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红梨白:媒体人、专栏作家葛怡然和好友们的分享平台。公众号:geyiran666。
文丨葛怡然 谦叔     图丨来源于网络
昨夜,吴亦凡事件,靴子终于落地了。
“@平安北京朝阳”发文,从来都是字数越少,事情越大。
吴亦凡涉嫌强奸罪、依法刑事拘留,信息点简单明白,却一锤定音。

而这结局,早有预兆。
都美竹两天前发的微博,妆容精致,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吴亦凡事件历经一个多月,从最初的都美竹网上爆料,到舆论被引爆,再到品牌撤约,直至到官媒发声盖棺定论,然后司法介入。
性质已经从娱乐事件升级到了公众事件,是继2008年陈冠希事件后,近10年间影响范围最大的明星舆情。
而身处漩涡中心的吴亦凡,这一个月内,人设呈断崖式三级跳:
顶流偶像→劣迹艺人→(涉嫌)强奸犯。

他跌落的速度,远超他走红的速度,这魔幻吗?确实很魔幻。
表面上看,这场战斗是都美竹率先发起,最后也是都美竹的胜利。
之前我们也写过文章分析了:小G娜那一波吴亦凡毫发未伤,为什么到了都美竹,才真正引发关注?

原因有两个:
在战术上,都美竹后期请了自媒体写手写微博,两篇微博刀刀见肉,直击要害,靠“KTV选妃”“酒店过夜”等一系列细节,完整叙事,快速出圈;
更重要的是:都美竹爆出受害者除了自己,还有很多女孩甚至未成年人。这让很多女生感同身受,更让有过相同经历的女生站到了一起,前后站出来的有快20个。
而且,都美竹向吴亦凡宣战的时候,力量对比明显。
一个19岁少女对抗一个有资本撑腰、粉丝追捧的流量明星。Me too 运动有了现成的注解,代入了很多女性的共鸣。
甚至连阿娇都发声了。

阿娇能以“他(吴亦凡)最应该给我打钱充流量”调侃,已经不是13年前那个只会说“很傻很天真”的姑娘了。
她留下一句“娱乐圈对女生不太好”,像是为都美竹说话,也像是写给自己的人生感言。
虽然吴亦凡事件跟13年前的陈冠希事件,性质不同,但同为女性,阿娇的出现说明了女方正在获得最大范围的女性力撑。
以至于有评论说:这次是女孩救了女孩。
然而,吴亦凡事件不仅仅是“女孩救了女孩”这么简单,都美竹的出现,是导火索,是压倒吴亦凡的最后一根稻草。即使这次不是都美竹,下次还会有另外的女生出现做这件事的。
往深处梳理,吴亦凡有今天,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背后有个人原因,也有时代原因。
就好像“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一样,一个明星乃至一个人的倒掉,也不是一朝一夕完成的。
第一:原生家庭
据说吴亦凡的妈妈事发后,一夜之间老了许多。
吴亦凡今年30岁,按常理,成年人犯的错,不应该都由原生家庭背锅,但问题是:他成年了吗?
都美竹的微博里说过一个细节:吴亦凡是个妈宝男,还担心他会自杀。
这两个信息点,说明了吴亦凡的巨婴属性,以及脆弱的抗压能力。
吴亦凡成长在单亲家庭,强势妈妈与叛逆少年,在异国生活的时候,没有真正的和解过。回到国内,又是一夜成名,当巨大的名利呼啸而来,正常心智的人都未必能接得住,何况吴亦凡这种。
而妈宝男的特点是什么?一方面惧怕母亲,一方面需要挣脱掌控。
叛逆需要出口,有些人的出口是正向、是励志的,最终达到独立,但吴亦凡的出口,大家都看到了。
第二:资本弃子
这场事件从头到尾,那些曾经跟吴亦凡交往过密的圈内男性,几乎是缺席失声的。
这跟当年小G娜第一次曝光他的情景,简直是天壤之别。
当时的情况是:圈内大佬火速赶到,把他签约进了耀莱影视,成了他的boss ;
著名导演发来贺电,让大哥多照应。
娱乐圈是多么现实功利的地方,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吴亦凡当时是“PPT四大神兽”,影视大鳄争抢他,看中的是演技吗?当然不是。
彼时冯小刚的公司东阳美拉被华谊兄弟收购,需要运作大项目实现盈利;吴亦凡自己,需要通过经纪公司签代言赚钱,公司也可以抽成。
谁抢到了吴亦凡,谁就有了扛票房的角儿,就有了现金流。
徐静蕾的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编剧是王朔,请了吴亦凡,票房2.8亿,被称为小鲜肉的票房神话;吴亦凡参演的冯小刚电影《老炮儿》,票房9亿+;已经疲软的《西游》系列,有吴亦凡的《西游伏妖篇》,又让徐克拿下了16亿+票房。
虽然没有演技,但吴亦凡主演电影的票房,居然紧挨着“李焕英”的贾玲,比张家辉演半辈子电影票房还高。

这才是真正的:资本逻辑。
郑爽跟资本的牵扯,只是1亿6片酬;凡凡背后关联的,是30个亿的商业帝国。
但两个人最终从市场宠儿跌至资本弃子,之前传言中的“有资本在背后保护,吴不会有大碍”不攻自破。
《人民日报》都说了,法律面前,没有顶流。
之前跟他合作的品牌,如果还想开门做生意,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永不录用。
娱乐圈有一个劣迹艺人名单,房祖名柯震东张默……们,根本没有再出来露脸的机会;陈赫白百何们即使公开营业,也只敢小心翼翼、低调行事。
吴亦凡更严重:涉嫌强奸。谁保他,就是站在公序良俗的对立面。
嗅着流量红利而来,抛弃的时候也会很快,为了一个可替代的流量爱豆,没有资本会傻到这个地步。当年的爱有多烈火烹油,如今只剩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
第三:流量反噬
吴亦凡看起来是一夜之间,栽在一个女人手里。实际上,是成于流量,也毁于流量。
2014年,吴亦凡作为“归国四子”横空出世,定义了流量明星的标准:可以没有演技,仅仅靠着一张脸、一个人设,就有万千粉丝疯狂买单。
而流量明星的背后,是畸形的饭圈文化。
都美竹说吴亦凡挣了20个亿,这是很多认真演戏的老戏骨几辈子也挣不来的钱,而他,只用了六七年的时间,靠什么?
和日薪208万的郑爽一样,当郑爽发现疯疯癫癫就能上热搜,就有流量,而流量可以快速变现,代言综艺广告轻松找来,还会待剧组几个月、死磕演技吗?
花几年青春快速挣下半生的钱,这是流量明星的捷径,从郑爽到吴亦凡,有粉丝力撑,无论做什么说什么,粉丝都会无条件纵容,加上从2014年开始各种社交媒体开始兴起并蓬勃发展,形成了盛极一时的虚火。
直到昨晚,#吴亦凡超话#从微博消失之前,还有吴亦凡粉丝在维护“我们哥哥”,想着能把哥哥营救出来。
可以想象,为了流量的利益最大化,身边的工作人员、合作伙伴甚至家人层层保护,早已过滤掉了正常舆论,只剩下吹捧。
年轻貌美,日进斗金,到处都是笑脸,当一个人身处这样的环境,他的敬畏之心就会一天天减少,欲望会一步步孳生。
如果身边再缺乏监管、有几个所谓的“帮凶”,就会变成不断触碰伦理底线,直到法律底线的恶。
于是,弃养子女如同丢弃物品,借助MV选女主、公司招新的名义选女孩过夜如同选妃,就发生了。

都美竹的微博中,提到见吴亦凡时会胆战心惊,被收走手机也不敢吭声,因为觉得明星是高人一等的。
这是吴亦凡倒下的最根本原因:德不配位,必有灾殃。因流量起势,却缺乏相对应的敬畏心,终究被反噬,这就是因果。
这也是正义的胜利,是人心所向。
前天,刘德华在抖音直播出道40年,洁身自好零负面,如此自律清醒,他对自己的定义是:一个辛辛苦苦工作的普通人。
红了40年的刘德华,称自己是普通人,这才是偶像应有的态度,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无论何时,始终不忘记初心,给公众输出正能量。
而不是高高在上,膨胀到忘乎所以。
这是恒星和流星的差别,吴亦凡给所有跟他一样,留在塔尖太久而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当初为什么出发的人,敲响了一记重重的警钟……
无论任何时代,我们需要的偶像,都是恒星,而不是流星。
因为微信改了推送规则,最近一直有朋友问我们:为什么没有及时看到推文?
把我们设为“星标”,就可以每天不见不散啦~具体参考动图操作:
我们还会不定期推出彩蛋,给大家惊喜。试试看,在后台发送:红黑榜。告诉我们,你收到了什么?
推 荐 阅 

点击在看,支持一下!!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