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线
有用、有料、有趣
17日深夜,万洪建在微信公众号“新肉业”发表了一篇文章《万洪建:我眼中的父亲和万隆》,直指其父亲万隆的几大大罪状:包养情妇、违规关联交易、偷税漏税等。
这些指控让人浮想联翩,今日中午万州国际火速回应,万洪建提出的指控不真实且具有误导性。除此之外,依然没有更多的信息透露出来。
虽然火速澄清,但港股万州国际仍以大跌11.62%收盘,最新市值为877亿港元;A股双汇发展今日大跌5.53%,最新市值为910亿元。
A股方面,今日最大亮点莫过于券商集体大涨,共有8只股券商股涨停。其中,刚刚换帅的广发证券和东方证券成为券商领头羊。券商股集体暴动,市场怎么了?
指控亲爹多重罪
万洲国际大跌11.67%
最是无情帝王家!
历史上,因权力导致父子反目的案例不胜枚举。有如李世民逼父退位,也有如康熙两废太子。
最近一段时间,千亿猪肉“帝国”双汇发展万隆和万洪建父子间的争斗让网友着实吃了一口大瓜。
事件回顾:
2个月前,猪肉食品龙头企业万洲国际发布的一则罢免公告:被视为接班人的52岁万洪建竟变“废太子”。
1个月前,万洪建自曝遭罢免细节:因CEO人选与父亲冲突,用头撞击玻璃墙柜、满头血迹被保镖摁倒……
一周前,万洲国际公告称:万隆辞任行政总裁。然而,继任者仍然不是长子万洪建,而是执行董事郭丽军。外界以为,“废太子”万洪建彻底凉了。
17日深夜,万洪建在微信公众“新肉业”发表了一篇文章《万洪建:我眼中的父亲和万隆》,直指其父亲万隆的几大大罪状:包养情妇、违规关联交易、偷税漏税等,具体如下:
一宗罪:巧取豪夺,压榨员工
文中,万洪建提到万隆利用自己雄厚的势力,“从员工持股的兴泰公司,强行用一半的低价交易”,以此获利50多亿港币。
二宗罪:利益输送,资金外流
今年2月26日,万洲国际发起了“关于调整美国六分体价格建议”,而据万洪建描述,该倡议是由万隆牵头,并不顾国内双汇人员的强烈反对。
根据建议内容,美国猪肉六分体的进口结算价,从21000元/吨被大幅提高到25800元/吨,而2月底市场的平均价格只有21500元/吨。这批接近10万吨的“昂贵猪肉”,目前正躺在双汇的仓库里,给公司造成了多达8亿人民币以上的损失。
三宗罪:包养情妇,抛弃糟糠
万洪建还揭露了万隆的私德问题,与沈瑞芳姘居近20年,把母亲孤零零抛弃在漯河。沈瑞芳为万隆的秘书,在此前万洪建向媒体披露与万隆的争执细节中,也提到过此人。
四宗罪:任人唯亲、用人不当
万洪建认为郭丽军虽精通财务(此前任万洲CFO),却无经商头脑,并不懂双汇的产、供、销、研,“连自己本身主导的万洲外汇对冲,这两年给万洲带来的累计亏损,超过千万美元”,因此并不适合CEO的位置。关于CEO人选的问题,让万隆、万洪建父子彻底反目。
五宗罪:中饱私囊,偷税漏税
万洪建揭露,正是在双汇国企改制尾声,鼎晖私下授予万隆5%的双汇股权,而这笔股权随后又被万隆私下转卖给了一家香港公司,以此获利2亿美元。而这笔钱至今没有申报,更没有纳税。
这些指控让人浮想联翩,今日中午万州国际火速回应,万洪建提出的指控不真实且具有误导性。除此之外,没有更多信息透露出来。
虽然火速澄清,但港股万州国际仍以大跌11.62%收盘,最新市值为877亿港元;A股双汇发展今日大跌5.53%,最新市值为910亿元。
(港股万州国际K线走势图)
(A股双汇发展K线走势图)
A股券商大涨护盘,刚换帅的东方、广发领涨,什么信号?
今日A股最大的亮点莫过于券商集体大涨,共有8只股券商股涨停。其中,刚刚换帅的广发证券和东方证券成为券商领头羊。

813日,广发证券H股发布公告,正式任命林传辉为董事长。
8月14日,东方证券H股也发布公告,正式任命金文忠为董事长。
广发换帅之所以受到关注,是因为林传辉的基金背景。林传辉自20083月至202012月一直担任广发基金副董事长。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广发此番人事安排,意在利用林传辉的基金背景优势,发力财富管理业务,从而进一步强化以公募基金为核心的大资管集团的定位和潜力。
据公开资料,金文忠,1964年生人,经济学硕士,是在证券行业近30年的元老。
事实上,券商今日大涨,市场普遍认为与财富管理有关。由于同质化严重的经纪业务对券商营收贡献弹性不断降低,同时居民财富管理需求的日益增长,券商正加速向财富管理转型。
由于在资产端、策略端和产品端具备独特优势,券商有望在与银行和第三方平台的财富管理竞争中脱颖而出。财富管理优势明显的券商估值有望随ROE共同提升。
今日涨停的广发证券、兴业证券、东方证券等均是财富管理转型较为成功的券商。随着券商中报的披露,可继续关注具有财富管理优势的券商。
茅台再创新低
调味品小白马一字跌停
贵州茅台今日小幅下跌0.92%,但盘中下探至1600元,再创近期新低。
与此同时,在调味品市场份额居前的千禾味业一字跌停,封单超9万手。千禾味业的大跌主要与业绩暴雷有关。公司于昨日公布半年报,归母净利润6580多万元,同比下降58.09%,扣非后归母净利润6590多万元,同比减少57.16%。对比之下,公司高达134倍的市盈率就显得尤为扎眼。
对于公司净利大降,千禾味业称,主要是由于今年上半年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营业成本增加,以及公司强化品牌建设,加大电视广告投放力度,导致促销宣传及广告费用同比增幅较大所致。
茅台新低,小白马跌停,市场都在问,大消费怎么了,为何突然不香了?有机构认为,正如千禾味业一样,原材料价格上涨对大消费板块的成本端产生了较大的压力,而产品价格又相对刚性,从而影响了其盈利能力。另一方面,7月社零增速回落和国内疫情反复,对大消费板块也有所影响。
新能源卷土重来,有何变化?
今日新能源相关个股卷土重来,多股涨停。
从涨停情况来看,主要围绕氢燃料电池和盐湖提锂两个细分领域展开。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抛出巨额定增的宁德时代止跌,涨3.13%,有资金护盘迹象。
对于后市,浙商证券指出,锂电池行业龙头效应显著,产能向头部集中,建议继续重点关注全球动力电池龙头宁德时代、LG化学的相关配套产业链,以及电动车巨头特斯拉和大众供应链上的细分赛道优质标的。
附件
万隆掌握的万洲国际和双汇发展,到底是怎样的商业帝国?他有怎样的传奇故事?
以下内容主要来源于:大江湖解局
1940年4月,万隆在河南省漯河市出生。高中毕业之后,万隆应征入伍,当了5年的铁道兵。
艰苦的军旅生涯,造就了万隆坚毅的性格,让他日后在经商的道路上,敢于和各方势力做斗争。
从部队复员后,万隆被分配到了漯河市肉联厂工作。他从一个普通办事员干起,一步一步做到办公室副主任、主任。
1984年,44岁的万隆迎来了人生的重大时刻,通过民选投票,他成为了漯河肉联厂的厂长。
万隆接手的是一个烂摊子,漯河肉联厂成立于1958年,26年来年年亏损,不但没有给国家上缴1分钱利税,还欠下了530万元的债务。
当时漯河肉联厂的资产只有460万,属于资不抵债,随时都有可能破产。
在肉联厂干了近20年,万隆深知国有企业积弊已久,要改变工厂破产的命运,就必须破除旧害。
那些只拿钱不干活的关系户,以及吃里扒外的内贼,就是工厂最大的祸害。
万隆新官上任三把火,立马就把这些人给开除了。
有一次,万隆一口气开除了15个人,这些人要闹事,立马惊动了公安局。
公安局长对万隆说:你一下开除这么多人,要和我打个招呼啊。
很多人既得利益受到损失,有人恐吓,有人威胁,但万隆不为所动。
不改革是等死,改革是找死,与其等死,不如奋力一博。
当时,有一个市领导的侄女,在肉联厂做仓库管理员,时不时就把猪肉偷偷拿出去,卖了钱装进自己腰包。
这事被万隆发现,不留情面地把她开除了。
大家看万隆连领导的面子都不给,再也没人敢挑战他的底线。不少人也学乖了,竟然对这个新上任的厂长,由衷佩服起来。
肃清不良风气只是第一步,让工厂实现盈利,才有可能翻身。
万隆发现,偌大的一个工厂,几百号员工,一年到头,只有两三个月有活干。
没活干的原因是没有猪可以杀,当时养殖户都把猪卖给当地的屠宰厂,因为企业给的价格太低了。
但是,企业没有定价权,价格国家说了算。如果肉联厂想收到猪,必须提高收购价格,这就会违反政策。
难题再一次摆在万隆面前,不违反政策企业等死,擅自提高收购价格,自己找死。
万隆的魄力再一次爆发出来,他将收购生猪的价格提高了2分钱。就这样,养殖户纷纷把猪卖给肉联厂。
这事很快就传到省领导那里,有人举报万隆扰乱市场秩序,要他去省里汇报工作。
到了省里,万隆据理力争:以前每个月都在亏钱,现在每月盈利2万元,如果省里不让搞,发个文件,我就不搞了,亏损省里来负责。
省领导也不想背工厂亏损的锅,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万隆继续搞下去。
所幸的是,当年中央宣布进行物价改革,放开价格管制,万隆头顶的政策大雷,终于被排掉了。
事后回忆这段往事,万隆还心生余悸,漯河如果不是河南省经济体制改革的窗口,按他的搞法,换在其它地方,不知道要死多少回了。
但万隆这一招很快就被其它企业效仿,为了提高效益,万隆将猪肉卖给到了前苏联。
到1991年,漯河肉联厂的营业额做到了1亿元,是万隆上任那年的10倍。
但好景不长,前苏联解体,肉联厂的生意一落千丈,万隆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有一次,万隆坐火车出差,看到对面有人在吃火腿肠。当时,火腿肠还是新鲜玩意,万隆灵光一闪:就是它了。
回来之后,万隆就计划上马火腿肠项目。但是,一次性要投入2000多万元,万一失败,漯河肉联厂多年的盈利前功尽弃。
面对如此大的不确定性,很多人开始反对,连省里的领导都劝他三思。
但万隆力排众议,从国外引进了10条生产线,准备大干一场。
1992年,第一根双汇火腿肠面世,漯河肉联厂也改名为双汇。没想到,一根小小的火腿肠,带着双汇爆发性地增长。
双汇做大需要大量的资金,万隆想到了引入外部资本。
1994年,万隆从当时的亚洲女首富龚如心手上,拿到了1.27亿元的投资。
当年底,龚如心就获得了3000万的分红,她没有想到双汇的赚钱能力如此之强,这让以后双汇在引进外资上,顺风顺水。
1998年,双汇登上了资本市场,在A股上市。
仅用了14年的时间,万隆就将漯河一家濒临倒闭的肉类加工厂,做成了一家年销售额60多亿的上市公司,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上市之后,双汇依然是一家国企,最大的股东是河南省漯河市国资委,持股高达71%。
当时,国企改制是一个大方向,管理层收购(MBO)层出不穷。但也因此滋生了腐败,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
双汇也面临改制的问题,万隆不敢操之过急,弄不好就会鸡飞蛋打。
2003年,万隆先是成立了漯河海宇投资,以4亿元的价格,从漯河市国资委手中,收购了20%的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
此后三年,万隆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2006年,双汇的国有股权,再次以10亿元的价格出让,这一次引起了外资的疯抢。最终,由高盛和鼎晖一起合资成立的香港罗特克斯,拔得头筹。
万隆在下一盘大棋,这个棋局最终在2009年被解开。
2009年12月,双汇发布公告,称管理层通过兴泰集团,间接持有实控人香港罗特克斯31.8%的股权,实现了管理层持股。
万隆曲线实现了MBO(管理层收购),避免了以往国企MBO的悲剧性事件,实现了对双汇的控股。
管理层有充分的激励,双汇的发展更加迅猛,2010年,双汇的营业额突破了500亿元。10年之前,双汇的营业额只不过60亿元。
然而,双汇的发展并没有一帆风顺。
2011年,央视315晚会,曝光了震惊全国的双汇瘦肉精事件。一时之间,双汇品牌形象受损,销量大跌。
为了挽回声誉,万隆再一次采用铁腕手段。
万隆在第一时间,启动了对每头生猪进行检测,以前每批抽检即可,通过每头检测,完全杜绝有瘦肉精的生猪,从源头上控制。
这给双汇带来了3亿元的检测成本,瘦肉精事件给双汇造成100多亿的经济损失。
随着双汇的声誉慢慢恢复,万隆挺过了人生中最大的危机。
2013年,沉默2年的万隆,成立了万洲国际,突然从海外融资400多亿人民币,收购美国第二大猪肉加工企业——史密斯菲尔德公司。
旗下拥有双汇和史密斯菲尔德两家大型加工企业,万洲国际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猪肉加工企业。
2014年,万洲国际整合中美欧100多家企业,整体打包登陆香港上市。
2016年,万洲国际以212亿美元的营业额,首次杀入世界500强。
万隆从漯河的一个肉联厂杀猪起家,把猪杀到了世界500强,成为了全球最牛的屠夫。
结语:
正值业务关键期,父子的权力之争,不仅进一步恶化父子间关系,更让双汇发展面临着巨大不确定性。
纵观古今中外,豪门权力的游戏,大多以悲剧收尾。
权力终究不是解药,而是一剂春药,最终将吞噬心智。
就像《权力的游戏》中所说:
你玩权利的游戏,结局要么赢、要么死,没有其他选择。
即使赢了,大多也是以输掉亲情为代价,最终也逃不过成为孤家寡人。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