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朋友圈在刷一篇《那些相信“快乐就好”的家长,他们的孩子后来快乐吗?》,连母亲大人都转发给我。于是认真地读了几次,作者是专业作家,而且少年时期是梅花香自孤寒来的新概念作文获奖者,而我是一名从小到大都没得过三好生或者进步生的普通读者但偏偏认同“快乐就好”。

小时候我不是个快乐的孩子,在我记忆里的童年充满了羞辱和戒备,“玩”是件耻辱的事情,我的家长从不相信“快乐就好”。6岁的入学年龄,可是我5岁没有上幼儿园大班,而是“跳级”上了小学。记忆里自己在幼儿园算是个好宝宝,也经常有小红花而且很喜欢画画,上了小学也许天资不够也许还没玩够,也许本来就不该早上学的我完全不能适应,小学一年级所有的人考试双百,而我数学50分,语文98分。而且那时正是寒假,见到任何亲戚问起分数,我都得一一汇报,耻辱从此而来,我也知道自己就是差生,数学不好!我记忆里的一年级时光是没有朋友,每天放学回家在路上捡石子玩,回到家因为没写作业被家长骂甚至被打。有一次我妈妈要求我跟着一个成绩好的同学一起回家和人家放学一起写作业,可人家放学偏偏没有写作业而是带着我玩,我也不开窍的忘了我和人家一起的目的是为了写作业,回家以后可想而知我又被打了,还被妈妈带到那个同学家“咨询”为啥人家成绩好而我成绩差。上学不是快乐的,我害怕上学特别是数学课,不知道是被暗示了,还是就是不开窍,对数学的恐惧感超过了一切
也参加过很多兴趣班,首先是舞蹈班,第一节课老师就和家长们说:“腿不够直的是跳不了专业的。”回家我被检查了腿,妈妈发现我达不到老师说的专业要求,从此我再也没学过跳舞,没有人和我说过孩子,没关系,你喜欢就跳吧,快乐就好,”接着是学电子琴,说实话我没有太多学琴的记忆,我只记得自己是对琴深恶痛绝,因为学琴我不得不失去画画的时间,因为家长认为画画是一件浪费了弹琴时间的杂事。后来实在弹不下去了,我记得我那次在妈妈面前泪流满面发誓说我以后要好好画画不再弹琴。后来我记得在弃琴不久以后画画也不再是我喜欢的了,因为我不能再随心所欲的画画了,我得走专业路线,一次我被要求照着书上的桃子画得一模一样,我始终做不到,妈妈大怒,把我所有的书本画纸都扔到了窗外。在回忆中我都会看到自己那个可怜的样子,一个孩子没有得到过一句“没关系,你快乐就好。”仿佛一切都得是苦的才算得上正事,只要快乐了,好玩了就是瞎胡闹。这些记忆应该都发生在7、8岁以前。最后没有再对琴棋书画有兴趣过,更不要说为之付出努力。这些挫败的经历很打击我的自信心,在10岁以前我是个很怕群体的孩子,我没有朋友。11岁以后我是叛逆的孩子,我会捉弄老师和同学,我仿佛快乐了很多,但其实是更不快乐的一种发泄。

所以我做了妈妈以后,我深信“快乐就好”。我认为我的孩子学任何一样东西不是为了要拿奖学金,不是要走专业道路,也不是要如何优秀把所有人比下去我要他们在学习过程中感到快乐,找到自信,满心欢喜地去做一件让他们快乐的事情。“快乐就好”不是放纵,快乐本来就是一种健康的心态和生活方式,要得到快乐也是需要付出汗水和眼泪的。我认为特别是孩子小的时候,家长都应该潜移默化地引导他们拥有自信心,让他们学会自己成全自己,不论大小事给予他们肯定时一定加一句:“你这样做有没有让你觉得快乐?”让毛驴往前走有两个办法,第一个是用鞭子打,另一个是用胡萝卜在前面引。你可以打,但如果你正好遇到倔驴你会被踢的。
《那些相信“快乐就好”的家长,他们的孩子后来快乐吗?》也提到那本让东西方产生争论的《虎妈战歌》,幸好我也读过几页,我记得有一小段虎妈逼女儿练琴的过程中老公被赶出房间,她把女儿Lulu的玩具都打包放到车上威胁女儿再练不好就要捐给慈善机构等等恶招,最后Lulu在她的威逼下练成了这段跳跃欢乐的小白毛驴曲子,之后Lulu深深地喜欢这个曲子而且主动地反复弹奏。我不记得书里描述的这个Lulu当时几岁了,但我想Lulu在完成这首曲子之后一定有自我满足的快乐。尝过成功的快乐以后孩子会比你预想的还主动,但首先你得先帮助他们尝到一次甜头,感受到一次成功的快乐。有了快乐做引子才能让孩子喜欢上他们所做的事情,喜欢了才能为之奋斗

我也不是个猫妈,我自己很多时候也是虎妈,但我得提醒自己不要过分。没有汉语环境,女儿没有学中文的动力,写中文更是费力的事。每次让她写字也总要先哭五分钟,我也得好话坏话恶话说尽她才极不情愿地写字。我尽力把写中文弄成好玩的事情,我要她快乐的写而不是被逼无奈地写,有时让她在面粉上写,或者手舞足蹈地教她在空中比划写。要让她喜欢上中文而不是害怕,讨厌,只有让她快乐的学习。写得不好的时候我只说:“你有能力做得更好,你要不要再试一次?”如果她说不要,我也只是毫不在意说“好吧”,但如果她自愿再写一次,不论好坏,我都会立刻很夸张地赞扬她。目的只有一个,希望她明白愿意努力就是最好的,do your best!。有一次我睡午觉让她自由玩,没想到我起来以后她很高兴地给我看她写的字,这些都是她自己照着书写的,而且远远地超过了我对她的要求。我想这就是“快乐就好”的力量,快乐让她有主动性

英国的小学教育基本上就是以“快乐就好”为指导,在玩中学习。教室里会有角色扮演模拟角,例如女儿学校这周是海盗主题,教室里会模拟出一艘海盗船,孩子们根据这个主题学习海盗的历史,探索哪些东西会浮起哪些会下沉,制作海盗求救信、寻宝图等,老师会把写作、数字概念、科学概念都融入到这些活动里,孩子们在玩的过程中也在学习。家长们在一起问候的第一句话不是你家孩子会什么,问的都是:“孩子在学校快乐吗?”快乐是启蒙教育的最重要的环节
很多时候我也会失控,对孩子的期望值太高时,看到女儿简单的数学题不会算就忍不住火大,孩子在受挫的状态下大脑仿佛被封闭了,我越是着急她也越不会算,甚至有一次连4减3都吓的答不出来。这种时候虎妈应该变老鼠离开溜走好了,
孩子在放松的情况下,她反而能解答一些稍微复杂的题目,甚至在高兴时还会自己出题给我算

“快乐就好”一点儿也不肤浅,这个概念其实反而教会孩子要做让自己快乐的事情,不要随波逐流变成一个自己都不喜欢的“克隆人”。不得不承认由于历史和人口原因亚洲人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很擅长于规划人生,压抑自我,控制个性,几岁上学,在哪上学,几岁学什么,几岁找工作,什么专业对口等,家长很少考虑孩子喜欢吗?适合吗?很多人已经习惯不快乐,习惯为了竞争而卧薪尝胆,这些大白鲨在职场中、校园中都是佼佼者,可是唯独不快乐。难道我们听过的不快乐的鲨鱼杀人、下毒的新闻还少吗?新加坡籍斯坦福大学女博士欧阳香瑜甲醛毒害同学,复旦林森浩投毒故意杀人案,清华朱令铊中毒案。
我见过一个快乐的人,女儿学校的一个校工,他的工作很杂,包括早上在停车场为家长开车门把孩子们从车上接下来,剪草皮,负责放电影,收拾多功能厅的桌椅板凳等等各种辅助学校正常运转的各种杂事,工资也就是英国基本工资£8一小时,每天来得最早走得最晚,可是不论何时见到他,他都是笑容可掬,就连下雨天的早上要把每个孩子从车上接下来也都是面带发自内心的微笑,用伞护着孩子们。这种笑容是装不出的,不是酒店前台小姐们职业性的微笑,而是实实在在来自内心的笑容。他一定是个快乐的人,虽然做着极为普通的工作,工资也不高。快乐也是一种修养,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快乐的名校博士生会给竞争者下毒,快乐的普通校工得到所有家长的尊重。那句在中国流行了很多年的“情愿坐在宝马里哭,也不坐在自行车上笑。”实属荒唐,用压抑自己来换取个车位吗?不论学业,事业,婚姻,人生,我要我的孩子跟着他们自己的心走,只要走在光里面,那么快乐就好

◇◆◇◆◇◆◇◆◇◆◇◆◇◆◇◆◇◆◇◆◇◆◇◆◇◆◇◆◇◆◇◆◇◆◇◆◇◆◇◆◇◆◇◆◇◆◇◆◇◆◇◆◇◆◇◆
此文为“英国养娃那些事儿”特约原创作品

作者姚姚
首发于英国姚姚
欢迎转发分享

转载请联系公众号授权。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