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车是个平衡的艺术。

 | 李勤
封面来源 | IC photo
小米汽车磨刀霍霍,蔚来汽车要向下拓展更大市场版图之前,小鹏汽车先出了牌。
日前,小鹏汽车第三款车型P5正式发布,切进竞争最为激烈的中级轿车市场,售价区间在15.79-22.39万元。这块市场常年被大众帕萨特、丰田凯美瑞、本田雅阁等合资品牌统治,自主品牌几无成功突围的先例。
当然,这个烙印对于新造车公司来说,更多是借鉴,并非不可逾越。蔚来、理想汽车之前,也少有国产车能卖到30万元以上。而且,20万元左右区间也是所有车企必须攫取的核心市场。
蔚来前不久宣布推出子品牌,切入大众市场,36氪曾报道,蔚来的这个子品牌在立项之初,代号就叫“TV”,是大众和丰田汽车的缩写。小米汽车计划出车后三年卖到90万台,也逃不开这个价格带。
何小鹏似乎做好了迎接风暴的准备。小鹏P5沿袭了小鹏汽车的智能化成果,并且做了加强,首发搭载了两颗高性能激光雷达,支持小鹏的智能驾驶系统进化到XPliot 3.5。
在研发上的果断投入,已经让小鹏汽车的智能驾驶和座舱产品走在新造车前列,包括高速导航辅助驾驶NGP、停车场记忆泊车、座舱全场景语音对话等组合拳。不管是蔚来还是理想汽车,不少相关的产品定义都在参考小鹏汽车,甚至李想也公开坦言,公司的智能辅助驾驶距离小鹏汽车和特斯拉有一定差距。
在小鹏P5上,小鹏汽车智能化又向前一步,借助两颗激光雷达,已经可以实现城市道路下的导航辅助驾驶,即城市NGP,同时,也将支持跨楼层的停车场记忆泊车。如果把汽车的驾驶场景拆分成三大块:停车场、城区、高速,目前,小鹏P5都已经有相应的能力可以对应,可以说,这已经是点到到自动驾驶的雏形。
何小鹏的策略很明确,打造爆款。“最重要的是把车做成爆款,我觉得一款爆款的价值,会比很多款其他车都要好。”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在接受36氪等媒体采访时说。
智能化光环让小鹏的品牌站住了脚,小鹏P7加上改款后的G3车型,月销已经攀升至7000多台。据官方披露数据,小鹏P5的订单量更是同期小鹏P7车型的三倍。
不过,对于一家仅有7年的汽车公司而言,目前的品牌力更多是在提供消费驱动,溢价效果还不明显。小鹏汽车的季度毛利率一直徘徊在10%附近,尚未及行业主流水平。而小鹏P5问世后,显然需要进一步向利润空间挤压。
小鹏P7有31个传感器,而小鹏P5增加到了32个,小鹏P7搭载XPliot 3.0智能驾驶方案的车型,最低在23.99万元,而小鹏P5搭载XPliot3.5的车型,起步在19.99万元。很明显,小鹏P5硬件升级,但售价降低了数万元。
对此,何小鹏向36氪直言,如果公司还处在募资都很困难的时候,毛利率一定是一个很重要的点,但是今天已经拿到相对足够多的钱,“我觉得最重要是要问,我们为什么能够在中国甚至在全球更快地成为最强者?如果三五年后从春秋到战国,你做不到战国的前三前五,你会非常有挑战,那个时候我们的毛利应该高、那时候我们的规模应该更大。”
“今天更重要的解决不光是要活,还要活得更强的问题。”何小鹏说。

以下是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和36氪等媒体对话,略经摘编:

问:2021到2022年,很多竞品扎堆上市,有一些品牌甚至推出两到三款车型,我们怎么样去应对这个市场?
何小鹏:首先,有一些我们的友商明年有两到三款,是因为他们今年可能没有车;第二,最重要的是把车做成爆款,我觉得一款爆款的价值会比很多款其他车都要好。
今天每一家的友商包括我们在内都在走不同的道路,我觉得这个没有关系,最终等到了2023年、2024年、2025年,我们在不同的品类都自己下了一颗子之后,那个时候谁能够成为爆款,我觉得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包括谁能够走出全球。
问:刚才提到爆款,您的爆款的标准是什么?
何小鹏:我觉得在同品类市场能够做到前三。
问:今天小鹏P5上市,把第一款量产激光雷达的名号抢下来了,激光雷达来说会不会是智能汽车时代杀手级的硬件?
何小鹏:我不觉得激光雷达是智能汽车杀手级的硬件。如果说电动汽车的两个最重要的杀手硬件,我觉得就是两颗芯,一个叫电芯,一个是是芯片。当然芯片比较多了,我们一款车大概有接近1800颗芯片。
激光雷达是小鹏期望在视觉和毫米波超声波雷达的感知融合里,增加安全非常重要的一环。如果从感知角度来看,它不如摄像头重要,摄像头一定是最重要的,就像一个人是用眼睛观察整个世界,但是眼睛在观察世界的时候会产生误差或者出现一些问题,比如雾霾、夜晚、下雪、下暴雨的时候,它的准确度会下降,所以激光雷达核心是把可靠性、稳定、准确性提高。
问:之前一款车P7无论精细度,还是先进性,已经做得非常好了,但回头P5又拿G3的平台做一款这样的轿车,怎么往回收了收,不是在往前冲?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何小鹏:我们基本上每两年在一个平台上做一个迭代。也就是说,当我们A团队做完了以后,我们会在这个平台上同样用这个团队做它的下一款车,这一款车在两年一个周期的时候,能够保证车的精品度会做得更好,团队锻炼能力也更强。
说不客气的话,原来没有人、没有钱的时候,你就应该做少才是多,在你少钱少人的时候,一定少就是多。实际不光我们,其他几个新造车汽车跟原来传统厂商的产品逻辑不太一样,这都是因为来自于多组合的原因到最后的逻辑。
我觉得造车真的是一个平衡的艺术。这句话雷军最开始跟我说,我听得懂这个字面,现在我越来越感觉悟到这个含义,做软硬件合体是一个平衡的艺术。
问:演讲的时候听见您说选了电动车更难,但一定更正确,现在是有一个更体系化的或者更直观的感知吗?
何小鹏:今天大家对于智能电动汽车,电动是一种新的动力方式,但是新的动力方式代表一种新的补能的挑战,肯定有油是难度最小的,混动是其次的,电力一定是最难的。这里面取决于什么?取决于我们这个补能的方式多久会解决,以及客户的心理状态从不愿意选择的情况下多久会改变?这实际就是有点拍脑袋赌的问题了。
我们有友商选择换电的方式,这是解决方案A,也有用其他的方式,就是方案B,我们认为超高速充电以及客户对于电动的这种体验感受,我一直说是2023年的时候会有比较明显变化,所以我们所有的布局都认为在2023年智能辅助驾驶到达什么水准、我们的新车开始加速到什么情况,实际上有很多脉络是按照这个布局去想的。
问:小鹏P5的售价相比P7下降蛮厉害的,但是硬件配置相比来说还上升了一大截,毛利率对于我们现阶段来说,还没有成为一个很重心的位置吗?
何小鹏:如果今天我们这些新造车企业募资都很困难的时候,毛利率一定是一个很重要的点。但是如果今天我们已经拿到相对足够的钱,我觉得最重要想问:我们为什么能够在中国甚至在全球更快地成为最强者?
因为你今天多卖一万台车、五万台车,如果三五年后从春秋到战国的时候,你做不到战国的前三前五,你会非常有挑战,我认为在那个时候我们的毛利应该高、那时候我们的规模应该更大。今天更重要的是要解决在那个时候我们不光要活,还要活得更强的问题。
问:现在每家公司尤其头部公司拿到资源扩张得非常快,小鹏也有今年一万人的目标,怎么样去预防人员快速扩张的情况下,管理上或者资源分配上可能出现的失衡问题?
何小鹏:没有预防,就是去解决。以前我跟人创业,在50个人的时候,就在管理上出了麻烦,后来自己创业,第一次在500人、在3000人都出现了管理上的巨大问题。
有很多时候别人告诉你会有一些坑,你照样会踩,只是踩得深跟浅的问题,但是你可以部分预防部分比较明显的问题。今天在组织上我花了很多时间去思考干部个、基层员工、激励、流程、系统化等系列的事情,这是一个巨复杂的课,我也不是Master,我也在向别人更好的学习过程中间,并且实践。
独家、深度、前瞻,为1%的人捕捉商业先机
36氪旗下官方账号
真诚推荐你来关注👇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