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智元报道  

来源:网络
编辑:好困 su
【新智元导读】2021年才过半,从微软离职的高管就有8位,将对微软产生什么影响?同时,微软也从亚马逊和Uber挖到了人过来担任副总裁,并通过收购Nuance将其CEO收入麾下。
2021年,微软以一系列关键高管的离职拉开了序幕。
1月11日,负责商业管理经验的企业副总裁Brad Anderson发布了自己将会离职的决定。
1月15日,报道称负责Azure、开发者工具和服务器产品营销的副总裁Julia White将离开微软。
1月25日,微软宣布执行副总裁兼企业战略和核心服务工程负责人Kurt DelBene将在6月离开。
3月30日,微软公司商业合作伙伴副总裁Gavriella Schuster在博客上发表的文章中提到自己将会离职。
6月,美国公司总裁Kate Johnson和微软美国监管行业总裁Toni Townes-Whitley在同一周宣布了他们的离职。
7月7日,微软副总裁兼合规和道德事务副总法律顾问Matt Penarczyk离开了微软,并加入TikTok任美洲地区的法律主管。
7月,接替Julia White成为临时营销负责人的Azure副总裁John "JG" Chirapurath也离开了微软。
虽然微软有8位高管相继离职,不过也吸引了3位新成员的加入。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把AWS的高级副总裁、首席执行官Andy Jassy的合伙人Charlie Bell从工作了23年的亚马逊挖了过去。

8位高管离职

  1. Brad Anderson,商业管理经验的企业副总裁
Anderson在微软工作了近18年后于1月11日在LinkedIn上发布了关于他的离职决定。
之后,他将加入Qualtrics担任产品和服务总裁。
Anderson是高级别的Windows/Microsoft 365执行官之一,负责处理个人电脑和移动设备的Windows管理和安全,以及企业对Microsoft 365服务的部署。
在Anderson的带领下,企业版Windows 10用户的数量超过了1亿的每月日活跃用户。Office 365的月活跃用户每年增长超过4000万。而ConfigMgr和Intune管理产品的月活跃用户超过1.5亿。
  1. Julia Whit,前Azure企业营销副总裁
White已经在微软工作了近20年。
从最开始担任Windows服务器部门的产品经理,到后来加入了Office团队,帮助业务过渡到基于云的Office 365。
White在2015年担任企业副总裁,领导Azure云平台的市场营销。
离开后,White将作为SAP执行委员会的成员,担任首席营销和解决方案官。
微软表示会在内部和外部寻找她的替代者,期间Azure副总裁John "JG" Chirapurath将成为临时的营销负责人。
  1. Kurt DelBene,执行副总裁兼企业战略和核心服务工程负责人
DelBene于1992年加入微软负责Office的工程和营销。
在2013年离开了一段时间之后,2015年重新回到微软,负责企业战略和核心服务工程业务。
此外,DelBene在微软任职期间还负责确定新的投资并协助纳德拉执行「战略举措」。
  1. Gavriella Schuster,商业伙伴副总裁
Schuster在微软工作了25年。在过去7年中,她作为微软一个商业合作伙伴团队、合作伙伴渠道和项目的负责人,帮助合作伙伴建立他们的业务。
她于3月30日在博客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是时候传递火炬了」的文章,谈到了她的离职。她在帖子中没有说她接下来会做什么。
8月18日,Gavriella Schuster发推正式表示已经离开微软。
离开后,Schuster加入了数个专注于多样性、平等和包容性的组织,并出任咨询委员会主席以及战略顾问。
  1. Kate Johnson,微软美国公司前总裁
Johnson于2017年加入微软,曾担任通用电气数字公司的首席商务官。
她在微软时领导一个1万人的现场团队,并负责发展美国的公共和私营商业中心。
  1. Toni Townes-Whitley,微软美国政府与监管行业总裁
Townes-Whitley在微软工作了六年,负责一个 2,000 人的销售团队,专注公共部门的工作。
她在微软最重要的项目是和五角大楼签订了价值 100 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 JEDI,展现了在联邦承包业务中的专业知识。
然而,JEDI最终被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份名为JWCC(联合作战人员云能力)的新合同。
今天6月,她宣布从微软离职,和Kate Johnson宣布离职就在同一周,她还提到将换一个行业工作,但没有透露过多细节。
Townes-Whitley在微软的工作将持续到 9 月 30 日。
  1. Matt Penarczyk,微软副总裁兼法律顾问
Penarczyk在微软工作了18年,主管一个85人的团队,负责调查公司的不当行为,并就国际贸易监管和反垄断等问题提供建议。
今年7月,他离开微软,担任 TikTok 的美洲法律主管。就在 2020 年,微软试图收购 TikTok 在美国的业务,但是惨遭失败。
据报道,微软其他几位内部律师将填补他的角色。
  1. John "JG" Chirapurath,前Azure副总裁
Chirapurath在微软工作了四年,一直负责Azure。他曾说,「公司数据是这个时代最具战略意义的资产」。
Julia White离开Azure加入SAP后,大家猜测,Chirapurath将接替她领导 Azure 营销的职责。
然而,8月,他也离开微软加入SAP,负责S/4HANA产品的营销和解决方案。
3位新高管
尽管走了8位高管,微软也挖来3位高管。分别来自亚马逊AWS、Nuance、Uber。
Charlie Bell(查理·贝尔)
Bell在亚马逊工作了 23 年,是其云服务的重要策划者、建设者。然而今年8月初,他突然宣布离开 AWS。
起初,人们认为Bell很有可能接替AWS负责人Andy Jassy的职位,后者于7月成为亚马逊的第二位CEO。
然而Jassy选择了Adam Selipsky(Salesforce旗下数据可视化软件开发商Tableau的CEO)。
目前,Bell被微软聘为公司副总裁,直属上司是微软HR负责人Kathleen Hogan。不过这一职位很有可能是暂时的,毕竟Bell在AWS担任了15年的领导。
微软和亚马逊在云计算领域的竞争可能会更加激烈了…
Mark Benjamin(马克·本杰明)
Benjamin是Nuance Communications(一家以医疗云和人工智能软件闻名的公司)的CEO,此前,他曾担任NCR公司首席运营官、ADP公司(世界最大的服务提供商之一)总裁。
今年,微软以197 亿美元收购Nuance,这是自LinkedIn以来微软最大的一笔收购。
目前收购程序还在进行,一旦完成,Benjamin将加入微软,并向微软负责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的执行副总裁 Scott Guthrie 汇报。 
今年2月,微软正式将医疗保健领域纳入运营产品,几个月后,又宣布收购Nuance,可见,微软是打算将其云服务方面的专业知识扩展到医疗保健领域。
Manik Gupta(马尼克·古普塔)
大约一年半前,Gupta卸任Uber首席产品官。他在Uber工作了4年,此前在谷歌工作了7年,帮助改进Google Map。
现在,他宣布将加入微软,管理Microsoft Teams的消费者版本,该产品在疫情期间的使用量猛增,他还将负责Skype和GroupMe等应用程序,并向Microsoft 365负责人Jeff Teper汇报工作。
据悉,微软认为,Gupta在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应用上有着丰富的经验
Gupta在LinkedIn上宣布入职微软,看起来非常高兴。
参考资料: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microsoft-most-important-departures-and-key-hires-2021-8#departure-julia-white-former-corporate-vice-president-of-marketing-azure-2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