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南卡北卡华人的生活指南,欢迎关注
以下文章来源于圣地呀GO 
8月30日,美国国务院宣布悬赏500万美元,以获取任何有助将中国公民张建(Zhang Jian,音译)逮捕归案的信息。美方认为,张建是跨国贩毒团伙主要头目,他通过互联网向美国的毒贩和个人销售芬太尼和类芬太尼物质,再通过邮件将这些非法药品输入美国。

对此,中国方面表示美方迄今未提供提供相关中国公民涉嫌违反中国法律的证据,认定跨国毒贩必须重事实、重证据,中方郑重要求美方停止悬赏缉捕行为。
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什么样的案子引发了这场纷争?
一个美国人的死亡
2015年1月3日星期六凌晨 3 点左右,杰森·亨克(Jason Henke)和劳拉(Laura)在他们位于北达科他州迈诺特的家中被敲门声惊醒。他们的狗在狂吠。在门口的阴影中,站着一名警察,在他身后,还有一名牧师。警官在确认了夫妻俩的身份后告诉他们,他们18岁的儿子贝利(Bailey Henke)死了。
贝利住在距离他父母家以东3小时车程的地方,警官给了劳拉另外一个电话号码,她打电话过去,那头告诉她儿子的死因:“芬太尼过量”。
贝利读高中时,劳拉曾发现他在地下室抽大麻。她训斥他必须停止,他尴尬的进行了道歉。劳拉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贝利只是学会了更加谨慎。
2014 年秋天,只上了几个月的课后贝利就从社区大学退学,搬到他朋友的住处。在那里,他们开始尝试海洛因,然后他们找到了比海洛因更强大的东西——芬太尼。
芬太尼是一种药性强劲的人工合成阿片类止痛剂。其特点是起效迅速,作用时间短,效力比海洛因强50倍,比吗啡强一百多倍。效力高,也意味着对人体的伤害更大。正常人摄入海洛因30毫克会死亡,而芬太尼只需要3毫克。所以很多非法使用芬太尼的人,往往会因为过量而丧命。
美国芬太尼滥用已经成了刻不容缓的问题,根据美国国家卫生统计中心的临时数据,2020年过量死亡人数激增至九万三千多人,其中大部分与芬太尼有关。2017年10月时任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应对毒品危机紧急状态。
贝利服药过量的那天晚上,和他一起的朋友幸运的活了下来。

在举行贝利葬礼的同时,对他的死的调查也开始进行。所有人都想知道致命的毒品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这些孩子是如何轻松地获得它的。
警察从贝利的手机里顺藤摸瓜,发现了一个居住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供货商,这个男子在贝利去世前两个月,购买了约750克芬太尼,市价为 150 万美元。调查人员认为,杀死贝利的毒品正来自这批货物。而通过加密聊天记录,他们发现了这个供货商的上线与佛罗里达缉毒局特工迈克·布米 (Mike Buemi)调查的一个人姓名相同。
北达科他州的警察找到了布米,听完他的介绍意识到此案重大,并决定成立联合调查小组,他们称之为“拒绝行动”。
一个中国人的公司

早在贝利死亡1年半前,佛罗里达缉毒局特工布米对市面上出现的含芬太尼的新型毒品“莫利”(Molly)展开了独立调查。
通过在线广告和论坛帖子,他发现很多毒品源头都与一位名叫李丽(Li Li,音译)的中国女性有关。他冒充买家,联系了李丽,并看到了经过染色和压制,看起来像合法的处方止痛药的芬太尼。

李丽对她的“新客户”很感兴趣,还希望将布米培养成新的美国经销商,她向他介绍了基础知识:只需将芬太尼撒入海洛因或一批假冒处方药中,其效力——以及街头价值——就会大大增加。
与海洛因、可卡因或大麻不同,芬太尼是在实验室制造的,原材料便宜又很容易获得。一公斤芬太尼只要几千美元,却可以和海洛因混合制成价值几百万美元的毒品,这意味着毒贩们可以用更少成本就能赚更多的钱,但糟糕的是一些街头小贩往往自己都不清楚手里的“海洛因”究竟是什么,大多数过量死的人也根本不知道自己服用的“海洛因”究竟有多猛烈。
布米将案件交给了当地检察官,没想到检察官无可奈何,她不能去中国起诉人,而且对于芬太尼,她也不确定是否算作毒品。虽然被毒贩盯上,但芬太尼也是阿片类镇痛药的一种。
但布米没有停止调查,还有一个问题仍然困扰着他,他很奇怪的为什么中国寄来的芬太尼包裹却是从加拿大来的。
布米获得了电子邮件搜查令,继续查找与李丽有关联的任何信息,一个不断出现的名字引起了他的注意,杰森·贝瑞(Jason Berry)——一个加拿大的毒贩。
2013年4月,贝瑞在加拿大被捕,一个从中国通过加拿大向美国出口芬太尼的网络逐渐清晰。而这个贩毒网络的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Zaron Bio-tech,一家总部位于上海并在香港注册的食品添加剂公司终于浮出水面。
这个公司的所有者就是此次美国发出500万美元悬赏通缉的中国公民、青岛人张建。他接受订单,然后从中国寻找生产商,将芬太尼邮寄到美国。
经过调查发现,美国各地都有使用张建公司作为其供应来源的贩毒组织。网络的覆盖范围令人难以置信,内布拉斯加州、马里兰州、新泽西州、南卡罗来纳州、佛罗里达州、加州和俄亥俄州等至少11个州有分销商,几乎50个州都有客户。
现在,布米需要明确的证据证明这些从中国来的毒品正在杀死美国人,如果没有这些证据,中国将拒绝合作。
在2015年1月上旬,布米接到了北达科他州的电话:一位名叫贝利的年轻人死于过量服用芬太尼。布米想:是时候把这个案子交给中国了。

两个国家的争议
2017年,张建被美国司法部起诉,这是中国公民首次被指控在美国贩卖芬太尼。时任司法部副部长的罗德·罗森斯坦 (Rod Rosenstein)感谢“得到了中国的帮助”。
2018年1月,张建与其他几名美国、加拿大和中国公民在北达科他州被指控,罪名包括贩运毒品、贩运违法药物,导致亨克在内的四人死亡,以及另外五人重伤;违反有关持续犯罪集团的法律,以及国际洗钱。
2018年4月,特朗普政府宣布,根据外国毒枭认定法,中国公民张建被认定为“重大外国毒品贩运者”。司法部同时宣布起诉另外四名中国公民,他们被控为张建的贩毒链洗钱。
2020年8月25日,美国财政部对张建及其四名同谋以及名下公司进行制裁,这是美国首次制裁芬太尼贩毒成员及组织。
目前同案的多名美国公民已被定罪,并被判处20年徒刑至终身监禁等刑罚,而张建等五人一直没有伏法,于是美国现在对他发出了跨国通缉令。
但中国要求美国撤销这一通缉行为。
中方发言人8月31日说,有关案件是中美双方2016年以来联合侦办的一起案件,双方展开了大量合作。但相关药品当时在中国并未列管,属于普通化学品。
2019年5月1日起,中国的芬太尼类物质进行整类列管才正式生效,这意味着所有芬太尼类物质开始在中国均被视为毒品。
发言人还指出美方迄今仍未提供相关人员违反中国法律的证据。认定跨国毒贩必须重事实、重证据,美方在明知悬赏通缉难以实现的情况下,时隔3年又悬赏缉捕相关中国公民,这将严重破坏中美禁毒合作基础,为下步双方合作制造障碍,由此带来的后果应由美方承担。
中方敦促美方尊重事实真相,立即撤销公开悬赏通缉相关中国公民的行动,停止抹黑攻击中方行为,为双边执法合作营造良好氛围。
长期以来,中美两国关于芬太尼的问题上有合作也有摩擦。美国一直指责中国是芬太尼阿片类药物的源头,而中国认为美国只会怪别人,管不好自己国家。而随着两国关系的紧张,则更加剧了双方的不信任。
希望两国早日能放下争论,携手共同打击毒品,维护两国人民平安。
不管怎么样,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远离毒品,珍爱生命!
授权文来源:“圣地呀GO”
微信公众号(sdyago)

南卡北卡生活网为当地华人提供新鲜热辣的新闻资讯,美食和旅游、实时的招聘和就业信息、在线分享移民经验、医疗等在美国生活的相关文章。欢迎关注南卡北卡生活网!我们也有互助交流群,有需要的朋友可以添加我们客服微信,客服拉你进群!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做不到的!如果有我做不到的,那么我们的群又一定可以帮到你们!!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