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已经问鼎喀布尔,着手未来阿富汗的政治建设。虽然它在过去的两周势如破竹地拿下了阿富汗绝大部分领土,并进入喀布尔。但有一个省份,至今依然未被它攻破,那就是阿富汗最后的倔强——潘杰希尔。

据称,阿富汗副总统萨利赫已到潘杰希尔,正在筹建武装,以图反扑。潘杰希尔易守难攻,当年马苏德在此地与苏军多次交战,给苏联军队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极大地挫伤了后者的士气。
几年前,我多次去过潘杰希尔,今天贴一篇旧文,和大家一起欣赏下乱世背后的风景。


喀布尔的夏天干旱少雨、燥热难耐,城内时不时的爆炸,亦让人心情紧绷、丝毫不敢懈怠。这时候,久居在这座500万人口城市的人就格外想找个清凉的地方待一待。
阿富汗严峻的安全形势,让这种愿望变得格外奢侈,只能非常小心地安排自己的行程。在全阿富汗,最安全的省份有两个:一个是巴米扬,另一个是潘杰希尔。
从喀布尔到巴米扬,陆路前往要经过塔利班控制区,风险极大,飞过去航班数量有限,且经常变更或取消。因此,开车当天就能往返,风景也不错的潘杰希尔就成了首选。
从喀布尔城内出发,经过一座蓝顶的清真寺,翻过西北部两山之间的隘口,向北驰去,就出了喀布尔城地界,来到了喀布尔省的郊区,平原开阔,视线豁然开朗。
道路两旁高大的桑树郁郁葱葱。虽然近年来喀布尔城内穿蓝色布尔卡的女性逐步减少,但在农村地区,这种裹住全身的服饰依然随处可见。
过了喀布尔省,就进入了帕尔旺(一译帕尔万)省的地界。这是阿富汗一个存在感不强的省份,安全形势时好时坏,经常看新闻的人都知道美军巴格拉姆空军基地,只是很少有人知道它就位于帕尔旺省。
帕尔旺省道路两侧情况各异,左侧大部分较为贫瘠荒凉,偶尔有狭窄的绿洲,道路右侧由于潘杰希尔河水的灌溉,是大片的平原,村庄里星星点点的土房子掩映在茂盛的绿树之中,田园风光浓郁。
当然,帕尔旺省主干道右侧的田园风光只能远观,树木掩映的除了农人的屋舍,还有武装分子的据点,外人断不可轻易涉足。所以对于这座绿洲边缘完美的三角形山峰,我们也只能在路边稍停,拍个照片后继续赶路。
车辆继续向前,遇到一条岔路,沿着右方的坡路一路上升,就看到了公路脚下的潘杰希尔河。
在荒山的峡谷中突然看到这样一条碧绿的河流,让人一下就变得神清气爽,我们即将进入潘杰希尔省。
进入潘杰希尔峡谷,开阔的峡谷被两座大山切断。湍急的河流奔腾汹涌,河边的公路沿着山脚蜿蜒前行。真正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盛夏时节,由于雪山融水,潘杰希尔河水量较大,河水清澈见底。
潘杰希尔的山,像大部分兴都库什山一样,寸草不生,荒凉无比。潘杰希尔河如碧绿的丝带,沿着山脚流淌。
河边遇到几处“农家乐”,一大早起床赶路的我们岂能错过!我们坐在河景床里,看着河水发呆。碧水流淌、凉风习习,一时竟忘了这是在战乱频仍的阿富汗。
农家乐的老大爷正在准备烤肉。阿富汗的羊肉,鲜嫩多汁,冠绝中东和南亚。
在河边怎能不尝尝这河里刚刚打捞上来的冷水鱼!这道炸河鱼是让我至今依然回味无穷的美味,不知道是那时我久居这内陆国家多日未尝海鲜的结果,还是它确实风味独特,总之,这味道一直留存在我的阿富汗记忆之中。

享用完美味之后,我们继续峡谷深处进发,里面别有洞天,在一处开阔的河滩,我们停下来,享受这一方难得的宁静。

我们把西瓜和饮料泡在河水中,看着孩子们在这里玩耍。
潘杰希尔的孩子们在河滩上骑驴,他们相比于阿富汗其他省份的同龄人,过得也许更幸福,至少不会担心时不时发生的爆炸。潘杰希尔之所以安全,是因为这里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形。
在苏联入侵阿富汗时期,涌现出许多穆贾希丁(抗苏游击队),其中比较有名的马苏德就是潘杰希尔人。在那场持续了10年的战争中,马苏德以潘杰希尔为据点,在这片峡谷中与苏军进行了9轮较量,双方你来我往,难分胜负。潘杰希尔峡谷成了苏军的心病。
直到今天,这里依然留有苏军当年被打残的大量坦克,号称“坦克墓地”,众多的坦克似乎在展示那场改变了苏联和阿富汗命运的战争的残酷。
沿着河谷爬升到一处小山上,就来到了马苏德的陵园。
苏军撤离后,马苏德成为阿富汗内战中实力较强的一支武装力量。塔利班自南向北横扫阿富汗时,马苏德领导的武装以潘杰希尔为据点,进行了激烈的抵抗。后来他与其他军阀组建了北方联盟,在巴达赫尚与塔利班战斗。
“911”事件前两天,马苏德被伪装成记者的阿拉伯人炸死。他死后,遗体被安葬在潘杰希尔。我第一次去这意为“五头狮子”之地时,他的陵园刚开始建设,除了纪念碑外别无他物,后来再去,整个陵园已初具规模。
作为反塔利班联盟中唯一从未逃离阿富汗的军事将领,马苏德在后塔利班时代的阿富汗享有崇高的威望,每年都有大量的人来到他的墓园瞻仰凭吊。阿富汗北方到处都是画像。
潘杰希尔河在荒山之间流淌,带来了山脚下的点点绿洲,宝贵的土地滋养了两岸的塔吉克人。
我们在河里泡的西瓜和饮料冰镇好了,捞出来,在河滩上坐下,对着碧绿的河水和岸上的荒山,大口吃瓜,从峡谷深处吹来的风挟着凉意扑面而来,喀布尔所有的神经紧绷、所有的闷热无趣,全都一扫而空。
跳入冰冷刺骨的潘杰希尔河中畅游了一番后,匆匆上岸,不得不踏上返回喀布尔之路。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回城,因为一旦太阳落山,帕尔旺省大片绿洲森林里的武装分子可能就会蠢蠢欲动,控制公路上检查站的可能就从白天的政府军变成塔利班……
现在,潘杰希尔成了阿富汗的孤岛。很多反塔利班的人聚集于此,等待他们的将是巨大的不确定性。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