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艾小羊  
来源:我是艾小羊 (ID:qingchangaixiaoyang)

在娱乐圈秋后无瓜的当下,一段不被看好的恋情似乎要修成正果了。
33岁的女演员马思纯与29岁的滚圈歌手张曼乐(原名张哲轩)自上半年恋情曝光后,感情直线升温。
最近被狗仔拍到牵手逛街、吃饭、回小区等一系列同居铁证,并且似乎发展到了见家长的地步。
友爆料圈内瓜,说马思纯的小姨蒋雯丽从国外回来,特意考察张曼乐,马思纯结婚必须经过小姨同意。
这个消息与狗仔拍到的饭局图不谋而合。马思纯与张曼乐的饭局中,除了马思纯的妈妈,还有蒋雯丽与一双儿女。
对于马思纯的恋爱,公众一直操碎了心。
虽然马思纯今年已经33岁,但这个患过抑郁症,体重忽高忽低、精神状态忽好忽坏的姑娘,被过度保护,像娱乐圈永远长不大的女中学生。
许多人看到她与江湖人称“滚圈撩妹达人”的张曼乐在一起,自动带入了不谙世事的恋爱脑女生,被渣男欺骗和伤害的故事,觉得她比自己初中时候还要眼瞎。
对于大家的这份关心,张曼乐当然很不开心。见家长的消息出街后,他建议公众“好好tm理解理解自己,少操点别人的心”。
对于结婚的消息也持否认态度,但这句“住嘴”,又显得有几分暧昧。
网友转发他这条微博,他直接冲去对方微博下面骂街。
张曼乐的这些行为,有人觉得man,有人觉得没教养。不管什么情况,有一点他说的也许很对,那就是“管好你自己”。别人的事,就算跳火坑,也是她们的命。
两个人格健全的好人在一起,的确可能婚姻幸福、天长地久。问题是,他们之间往往最不容易擦出火花。人间安稳的好处,很多人要在遍体鳞伤之后,才瞧得上。
马思纯,一个自卑的乖女孩,而立之年仍不放过青春疼痛文学;张曼乐,一个嚣张的“放浪男”,过早背上了满世界“讨打”的人设。
他们之间产生天雷地火的化学反应,往好里发展,是互补,往差里发展是pua。不管怎么发展,作为公众人物,马思纯在舆论上绝对占优:如果幸福,她改变了渣男,是真女神;如果不幸,她被渣男所伤,是可怜人。
一个风评好的公众人物,与风评差的结婚,无论发生了什么,前者都是这场感情的最终受益人。尤其对女艺人来说,公众的同情,是最好的路人缘。
我身边一个阅人无数的老哥总结得好,他说“好女孩都是为渣男准备的。她们只有青春期被渣男洗礼一遍,人到中年,才会明白踏实本分男人的好。有些女孩明白的时候来得及,有些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女孩从小,千万别让她太乖。该吃亏吃亏,该打架打架,该心机心机,该叛逆叛逆,这些事儿早一点经历,谈婚论嫁的时候才能五毒不侵,像渣男那样去战斗。
而马思纯,恰恰就是那个被保护得很好的乖女孩,在青春期没被“叛逆”捶打过,成年后一直活在自己癔想的青春疼痛中,需要一场造反,才能完成自我人格的建立。
1988年3月,马思纯出生,同年,小姨蒋雯丽考上了北电。
蒋雯丽年轻时,是同届女明星的颜值天花板。她与许晴同班,下面这张照片里,左二为蒋雯丽,左四为许晴。
美貌的蒋雯丽星途坦荡,上大学的第二年,就参演了电视剧《悬崖百合》,获得飞天奖最佳女配提名。
同时,她看男人的眼光很准。蒋雯丽大学的第一任恋人是后来大红大紫的名导王全安,没错,就是张雨绮的前夫。
第二任恋人是张艺谋的御用摄影师顾长卫。顾长卫转型做导演的第二部作品《立春》,把蒋雯丽推上了金鸡奖影后的宝座。
虽然蒋雯丽选男人的眼光没有遗传到马思纯身上,但马思纯一直深受这位小姨的偏爱。
蒋雯丽走红以后,姐姐蒋文娟辞掉工作,从安徽来到北京,担任蒋雯丽的经纪人。马思纯一度被寄养在姥姥家,直到高中,才从安徽转学到了北京。
马思纯属于典型的家教严格、家庭条件优渥,从小被保护得很好的女孩。高中毕业接受母亲的安排,进了中传的播音专业。
一个非表演专业的女生,大二就在都市爱情剧《恋人》中担纲女一,与她配戏的是程莉莎的老公郭晓冬。
大三的时候,马思纯又参演了蒋雯丽执导的剧情片《我们天上见》。
在娱乐圈,名导太太是一个奇妙的分支。她们所掌握的资本与资源,往往令普通演员望尘莫及。而另一个掌握巨大资源的分支,是在这个圈子里深耕多年的经纪人们。
演员本人,不过是这个产业链上看上去风光无限的一环,其实绝大多数的他们,并不具备不可替代性。
马思纯的出道,左手经纪人妈妈,右手名导夫人蒋雯丽,可以说是两股资源与资本合力为她保驾护航。
如果不是这姑娘自己扛不住,情绪出现问题,表演始终停留在“青春疼痛”的层面,应该比现在走得更远。
马思纯与母亲
世间万物,利弊相随、福祸相依;小红靠捧、大红靠命。马思纯顺风顺水,同时身上一直有好女孩的拧巴。
首先,因为跳过了青春叛逆这个成长的重要阶段,成年后的马思纯,从内心深处,始终渴望活成自己的对立面。这种探索,让她没有办法对本真的自我,产生欣赏与认可。
马思纯说自己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要“懂事”,听到最多的话就是“你要听话”,以至于养成了讨好型人格,总怕别人难过,怕别人不喜欢自己,怕这个怕那个。
马思纯与周冬雨一度是彼此欣赏的好朋友。周冬雨说马思纯淑女、贤惠,像母亲一样。
而马思纯对周冬雨最大的欣赏,来源于自己内心缺失的那部分叛逆——她很自在、很自我,你让她干嘛,她都不care的那种感觉。
马思纯羡慕周冬雨的不在乎,因为作为讨好型人格,她自己在乎的东西太多。“我觉得认识她之后,我变得潇洒了一些,觉得活成她那样特好,特自在。
其次,因为跳过了成名前被娱乐圈毒打的历练,马思纯对于自己的成名毫不自信,一个小小的负面评价,就可能成为压垮她的稻草。
客观来说,马思纯在85后小花里,演技属于中等偏上,选对了角色更可以达到惊艳的程度,比如《七月与安生》、《你是我的营池堡垒》。
演员从踏进娱乐圈的第一天起,就要准备好接受不同的声音,但马思纯一直缺乏这种能力。
“只能好,不能坏”是她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她对公众的期待。
但公众既不是你妈,也不是你小姨,何况资源咖原本需要比别人更加努力和优秀,才能获得大家的认可。马思纯虽然嘴上说懂,对此却始终无法真正释怀和理解。
于正曾经内涵过马思纯把顾曼桢演成了农村出身的伪文青,还说她总买热搜夸自己戏好。
于妈有没有资格说别人,这事儿待考。但在《我就是演员》里,马思纯的表演三板斧:海绵宝宝式微笑、笑中带泪、文青式诗意台词,的确把影帝秦昊都给带出戏了。
主持人李立群老师点拔马思纯,不要用演青春爱情片的方式去处理张爱玲的作品。
因为张爱玲所有的作品都不是写爱情,而在强调封建社会里,女人的处境。半生缘,更是通过一个残破的爱情,来谈女人的处境。
听完这段话,秦昊的表情是叹服、震动,而马思纯,不以为然地抬头看天。这种状态,像极了被老师批评又不服气的叛逆女中学生。
自卑与自负是孪生兄弟,一个人夜里有多自卑,白天就有多带刺儿。
第三,马思纯是一个暂时还没有与自己和解的姑娘,心理年龄停留在无尽压抑的青春期,那是她特别想要回去重新疯狂一次的时光。
马思纯的中学时光并不开心。她曾经活在小姨的阴影里,当大家知道她是蒋雯丽的侄女,评价最多的就是马思纯没有小姨长得漂亮。
高一的时候,马思纯从安徽蚌埠转学到北京,一个性格柔弱的小城市漂亮女生,顶着“家里有人”的风言风雨,进入一所帝都优质高中,被欺负几乎没有悬念。
当马思纯跟家人聊起被同学欺负,得到的反馈是“好好学习,不要在意这些事”,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你被欺负,是因为你不够优秀。
这种经历,加剧了马思纯的“讨好型人格”,使她的青春期极度压抑。
青春期的女生,在压抑之中,容易向爱情小说寻找力量。而马思纯恰巧在19岁,通过蒋雯丽牵线,认识了饶雪漫,成为饶雪漫小说《酸甜》的书模。
作为青春爱情、疼痛文学最成功的作者,饶雪漫的风格是这样的:我知道无论我走到哪里,你都会陪在我身边。陪我哭,陪我笑,陪我等待,陪我开花(《女生派》)
再回头看看马思纯写的《第一炉香》有感:“你在我心里哪怕已经是百转千回日复一日,如今我也只会祈祷念念不忘,会有回响”,是不是很像?
有网友评价马思纯能把张爱玲的作品解读成这样,可能都没有完整地读过一本张爱玲的小说,但我相信马思纯一定认真读过饶雪漫。
马思纯自己也承认,总活在青春期的爱情梦里,虽然明知道现实中的爱情没有那么好。
演员对于生活的经历与思考,会最大程度地展现在他们的表演中。
在综艺《我就是演员》里,马思纯除了把《半生缘》演成了青春疼痛文学,还把《李米的猜想》演成了纯爱戏。
她表演完,李立群老师再次困惑,为什么会纠结在这个爱情的情节里。
导演刘杰说得更直白一点,《李米的猜想》从主轴上来说是一个小人物的悲剧,被马思纯翻转成了一个青春戏的味道。
马思纯这样的姑娘,她所能想象的人生最大的挫折就是爱情了,所以她要在爱情里找到人生没有经历过的酸甜苦辣与酣畅叛逆。
马思纯迷恋滚圈、脱口秀、与张曼乐恋爱,本质上都是为了寻找自己的青春叛逆,补上一路顺风顺水的好女孩,没有经历的“挫折”这一课。
从这个角度,张曼乐是一个不错甚至必然的选择。
首先他身上有马思纯没有的自信和叛逆。周冬雨曾经吸引马思纯的,张曼乐也以同样的特质,吸引着马思纯。
前辈给盘尼西林的歌词提过一个小建议,让张曼乐改改,他拒绝,说“改了就不是我写的了”。
被问到“90后乐队中你们算突出和优秀的吗”,张曼乐直接回答,我们就是第一名。
想想这些东西会给畏手畏脚的好女孩马思纯造成多么大的思想地震,你就能明白什么叫强烈的差异,导致强烈的吸引。
爱情,不是你够优秀才会吸引我,而是你够特别才让我疯狂。
第二,小乐这样的“坏孩子”,天生就是母性泛滥的好女孩的菜。
周冬雨说“马思纯像母亲”,这种特质,原本不应该出 现在马思纯这个年龄段的姑娘身上。
在不恰当的母爱背后,是强烈自卑感所导向的占有欲与征服欲——越不自信会被爱,越想通过很多很多的付出,去锁定对方、换取爱。
羊哥刚才已经说了,人有多自卑,就有多自负。好女孩表面的顺从背后,往往藏着与全世界为敌的倔强,她们具备强烈的冲动:你们越说不行,我越要试试。
马思纯对于爱情的渴望与理解,充满着这种倔强与拧巴。她的理想是做一个具备神秘力量的女性,通过包容与爱,去改变“起点比较低”的男性,收获“惊喜”。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张曼乐为马思纯打开了一扇通往残酷青春的大门,而这正是马思纯心心念念想要补足的一课。
马思纯的这一场迟到的青春期之恋,即使是火坑,也恰巧是她涅槃重生的必需。如果因此免疫力增强、人生感悟开挂、演技提升,是好事儿。至于一直被传闻或者自己间接证实患有抑郁症的她,能不能经得起这场恋情的洗礼,看命吧,咱们再急也没用。
人生的福祸、运气,始终遵循能量守恒的定律。生命中该受的挫折,谁也躲不过,早点承受,早点免疫;过了30岁,甚至人到中年,还要补青春叛逆的课,其实真的伤筋动骨。
从这个角度,确实也挺为小马同学担心的。但大家不要忽略另外一个问题,就是马思纯的家世既然可以为她的事业保驾护航,同样也能震住看上去玩世不恭的张曼乐。
男人,尤其娱乐圈的男人,是多么现实的物种啊,单单“不敢得罪”这四个字,恐怕比“情比金坚”更灵。
这么想想,是不是觉得更不用为她操心了?对,多操心一下自己的柴米油盐,大家周末愉快吼!
艾小羊:复杂人生的解局人,品质生活的上瘾者,专治各种不高兴。代表作:《活成自己就好了》。公众号:我是艾小羊(ID:qingchangaixiaoyang),微博:有个艾小羊 。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