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9月17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发布通知,要求停止利用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节目宣传推销槟榔及其制品。而此前在湖南,槟榔却一度要通过地方立法确定槟榔“地方特色产品”的定位。全国槟榔消费者有近一亿人,其中仅湖南一省就贡献了近2600万人的“槟榔人口”。未来对槟榔行业要进行哪些规制?
9月17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发布通知,要求停止利用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节目宣传推销槟榔及其制品。
仅仅在半个月前,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还因为要“争取出台省政府规章,明确设立槟榔制品生产的省级行政许可,通过地方立法确定槟榔‘地方特色产品’的定位”,而被网友怒喷“要钱不要命”。甚至《湖南省槟榔制品管理办法》都已纳入了省政府2021年立法计划调研论证项目。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一个月前的新闻——,由于槟榔中所含槟榔碱因具有致幻性,土耳其已经将槟榔认定为毒品,大使馆提醒中国公民切勿带槟榔入境……
在此之前,槟榔更是在新加坡、阿联酋、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国被认定为毒品,在多个欧美国家禁售,就连上世纪20年代槟榔的主要生产国和消费国泰国,也在2012 年起完全禁止了槟榔的进口和销售。

但就这么一个被 IARC 明确的一级致癌物,一个与口腔癌有着直接因果关系的“成瘾性食品”,到底蕴藏着多大的能量,能让湖南政府冒如此之大不韪——非但不禁止,甚至还要将其定为“地方特色产品”呢?
凤凰网《风暴眼》记者调查发现,湖南的槟榔产业在近年来发展迅猛,甚至成就了一个支撑地方经济的“千亿市场”,也成了当地的“纳税大户”。
从小超市到电视台,槟榔广告几乎充斥在湖南的每个角落。而具备全国影响力的湖南卫视,又将其进一步推向了全国市场……
 独具地方特色的“千亿产业”
到底有多少人在嚼槟榔?
凤凰网《风暴眼》记者根据公开数据统计,全国槟榔消费者有近一亿人,其中湖南、云南、广西、海南、台湾都是沦陷槟榔的“重灾区”,仅湖南一省就贡献了近2600万人的“槟榔人口”,占湖南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湖南省有7000多家槟榔相关企业。超9成注册资本在0-100万,66%成立于5年内,87.7%为个体工商户。分区域看,长沙市最多,占比38%,湘潭市次之,益阳市第三,均拥有超1000家槟榔相关企业,占比分别为18%及15%。分行业看,批发及零售业占比最多。

近十年来,湖南省槟榔相关企业注册增速呈现出了大起大落的态势。2011-1015年间,相关企业注册增速保持在1.4%以上,2016年相关企业注册增速达到17.61%,此后的2017-1019年,注册增速走低,保持在5%以上,2020年增速再次回升,为14.63%。
截至目前,湖南省今年新增超1300家槟榔相关企业,同比增长54%。
其中槟榔发展最为迅猛的湘潭市,对槟榔的推广也最不遗余力——
2007年,湘潭市还将槟榔文化纳入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在17年8月出台了《关于支持槟榔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意见》,提出将本地槟榔产业5年发展到500亿元产值的计划。
要协助槟榔企业技术创新,还要给槟榔企业地价、税收方面的优惠,还要推广槟榔文化,“加强对槟榔产业的社会舆论引导,打造槟榔特色景点”。
为何要如此大力支持槟榔产业?就在于槟榔产业对当地经济的推动。
一方面槟榔企业解决了劳动就业、群众收入问题——槟榔企业一线工人工资收入远远超过务农收入——仅益阳市的“湖南口味王集团”,就拥有8个生产基地,合计占地近千亩,员工近3万人,产业链提供就业岗位达数十万个。
另一方面槟榔企业也给地方政府带来了可观的“业绩”。
 据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湖南省槟榔食品生产企业带动相关产业超过500亿元;2011年至2018年,中国槟榔产业产值从558亿元上涨至781亿元,湖南就占了四分之三。
除湖南外,槟榔产业的获益者还有海南。据凤凰网《风暴眼》根据公开资料整理,湖南是以槟榔加工业为主的加工大省,而海南则是国内超95%槟榔的产地——槟榔种植占全省农业人口的41.37%,已经超过橡胶、椰子成为海南热带作物的第一大产业。

2020年8月,湖南副省长何报翔曾亲自带队赴海南调研,研究海南本地槟榔深加工企业状况和湖南企业在海南建厂生产情况,两省还为槟榔业建立了协调议事机制,都是由两省领导牵头协调。
在政府的支持下,槟榔行业蓬勃发展,2000年至2020年,国内槟榔产业产值年增速近30%,翻了近190倍,市场规模从数亿成长到如今的超千亿元,是名副其实的“千亿市场”。

槟榔“大厂”都有哪些?
据凤凰网《风暴眼》记者根据公开资料统计,槟榔相关的上市公司有北京同仁堂、华润三九、天津中新药业、哈药股份、汉森制药等企业,其旗下均有“槟榔产品”。
其中汉森制药的独家专利——四磨汤是公司的拳头产品,而其主要成分正是槟榔。
2021年半年报显示,汉森制药上半年营收4.43亿,同比增长42.14%,其中仅四磨汤口服液营收实现2.54亿,占整个营收比重57.22%,且同比增长64.79%;毛利率方面则高达73.96%。
此外,湖南口味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国内最大的槟榔加工企业之一,拥有8个生产基地,合计占地近千亩,分布于湖南、海南两省。2018年累计销量超4亿包,覆盖415个城市,在2019年、2020年连续两年实现业绩超过30%的大涨,年销售规模超过二百亿元。

其主打高端礼盒装“味赢天下”系列,甚至卖到200元-400元不等的价格,将产品标榜为高端成功人士的象征。
其董事长更是曾扬言要将“口味王”打造成千亿企业。
与之对比“国民零食品牌”三只松鼠的年销售额则一直在百亿线上艰难挣扎,远逊于“口味王”的光彩。
针对年轻人的“营销打法”
 为什么槟榔行业能发展得这么快?
一来槟榔本身有直接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的槟榔碱,一旦上瘾很难戒除。二来这些年铺天盖地的槟榔广告,彻底打响了这个十数年前还属小众的“地方性食品”——便利店的货架、网购平台、电商直播、综艺节目里,到处都是槟榔的营销广告。
2017年,槟榔品牌口味王冠名湖南卫视“春节联欢晚会”和“元宵喜乐会”,并在此后连续三年独家冠名湖南卫视春晚。
2018年冠名芒果TV综艺《野生厨房》、深度合作了著名综艺《欢乐喜剧人5》《这就是街舞4》《这!就是灌篮3》,今年7月则是刚刚赞助了《说唱听我的2》;在年轻人中有广泛影响的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8、S9赛季,口味王分别于斗鱼、虎牙深度合作,直接冠名赛事。
湘潭铺子枸杞槟榔则是备受关注的综艺《吐槽大会5》赞助商,宣扬“有枸杞 更好一点”,在长沙的地铁站里,则到处是“湘潭铺子枸杞槟榔,新一代,芯吃法”的广告。
湖南卫视、湖南都市、湖南经视,每天全时段播送“和成天下”“湘潭铺子”“张新发”的槟榔广告(“和成天下”即“口味王”旗下品牌)。
在最近热播的连续剧《扫黑风暴》中,更是出现过多个不服务于主线剧情的重要角色嚼槟榔的镜头。
在这样宣传攻势下,拥有“社交传染”属性的槟榔,借着新生代人口快速扩容,如病毒一般扩散开来。
2021年3月,萍乡某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枸杞槟榔,就因为宣扬其产品“益生菌(抗氧化促消化,保护肠道健康)”,被当地市场监管局发现并罚款20万元。
但这种罚款对于槟榔企业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十几年前几块一包的槟榔,如今一包可以卖到数十元甚至上百元,在当地,槟榔产业早就成为了一个积重难返的暴利行业。
“槟榔加烟,得癌升仙”
槟榔加烟,法力无边?
在湖南乡下,发槟榔等同于其他地方的泡茶敬酒,因为槟榔中所含的槟榔碱,可以作用于人体中枢神经系统产生兴奋感,因此一直是湖南人民喜闻乐见的“传统地方小吃”。
但同时,槟榔碱会通过影响一些乙酰胆碱受体,让人产生兴奋感的同时,神经耐受性不断增强,最终产生“槟榔依赖”,尤其是如今的槟榔制品中,常常被厂家在加工过程中加入生石灰、细辛、麻黄、薄荷、甘草等卤料卤制,更加强了其兴奋性与成瘾性,这也是西方多国禁止进口、销售槟榔的重要原因之一。
并且早在2003年,槟榔就被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癌症研究中心认定为一级致癌物,其定义为“对人体有明确致癌性的物质或混合物”。
一来是槟榔碱、多酚和亚硝胺等物质的化学刺激,容易造成口腔黏膜下纤维化;二是槟榔碱还会与亚硝酸钠反应生成致癌物N-亚硝胺,这些反应都是口腔癌前病变和癌症发生的诱因。
上世纪50年代的槟榔第一生产大国泰国,国民第一癌就是口腔癌,直到政府下令彻底禁售槟榔后,男性口腔癌发病率在上世纪末一度降低到 0.012%。
如今世界槟榔消耗最大国则是印度,口腔癌发病率居世界第一。在印度,商业化生产的槟榔果已被要求贴上明显有害警告标签。
在国内,口腔癌患者因癌“割脸”的例子同样屡见不鲜,2013年的一篇《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更是引起了全社会的反响。
早在1994年,厦门政府就颁布了禁止槟榔流通的通告,并在两年后宣布“彻底停止生产、销售和食用槟榔”;台湾省的相关部门也早已开始在倡导民众戒食槟榔;今年三月,广州也开展过对槟榔广告的治理,全面叫停了广州全市媒体、户外的槟榔广告。全国范围的禁令则是到9月17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发布通知,要求停止利用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节目宣传推销槟榔及其制品。
但在“槟榔大省”湖南,却屡禁不止。据《武汉晚报》19年的报道,与槟榔作了几十年斗争的“医学斗士”翦新春,就曾示受人威胁,扬言要80万买他的人头。
槟榔产业日后将如何规制?
槟榔的治理,不仅需要社会舆论的监督,更需要政府“壮士断腕”的决心。
涉及近万家企业的槟榔行业,直接从业者以百万计,涉及的相关行业可能更是超过千万。
但同样要看到的是,解决了无数就业的“民生问题”、为经济发展带来强劲动力的槟榔行业,销售的不仅仅是零食,而是在销售巨大的患癌风险。
出了针对年轻人的大规模营销,甚至在中小学的门口小商铺,都摆有大量伪装成零食的槟榔。在吸烟有害健康人人皆知的当下,槟榔的危害却远没有达到其应有的普及程度。
甚至在槟榔的包装上不但没有警告标签,还会出现“养生槟榔”的明显虚假宣传的标签。
针对野蛮生长的槟榔行业,除了有关部门加强监管之外,更需要尽早利用行政手段提高槟榔征税比例,压缩其利润空间。
对于政府来说,就业固然是“民生问题”的重要部分,但民生健康又何尝不是?
难道最终我们要指望那些解决了大量就业,创造无数经济效益的“纳税大户”们,会为为民生健康兜底吗?
-   END   -
凤凰网财经官方微信 ID:finance_ifeng
喜欢此文,欢迎转发和点在看支持凤财
点击在看 持续关注↓↓↓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