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的9月11日
美国经历了911恐怖袭击
随后的20年里
美国花费了2万亿美金
经历四代总统
“成功地”把阿富汗政权
从塔利班换成了塔利班
时光催人老,一年又一年。一晃,911事件已经过去整整20年了。911事件彻底改变了世界。
01
2
0年前的9月11日,随着纽约上空的两声巨响,纽约的地标,美国人的大宝贝,华尔街金融霸权的象征之一,世贸大楼没了。

这起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事件,彻底摧毁了美国人的不可一世,美国的经济标志性建筑——世界贸易中心被完全摧毁,美国军事力量的象征——五角大楼遭到攻击。 

犯强美者,虽远必诛。
接下来则是可怕的报复,美国进入了反恐时代,悍然入侵了窝藏拉登的阿富汗---小布什发动了战争,随后一鼓作气又将战火烧向了伊拉克。
从中亚到中东,多个国家政权被颠覆,大批士兵殒命沙场,更多平民流离失所乃至遭遇屠杀。
911事件改变了美国,也改变了世界。
02
1957年,拉登出身于沙特一个建筑商家庭。
得益于和沙特王室的良好关系,老拉登获得了承包基建的肥差。
几十年下来,老拉登积累了超过50亿美元的资产,娶了11任老婆,生了包括拉登在内的52个孩子,最终却死于私人飞机失事。
作为家中的老十七,拉登按比例分到了一小笔遗产,大概有25-3000万美元这么多。
他先是在麦加的私立学校读书,后来又去了阿普杜拉国王大学,学习经济学和工商管理。
但他的主要兴趣还是宗教。大学期间,拉登热衷于参加各种对穆斯林的慈善工作,还积极参与了一项宗教项目,主要内容是“解释古兰经和圣战的关系”。
不过很快,拉登就发现,他可以亲身实践这个项目了
本·拉登
1979年,勋宗浩浩荡荡地杀进了阿富汗,大学毕业后的拉登亲赴巴基斯坦,动用自己家族的财力支持阿富汗的抗苏势力。
1984年,拉登发挥了他家做生意的天赋,开办了一个向圣战者提供资金武器和兵员的组织。这个组织,就是基地的前身。
除了给圣战分子打钱,拉登偶尔也亲自上阵打仗。他参加过抵抗苏联围剿的贾吉战役,还在一次战斗中腿部受过伤。
在当时的美国人的眼中,这位本拉登简直是“抗苏奇侠”。
在好莱坞影片《第一滴血》第三部结尾,就有这样的字幕:本片先给英勇(抗击苏联的)阿富汗人民。
但是,当时的美国却没有想到,在拉登这样一位24K纯圣战者眼中,向伊斯兰世界传播各种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文化的他们,和苏联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1988年,拉登正式成立了基地组织,决定在苏联撤走后进一步传播圣战。
1989年,拉登荣归故里。虽然苏联这个小撒旦已经没了,但在他眼中,美国这个大撒旦,依然在玷污中东这片神圣的土地。
1991年,在控诉沙特王室与美国人同流合污后,拉登因言语过激被强制踢出了沙特,送去了北非的苏丹;
1996年,在美国的施压下,拉登因行为过激被强制踢出了苏丹;
失去一切的拉登,带着300名忠心耿耿的圣战分子,到了他心目最后一块“净土”——阿富汗
在奥马尔的保护下,拉登把基地组织搬到了阿富汗,继续从事他心目中无比神圣的恐怖主义事业。
1998年,基地组织对美国驻坦桑尼亚和肯尼亚使馆进行了炸弹袭击,一共炸死了224人,其中有12个是美国人。
2000年,美国军舰“科尔号”停泊在也门南部城市亚丁港内。
两名恐怖分子驾驶着一艘装满了TNT炸药的充气筏,撞向了美国军舰的心脏,造成17个水兵死亡,39个受伤。
拉登的一连串爆炸彻底气疯了美国人
为了让拉登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世界级“黑恶势力”,美国人进行了滴水不漏的筹划。
示意图
美国人精准定位了一座位于苏丹首都喀土穆郊外的制药厂,据情报显示,这里是拉登制造化学武器的秘密基地。
锁定目标后,美国用两颗战斧导弹炸平了这座工厂,取得了炸死1人、炸伤10
人的辉煌战绩。
同天在万里之外的阿富汗,美国又通过大数据精准定位,锁定了拉登所在的一处恐怖分子训练营。
这一次,美国人整整砸了75枚战斧导弹,这些价值200w美元一颗的导弹把许多价值0美元一块的大岩石轰成无数小石块,然而拉登却在这个国家的另一端。
美国这一通老师傅乱打王八拳的骚操作,给了拉登一种错觉:原来你这200公斤的美国大力士,这么多年练的都是死劲啊,不好用
于是,小打小闹够了的拉登决定,把下一个目标定在美国本土,在资本主义的心脏里干他娘一票大的。
03
2000年,风景如画的南佛罗里达迎来了三名热爱学习的阿拉伯人。
个个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还都在德国受过高等教育,对西方文化有着极其广泛的认识。
他们来美利坚的主要目的,是学习如何开飞机
经过一段时间训练后,三人都顺利拿到了飞行执照。但在教他们的教练看来,这三名男子的表现稍微有一点点奇怪。
比如,虽然学的是小型飞机,他们却老想着开波音747。
再比如,他们从不关心该如何降落的问题,却对如何关闭自动驾驶、如何手动开飞机、如何大幅度拐弯等,表现出了异于常人的浓厚兴趣。
不过,奇怪归奇怪,在生活节奏快到飞起的美利坚,没有人会在意三个想开波音747的阿拉伯人。更没有人会在意,几个月后从中东各地陆续赶来和他们汇合的其他16个圣战分子。
 共19名圣战分子
2001年9月11日,对于美利坚来说,这一天又是灯塔照耀世界的一天。
19名阿拉伯男子,分别去往了东海岸的三个机场,坐上了四架飞往洛杉矶和旧金山的班机。

早上8点,离美股开盘还有一个半小时,梦想成为下一头华尔街之狼.的金融民工们陆陆续续来到世贸中心,而此时,基地组织成员搭乘的飞机,已经在飞行的途中。
上午8点46分,美航11号航班遭到劫持,径直撞向了世贸北塔的93至99层。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飞机一头冲进了办公大楼
9点03分,遭到劫持的美联航175号航班,带着上万加仑的飞机燃油,以950km/h的生死时速冲向了世贸南塔的78-84层
大火在双子塔上熊熊燃烧,爆炸的巨大威力将飞机零件远远抛到数个街区之外。
目睹了这番末世景象的行人,纷纷像受惊的老鼠一样四散奔逃。
接到了911的警察和消防员赶到了现场,却发现他们什么都做不了。不断有不愿被活活烧死的人,从双子塔上一跃而下。
可怕的是,这并不是悲剧的全部,因为地狱的大门才刚刚开启
上午9点59分,世贸南楼倒塌。10点28分,北楼倒塌。双子塔的人们被重达几百万吨的钢筋水泥埋在了下面。
9点37分,五名劫机者将美航的77号航班开入了五角大楼。
10点03分,在英勇的乘客与劫机者展开肉搏后,美联航93号班机在宾西法希尼亚州坠毁,它原本要撞击的目标是作为美利坚大脑的白宫。
在这场震撼世界的恐怖袭击中,四架飞机的乘客和机组成员无一生还。整整2996条鲜活的生命,被永远定格在了2001年9月11日
图源:Time
自那以后,整整一代美国人的21世纪,都蒙上了一层难以褪去的恐怖主义阴影。
怒气冲天的美国民众更是扯着嗓子表示,“恐怖分子,任何时候都要剿!不剿不行,没有恐怖分子的日子,才是好日子!”
9月20日,小布什向阿富汗塔利班提出最后通牒,要求他们交出本拉登。然而阿富汗塔利班的头头,奥马尔并不想把拉登交出去。
很快,磨刀霍霍的美国人迅速召集北约诸小弟,浩浩荡荡杀向了塔利班,连个喊萨日朗的机会都不给。
示意图
2001年10月7日,在双子塔被撞后不到一个月,美英空军对塔利班发动空袭
简陋的阿富汗空军还没来得及起飞,就在机场被B-52们炸成了灰。那些阿军的坦克和炮兵只要一被发现,生命就进入了以秒计算的倒计时。
奥马尔在坎大哈的房子也受到了美军的特殊关照。美国人炸死了他的继父,把他10岁的儿子炸成了致命伤。
空袭过后,美军特种部队潜入了阿富汗,迅速与在北方坚持抗战的阿富汗军阀们取得了联系,把塔利班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自始至终,在未派出大规模地面部队的情况下,美军仅凭航母上搭载的轰炸机和从乌兹别克斯坦起飞的空中炮艇,就把五年前还横扫阿富汗的塔利班轰杀成了灰。
2011年5月1日,海豹突击队攻入了拉登的寓所,杀死了这位臭名昭著的恐怖大亨;

---

美国在阿富汗“一进一出”就是20年,非但没有给阿富汗带来和平与发展,反而留下一个战乱不止、暴恐猖獗、满目疮痍、民不聊生的烂摊子。

喀布尔大学学者评估,战争每天造成约250人伤亡。战争还使阿富汗经济凋敝,长期位于最不发达国家行列,全国半数以上人口处于贫困线以下。

 2013年2月,阿富汗法拉赫省一名小男孩在尘土中玩耍,他身边就是荷枪实弹的美国大兵。

 经历了一系列战乱,阿富汗加兹尼已处处是残垣断壁,数百具尸体被遗弃在街上或丢弃在河里。

 2021年,“从实力地位出发”:在喀布尔卡尔扎伊国际机场,一名美军士兵咆哮着端起枪指向手无寸铁的阿富汗民众。

 2021年,“他们一无所有,但他们获得了自由”:数千名阿富汗人涌入喀布尔卡尔扎伊国际机场跑道,试图追逐并登上正要起飞的美军C-17运输机。

2010年,驻阿美军士兵组建“杀戮小组”,出于娱乐目的射杀无辜平民,并割下遇害者手指作为战利品。

2012年,一名美国士兵闯入美在阿军事基地附近村庄,枪杀16名妇女儿童,事后该士兵被送回国内受审,通过达成认罪协议竟成功逃脱死刑。

 2011年4月,一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在阿富汗赫尔曼德省的一片罂粟田中巡逻。

同年,网上一段视频显示,4名美国士兵对着塔利班人员尸体小便,其中1名士兵对媒体予以承认。

 2012年2月,美军焚烧《古兰经》事件发生后,阿富汗示威群众在阿富汗赫尔曼德省街头撕毁并焚烧美国国旗,还有两名美军士兵被愤怒的阿富汗人开枪打死。

2017年,美军以打击“伊斯兰国”为借口,在楠哥哈尔省阿钦地区投放“炸弹之母”GBU-43大型空爆炸弹,严重破坏当地自然环境。事实上,该地区的“伊斯兰国”势力早已在美国协助下转移。


接下来发生的,美军撤离阿富汗的各种事可能大家都知道了~也可以点击阅读加拿大之声关于阿富汗的系列文章

04
这里,为了纪念911,和大家一起分享《生活》当时拍摄的最具有视觉冲击力的N张照片,希望把我们共有的痛苦挣扎的记忆链接起来。
这些让我们撕心裂肺永生难忘的照片诉说和回响着夏末那个改变世界的一天
1/25.
北塔坍塌后,浓烟和灰尘吞没了曼哈顿下城,纽约市警察局拍摄于2001年9月11日
2/25.
上午9:03,第二架飞机撞上南塔
2001年9月11日被劫持的美航175号航班,就是大家所说的“第二架飞机”,撞上世贸中心的南塔后爆炸起火。
3/25.
911的斗士们,摄影师Shannon Stapleton拍摄
救援人员带着受了致命伤的牧师Mychal从废墟中走出来,来自纽约消防局附属教堂的Mychal正在给一名遇难者做祷告时被掉下的残骸砸中,不幸遇难。
这个正在戒酒的天主教牧师是个同性恋,这些年作为精神导师和值得信任的朋友帮助了无数的消防员。“神父Mike”是第一个被记录在案的911袭击遇难者。
4/25.
爆炸穿透了建筑物
著名新闻摄影师James Nachtwey拍摄的这张南塔崩坍的照片是如此的震撼人心,读者仿佛能身临其境,很难想象照相机后面还有一个人在拍照片,身处险境,却成功逃生。
5/25.
面对恐惧
盖蒂图片社的摄影师Spencer Platt拍摄的一幅曼哈顿下城的人群看着双子楼燃烧的照片,很快抓住了那种当时在纽约乃至在全世界飘荡着的怀疑——可当这次袭击的真相逐渐明了,这种强烈的怀疑最后不得不变成一种恐惧伤悲愤怒的混合体。
6/25.
长长的黑云,Chris Corder拍摄
凌晨,罪恶的蘑菇云从世贸中心废墟中燃烧的油箱里头升起,阴森森地召唤出20世纪最恐怖的人造灾难。
7/25.
坠落的人,摄影师Richard Drew拍摄
大火正在吞噬塔楼的顶部,一个男子从世贸中心大楼上坠下(也许他是跳下的,因为太多的遇难者跳楼了),类似场面惊悚不断。
8/25.
超现实版的地狱,Mario Tama拍摄
在这张反映但丁超现实主义的9/11照片中,目击者看到火焰从曼哈顿低城区某个燃烧的损毁建筑中——除了双子楼——喷涌而出。
9/25.
灰尘
当世贸中心的一座塔楼崩坍时,28岁的March Borders躲进一座办公楼,全身都是灰尘的她吓呆了。烟云和灰尘覆盖了她所在区域,Borders 跑到办公楼寻找庇护,正好自由摄影师Stan Honda也逃进这栋楼,抓拍到她在外面的情形。
Honda告诉《生活》说“她当时裹着一层灰白的灰尘,如幽灵一般,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一定是张好照片,能告诉我们这儿的情形”。
13/25.
绵绵不绝的悲伤
9月11日那天,纽约市警察局损失了23名警官,港务局损失了37人,消防局失去了343个消防员。
9月15日,纽约圣方济各教堂为殉职的消防局附属教堂牧师Mychal举行葬礼,参加葬礼的消防员Tony James哭了。
911之后一连几周为类似葬礼拍照片的摄影师Joe Raedle也参加了葬礼,他告诉《生活》:“任何时候看到一个消防员或者一种象征力量的东西那样伤心流泪,你都会产生共鸣的。”
20/25.
拿着灭火器的男人
就像噩梦中的场景,Doug Kanter的这张照片里,一个男人站在世贸中心看似无尽的废墟中间,喊着还有没有人活着。
一下子让许多人想起在911和以后的几周日子里想的一个问题:遇到这种毁灭性的灾难,一个人可以做些什么?
Kanter告诉《生活》说,“第一座塔楼崩塌后,他正在自动驾驶的汽车上,找到一个躲避的地方后,他走上街,满目荒凉,这时照片中的男子出现了,看起来像是个维修工,手里拿着灭火器,叫喊着幸存者要是听得到他的话,弄点声音出来,这样才可以发现和救助他们。”
Kanter拍完这张照片不久,就有警察把他拽出了现场。几分钟后,第二座塔楼也倒塌了。
时光如梭,让我们一起来悼念在911恐怖事件中,消逝的这些无辜的生命~R。I。P

关于我们
加拿大之声是聚焦于新闻热点、财经资讯、社区动态。致力揭示事件背后的深度、温度;传递正义、担当;体现社会责任。旗下品牌栏目:《加拿大骗子曝光台》揭露各类大小骗子、骗术;传递百姓之声,为华裔融入加国社会而奔走努力。
新闻线索:[email protected]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