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9月14日题为《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对台海意味着什么》的文章写道,有许多理由担心大陆即将对台岛发动进攻:陆方加强了空中活动;五角大楼发出高调警告;中国军事的快速现代化;领导人不断升级的言论。

但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不是理由之一,尽管外交政策和军事圈子最近的激烈讨论正在这样暗示。
一些批评拜登总统从阿富汗撤军决定的人认为,这将让中方的胆子更大,因为撤军显示了软弱——不愿坚持到底、打赢战争——大陆方面在决定是否攻台时将考虑到这些因素。它认为这个岛屿是其领土的一部分。
然而,实际情况是,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更有可能让中国的战争规划者踌躇,而不是推动他们对台使用武力。
大陆方面宣称的目标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即恢复中国作为世界强国的地位。其领导人和思想家已经研究了世界强国过去的兴衰史。他们早就明白,美国的遏制可能阻止中国成为一个强国。
对中方来说,幸运的是,阿富汗战争——以及美国在伊拉克和其他中东地区的不幸遭遇——已让华盛顿的注意力分散了20年。在中国从北京到意大利里雅斯特沿途修建公路和港口、刺激本国的经济发展、扩大本国地缘政治影响力的时候,美国正在把大量资金投入到反恐战争中。当中方在南中国海修建几十平方公里的军事基地、增强本国精准打击能力的时候,美国军队正在与叛乱分子作战,拆除简易爆炸装置。
中方之所以能够逐渐增强国家影响力、削弱国际规范、拉拢国际组织、扩大他们控制的领土,部分得益于阿富汗战争,而且这些都是在美国没有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阻挠他们的计划时发生的,从许多方面来看,这只是偶然的运气。
而阿富汗战争的结束可能会让这些好日子(中方称之为“重要战略机遇期”)突然消失。的确,美国总统曾在过去10年里试图重新回到亚洲的角逐中来,尽管阿富汗战争仍在继续。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曾在2011年宣布,将把重心转向亚洲。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国家安全团队曾把对华大国竞争作为首要任务。
但他们都只是说说而已,没有付出多少行动。
从阿富汗撤军表明,拜登的确是在重新调整他的国家安全优先事项——他甚至将“集中力量加强美国的核心实力,以在中美战略竞争中交锋”列为撤军的原因之一。
这种重新调整来得一点也不早。中方在南海的扩张和军事化、与印度发生的致命冲突、对港与疆的压制,都表明大陆方面越来越自信、越来越咄咄逼人。特别是,在台湾周围的军事活动激增——2020年,大陆军方入侵台湾领空的次数创下了纪录。军事演习的复杂程度和规模也在增加。与这些升级同时而来的是最高领导人最近的警告,他说,任何妄想欺负中国的外来势力都将“碰得头破血流”,任何走向“台独”的努力都会被“坚决粉碎”。
大陆战机海峡巡航
美国对台政策是“战略模糊”,即不明确承诺保护台湾不受大陆攻击。在当前紧张的环境中,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和专家们正在拼命考虑如何让美国对台湾的承诺更可信,并加大针对中国的整体军事威慑。最近一份向台湾出售7.5亿美元武器的提案就是这些努力的一部分,还有邀请台湾参加一个民主峰会的讨论,这无疑会激怒北京。
一些人认为,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削弱了美方将支持台岛的信号。从表面上看,美国的撤军似乎对大陆称之为“五桶”的前景是件好事。的确,这正是民族情绪报纸《环球时报》兜售的信息:美国将弃台,就像以前抛弃了越南、如今抛弃了阿富汗那样。
然而,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给中国自己的后院带来了安全问题,可能会分散中国与美国竞争的注意力。北京保护自己全球利益的策略一方面是依靠东道国安全部队和私人安全承包商,另一方面是搭其他国家军事存在的便车。分析人士已得出结论,中国不太可能向美国那样依赖自己的军事力量来保护本国的海外利益。北京似乎要竭力避免重犯华盛顿犯过的错误,那就是,在推进外交政策目标上过度依赖海外的军事干预。
现在,阿富汗将不再有可靠的安全存在,这个中国有重大经济和商业利益的地区毫无疑问会出现更广泛的不稳定。中方还担心,阿富汗的冲突可能会漫过边境蔓延到新疆,而那里目前已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一架美军大型运输机落地桃园机场
实际情况是,美国在阿富汗停留的时间比大多数人预期的长得多。这搅乱了中国对美国在台湾危机中会怎么做的计算,因为北京的普遍信念是,索马里遗留下来的痛苦将阻止华盛顿向台北提供援助。
但美国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干预引起了人们对这些假设的怀疑。台湾有相当大规模的经济和半导体产业,对美国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美国在东亚的实力和影响力依赖于自己在该地区的盟友和军事基地,以及美国作为首选安全伙伴的更广泛角色。如果台岛受到攻击,包括美国盟友在内的许多国家将视之为中国主导世界秩序到来的标志。相比之下,阿富汗的战略意义不那么重要,但美国还在那里停留了20年。
这对大陆图谋对岸来说,都不是好兆头。
诚然,考虑到台湾与大陆的距离,中国会受益于主场优势,而且大陆也有比台湾大得多的武器库。与美国相比,大陆方面也可能在任何冲突中得到更多国内公众的支持。
但如果中国有任何希望赢得一场跨海峡战争的话,解放军就必须快速行动,让美国来不及作出反应。大陆方面知道,战争持续的时间越长,美国的优势就越大。中国大陆的生产和制造中心都可能成为美国的目标,但美国的本土相对安全,中国用常规武器很难打美国。中国依赖外部石油和天然气来源的程度要高得多,因此更容易受美国切断供应的影响。
而且中国经济将遭受更大的损失:由于战争将发生在亚洲,那里的贸易势必会中断。美国只需要坚持较短的时间,不需要20年,这些因素就会发挥作用。
中美领导人上周四通电话时暗示了这个重大利害关系——双方“讨论了确保竞争不转向冲突的责任”(据白宫公布的版本)。
中方高层已经预料到与拜登政府的关系会紧张。现在他们面临的事实是,美国可能有意愿也有资源来抵抗大陆方面的攻击,即使这意味着战争。
因此,尽管可能有种种理由反对结束阿富汗战争,但撤军对大陆方面围绕台湾考量的影响不是,也不应该是其中的一个理由。
(本文作者Oriana Skylar Mastro是美国斯坦福大学弗里曼·斯波利国际问题研究所中心研究员,也是美国企业研究所非常驻高级研究员)
延伸阅读: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