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公开报道
【摘要】:对不起各位家长,对不起陪着我的爱贝小伙伴,对不起我的家长亲戚朋友们!我知道我们的经营不善,让你们损失了,看在这么多年,我兢兢业业的份上,希望你们尽可能不要打扰我的父母孩子!虽然我已经跟孩子说过:“有可能别人会骂你妈妈是骗子,有可能别人会说,你爸妈是老赖…...”
当我听到老师跟我说:"校长,我们是做错了什么吗?"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当投资人指着我鼻子骂得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一切。当上门体验课程还对效果很满意的家长问我们:"你们还能继续下去吗,我怕你们跑路。”,我也不知道用什么可以保证。我们做错了吗?教育做错了吗?撑过疫情没有闭店错了吗?可能这个问题也没有答案。
破产的告白
也许我破产,将不再教培
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
也许我负债,将不再培训
你是否还有当初的信赖
如果是这样,请不要介怀
教培的路上有我们热爱的理想
如果是这样,请不要伤怀
教培的路上有我们热爱的理想
也许我的热爱,再不能有梦
你是否理解我无声的独白
也许我未来,再没有未来
你是否相信我能偿还负债
如果是这样,请给我等待
教培的初心里有我们真挚的爱
如果是这样,你给我等待
教培的初心里有我们真挚的爱
如果是这样,请不要介怀
教培的路上有我们热爱的理想
如果是这样,请不要伤怀
教培的路上有我们热爱的理想
破产的告白
改编:源自血热的风采 
作曲:陈哲 苏越
演唱:董文华
词改:智亦愚
编辑:小天
校对:颜夕
我已无能为力(选自爱贝)
01.
我有一个教育梦。
大家好,我是常熟爱贝少儿英语Mary!
由于从小有个教育梦,大学上了师范大学,2007年进入学校当老师,2008年进入成人英语培训行业,因为一路走来,看到英语帮助了很多人,有的人英语好了,找到了一份心仪的工作;有的人得到了升职加薪的机会;有的人方便了出国旅游;有的人丰富了自己的人际关系圈……但同时我也看到了作为成年人学英语的痛苦,时间不够用,精力跟不上,记忆力减退……所以如果可以,从小培养孩子的英语语言能力,我想结果是不一样的!
做了5年成人英语培训后,我转到了少儿英语培训的领域,又经过3年的沉淀,2015年初,怀着一颗对教育的初心,希望把最好的教育资源带给我们的孩子们,当初我的愿景,希望看到若干年后,我们的孩子们都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而不是像我们这一代一样,学了10多年英语,依然无法用英语正常交流!由于我出身于普通工薪阶层家庭,初次创业,得到了很多朋友的支持与帮助,合伙企业就开了起来,前期虽然很辛苦,很艰难,但也走过来了,关键得到了很多爸爸妈妈的支持与认可!爱贝这个品牌也算是在常熟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我一直跟员工说,教育行业有别于别的行业,我们认真的付出,换来的是孩子们茁壮的成长!这是薪水以外,别的行业给不到的成就感!没有一份工作不辛苦,但孩子们的笑容可以治愈一个教育人一整天的疲惫!
02.
愿望是美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
2019年由于部分老股东主业行业的影响,家庭情况等的影响,也由于考虑品牌区域的统一化,我们股东做了重组,退出了原本不经营的老股东,加入了原来万达爱贝(由于爱贝品牌属于单店授权,所以起初万达爱贝和我们不是同一批投资人)的投资人陈方宇作为新股东一起经营管理,我和陈方宇购买了退出老股东的股权,重新调整后,我的股份占比为47%,陈方宇45%,陈佳莉8%,我想的是,既然大家同做一个品牌,又都参与经营,那就大家一起努力好好加油!
2019年12月31日,我们最终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2020年1月20日,我们举办了公司年会,随后,就被通知新冠病毒疫情来了,之后各个行业都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尤其我们教培行业,半年关门停业,我们课不能耗,生不能招,但员工工资依然要发,房租依然要交,我们还碰到了2020年“爱贝英语”品牌授权到期问题,由于疫情后,资金紧张,我们续了五年世茂爱贝的加盟,书院街中心没有继续加盟,改名为睿贝英语,由于疫情影响,外加换品牌影响等,2020年,产生了100多万退费,期间,为了公司正常运营,公司向银行申请了125万的工资贷!我们总相信困难都是短暂的,希望慢慢都会好起来的,确实2020年下半年虽然日子不好过,但也总算没有那么惨!
03.
复苏中的焦虑也是寒冬的前夜
2021年,希望是教培行业复苏的一年,但实际感觉比2020年还要艰难,作为投资人,一个行业没有利益产出的时候,就会产生各种焦虑,各种动摇,我也能理解!2021年,陈佳莉几乎就不再拿钱出来了,她管理的塔弄校区运营情况也每况愈下;2021年3月前,股东陈方宇,虽然对于陈佳莉不拿钱出来很不满,但至少还是可以按时按比例出资经营的,但3月过后,也一直拖着不愿意拿钱出来了,3月陆陆续续拿了61180.17元,答应我4月底他想办法凑钱发工资的,却拖欠到五月初不肯发,明确告诉我要求破产清算!
5月4日,眼看着其他股东不愿意拿钱出来发工资,我原本是不欠投资款了,我又去问别人借钱来发了我股份比例的工资,当员工问陈方宇要工资的时候,陈方宇不但没有拿钱出来,还鼓励员工去劳动部门投诉,对!我是法人代表,只要公司还在,我就得为大家负责!我看清了一些不愿负责的人,人也不出现,告诉我,破产清算就出现,我当时说,做生意,出现亏损想止损我很理解,但这个公司做到今天的规模,也是我六年所有心血,我们收进来的学员,是一份份信任,家长们的每一分钱,也都是辛苦钱,学员的未耗课时该怎么办?我和我家里人的想法都是一致的,我们夫妻双方父母,虽然都只是普通职工,都已经退休,但都愿意为了我们这份事业,帮着我们去银行贷款,我阿姨全家都跟我说:“做事业总会有碰到不顺的时候,有的时候坚持一下就过去了!”我舅舅也说,困难总会过去的,弟弟说,我们几家人家帮你一起抗!我的家人,我的亲戚,还有我的朋友都借了钱给我,帮助我一起度过难关!
5月份开始,我十分明确,任何股东都帮不上任何忙了,为了活下去,我开始尽力节约成本,把原本租金昂贵的万达商场里面的爱贝校区关掉了,借用万达金街上熠文教育的教室来给学员耗课!塔弄校区由于经营不善,陈佳莉也不去管理了,考虑长远,也准备闭店,我找了周边兄弟机构,希望他们在能力范围内也可以帮我解决一些学生的未耗课问题,我跟陈佳莉沟通,由于塔弄校区6年都是她在管理,我不认识家长,从6月1日开始我们一起去跟家长开家长会沟通,尽可能可以把剩余课时转到我们其他校区或者兄弟校区,陈佳莉也答应了,可是,真正沟通的时候,陈佳莉并没有出现在我身边,两天沟通下来,效果并不理想,只有少数家长愿意配合转校的,多数都是要求退费的,我感觉我一个人扛了所有,一个人躺在床上暗自流泪!后来,我老公陪着我一起去做家长的工作,最后,近期内在原地耗完一部分课时,再退一部分的前提下,欠下了约60万的退费!我积极地去借钱,贷款,想把万达校区,塔弄校区处理好后可以节约成本,专注做好世茂校区!
04.
寒冬来了“双减”政策发布
教培人说,2021年,是个严冬!这个冬天冷得让人无法逾越!双减政策来了,银行马上给我打电话了,我申请的贷款恐怕批不下来了……教育局发通知了,不允许收9月份之后的学费了,家长慌了,退费潮来了!公司借的那笔贷款马上要还了,陈方宇是明确要求破产的,不想承担之前所有债务的,陈佳莉是一口咬住没钱的,也不愿意贷款的….从2021年3月份至今,我一个人拿了1778704元来维持这个公司的正常运营,疫情后我个人投入了2760203.9元!马上银行的125万又是需要我一个人去承担!这几年来,我们股东基本是不拿工资的,这一两年来,我为了支撑公司运营背负了近600万的负债,期间也找过投资人,也想过很多方案,但真的能力有限,这个寒冬,我过不去了…..
有家长会问:“我们交的学费都去哪里了?”每个月我们工资成本在30万左右,房租成本一个月约12万,所以固定成本大概50万,如果外加有退费等意外情况,每个月的收入远远不够支出!
双减政策一下来,疫情又严重了,政府也要求停课了……家长们纷纷给我打电话,发微信,不是我不想回,我已无力跟你们每个人一一解释,你们的退费请求我是理解的,可是此时此刻,我已经真的没有能力再来答应你们什么了,也不想欺负你们什么……
05.
初心未捷,梦先碎。
从小就想当老师,怀着一腔热血,满心期待,14年教育路,终于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原本希望做个值得大家信任的人,回报那些信任我的人,曾经希望“让每一个爱贝的学员都因为在爱贝学习而骄傲,愿每一位爱贝的员工都因为在爱贝工作而自豪!”今天,我无奈地跟大家说声“对不起!”我失信了!但真的,我没有私吞大家一分钱,这么多年,我没有买过一件奢侈品,没有用过一个名牌包包,没能买得起房,没能换得起车,这么多年,一败涂地,对不起各位家长,对不起陪着我的爱贝小伙伴,对不起我的家长亲戚朋友们!我知道我们的经营不善,让你们损失了,看在这么多年,我兢兢业业的份上,希望你们尽可能不要打扰我的父母孩子!虽然我已经跟孩子说过:“有可能别人会骂你妈妈是骗子,有可能别人会说,你爸妈是老赖…...”
事已至此,我说明了全部的过程,我也委托律师申请了公司破产,接受该有的法律责任!希望我这辈子还有希望还清这些经济账,但还不清你们的人情帐了!对不起!!!
致大冲校区家长(选自某机构负责人)
01.
大冲校区自开业至今两年。
正式招生一学期后,我们即遭遇了持续一年多仍未结束的疫情,在因疫情停课期间,我们坚定教育初心虽然没有课程安排,但仍然组织老师每天学习、练课提升教学能力,期待着疫情结束后以更好的教学服务面对信任我们的学员和家长们。
去年即使亏损严重,我们也仍然持续运营,免费班群打卡,全体教师与顾问都在专心专业地为学员复习。然而,熬过了艰难的疫情却没想到政策的严控袭来,我们始终践行素质教育教授的是方法而不是学科。整个机构也在快速转型,我们新开发了文化素养通识课我们引入了少儿编程的课程,希望可以运营下去。但这些努力都拯救不了被持续的疫情、政策所伤害的信心。

02.
是我们错了还是教育错了?
当我听到老师跟我说:"校长,我们是做错了什么吗?"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当投资人指着我鼻子骂得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一切。当上门体验课程还对效果很满意的家长问我们:"你们还能继续下去吗,我怕你们跑路。”,我也不知道用什么可以保证。我们做错了吗?教育做错了吗?撑过疫情没有闭店错了吗?可能这个问题也没有答案。
7月双减政策落地,每一条都重重打在我们七寸上。所以出现了第一个退费,我们能理解,接着就是第二个退费,第三个,第四个....也有老师扛不住这种信心的丧失,他说:提心吊胆了整整2年,我想休息一段时间。"我也放他走了。
账面上的现金迅速枯萎这意味着我们面临巨大的经营困境,而市场愈发困难的情况下投资人一致决定不继续投入,所以这间生于疫情,死于疫情结束的政策的大冲校区,也明确了未来,我们是要关店了。
03.
坚守最后一班岗。
写下这些文字时我的泪水已经溢出眼眶对家长孩子我们只有深深的抱歉和自责。对不起,我们辜负了你们的信任,我们也辜负了我们自己的教育初心。但是在处理好剩余课时的安置前我们绝不跑路绝不关店,我们会坚定不移地站着站好最后一班岗。
最后声明在大冲校区开业至今的这段期间公司股东没有收回一分投资,没有任何分红没有花费公司一分钱进行个人消费。每一笔支出都用在了校区运营上,所有收支都有明确的记录。我们也会配合有关部门及司法介入的审查。
腾跃校长、腾飞教育创始人常筠:我宣布团队解散,心碎!
朋友们
为防失联
可关注备用号"教培行业参考"
扫码加入社群:
灯塔EDU的朋友们
扫一扫关注灯塔EDU
灯塔EDU的每一篇文章,都会注明作者和来源(除非实在找不到),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原作者不同意请联系微信:qq948645101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