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薪者焉能冻毙于风雪?
---请为数学战争和其英雄鼓与呼
作者:莲溪
最近,从多年征战在数学战争第一线的老战士群中传来了一则不好的消息:为振兴美国数学教育做出巨大贡献的女英雄Elizabeth Carson不幸得了四期脑癌。震惊之余,不禁为这位坚毅果敢的母亲着急和伤感。她的朋友得知她的厄运后,立刻为她发起了医药费募捐 https://gofund.me/842e8d27 。恳请大家为她迫切祈祷,如果力所能及,也请在财务上给与支持。
20年前, 作为为纽约市家长,Elizabeth挺身而出,联络全市居民及市立大学的教师们发起创建了New York City HOLD组织和网站(NewYork City Hold),一同顽强抵制纽约市学区采用数学水货教材。整个过程筚路蓝缕, 历尽艰辛。该组织的网站成为20年前的那波数学战争中最重要的三大网站之一,发挥了关键的信息传播作用, 至今仍是帮助大家认清反智数学的灯塔式网站(另两个网站是Mathematically Correct和 illinoisloop)。
如今年逾八旬的前CSU Los Angeles数学系主任Wayne Bishop 对Elizabeth的贡献给出了很高的评价:“她不仅仅是创办人之一,她就是那个创办者,她的确得到了纽约州立大学数学系以及其它方面的帮助,但她远不仅是奠基石。没有她的大量努力,抗争就不会开始也从来不会持续。” (Beyond being one of the founders, she is THE founder. She had help from math department friends at SUNY and beyond but she was more than just the Keystone. It never would have started and it never would've continued without her immense effort)。
这位八旬多的数学专家是传奇教师Jaime Escalante的导师,多年前因车祸致残,但仍然坚持用语音软件写作,一直不断地呼吁数学教育复归正途。据介绍,New York City HOLD 名称的灵感来自Palo Alto HOLD, 而Elizabeth也从开始就和Mathematically Correct的人密切协作(“The name she chose was to reflect the pioneering work of Palo Alto's HOLD and she also worked closely with those of us of Mathematically Correct when it was viable”)。 
HOLD是什么意思呢?Palo Alto HOLD又是怎么回事呢?这就要回溯到上一波数学战争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两大“纲领“影响下,加州学生数学成绩大幅滑坡。这两大“纲领“分别是数学教师理事会(National Council of Teachers of Mathematics简称NCTM1989 年的标准和1992 年版的加州数学框架(California Mathematics Framework,简称CMF)。 
1995年春, Palo Alto居民Williamson Evers,Ze’ev Wurman等人发起成立了草根组织HOLD– Honest and Open Logical Debate (诚实公开的逻辑辩论)。两位领军人物绝非等闲之辈,前者是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前美国教育部助理部长,后者是前美国教育部高级顾问。他们带领数百位家长抵制学区采用一套反智数学教材,点燃了加州和各地的数学战争的导火索。数学家、科学家和家长们联合起来,与上至NCTM和全国科学基金(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简称NSF)、下至各州县的拥戴反智数学的教育势力进行了多年艰苦卓绝的斗争,最终将反智水货教材赶出了各地学区。今天,当Caltech的前数学系系主任、数学物理领域大神 Barry Simon回忆起往昔峥嵘岁月时,仍能感受到那场战争带给他的“创伤后遗症”。

正是在这样的风云际会中,远在纽约的Elizebath以战士的面貌冲上了数学战争的战场,倾注了她无数心血的网站是我们了解上一波数学战争的窗口: 
1997年末,面对教育学出身、数学专业知识严重匮乏却顶着数学教育专家头衔的人士呈交的错误百出的数学教学大纲,时任加州教育局官员的Williamson Evers 和Ze’ev Wurman求助于斯坦福大学数学系,由四位数学教授Gunnar Carlsson, Ralph Cohen, Steve Kerckhoff,和R. James Milgram重写了教学大纲。这份加州数学大纲在几次评审中都名列前茅,排名在日本的教纲之上,对此后十余年中加州学生数学成绩的显著提高功不可没,直至2010年后逐步被Common Core所取代。
1999年11月,一份220位数学家和科学家签名抗议教育部推荐十套水货数学教材的公开信登在华盛顿邮报上http://www.csun.edu/~vcmth00m/riley.html,签名者中有7名诺奖和菲尔兹奖得主,包括丘成桐教授。
如今,新的一波数学战争正山雨欲来:由斯坦福教育学院的反智数学专家Jo Boaler(参见Jo Boaler's Reform Math Fallacyhttps://bit.ly/38oASeE )主笔的2021年版的加州数学框架 (CMF),其反智程度超出了1989 NCTM 标准和1992 版的加州数学框架(CMF),引起了家长和各界的深深忧虑和抗议。详见 Jo Boaler's Fame, Stanford's Shame; Students' Gloom, America's Doom http://rb.gy/nqzeu8 ,其中图文并茂地梳理了反智数学教育的来龙去脉,汇集了诸多学者鞭辟入里的睿智评论,对如何引导孩子学习数学和其他学科亦有参考意义。

正在顽强与病魔斗争中的Elizabeth,也在热切地关注着这场事关加州乃至全美K-12数学教育走向的态势发展。她和许多投入战场的人一样,甘为众人抱薪,未曾担心会冻毙于风雪。
二十年前的那波战争,正是因为有了Elizabeth 这样坚毅的奉献者,在数学家和家长们的团结协作下,知识战胜了愚昧,反智数学黯然离场。今天,科学和理性在美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反智势力的挑战,除非家长们和学者们能比前辈更加努力,2021版的加州数学框架将大概率被加州教委采纳,这将导致已在全美垫底的加州公校教育雪上加霜。而加州在全美具有恶劣的示范作用。
目前,一份由数学家和其他专业学者签名的抗议2021 CMF的公开信正在筹划中,截至发稿时已经有263个教授学者的签名,包括了好多声名如雷贯耳的学术大神。让我们为这些战士鼓与呼,并积极参加进来吧,美好的仗在等着我们,当跑的路就在眼前!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