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间》出品 
欢迎转载,请规范署名,添加公众号名片

音频专栏 | E闻美政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纽约时间》立场。

第 236 篇
详解众议院增税提案

By | Eric
先说一下加州州长罢免案的投票结果。加州人以 800 多万的投票,决定了反对弹劾现任州长 Gavin Newsom。这是一个压倒性的投票,反对者占到了三分之二还多。这一投票结果比较正常地反映了加州民主党对共和党的 2:1 的优势。当然,加州的共和党也依然受到川普的影响,他们又开始抱怨这次投票有舞弊。这种抱怨,目前只能充当笑料,实质上对共和党本身来说,是不利的。抱怨多了,谁都知道根本没有狼了。
但今天要说的,是众议院开始提出加税的议案。这一加税计划目前和我们普通老百姓还没有直接的关系,主要针对企业税、年收入超过 500 万的人和资本利得。这一加税的目的在于配合民主党提出的社会基建计划的投资,这一投资计划要求的预算是 3.5 万亿美元,而这一加税计划则可能在 10 年内增加联邦收入 2-3 万亿美元。这笔钱,主要将用到扩大医疗保险 Medicare 的范围,鼓励清洁的可再生能源的应用和建立带薪假期,尤其是产假和病假的支付系统。
在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主要执政理念的区别,就在于民主党追求一个更为公平的社会,而共和党则追求一个更有活力的社会。很明显这里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而要看美国具体处于哪一种状态下。比如说 70 年代末的滞胀时期,企业活力下降,资金空转,而当时的社会财富分配的基尼指数只有 0.35 左右。里根总统的减税和促进企业活力的政策就是正确的。这一政策的后果,促进了美国 80 -90 年代经济的稳定增长。但同时,从美国各阶层的收入来看,开始出现收入差距的巨大变化,收入在中位数以下的 50% 民众,其收入在排除通胀因素之后,从 1970 年到 2018 年,近 40 年仅增长了 45%。90% 的人40 年来的收入增长也仅有 80%,但收入最高的 1% 的人,40 年收入增长了 350%。美国目前的基尼指数已经超过了 0.45.
随着社会贫富差距的加大,美国社会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问题。比如极右翼势力的崛起,排外情绪的高涨,仇恨犯罪,甚至连美国人的平均预期寿命都出现了下降。在和平时期,经济正常发展的时期,人口的平均预期寿命出现下降,这对于一个社会来说,绝对是亮起了红灯。因此,在目前这种历史背景下,追求社会公平,减小贫富差距,是更适合美国目前情况的社会发展道路。
这一观念,和一些来自中国的华裔可能会有一定冲突。因为中国近四十年的发展,恰恰和美国是相反的。追求市场活力和个人能力的充分发挥,使得中国产生了突飞猛进的财富积累。而其社会的不公平又被自己独特的制度所压制。因此在中国有很大一部分人不理解福利制度和追求社会公平的西方社会倾向。但这里有一个共识,就是一个纺锤型的社会将会是较为稳定的社会。这个纺锤型,不是自由的市场经济可以给与的。在完全竞争的市场经济下,财富会出现自然的马太效应而向头部集中,早期资本主义社会还不知道如何应对这一现象,于是最终出现了工人运动和马克思主义。现代西方社会管理的一个共识是,需要通过政府税收的二次分配,维持社会财富的一个相对公平的分布,这对于维持一个健康稳定的社会是有好处的。
这还仅仅是从传统的社会财富分配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从新技术发展的角度来看,由于人工智能的发展,越来越多重复性的人工劳动被机器所取代,人被迫和电脑去竞争,很多人因此成为生活的奴隶。你可以试想一个每天工作 12 个小时才能拿到 2000 美元一个月的底层劳工,他们将失去任何可以提升自己的机会,也没有了可能去进行创造性的劳动。但如果有一个社会安全网可以使他们在能获得基本生活保障的情况下,辞去低报酬的职位,在社会福利的支撑下,尝试自己创业或者尝试进行创造性劳动,这无论是对于劳动者自己,还是对于整体社会,都是非常有益的。这也是近代西方社会越来越强调社会基本保障的一个经济学上的原因。
我们来看众议院加税的具体做法。在设计之初,这一加税行动的基本理念就是针对年收入在 40 万美元以上的家庭或者个人,他们的最高边际税率将从 37% 增加到 39.6%。这一税率实际上低于拜登最初的设想,这也是议会中温和民主党人制衡的结果。在对于年收入超过 500 万的美国人,将会有一个 3% 的附加税。拜登政府原先希望增加的遗产税和遗产中的资本所得税,这一次都没有包括在众议院的提案中。
资本利得税对于年收入超过 40 万的个人来说,将会从目前的 20% 增加到 25%。再加上一些投资的附加税,最高的资本利得税会达到 31.8%。
对于企业来说,年收入超过 500 万的公司,公司税将会从目前的 21% 上升到 26.5%。这一税率低于拜登政府最初的目标 28%。而对于年收入不到 40 万的小企业,税率则下降到 18%;年收入在 40 – 500 万之间的企业,税率维持目前的 21% 不变。美国的企业税在 2017 年之前是 35%,在 2017 年被减至 21%。现在众议院则希望回归到 26.5% 的中间水平。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在外国经营的美国企业,税率将会从目前的 10.5% 增加到 16.6%。这也是为了将来施行全球统一税率做一些铺垫。全球统一税率,是为了避免一些公司将利润输入到低税率国家和地区来逃避应缴税款的做法。
在遗产税方面,虽然没有直接增加遗产税,但是对于遗产处理的方式做了重新规定。对遗产免税的各种渠道做了更严格的控制。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长期缺乏资源的美国税务部 IRS 从众议院的最新提案中可以在十年内获得 800 亿的资金来加强自己的执法能力。这非常重要,为什么呢?我在今年 3 月 11 日的今日美政中介绍过(这一内容可以在jrmz.org 网站的网页底部按日期索引找到 3 月 11 日的内容),IRS 严重的功能不足,使得这个可怜的国家政府部门在面对资源充足的富裕阶层时显得疲惫不堪。从 2010 年一直到 2019 年,共和党控制的议会不断地削减着 IRS 的拨款,使得 IRS 累计减少了 20% 的拨款。这导致美国拖欠税款的现象日益严重,而这基本上都来自拥有强大律师和会计师资源的富人,工薪阶层想拖欠税款几乎是不可能的。仅 2019 年,IRS 被拖欠的税款就高达 5700 亿。这是什么概念呢?这相当于美国 90% 的工薪阶层收入的总税额。据估计,如果这一状态不改变,那么从 2020 年到2029 年这十年间,漏交的税务将会达到 7.5 万亿的规模,而这 7.5 万亿的漏税中,有 2 万亿来自美国最富有的 1% 人群。
因此税务部增加的拨款,将会是美国税务改革中非常重要的一环。财政部的估计是,向 IRS 每投入一美元,将会回收到产生 6 美元的税务漏洞。
目前这一提案还只是草案,还有很多需要修改以达成妥协之处。众议院将在本周投票决定是否接受这一最新提案。共和党表示他们将全力反对这一提案。美国股市对这一相对温和的增税方案的反应较为积极,周一的股市出现了轻微的,不到 1% 的上涨。

E闻美政往期专栏(含音频):


纽约客最应该关注的两个公众号
纽约客最应该关注的油管频道
纽约客最应该下载的APP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