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已经一个月了,最近几天,阿富汗各地陆续出现一些妇女的集会,支持塔班。在这些集会中,最引人瞩目的是她们都穿着黑色的罩袍,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塔利班支持者集会,图自网络

在塔利班黑袍照片席卷推特之际,很多阿富汗女性纷纷将自己身着五颜六色传统服装的照片放到网上,说这才是阿富汗的文化。他们说自己从未在阿富汗看到有人穿那种黑罩袍。
阿富汗女性上网发传统服饰照片

我前前后后在阿富汗生活了一年,去过城市也去过农村,也从未见过有人穿裹住全身的黑色罩袍。阿富汗女性穿的是蓝色的布尔卡,虽然同样是从头包到脚,但至少在观感上,蓝色的没有黑色给人带来的那种强烈的压迫感。
穿布尔卡的阿富汗女性,本人拍摄

我2014年第一次去阿富汗时,喀布尔街上穿蓝色布尔卡的女性目测大概有60%-70%,2017年最后一次去时,喀布尔街上大概只有30%-40%的女性是穿着布尔卡的,其余都是穿着普通的衣裤,头上戴一条素色的头巾。
穿黑袍的卡戴珊

这两天和黑袍有关的另一个故事来自美国名媛卡戴珊,她出席活动时身穿比塔利班支持者黑罩袍更加离谱的黑袍子,稀奇古怪的装扮赚足了眼球与流量。
如果说塔利班支持者的黑袍代表了保守与压迫,卡戴珊的黑袍则是自由主义下个人主义膨胀到不管不顾的产物。两者同样疯狂、同样极端,也同样丑陋。
喀布尔街头妇女服饰,本人拍摄

有人会说,塔利班支持者穿黑袍就是极端保守压迫,卡戴珊穿更怪诞的衣服就是自由,你这不是双标吗?
穿什么衣服,的确是每个人的自由。但自由是有边界的,它不能是你只图自己的自由而不管对别人和社会带来的影响。穿衣服一定要和当地社会的发展程度相匹配才行。
喀布尔一家餐厅墙上挂着的1962年阿富汗妇女照片,本人拍摄

就比如20年前,你穿一件吊带在中国农村行走,收获的肯定是白眼甚至是谩骂,绝不会是赞赏与视而不见;
再比如你可以在法国地中海的某些海滩上赤身露体享受日光浴,但你却不要想在伊朗的波斯湾畔享受同样的待遇,即使穿上比基尼,也会被鞭刑。
塔利班的黑罩袍很明显会向社会传导一种浓厚的宗教氛围,这种氛围一旦形成,任何不这么穿的人就会面临巨大的压力。
支持塔利班女性集会现场,网图

换句话说,这种自由带给别人的是不自由。这也是阿富汗女性纷纷上网展示传统观念服饰的原因,她们不是怕穿黑罩袍,而是怕失去选择的权力,只能穿黑罩袍。
卡戴珊穿黑袍子很明显属于抓眼球的哗众取宠,除了给别人当场带来不适,不会形成一种长期的恐怖的压迫的氛围。
卡戴珊出席活动,网图

从更深层次上来讲,卡戴珊的黑袍是触发塔利班黑袍的重要诱因。卡戴珊的黑袍是自由主义下个人主义的产物,这种自由主义根植于近代西方社会的发展,再深层次来讲,是基督教文明不断发展的产物。
伊斯兰社会极端主义近年来不断兴盛,有内生原因,也有外部因素,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外部因素,就是同为一神论宗教,衰落的伊斯兰文明在面对更强大的基督教文明时,自身做出的一种防御机制。
一位穿布尔卡的女性,本人拍摄

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文明自身强大时才会自信、开放,当它感到压力,甚至觉得受到羞辱、威胁时,它就会变得封闭、保守。
当卡戴珊所处的基督教国家强行介入伊斯兰国家的事务,美国想用它那一套来“改造”阿富汗社会时,失败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美国不顾阿富汗社会的实际状况与发展阶段,想要阿富汗跨越历史发展阶段,一步到位到美式民主,直接从蓝色布尔卡跳到卡戴珊式的不管不顾。却发现,它给阿富汗带来的,不是卡戴珊式的黑袍自由,而是塔利班式的黑袍“自由”。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