泊尔留学生,暂时无法返回新州继续学业。
新州校长委员会(NSW Vice-Chancellors' Committee)的Barney Glover敦促TGA和ATAGI迅速采取行动,明确告诉那些接种了尚未获得TGA认可疫苗的留学生,如何才能入境澳洲。
他说:“这项工作至关重要,需要高度重视。如果你想重开边境,就要有一个广泛的疫苗接种战略。我们希望联邦政府能迅速采取行动,这不仅对国际教育业至关重要,也对短期入境和长期入境至关重要。”
悉尼科技大学校长Iain Watt表示,他希望政府能很快允许中国留学生返澳,他们接种的科兴和国药疫苗都获得了世卫组织(WHO)的认可。
Watt表示,从11月开始,美国将允许接种了科兴和国药疫苗的旅客入境。“我乐观的认为,澳洲将于今年底或明年初开始采取相同的行动。”
他还表示,英国和加拿大也承认中国疫苗,而澳洲的做法将使大学“失去竞争力”。悉尼科技大学预计,在首批返回的250名留学生中,约有30名本校学生。
“这向我们的所有留学生发出了一个积极的信息,即我们已经开始了第一步,好让所有留学生都能回到澳洲继续学业。”
各大学以2019年留学生入学比例为基础,对返澳的配额进行了商议。在前两架飞机上,西悉尼大学预计将占40个名额。
Glover表示,各大学将优先考虑博士生,以及需要使用实验室的健康和科学专业的学生。“我们知道试点的规模很小,但这是一个关键的里程碑,以完善我们的全面计划和流程。”
所有返回新州的留学生将在悉尼Redfern的专用设施内隔离14天,该设施由澳洲最大的学生宿舍运营商Scape建设而成。
Scape的首席执行官Anouk Darling表示,这里共有519间房,一次可容纳250名学生,而且通风系统优于酒店。
University of Wollongong表示,这朝着“欢迎留学生返澳”迈出了关键一步。校长Alex Frino表示,大部分留学生来自印度和中国大陆,“还有很多来自越南、香港、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的留学生。”
“偏远地区大学受到的影响比城市中的大学严重的多,尤其是澳洲八大。自疫情爆发以来,我们中的许多大学失去了40%的留学生。”
悉尼大学表示,需要面对面学习的学生将“作为这个计划的一部分被优先考虑”。UTS校长:美英加都认了,我们将失去竞争力

微信又改版了,为了防止跟大家在信息流中走散
点击资料页右上角的
,给我们加星标吧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