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盐粒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过毛不易唱的一首歌《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有钱》,
我想大家此时此刻也都会有幻想:
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有钱,我去要干什么?
然而最近一个来自中央美术学院的学生邹雅琦,却抛出了另一个问题:
如果有一天我假装很有钱,能不能不花钱在北京过得像名媛一样?
能不能假扮成物资富足的人,享受那些免费提供的“过剩物资”?
比如机场的vip等待室、24小时不间断的自助餐、拍卖会上的精致鹅肝点心……
她活生生上演了一场现实版的《百万英镑》,买了一个假的爱马仕、穿着一个貂、花18 块钱买了一个假钻戒、一条盗版的 Vivian 西太后的项链,
每天画着精致的妆容,涂着异常红的口红,一切准备就绪,
她开始了这个名叫“装名媛白嫖21天”的生存游戏。
厕所洗澡、VIP室蹭吃、徒步20公里
一个假名媛的求生游戏
她的第一站在北京的大兴机场,
首先为了进入机场,她在漫展打了3天工,买了一张190块钱的机票,
下一步,她要进入头等舱的休息室,
她提前打印好了牌子,于是工作人员也放行了,
头等舱等候室很大,每个位置的密闭性也很好,
最重要的是,休息室里有三次不同的自助餐开放,
为了这21天能生存下来,她每一餐都是往撑死吃,
也顺手带走了等候室里各种三明治、小面包、酸奶……
为了装这些七零八碎的东西,她去楼下的Gucci店,跟柜姐说:
“我的东西散了一地,能不能给我一个袋子?我飞机快飞了,下次有空的话我会来这边消费。”
然后她回到休息室,在别人看来,她就是一个刚在高奢店消费完的富婆,
在母婴室洗头洗澡、在座位上睡觉、自助餐大吃特吃……在机场蹭吃蹭喝了3天,
第4天,她在外面要A4 纸,在回来的路上,工作人员甚至主动领她回到头等舱,
机场挑战完毕后,她回到打工的店,拿回了自己的耳机和貂,开始了第二个关卡,
第二次,她选择了亲和力最强的海底捞,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海底捞的工作人员比她想象的还要温暖,
她去遍了所有的海底捞,都用同一个借口“我在等我的朋友”,在海底捞里睡觉,
海底捞的员工特别温暖地给她拿了好多水、锅巴和三角形的脆片……
很多时候她睡在海底捞的等候区,他们看到还会说:
“没有关系,你进里面睡,外面冷。”
他们还会时不时就会端来银耳莲子汤、汤圆、小西红柿,
她呆的够久走了,他们还说:
“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在海底捞睡觉 
为了寻求更大的挑战,她离开了望京的海底捞,徒步走向了北京市中心,
20公里的路程把她原本崭新的鞋磨掉了底,脚整个起了一层皮,
在酒吧睡觉

走走停停了两天,她终于到了北京的市中心,
这个时候她虽然表面光鲜亮丽,实际已经很邋遢了,
身上黏糊糊的可以搓泥,裤子里还有一块融化掉的黄油,
在宜家样板房睡觉

她选择了第三个关卡——拍卖会预展,
她挎着自己的假爱马仕走进展览,
一只手带着18块钱的戒指,另一只手拿着1000万左右的翠绿镯子,工作人员也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在这个展览会上,还提供很多小点心,巧克力、鹅肝……
她一口气吃了大半盘,工作人员还是微笑着说:
“没有关系,你吃完我们再叫后厨送一些来。”
最后一关,她天不怕地不怕地闯进了北京一个五星级的酒店,
把酒店摸的很清楚的她,先在泳池的桑拿里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澡,
在餐厅里,她胡吃海喝、边吃边拿,
混进了健身房,在隐秘的角落睡觉……
在她白嫖的过程中,还出现了很有意思的一个变数,
一个酒店的保安,真的以为她是个来逛展览的富婆,想求包养,就开始殷勤地帮她拍照、拿水、拿咖啡,
就连她拒绝说自己已婚,这个保安还是加了她的微信,一直问:
“姐姐回家了吗?姐姐在干嘛?姐姐还要来看展吗?姐姐拍哪些作品?”
保安帮她拍的照片 
最后21天到了,她搭了一个顺风车,回到了在望京的学校,
这21天,她好好地活了下来,没有花一分钱,享受了一个名媛的待遇,却过着乞丐般的生活,
酒店里的昂贵花束

最后,她告诉大家,这是她的毕业设计,
在那个毕业展上,她把所有搜刮过来的小零食展出,电子显示屏上一遍遍播放着她的求生过程,
中间放了一个沙发,因为在大多数时候,她都是在沙发上过夜的。
 现实版《百万英镑》
假身份带来真资源
很快,这个毕业设计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一度上了热搜,
网友都说这个女生就是一“社交牛逼症”,佩服她能干出这些事儿,
当然更多的人是深深感到一种讽刺,
关于这个社会的资源分配,就像来自《圣经·马太福音》的“马太效应”一样:
“凡有的,还要加给他更多;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靠超市试吃填饱肚子
她为我们展现了一个很奇怪的形象:富且穷,
虽然表面上她是一个光鲜亮丽的名媛,但实际上她本质是一个乞丐,
没地方睡觉、没食物果腹、没钱干任何事情,
但正是她名媛的这种伪身份,却意外可以带来真资源,
你甚至都不用真的口袋里有百万英镑,只要让别人相信自己是个名媛、有数不清的钱,那么财富、名誉、地位自然也会滚滚而来,
这就要说到另一种深扎于每个人潜意识里的观念,就像我曾经的大学老师夸他儿子很会看人,怎么个会看人法呢?
他儿子交朋友,第一个看的就是别人穿了什么鞋子,
一个男生穿的鞋子是什么品牌,就决定了他家境是否优渥,是不是值得跟他交朋友。
也像电影《伊莎贝拉》里的那句台词:
“如果没有劳力士,不是别人看不起你,而是根本看不见你。”
每个人都习惯了这种符号化的社交,自然而然会驱赶那些衣衫褴褛的人,蔑视社会底层者,
另一方面他不惜向那些冠冕加身的人屈膝膜拜,渴望金钱、地位、权利能给他带来更多的资源,
人力、物力资源就这样开始慢慢倾斜,资源在小部分人中过剩,
而在另一段的大部分人中,却为了争取本就为数不多的资源,争得头破血流……
于是最可怕的后果来了,一如网友所说:
“资源过剩者玩转规则,需要资源的人毫无头绪。”
贫穷的人只会越来越穷,富裕的人只会越来越富裕。
瞬间所有制
世上无永恒
而很大程度上,这种现象的产生就是因为人们越来越通过所谓的符号,
也可以说是物质的加持,让很大一部分的人心甘情愿地成为资源富裕者的拥趸,
人的健康、生活、精神需求被完全无视,
为了更高的目标,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剥削人;
为了更多的钱,他们情愿在工作中被压榨、忍气吞声;
为了更好的婚姻,她们宁愿放弃内心所爱,去追随房子和车子……
但对于雅琦来说,她其实更想展现的是:
贫富差异没有带来一些审美和品位的区别,而那些奢侈品店和高端场所也不过如此,
很多人说邹雅琦本身就有资源优势、有信息优势,但实际上她就是一个普通家庭长大的普通女孩,
关于名媛的一切,她都是通过大量搜取信息和练习得来的,
她给自己的毕业作品取名为《瞬间所有制》,因为她深刻地认识到:
“瞬间的拥有和70年的房屋产权甚至历代会覆灭的王朝没有什么区别。”
她说:“我就想到历朝历代的人,他们拥有这个王朝也就是几百年,但是会随时覆灭的。就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

人活着这短短的不到百年的时间,在世界上能拥有什么永恒的东西?
你赤身出母腹,也要赤身进坟墓,你带不来什么,更带不走什么,
这些事物,这些顷刻间存在又消亡的事物,究竟有什么永恒的价值,
你今天跟一个上等人卑躬屈膝了半天,赚取的金钱,还不如一个清洁工一天下来扫的垃圾来的有意义,
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专注在这些“高富帅”、“名媛”、“百万英镑”上呢?
为什么要为这些有虫子咬、会锈坏,也有贼挖窟窿来偷的财宝,丢了自己对人的尊重和爱心呢?
别忘了,你往别人身上贴标签的时候,你也会被别人的标签贴满全身,
金钱、房子、车子、教育程度、家庭背景、社会地位、影响力……
最后,每个人都会被标签贴满,再也看不见人本身,
就像尘封多年的木乃伊,即使香料满肚、荣华遍身,
没了生命、没了人性,他终究是一具无用的空壳。
参考资料:
故事FM:我扮演名媛,在北京不花钱生活了21天
作者:盐粒。✌️ 平凡的95后中文系少年,写写文吐吐槽,不按常理出牌,清醒明辨是非。路过地球一趟,总得撒点盐再走~ 记得关注并星标🌟「撒盐少年」~
点击👇下方名片关注「撒盐少年」,加星标★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